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周少+番外 作者:凔溟(下)

字体:[ ]

 
130  生死未知
 
  “前面什么情况,车能过吗?”雷贺问。
  “不能,我看过了,泥土把路堵了一大半,人能过,但车过不去。”
  “从这里到水口乡还要多久?”周衡看向吴强,“我是问走路。”
  吴强愣了愣,想了想回答:“恐怕最快也要两三个小时。”
  车上的陌生男人立即挥舞着胳膊叫道:“既然你们有向导了,就放我回去吧?你看前面路也堵了,带着我这个累赘也没用啊。”
  周衡阴森一笑:“你要回去?怎么回?走回去?”
  那人哭丧着一张脸,“你们不是有两辆车吗?不能匀给我一辆?”
  周衡摸了摸下巴,拍了拍他的肩膀,“放你走也可以,但你必须帮我做件事。”
  “什么事?”
  “一,去把水口乡发生水灾的事情告诉电视台,二,去通知路政局,让他们派铲车来通路,就说这事周书记的要求。”
  “人家未必相信我啊。”
  “信不信是他们的事情,反正你必须做到。”
  “好好。”
  周衡让雷贺把这辆车让出来,顺便交代他将车子开到家属楼那栋小区去,免得事后车主找他们麻烦。
  剩下的三个男人穿着雨衣打着伞往前走,雨太大,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儿,雨伞撑着根本没用,能见度也很低。
  好在去乡下的路只有一条,不用担心迷路,雷贺本来想背着周衡走,却被周衡拒绝了,这才刚开始而已,他没这么没用。
  “这什么破路啊,一段水泥一段土的,修路的人够偷工减料了吧?”在第三次踩进泥坑里的时候,周衡终于抱怨了一句。
  吴强回头说:“也不是,这地方每年夏天都会下几场暴雨,路边总会发生滑坡,所以即使今年修好了明年还会有地方被埋了,地方财政紧张,总不能每年都拨款修路。”
  “那就没想过把路边的山壁用铁丝或者水泥加固一下?”
  “那可是个大工程。”
  “总比这路况这么差的好,不是说要致富先修路么?”
  “那也得有修路的钱。”
  “这么穷?”
  吴强叹了口气没说话,没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也不相信还有这么穷的地方,但是这两年和周岩走过很多地方,看到的情景让他没办法不信。
  “小心!”雷贺一把揽住周衡的腰将他往前拉了一段路,在他们背后,一堆黄土从斜坡上砸了下来。
  别看这一小方泥土,真被压住,不死也要去半条命。
  吴强被身后的动静吓了一跳,这位少爷要是出事,他回去都没法交代。
  “要不……咱们到下个村子的时候歇歇吧?”吴强还是想自己一个人出发,不仅速度快而且没负担。
  “不用,不过可以去弄辆自行车,如果有摩托车就更好了,光靠两条腿要走到什么时候?”因为大雨,他们走的不快,时不时还要被滑坡阻拦一下,周衡怕走到天黑也到不了水口乡。
  “好。”又走了半个小时他们才抵达了一个村子,他们在路边找了一家房子看起来还不错的人家,想借辆车,但对方显然不乐意,谁知道借出去了还有没有的还?
  周衡干脆掏出钱包,用五百块钱买了两辆自行车,这个价格买新车都绰绰有余了,所欲主人家很大方的给他们倒了热茶,又送了三双雨鞋。
  周衡他们虽然穿了雨衣,可是鞋子还是平时的鞋子,两只脚被雨水泡的发白。
  雷贺一口喝完茶水,拿着毛巾帮周衡把脚擦干,这才发现他的脚掌上磨出了两个大水泡,脚踝的地方也被石头划破了。
  他一直觉得周衡很娇气,娇生惯养的一点苦也吃不了,可是这一路上竟然一声不吭。
  “疼吗?”雷贺替他把水泡挑破,套上袜子才塞进雨鞋里,这雨鞋不是新的,周衡穿着有点长,雷贺怕他走路不舒服,还往里头塞了一点棉花。
  周衡不太自在的收回脚,他不是没被人伺候过擦脚穿鞋,但是雷贺蹲在他面前做这些,就让他有种被呵护的感觉。
  “还好,一点小伤而已。”周衡其实挺能忍的,这点痛相较于毒瘾发作起来的痛苦,太小巫见大巫了。
  吴强站在一边盯着雷贺的动作,眉头皱了皱,不是因为雷贺过于卑微的动作,而是他竟然一点也不觉得这个画面违和。
  他看的出来这两人关系很好,不像一般的少爷和保镖关系,雷贺对周衡的照顾无微不至,也不像是故意讨好周衡。
  “你们是兄弟吧?你哥哥对你真好。”主人家给他们一人塞了两个热鸡蛋,“家里没什么好东西,这个拿着垫垫肚子,这里到水口乡的路可不好走。”
  周衡点点头,心里最初那点不痛快也消失了,还道了谢。
  三人重新出发,有了自行车速度快了很多,周衡坐在雷贺的后座上,连力都不要出。
  不过路很颠簸,周衡坐了一会儿就觉得屁股被咯疼了,但也别无他法。
  到水口乡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雨势小了很多,周衡打着手电筒给他们两人照路。
  “到了,前面就是了。”吴强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
  周衡抬眼望去,黑压压的什么都看不到,手电筒的可见度有限。
  可是再往前,虽然没看到人,他们却听到了人的声音,还有孩子的哭声。
  “快过去看看!”不用周衡催促,雷贺和吴强已经加快速度,把自行车踩的哗哗响。
  进了水口乡,陆陆续续的能看到一些房子,估计还没到中心,所以房子零零落落的,有村民站在门口说话。
  吴强冲到第一家人门口,抓住一个老乡问:“周书记呢?看到他人了吗?”
  “你们来找书记的?他傍晚去了后阳山,听说那边山体滑坡,压了好几栋房子,不少人都去帮忙了。”
  就在吴强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远处有人推着手板车跑过来,嘴里喊着:“快快,后阳那边出事了,老谢家被埋了,书记还在里头。”
  “你说什么?”周衡一急,冲到那人面前凸着眼睛问:“你说周岩怎么了?”
  “你们是……?”
  “这是周书记的亲弟弟,快说,到底什么情况?”吴强瞅了一眼板车上的人,是个脚受伤的村民。
  那人出声说:“当时书记正指挥着大家挖人,好不容易把房子下埋的人都救出来了,哪知道书记只是去老谢家喝口茶的功夫,老谢家竟然也被塌了……”
  周衡双目赤红,没时间多问,抓着人就往那什么后阳山跑。
  除了他们三个,乡里的青壮年也自发的带了锄头铁锹去帮忙。
  因为下大雨,乡里的电也断了,路上更不可能有路灯,周衡这次很干脆的让雷贺背着跑,反正雷贺晚上也看得见。
  后阳山离水口乡很近,跑了十几分钟就到了,这地方的房子背靠大山,全是土木结构,下了一整天的大雨后,看着实在岌岌可危。
  雷贺感觉到背上的人在颤抖,安慰道:“别怕别怕,你哥不会这么倒霉的,我一定会把他救出来的。”
  “嗯,我哥上辈子一直好好的,没道理这么年轻就出事。”嘴上这么说,周衡抓着雷贺肩膀的手不自觉的收紧,紧张的脸色通红。
  雷贺进了村子后,不用问就已经知道周岩在哪了,因为那栋坍塌的房子外面围满了人,一群乡民正拿着锄头等工具在挖掘。
  “快去再找些人了,书记和林局都在下头!”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嘴里叼着烟枪在原地跳脚,神色焦虑。
  这要是书记死在他们村里,恐怕以后再也不会有领导敢来他们这儿了,本来他们这里就穷,好不容易来了个关系他们死活的书记,还特意带了农业局的局长来考察,可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周衡看到这一幕全身的血液都冰凉了,这应该是一栋很大的老房子,现在有一半都塌了,而周岩此时就被埋在下面,生死未知……
 
