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之嫁给司令大人 作者:公子寻欢(下)

字体:[ ]

 
  
  郑沛在那架重型星轨舰前艳羡了半天,最后冷哼一声,心道早晚有一天这整个星际都是我的。别说区区一架重型星轨舰,把整个息远星打造成皇宫也不在话下。郑渊旗那个胆小鬼,做事永远畏首畏尾不思进取,瞻前顾后缺乏勇气。等到我将他取而代之,簋星算什么?墨菲算什么?我通通不会放在眼里!
  不过目前来说,最重要的事还是赫飞。真是小瞧他了,当初他的养父老赫伦一天往他家里跑八趟,他还从来没将这门亲事放在眼里。因为赫飞的体质如何只是他父亲吹虚出来的,具体完美到什么程度要经过专业的仪器测量。或者,亲自试一试。当初他完全有机会亲自试一试,可是他不敢赌。绑定灵魂伴侣不是件小事,如果他没有能力辅助自己突破中级中阶,那么他的解除能力也就不会觉醒。如果他是个废物,那么他这辈子也只能认了。所以,他不能赌,在确认他的体质的确无人及之前,他还需要观望。
  结果,这一观望就把这么一块到口的肥肉便宜了别人。颜钺那个号称整个星际单挑无人能及的主战者,赫飞竟然轻轻松松就助他进阶到了中级中阶。他的体质在整个星际来说的确足够完美,现在郑沛悔的肠子都青了。不过还不晚,只要他仍然在我的控制之内,他就有可能乖乖回来洗白自己的记忆,从而转投入他的怀抱。
  至于与颜钺为敌,现在他的背后是整个星联会,颜钺就算单挑能力再强,双拳难敌四手。当他面对的是整个星联会时,不论如何也要考虑一下。郑沛阴阴的笑了笑,转身走向角落里他自己的轻型机甲。因为郑家原来的大宅早就被一群贫民给霸占了,确切来说富人区的所有房产都已经被颜钺按照人头分给了贫民。簋星没有住宿的地方,他也只能睡在自己的轻甲舰里。这一行真是艰辛,如果不把赫飞带回去,那么这趟真是白来了。
  郑沛将簋星的现状汇报给了郑渊旗,对于簋星多出来的那些植物,郑沛没有多加赘述,而是将墨菲与颜钺联手的消息添油加醋的汇报了过去。在他取代郑渊旗之前,他最好能帮自己解决掉颜钺和墨菲联盟。虽然郑渊旗这个老糊涂一无是处,在星联会的威信还是很大的。或者,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挑拨一下墨菲和颜钺的关系?
  郑沛托着下巴,眼睛一亮,仿佛想到了一个主意。
  任飞小院儿里,夜色渐渐浓了起来,簋影今天格外圆格外亮。今天它表面反射出特有的蓝色和紫色光芒,让整个簋星都显得浪漫起来。任飞听颜钺说过,因为簋影的表面有蓝色和紫色晶体矿物,所有它才会反射出那么漂亮的颜色。
  任飞猜测,那种蓝色和紫色矿物应该是蓝宝石或者紫水晶之类的。星际对于财富的定义和他的世界,类似宝石水晶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价值不大。远不如食物,物资,实用品来得有价值。而在星际流通的贵金属只有一种,那就是黄金。黄金也不过是人类赋予它的价值,如果忽然有一天星联会的那帮老顽固们忽然开了个会,决定把星币的防伪识别标记用水晶代替黄金来制做,那么黄金也是一文不值的。
  而比较有价值的煤炭,石油,天然气等等可以作为能源的矿物价值要比这些宝石贵的多。而在星际最有价值也是最不需要花费金钱来购买的能量当然就是太阳能了,星际关于太阳能源的利用,已经非常尽善尽美。比如老墨否的那架星轨舰,现在停在中心广场上为的就是接受充足的日晒,以被充能源。这样一台星轨舰,动一次就要消耗大量的能源。一次补给要持续一个月,不过补给一次就可以运行超过半年。
  而美丽的月色下,小院里各种植物默默的生长着。整个院子里生机勃发,超强的生命气息让小院儿都清凉了起来。任飞、颜钺、墨醒、桑迪、墨否、刘艾、周诚辉他们正围着小圆桌吃西瓜,孩子们则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嬉戏玩耍。中间刘艾身体不舒服,周诚辉陪他回房间了。
