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就要虐主角 作者:寡人吃辣

字体:[ ]

 
 
文案 
一句话介绍:节操君的穿书被虐+反虐史√
 
原著文案:
前世,那人骗他伤他虐他害他,今生,他一定十倍奉还!可……竟发现那人竟有不得已的苦衷,那人竟是如此爱他……罢了吧
 
现著文案
是节操:我擦!你竟敢抢我东西伤我性命?有苦衷?爱我?那好吧,会给你留全尸的。
暂定世界有:《重生之带着空间玩转末世》又名《史上最苦逼救世主》;《重生之穿越异世倾天下》又名《腹黑国师》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温馨提示:
如果无法忍受作者烂尾、主角被虐得很惨很苦逼的筒子,别看第一个末世故事。(主角并没有“贱”属性。)
 
“戏说楔子”可以直接忽略掉~对了,本文其实是有系统的,详情请见第一章作者有话要说 无cp,但偏耽美向,如果硬要问主角属性,那么为攻
 
内容标签:快穿 重生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是节操(是梧熙) ┃ 配角:零零七 ┃ 其它:主攻,穿书,快穿,
 
 
 
  ☆、戏说楔子
 
  开篇且说说“节操”此名。节/操君全名——是节操,诸位看官可别先忙着笑,且听在下细细道来。
  “是节/操”三字并非全然恶搞,他自有着其中缘由。泱泱中华,绵延数千年。其间自然不乏古怪姓氏。是姓人者不过八千余人,为当世极为罕有姓氏之一。至于节姓,更是有一段非比寻常的来历。若追溯,则可至上古谷底伏羲氏。然“操”姓者,约十万余人,算不得稀有。
  节/操君并未对此怨怼,一切皆因家族传统。家族中人有一古怪癖好,便是以稀少之姓来取名。譬如其父名曰是毒死,这三字皆为稀缺之姓氏。再譬如其祖父,名曰是老难。
  如此家族,乃当世之罕有也。
  然,此家族中人除此姓名之外另有一名,这也算是祖先之垂怜。节操君亦名曰:是梧熙。虽此名亦是少见,却比“是节操”三字可入耳矣。
  翻译:
  好吧,在正文开始之前让咱们一起吐槽吐槽“节/操”这个让人很容易想歪的名字。节/操的全名:是节/操,你们这群幸灾乐祸的人先不要笑,让我深入解读之后再笑也不迟。
  “是节/操”这三个字可是大有来历,每一个字都是少数姓氏。我们这些屁民很少或者是没有听过。他们这三个字的来历比“我爸是李刚”厉害多了。
  节/操君所在的家族很奇特,他的爸爸叫做是毒死,他的祖父叫做是老难。囧
  这样的一个家族实在不能不说是整个地球上的奇葩之最。
  不过好在老祖宗还算是良心发现,觉得不能把子子孙孙坑得太惨。所以呢还立下了一个规矩:我可怜的孩儿们啊,看在你们这么孝顺的份儿上。英明神武气度不凡悲天悯人慈悲为怀的我决定了,你们还可以拥有另外一个正常点儿的名字,不用那么特立独行。哎呀,与众不同虽然不错,可也容易被当作怪物,哦不,可也容易被那些嫉妒的人群起而攻之。
  所以呢,节操君还有一个“正常”的名字——是梧熙。
  嗯,虽然这个名字也很奇葩,但总的说起来比“是节操”这三个字好听多了!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其实我觉得这个名字还可以~~
  祝众爱卿中秋快乐~
 
