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带着写手系统从末世到古代+番外 作者:梦之草(下)

字体:[ ]

 
    ☆、第51章
    
    捐赠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第一批捐赠物资已经发放下去,第二批捐赠物资正在筹集中。相信用不了多久,西林县城百姓不说能过上多好的日子,至少不会冻死、饿死。
    季宣和不会允许出现不劳而获的情况,一旦接受资助,想混吃等死是不可能的,世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被资助人有专门人员定期观察,好吃懒做之人不在救济范围之内,家人接济这样的人,他们也将取消被资助资格。
    这么做似乎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与以前相比却不知道要好出多少,那些家徒四壁,缺衣少食的穷苦百姓感激都来不及,哪里会为一两个人而怨县衙官差?
    季宣和做这些并非大公无私,他也有自己的私心。百姓们好过了,他自己的考绩怎么也不会是差评,别的不好说,至少他这个西林县知县不会被抹了。
    西林县不富裕,正因为如此,贫富差距反倒没有繁华的县城大。季宣和看着手中的资料,心里很是感慨。没想到小小一个西林县,将富户官宦们的力量集中发挥出来,能量比他想象中还要大。
    如今救济范围已经辐射到了西林县城附近村镇,原本人见人怕的官差,形象瞬间高大了许多,百姓们对官差敬畏多过惧怕。他们能做到这样已经是极限,如此也好,季宣和从没想过官差会有多亲民,他们的地位决定了人们对官差的态度,官差们不可能太过和善。
    冬去春来,很快就到了仁泰二十二年。
    春耕过后,季宣和下令兴建水库。水库选址早就确定,那里地下水和地表水在西林县境内已算丰富,又并非深山老林,出入方便,地质稳定,轻易不会垮塌。
    季宣和没想过能建多大,没有朝廷的拨款,以西林县的情况也没那个资本修建大型水库。资金一部分来自捐赠,一部分来自西山庄子,县衙自己出的反倒是最少的。光靠这些,能把水库修建完毕已经极为难得,别的,季宣和也不强求。
    修水库不是小事,开挖那天,季宣和同夏县丞偕同其他官差亲临现场组织开挖仪式,等祭礼过后,劳力们才动手。
    人很多,一大帮人挥着锄头铁楸的场面极其壮观,季宣和何曾见过?
    人多力量大,倾整个西林县之力,水库总算在秋收前投入使用。可惜不能立刻发挥作用,这个时候是西林县一年中最缺水的时候,想要蓄水基本不太可能。
    看着已经完工的水库,季宣和颇有成就感。今年时间赶不上趟,明年它就能发挥作用了。
    仁泰二十三年秋,季宣和不知道别的地方粮食收成如何,至少西林县比去年高出一层。这是季宣和上任之后西林县粮食产量最高的一年,望着农户们一个个脸上化不开的笑容,季宣和颇为欣慰,他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大人,这是上面的批文。”
    季宣和打开盖了官印的文书,眉峰紧皱,脸色好似化不开的墨,神情异常凝重。
    “夏县丞,方主簿,你们也过来看看。”季宣和将下发的文书递给两人,揉了揉有些发疼的额角,这次可真不好办啊。
    看完文书,夏县丞和方主簿两人脸色同季宣和一样不大好看,尽管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能让上面下这道命令的,必是京城有了大变动。三人心中跟明镜似的,看来天下要不太平了。
    “你们怎么看?”季宣和沉凝了半晌才开口。
    “别的不好说,但是这样的事在我为官期间还从未发生过。”夏县丞看到上头的命令,今年的秋粮不用送往京城,便有些发蒙。
    这封文书并非由今上发出,而是由封地在甘肃的安王直接下发的。问题就出在这里,藩王并没有直接管理地方政务的权力。小小一封文书,却仿佛有千钧重,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既然文书已经下达,后续动作就必将伴随而来。季宣和可没有那么天真,他不会以为只下发一封文书此事就算了结。
    看着夏县丞和方主簿欲言又止的样子,季宣和没有难为两人,他这个作为知县的都还没开口,他们岂会轻易张嘴?他斟酌再三后开口说道:“走一步看一步吧,运粮进京就不用考虑了,没准粮食还没出西林县,就被人拦截了,这种白费力气的事没必要做。让捕快衙役没事就去街上转转,加强城里的守卫。”
    “下官遵命。”
