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女穿男身不由己的“爱” 作者:神经质先森づ

字体:[ ]

 
书名:女穿男身不由己的“爱”
作者:神经质先森づ
文案
李君书:我要换对象!!!
靖南王笑得十分危险:你说你要换对象,恩~
李君书:嘿嘿,哪敢啊!您挺好的!呵呵~【到底谁是攻啊~~~~(>_<)~~~~】
众人:小受君真听话啊!
李君书怒!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性别转换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君书(烈浩) ┃ 配角:靖南王(烈锦) ┃ 其它:李媚儿,傲呈,其他
 
  ☆、穿越
 
  李君书,是一个很普通的生活在21世纪的女孩,不普通的是她不喜欢作为一个女孩,因为她的爸爸和奶奶一直因为她是一个女孩,而对自己的母亲冷言冷语,她看透了那个重男轻女的家庭,若不是因为母亲,她早就离开那个家了,多年来,爸爸和奶奶一直将自己当男孩养,以此希望夺得心理慰藉,强迫自己学习武术,跆拳道等,连头发也被剪成男士碎发,直到几年前,母亲终于生下来一个男孩,我便得以自由了,如今的我在A大上学,头发也被母亲留长到了肩膀(虽然我觉得男士发型十分方便),在学校里别人都叫我雪女,可能因为我脸部表情比较稀缺吧。
  终于又到了一月一次回家的时候了,虽然我极不想回家,但想到母亲那哀求的神情,我便心软了,不过回家了他们也当我不存在吧,除了母亲。我一边拖着行李箱走着一边胡思乱想。
  “兹~~~~”“嘭!!”我倒在血泊之中,脸上感觉到液体,大概是血吧,我如是想到。
  “喂!谁去拨一下110吧!”
  “快拍照上传!”
  “要不要抢救一下啊!”“抢救了也没用了吧!”他们看到我微眯的眼睛说道。
  其实,我觉得我可以再抢救一下。但没等我说出来,我的眼前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王爷!王爷!”
  谁叫王烨啊!我叫李君书!
  不理他,接着睡!
  “。。。王爷!该上早朝了!王爷!”那声音越喊越大声,我被他吵得不耐烦,只得起来了。
  等等!我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母亲的哭泣声仿佛还在我的耳边萦绕。再看我身上的白色衣服,还有不同于我手掌的虎口处带着明显老茧的大手。
  于是看在张青的眼里,就是王爷坐在榻上,盯着手,那火热的视线仿佛要将手烧穿。
  “王爷,该上早朝了!”
  那声音将我从沉思中唤醒,“恩!”
  “来人!更衣!”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bl,可能文笔不好
 
  ☆、1
 
  “王爷,该上早朝了!”
  那声音将我从沉思中唤醒,“恩!”
  “来人!更衣!”
  按照看过的穿越小说我下了床,双手一伸,让丫鬟给我穿上了衣服,理好发型,洗漱完毕便上了马车,往皇宫赶。
  顺便在马车上理一下记忆。
  原来这具身体是炎国的浩王爷,是皇上的胞弟,还有个兄弟是靖南王,光听这些名字就觉得耳熟了,仔细一想,这不是我看过的一篇穿越文吗?一篇名叫《冷酷王爷**妃》的看似np实则一对一的穿越架空文里吗?可是,为什么我会穿越到这来呢?
  还没等我想清楚,皇宫就已经到了。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我是早朝完毕的分割线~~~~~~~~~~~~~~~~~~~~~~~~~~~~
  “浩王爷!请等一下!”循声回头一看,是靖南王。靖南王跟浩王爷不是势不两立吗?怎么?
  “有何事?靖南王。”
  “有事邀浩王爷到本王府上一叙!”
  “是吗?那便去吧!”
  他似乎没想到我答应的如此迅速,楞了一下。
  “怎么!不走吗?”看着他缓过神来,似含怒气的向自己马车走去。我轻笑了一声,嘛~不管什么计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到了靖南王府,门口不见靖南王。只见一小厮,“王爷,我家主子已在主厅等候!”
  “带路!”下马威吗?
  到达主厅,只见靖南王正在喝茶,看到我之后,他立马放下茶杯,脸上推满虚假的笑意,邀我坐下一起喝茶,当然我不认为他是纯粹的喝茶,于是我趁他不注意,换了两人的茶杯,一饮而尽。
  你问我喝他的没关系吗?和生命相比这些都不算什么好吗!
  可能是看我一饮而尽,他松了一口气,也拿起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不久,就看到他面色开始朝红,嘴里喊着“热,好热”,还一边想解衣服。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高能
 