  任飞觉得这种生活也不错,惬意,舒适,而且还有一大堆相亲相爱的朋友家人。他偶尔还可以教教孩子们读书写字,找找当年站在讲台上当老师的感觉。
  颜钺也决定在簋星办个小学堂,至少让簋星的未来和希望会识字,否则簋星发展起来了到了用人的时候结果长起来的小苗苗们都是文盲那可如何是好?
  吃着西瓜,鼻端还飘来一阵阵沁人心脾的扑鼻香气。桑迪忍不住问:“什么花的味道这么香?”
  任飞想了想,道:“哦,是紫茉莉和夜来香,这两种花晚上开花香气浓郁。我冲等级的时候不知道该拟制什么样的植物了,然后就种了些花出来。还有小型观赏性花卉,那边有金盏菊和小凤仙儿,那边还有郁金香和紫萝兰。喂喂,阿三,小凤仙是给女孩子们涂指甲的,你摘它干什么?你是男孩子啊!”
  阿三愤愤不平的看着任飞道:“人家也是女孩子!”
  桑迪答复了一句:“呃,理论上来说,的确如此。只不过我们,是双性人。呵呵呵……”然后桑迪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低头叹了口气。他恐怕是个残缺不全的双性人吧?
  墨醒仿佛感觉到了桑迪的失落,便低头在他耳边问道:“没事吧?”
  桑迪躲远十公分,答道:“没事没事。”然后转身对阿三吼道:“女孩子也不能乱摘花!还要结种子的你个笨蛋!”
  任飞觉得桑迪这完全是迁怒,于是打圆场道:“没事的阿三你摘吧!只摘花瓣别摘花蕊,种子照样可以结出来。”
  然后阿二到七一拥而上,把小凤仙儿摘了个一干二净。任飞捂住眼,觉得这群“女孩子”太凶猛,不知道什么样的“男孩子”可以降服他们。
  墨否伸了个懒腰,觉得年轻人的世界自己似乎不太适合搅和在这里。他是不是该考虑离开簋星一段时间?他总觉得自己一个老家伙呆在这里,妨碍年轻人谈情说爱。尤其是墨菲后院这一帮子完美型也渐渐成熟了,前院那一个一个探头探脑的少将们每每看到墨否在里面都灰溜溜的缩了回去。唉,他其实并不反对他们谈恋爱啊!已经十五岁了的阿二和已经十四岁了的阿三也该有人多关注一下才是。
  任飞来簋星已经半年有余,和颜钺在一起也两三个月了,整体来说相处还算不错。种种田养养花,还能搞搞边陲行星大开发。他觉得这样竟然比做园丁还能实现自我价值,至于颜钺每天晚上的流氓行径。……看在他把能量毫无保留的度给自己的份上,勉强原谅他好了。
  墨否离开后,桑迪也坐不住了,他以想早点休息为借口离席。墨醒想去阻栏,任飞去拉住了他的胳膊,冲着他使了个眼色。墨醒一脸的莫名奇妙,待桑迪离开后墨醒才对任飞道:“怎么了吗?他明显看上去心情不好,我不过想留他多玩一会儿。”
  任飞道:“你留他玩再久他心情也好不了,现在主要的是解决问题,如果解决不了问题,你这辈子和他都是有缘无份。桑迪爱钻牛角尖,你不是也钻进牛角尖里和他谈心,而是把他从牛角尖里解救出来?明白?”
  墨醒咋巴着嘴,道:“太深奥了。”
  任飞给了他一巴掌,冲着颜钺招了招手,道:“老颜,你说!”
  颜钺比较直接,扔给墨醒一个避孕套道:“你看着办吧!”
  任飞一惊,把那个东西拿回来扔回颜钺手里:“你回路是用什么凿成的?我只是让他试着释放威压从而激起桑迪体内惰性的荷尔蒙因子,谁让他直接……直接……总之这件事行不通,必须循序渐进。否则,桑迪肯定会生气,反而适得其反。”
  颜钺哼哼着,道:“什么反不反的,老子当初把你弄到手的时候你生气了没有?现在还不是和老子在一起了?所以说小娘们儿嘛,你把他弄舒服了他也就懒得矫情了。”
  任飞一脚把颜钺屁股下的凳子踹倒,颜钺摔了个四仰八叉,起身拍了拍屁股,一脸讨好的冲着任飞嘿嘿笑着,重新挨着他坐了下来。
  任飞继续对墨醒道:“刚刚我说的话你记清楚了?用你的威压,暗示,以及肢体动作。哎呀你这身衣服不行!穿你的军装!那个五分裤军装!修身的,再披上你的小披风!哦,太骚包了!桑迪会喜欢的。”
  颜钺在一边嘟囔:“原来你喜欢这个调调吗?”
  任飞冲着颜钺吼道:“闭嘴!”
  颜钺讪讪的闭嘴,捏着西瓜继续吃。
  