131  救援
 
  “哥……哥……你还说句话……”周衡冲过去抢了一把锄头,奋力的挖了两锄头,可是立即被边上的村民制止了。
  “小伙子,不能随便挖,万一里面的人还活着,没挖好反而被活埋了。”
  “那……”周衡丢下锄头,无助的回头看着雷贺,“雷贺……”
  这是雷贺第一次在周衡脸上看到这种焦虑和恐惧的神情,大概是因为有前世的经历,所以周衡做的很多事情都可以事先计划,包括老爷子的身体。
  一个人最怕的不是已知的命运而是这种突如其来的打击。
  他握住周衡的手,轻声安慰:“别怕,我去看看。”
  雷贺刚才趁着大家不注意已经将周岩的衬衫拿出来闻过了,虽然把自己当警犬用有点那什么,那总比无头苍蝇瞎挖的强。
  夜很黑,四周的光亮是村民们用手电筒照出来的,不过到底比不上灯光,很多地方依然看不清。
  吴强来了之后没急着下手,而是问了村民当时的情况,以及当时周岩可能在哪个位置,是客厅还是厨房?
  雷贺小心翼翼的绕着坍塌的房子走了一圈,听着村民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寻找着那相似的味道。
  不过可能是因为下着雨,味道被冲的很淡,他又不能换成狼型趴上去一处一处的嗅,所以一圈下来也没找到周岩的踪迹。
  他绕到房子的后方,这里有个不小的院子,按照村民说的这个院子连接的应该是厨房。
  他走近些,半开一根横在面前的房梁,推倒半面要倒不倒的土墙,发现有个不大的空隙。
  大家都在前面忙,这里黑乎乎的什么光亮都没有,雷贺想了想,换成狼形钻了进去。
  他在泥土堆中匍匐前进,很快就闻到了人体的味道,他试着唤道:“周岩?”
  越往里爬,雷贺发现空间虽小但还有空气流通,应该是房子塌下来的时候二楼的地板承受了部分压力,没有完全碎成渣渣。
  “咳咳……”一声细微的声响传来,雷贺精神大振,两只爪子奋力的挖开周围的泥土和木块,慢慢朝着声源靠近。
  “是周岩吗?是的话吱个声。”
  “如果不是呢?”
  雷贺听出个是年轻男人的声音,想想这房子里的三个人只有周岩是青年,已经能确定他的身份,只是没想到周书记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这毅力真不是盖的,雷贺出声回答:“我只负责救周岩,如果不是……那我立马掉头走了。”
  “我想你还是快点吧,我的胳膊快撑不住了。”
  雷贺加快速度钻进去,里面虽然漆黑的不见五指,但并不影响雷贺的视力,他看到一个满脸泥土的男人用双手撑着一块木板,隔出了一块一平米不到的缝隙。
  雷贺钻过去将那块木板抬高些,然后勾着周岩的衣领将人拉出来。
  “咳咳……谢……”周岩的手摸到一篇毛茸茸的东西,他以为自己不小心摸到了男人的头发,尴尬的换个方向,结果入手的依然是毛发的触感。
  “你……”这是什么情况?
  “嘘……出去再说,还有两个人呢?活着还是死了?”
  “应该离我不远,但他们一直没出声,我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晕过去了。”
  “那我先带你出去,然后让人来挖吧。”雷贺没有听到另外两人的呼吸声,想来是凶多吉少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