  ☆、重生之带着空间玩转末世01
 
  是节操今年二十八岁,事业上颇有成就,在本市算是一个大大小小的知名人物了。他的名字经常在当地的报纸上出现,与之相随的也大抵是一些“优秀青年企业家”之类的美誉。噢,当然,出现在报纸上以及被外人所熟知的名字不是“是节操”,而是“是梧熙”。
  这样一个走出去绝对会被人夸是青年才俊的人,这样一个算得上是人生赢家的人,却并不像人们所认为那样风/流得意。是节操在苦恼,因为今年的二十九岁生日就是他的死期。
  “是家族”有一个无法打破的咒语。家族里的每一个男子都逃不脱二十九岁就死亡的命运。所以家族里的男子一般都在二十岁就结婚,好给家族留下子嗣。嗯,因为他们是少数民族,所以在结婚年龄上有着优惠条件。
  然而,是节/操至今未婚!并且家族里除了他之外就没有其余人口了。父亲在他八岁那年就离奇逝世了,母亲在他十八岁那年就魂归天际。家里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堂兄堂弟之类。
  明天就是他的生日了,他很淡然。三天以前,他就把自己的遗嘱进行了公证。他坐在办公桌前,平静地迎接着死亡。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肃穆庄严,更说不上是胆怯恐惧。从潇洒的眉眼之间可以窥见几分淡然与享受。那模样,不像是一个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人,反而像是悠然自得地在马尔代夫的金色沙滩上度假的旅人。
  他当然淡然,当然享受。他在从小就被告知了这一活不过二十九岁的诅咒,他知道了自己的寿命几何。所以他从小就为自己的每一天进行规划。时至今日,他已经完成了所有他想要做的。他将自己所有的时间进行了百分之百的利用。
  当然,如果上帝再施舍他一些日子,他也欣然接受。他惜命,却也不害怕死亡。
  现如今他在想着什么呢?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可以欣赏到闪闪烁烁的星辰。今晚没有月光,他打开了办公桌上的台灯,银色光华照亮了他的眼。他在想,自己的死法究竟是什么呢?
  曾祖父是突发心脏病。嗯,这个正常。
  祖父是笑着笑着突然喘不过气憋死了。呃,这个略不正常。
  父亲是想在最后一夜多吃点儿做个饱死鬼,结果被撑死了。唔,这个很不正常。
  他想最好自己的死法能够潇洒、帅气、为人们所称道一些。好吧,如果命运之神做不到,那就退而求其次,希望死法不要太奇怪了,千万不要死无全尸。好像,曾曾曾…曾曾祖父是被人分尸而死。哎,真可怜。
  他想着想着不知怎的,就睡过去了。然而这一睡,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第二天,当地报纸头条全是“知名青年企业家是梧熙工作勤奋,猝死于办公室”。消息散出之后,不少人唏嘘叹息,说是梧熙真是一位工作狂,爱岗敬业啊。
  如果他能够看见这条新闻的话,一定会破口大骂:胡编乱造!我才不是那种工作狂,明明老子每年都腾出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去探险!
  *
  那厢,某个男子手捧着一本书津津有味地看着,若有所思。书的封面上写着八个大字:被诅咒家族的奋斗。他将书放下,走到一台机器旁边,手运转如飞。之间大屏幕上出现了几行字:
  提取人物:是节操(是梧熙)
  管理人员:零零七
  目前进度:一个世界,百分之零
  管理状态:隐藏不可见
  *
  是节/操此刻惊讶地坐在床上,他还没来得及环顾四周就顿觉脑部一阵刺痛。疼痛加剧,到了后面几乎是痛到快要昏死过去了。
  疼痛如潮水般退去,是节/操大喘着气,像是死狗一样一动不动地瘫在床上,背上的汗水打湿了衬衫。刚才脑部突如其来的一阵疼痛让是梧熙很是疑惑。突然间,脑袋里面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
  细细查看,原来是记忆,一个人的记忆。