  ☆、第49章
  
  墨醒实在是被赶鸭子上架,说实话他本人虽然性格活泼而且不拘小节,根本没有个富二代的自觉。但是关于异性方面的问题,墨查却不比颜钺,他讲究的很。
  对待完美型辅助者方面,墨醒一向很尊重,也不会像大多数主战者一样善用威压征服辅助者。虽说他是个星际海盗头子,实际上比个贵族还有绅士风度。呃,虽然这绅士的画风略微凌乱了些。
  颜钺和任飞在桑迪的门外推着墨醒,墨醒转身警告二人:“你们俩给我住手!这样做绝对不可以,这是对人极度不尊重的行为你们造吗?哦,颜钺你肯定不造,小弟你也不造吗?强迫与服从本身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公平的规则。”
  任飞道:“是的,太不公平了!”然后继续往桑迪的房间里推着墨醒,墨醒身上被强制性的换上了任飞口中那身极其骚包的小制服。颀长的身材,紧致的肌肉,有力的腰身和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属于主战者的绝无仅有的力量。的确,很有征服的性感。
  可是墨醒就是不肯进桑迪的门,扒着门前的廊柱不肯再向前一步。可是这时候,桑迪的门忽然被打开了。可能是他们争执的声音太大,而桑迪又并没有睡着,所以起来查看情况。然后就看到墨醒一条腿攀着柱子,两史胳膊被颜钺和任飞拖着往自己的房间里拖。桑迪无语道:“你们这是?”
  颜钺不作声,任飞装傻充愣,墨醒立即站好,焦急道:“不不不不,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桑迪,听我解释好不好?”
  桑迪看了看颜钺,又看了看任飞,最后把视线放在了墨醒身上。叹了口气道:“进来吧!”
  墨醒有些呆住了,问道:“什么?”
  桑迪抱臂道:“你不是说让我听你解释吗?那就好好解释给我听吧!”
  颜钺和任飞赶紧放开墨醒,把他朝房间里一推,然后对桑迪道了声晚上,转身飞似的逃跑了。任飞逃回房间后关上门,还紧张的在喘气,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堂堂人民教师就是这样教书育人的吗?简直了!最后抱怨了颜钺一句:“都怪你,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颜钺站在一边咕哝:“又怪我咯?”
  任飞忽然笑了起来,心情似乎不错,他拉着颜钺坐下,感觉就像小时候一起做坏事的小伙伴似的。来到簋星这么久了,他的心情第一次如此放松。想想现在,每天有大笔大笔的星币入账,找回了父亲和哥哥,还有个不靠谱的爱人在身边,那心情应该着实是不错的。
  “老颜,你说他俩会不会……”
  颜钺道:“一定不会,就你哥那个娘们叽叽的样儿,肯定不会。”
  任飞道:“你哥才娘们儿叽叽的!哦你没有哥。”
  颜钺道:“你哥不就是我哥?哈哈我哥确实娘们叽叽的!”任飞刚要去揍他,颜钺的腕表式通讯器响了起来。一个英朗十足的中年男人形象出现在眼前,任飞抬头看了一眼,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就没出声。
  男人看了任飞一眼,转身对颜钺道:“在簋星怎么样?”
  颜钺直眉愣眼道:“行吧!死不了。”
  男人道:“结婚也不通知我?”
  颜钺道:“通知您有什么用?您不是不认我这个儿子吗?”
  任飞一听,这个人是……传说中的颜将军?曾经星联会最高军事将领,如今二线了的颜将军?任飞顿时有些紧张,这个男人名义上是他的公公吧?他应该怎么称呼?任飞蹭的一声站了起来,却不知道该如何打招呼。男人却低低的笑了笑道:“别紧张孩子,我只是想看看你。配颜钺,瞎了。”
  颜钺愣头青似的吼吼一嗓子,道:“是不是亲生的?有这么编派你儿子的吗?瞎不瞎我都娶的,来不来看随你便,我要睡觉了!”
  任飞觉得有些无语,怎么颜钺对他父亲这个态度?以颜将军的威信和才德,不该培养出颜钺这么个奇葩的存在吧?还是颜钺的性格随他另外一名父亲?不对,完美型辅助者以性格温顺的解语花著称。他这种性格的,在完美型辅助者里应该属于异类了,如果再有个颜钺这种性格似的解语花,哪个主战者受得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