    事已如此,多想无益。季宣和调整好心态,开始为以后谋划。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税粮被扣留,想必京城局势已经极为紧张,且今上已经无力辖制各地藩王,搞不好连上朝的能力都没了,不然安王不会做出这样明晃晃心思昭然的决定。
    晚上,季府前院书房。
    “先生,云辰,朝廷形势波云诡谲,西林县税粮被安王扣留,你们如何看?”这样大的事情,季宣和并没有隐瞒,他将事情一五一十告知于甄老夫子和邵云辰两人。
    “安王很可能会派人上门提粮。”甄老夫子有些混浊的眼内似有一道精芒闪过,“不给的话,估计你的小命立马报销,给了至少还有缓和的余地。咱们这是被安王绑上他的马车,西林县远离京城,消息来往不便,安王的能耐咱们谁都不清楚,以后如何难说啊。”
    “宣和,做好最坏的打算吧,安王上位那一切好说,若安王败了,西林县就得防着草原部族趁火打劫,没准继位的那位会打到安王封地,到时候我们这边可能腹背受敌。局势还没到最坏的时候,守城,守不住了……”邵云辰未尽之意,季宣和同甄老夫子都明白。
    季宣和倒也罢了,他没有那么大公无私,若事不可为,他自是要为自己一家人多考虑一二,他只是没想到连甄老夫子都这么认为。文人可是极为讲究气节的,宁死不屈都是常事。
    甄老夫子笑笑,他都一大把年纪,并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两个弟子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没必要为此牺牲。
    “为守城多做准备,滚木、油料和弓箭多多益善,粮食柴火也不能少,凡是有利于守城的,能准备多少就准备多少。”甄老夫子一锤定音。
    翌日,季宣和下发了一道道命令,整个县衙都开始高速运转。
    如今刚秋收完毕,田地里农活很少,百姓们对于知县征徭役已经习以为常,反正和在家里干农活没多少区别,还管三餐,不少人比在家里吃的都好,怨声载道的情况并没出现。
    此次征徭役主要是为了加固城墙,去石山拉碎石块,以及砍伐树木。季宣和并未使命压榨他们,西林县人口不算多,轮流服徭役却也绰绰有余。
    县衙里除了税粮之外还有大量西山庄子出产的粮食,季宣和想着放在县衙粮仓不保险,万一被安王派人一并提走了,他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县衙后院还有空院子,季宣和命人将县衙自己的粮食大部分转移到空院子中,其余放在县衙地窖中。因县衙有粮仓,地窖虽有,却从未使用过,季宣和临时拿来用还算保险。
    “大人,青云卫所来人提粮,这是批文,令牌也有,说是让大人当面验看。”
    “请他进来吧。”季宣和放下手中的书册,心道这一天终于来了。
    “季大人,批文你已经看了,这是令牌,请验看。”来人废话一句没有,直入主题。
    季宣和查看无误,也没交谈的欲望,直接带着来人去提税粮。
    来人没想到季宣和会这么干脆利落,愣了愣,随后神色如常的跟在后面。
    看着来人带着运粮队缓缓驶出他的视线,季宣和久久没有言语。这一步踏出,他已经没有退路,不光是他,整个西林县县衙官员都是如此。
    税粮已运走,季宣和做事就不用太过顾忌,储备粮食,准备武器特别是弓箭开始提上日程。衙役捕快除了轮流巡逻之外,其他时间大多都在练习射箭。
    品质一般的弓箭做起来并不费事,季家护院人人都会,再加上武器匠人,产量还是很足的。有了弓自然还要配备箭枝,且量不能少。箭枝技术含量没有弓高,稍微有些手艺的人都能做,能储备多少便储备多少。
    季宣和正在未雨绸缪,西林县却仍是一片祥和,百姓们并不知晓他们有可能面临的危险。不是季宣和不想说,而是不能说,未开战就闹得人心惶惶可绝不是好事。何况这还只是他和其他官员的猜测,就更不能谣言惑众了。
    京城不复往日繁华,街道上人影稀疏,一个个都尽量缩在家里,简直是风声鹤唳。
    仁泰帝已经意识不清,只用汤药吊着性命,皇子们蹦跶得很欢。仁泰帝没有立太子,中宫无子,成年对皇位有一争之力的皇子都在不竭余力地扩大自己的势力。
    仁泰年间,每三年中,皇子一年半时间就藩,一年半时间留京,现在仁泰帝病危,所有皇子都滞留京城侍疾,有野心的都对皇位虎视眈眈,局面一触即发。
    大皇子年最长,支持者不少;二皇子母妃出身高,也不能小觑;三皇子长袖善舞,母妃出身也不低,呼声挺高;四皇子骁勇善战,在武将中声望不错;五皇子文武都不算很出色,既不高调也不低调,不需要他时很容易被忽略,需要他时,你就会发现他一直在那;六皇子是个笑面虎,旁人很难猜到他在想什么,也有一批人追随他;……
    