  凑巧的是记忆中的这个人也叫是梧熙,当然,这个“是梧熙”没有是节操这个倒霉名字。前世的“是梧熙”是一个刚从三流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在如今这个二流大学多如狗,一流大学遍地走的全民大学时代,三流大学生的头衔实在是没有什么亮点。
  而且,“是梧熙”这个人也很是平凡,完全是符合儒家学说的中庸之道。性格随和善良,但是并不突出。既不像是烂好人,又不是大奸大恶之徒。成绩不好不坏,既不是班里被老师所喜爱的尖子生,又不是调皮捣蛋的坏学生。模样也只是清秀而已,既不丑陋,也不帅气。
  唯一有一些与众不同的是,他喜欢男人。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和暗恋的人告白,并且这人还答应了!这一年他们十八岁,刚刚高三毕业。更狗血的是,成绩优秀在老师眼里是全能小助手的男友让人大跌眼镜地也只考了三本。还和他是一所学校!原主顿时大为感动。
  甜蜜日子只持续了半年,大一上学期还没有期末考的时候,末世降临。
  接着,他的男友爆发了异能,是雷电系,杀伤力挺大的。而他也默默地觉醒了空间系异能。空间系异能在末世并不少见,活下来的人当中,有十分之二觉醒空间系异能,十分之二没有异能,十分之三身体得到淬炼。其余风系异能、水系异能、木系异能、火系异能等等所占的人数则是差不多。雷系异能、精神异能倒是少见,而且攻击力较大。
  所以说,空间系异能者并不怎么吃香。不过和其他空间系异能者不同的是,别的人的空间里只能放死物,就只是一片空白。而他的空间里却是自成一方小世界。可以种植物,养动物。
  “是梧熙”最初还对自家男友保持一定的警惕,没有将自己的不同之处告诉男友。男友也没有因为“是梧熙”未曾给他带来好处而抛弃他。
  三个月之后,“是梧熙”终于被感动了,在男友生日那天把男友带进了空间。
  两人又恩爱了九个月,此时末世爆发了一年。
  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是梧熙”不幸被丧尸咬伤,不过好在他有奇遇,最后只是半丧尸化。
  然后呢?
  呃,被锁上了。是节/操看得正起劲儿的时候,记忆中止,脑子里的图像就像是没有信号的电视一样雪花一片,还伴有滋滋的声音。过了一会儿,雪花逐渐消失。是节/操本以为可以看见后续,没想到跳过了故事发展高/潮,直接走向结局。
  而且结局仅仅是一不到十秒钟的视频。
  “是梧熙”躺在地上双眼失神地望着那片蓝天,半丧尸化的爪子想要去触摸云彩,结果只是徒劳。最后双眼失去了神采,手落了下来。
  Game over。
  坑爹呢!
  中间到底怎么了?
  是节/操躺在床上,头枕着手臂暗暗想着。想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得不出个所以然,于是他只好无奈地叹口气,将自己过于旺盛的好奇心给压下。算了,现在自己穿成了这个“是梧熙”,看在同名同姓还给自己贡献了信息的份儿上。嗯,会给他多烧些冥币的。
  是节/操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从床上起来。
  嗯,这里是宿舍的样子。
  诶?等等?宿舍?
  在那份记忆力,病毒爆发的时候“是梧熙”刚好就在宿舍!没那么巧吧?
  是节/操一边暗叫倒霉,一边快速地从枕头底下找到了手机。
  2012年12月23日?!
  是节/操真想爆一句粗口,在“是梧熙”的记忆里,正是这一天全球爆发病毒,在这一天下午两点钟的时候。
  是节/操本来想趁着末世还没有来临快一点儿屯粮,没想到会是这样!他恨恨地向着墙使劲儿一踢——“……”擦,脚扭了。马丹,好痛!这身体素质也太差了吧?是节/操欲哭无泪。无奈,只好瘸着腿单脚跳到床边坐下来,将袜子脱下。好家伙,扭得还不怎么轻啊。这…这身体是瓷娃娃吧?不就是踢了一脚吗?会变成这样?!
  郁闷过后只得苦笑。现在是中午十二点,“是梧熙”的男友赵青松去食堂打饭了。大概还有两三分钟的时间就会回来。本来他是想趁着这点儿时间先一走了之。他相信凭着自己的能力以及“是梧熙”的外挂,在这乱/世之中,绝对会有他的一片天地。
  他可不是那个“是梧熙”,面对死亡,他能够平静接受。面对生机,他绝对会全力一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