  ☆、高能+高能2
 
 
可能是看我一饮而尽,他松了一口气,也拿起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不久,就看到他面色开始朝红,嘴里喊着“热,好热”,还一边想解衣服。
“原来如此。。。”是*药啊。看着浑身燥热的他,我坏心思起。
我叫来小厮,“你家主人有点不舒服,带我去他房间。”一把捞起靖南王,而靖南王在我的怀里一直乱动乱蹭。到了房间,我对小斯说道,“嘱咐下去,任何人不准靠近这里。”看小厮退下之后。看床上扭动的身影。
看来这*药真是霸道啊。百闻不如一见啊。为了防止他伤着自己,我好心的帮他把衣服解了,绑住了他的手脚。
“呵呵。。。”看着他无助的扭动,却得不到纾解,只能无助的看向我。
果然不愧是小说男配之一啊,这张脸与浩王爷,也就是这具身体本身的脸虽然有六七分相同,但一眼看去,却又完全找不出相似之处,更何况在中了*药的情况下,他的脸更是别有一番风情。
“。。。帮,帮我。。。唔~”他的脸越来越红,已经被想纾解却无法纾解的感觉逼疯了,只得无措的求助于站在他面前的我了。
“叫我浩!”
“唔~浩!。。。帮我!。。。浩!”
“希望你不要后悔!呵呵!”
我故意忽略他那急于触摸的地方,嘴唇移到了他的耳旁,炙热的呼吸使他瑟咧了一下,吮吸轻咬着他的耳垂,然后将占地转移到他的嘴巴,吻上他的嘴唇,我的舌头象一条小灵蛇一般在他敏感的唇腔里深添浅刺,用舌尖不断轻刷着他口腔中脆弱的黏膜,他情不自禁的伸出自己的舌头与我炙热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我用强有力的舌头将他的舌头卷出口腔,用自己的齿辕轻轻咬着他的舌头,只看见他的唾液延着嘴角迅速滑落。情色的深吻使他浑身发热,腰部更是不自觉开始轻轻从床上抬起,摩擦着我的腹部。
一只手来到了他的胸前,他的胸部剧烈的上下起伏着,两颗*头已经挺了出来。抚上了他的左胸,似有若无般的揉搓着他那并不算太发达的胸肌。
“恩……啊……不要……恩……”
“呵呵!不想要我摸吗?”
“唔~。。。我,我要。。。。浩!”
手极轻的略过他高挺着的*头顶部,引得了一阵的喘息声。
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在的爱抚下,已经双颊通红,两眼含泪,因为刚才的刺激而大量分泌的唾液正沿着娇好的唇角流淌到下颚,,一付请你赶快继续欺侮我们的媚态。
将双手掌心整个覆上他那怒挺着的*头,然后以惊人的速度打圈子般的抚摩着他的胸部,将他高挺着的*头向各个方向按压。
“啊啊……啊……”
顿时他的身体一阵触电般的狂颤,象鱼儿一般跃起似的一挺身体,然后重重摔回到塌上,乳白色的液体呈现了一道弧度射到了他的小腹上。 
射了一次之后,他好像稍微清醒了一点,“你!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来!唔~”
为了防止他在说出什么话来,我用嘴巴堵住了他即将溢出口的话来,在他的怒视下,我抓住了他的玉*,上下套弄,看着他的眼中又一次染上了情欲,我沾了一点他玉*的小口溢出的白液涂抹在我的玉*上,插进了他的后*。
“嘶!好疼!。。。出去!。。。”看着他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我一方面想要怜香惜玉,但另一方面,却想看他哭泣着叫我名字的场景。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抽动我的腰身,看着他因痛苦而扭曲的神色以及不断溢出的呻吟,我没有减缓我的速度。
“混蛋!。。。。唔。。。。好疼。。。抽。。。唔。。。抽出去啊!”
突然,我戳到了一个点之后,他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顶端的白液不断溢出,肠液也开始不断的分泌。看来这就是他的G点呢,这么想着,一边不断的向着这个点冲撞。
“啊!。。。不、不要。。。慢一点。。。啊。。。要出来了!!”随着他的惊叫,他又一次射了出来,昏睡了过去,但菊*还在不断的一张一缩,我加快了速度,一声闷哼之后,我射在了他的体内,“啵!”我退了出来,被撑大的菊*不断流出我留在他体内的白液,看着这幅□的场景,我又忍不住硬了,于是一夜无眠。
 
 
  
 
  ☆、作者有话
 
  高能在评论哟
  决定了!明天开始,每天更新!O(∩_∩)O~                        
作者有话要说:  
 
  ☆、上药
 
  “王爷!该上早朝了!”
  “知道了,外面候着吧!”
  “男人的身体真是神奇呢!。。”我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明明昨晚折腾到凌晨才睡,但我却没有很强烈的疲倦感,反而有点神清气爽。再看我身旁的靖南王,头发凌乱,一脸疲惫不堪的样子,身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有的都破皮了,不用看,他那边肯定也受了很重的伤。
  “来人!”我帮他盖好被子,下了床,不一会进来两个丫鬟过来替我更衣。
  等我一切准备好之后,他仍在睡,我示意府里的总管,让他让下人不要惊扰他。
  然后我去上早朝去了。
  一下朝,我立马想自家马车快步走去,“快!去靖南王府!”
  等我回去一看,他还躺在床上睡着呢,连姿势都没变。我不禁松了一口气。我才不会承认我是因为怕他醒来一时想不开而着急的赶回来。坐在床边,看着他的睡颜,将他脸上的乱发别到脑后。突然想起来,这种事过后,一定要将里面的东西处理干净,那里也需要上一下药。
  我记得靖南王府有专用的浴池,就在居室的旁边。于是我抱起他,走到浴池旁,将他放靠在浴池边,在浴池边上给他清理好难啊,没办法,我只能脱掉衣服,一起泡进了浴池里,浴池里的水温热,十分舒适。伸出两指,让足够的水可以进入他的**冲洗,“唔~”大概是有点不适吧,他皱了皱眉头。我将手指伸进去**,直到确保体内确实没有我留下来的痕迹了之后,将他捞了出来,擦干身子后放到了床上,床边是我之前问张青要的伤药,挤了点伤药涂在手指上,替他上药,但明显这一举动惊醒了他。
  他醒过来之后,昨天的记忆回笼,如果视线可以杀人的话,我现在已经被他千刀万剐了吧。
  他估计想起来打我,但楞是起不来,“你,给我滚出去!”这话说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啊。
  看他这幅模样,我又起了恶作剧之心了。
  “昨天真是多谢你的款待了!昨天你真是热情啊!”我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