    ☆、第52章
    
    西林县靠近边陲,不光是县城,就连村子也有避战设施。比起一般县城,西林县城城墙更高更厚,一眼望去,显得很是古朴庄重。
    尽管已多年未有战事,祖辈留下的基业却并未荒废。不过也就如此了,西林县城长久没有推陈出新,城墙之类大型防御设施也就罢了,每年都会修缮,其他设施不少已经陈旧不堪,勉强还能用,至于还能用多久,那只有天知道。
    季宣和就任知县之后,鉴于西林县县衙经费不是很充足,每年能翻新的设备有限,到现在为止,还有小部分依然是老样子。
    如今情况不明,季宣和便将西山庄子划归县衙的救急银子,优先用在改善战时设备上。这一点,夏县丞和方主簿他们都同意。官当久了,只要不是昏聩之人,对局势的敏锐度比起一般老百姓来说,总要高上不少,夏县丞他们就是如此。
    榨油作物中,棉籽最便宜,其次是油菜籽和大豆。棉籽油能吃,可惜以锦朝的工艺水平,无法祛除里面的有毒物质,只能用来作为灯油和制作火把。也因为这样,其价格是所有植物油中最不值钱的。
    这三种榨油作物,季宣和都让人准备了不少,就算用不上,也能卖了换银子,并不会浪费。县衙经费比起以前是要宽裕许多,却也经不起折腾,能省一点是一点。
    为了不引起恐慌,季宣和并没有搞太大动作,百姓们仍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县衙人手就那么一些,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没多少,季宣和就将主意打到了西山庄子的劳力身上。
    周全派出捕快教他们射箭舞棍,学会了便可以进山狩猎,时不时就能改善下生活。听到差役要教他们打猎的本事,庄户一个个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力。
    季宣和没想到他们的积极性会这么好,看来肉的诱惑力真的非常大。也是,这些庄户都是壮劳力,家里又穷,在西山庄子上只能吃个八分饱,偶尔吃顿肉都是极为难得,能学到打猎的本事他们不趋之若鹜才怪。
    既然庄子上的人这么积极,那么村民即使不那么迫切,也应该有相当一部分青壮年愿意学打猎这门手艺,不说能学成什么样,至少不会一点准头都没有。学射箭的同时还得锻炼身体,方法很简单,就每天沿着各自的村子慢跑,圈数由自己决定,量力而为即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