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回到离婚前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 ]

 
 
文案:
上一世,凌西城被美色迷惑,踏入感情的陷阱,帮助黎子瑜覆灭了黎家又间接害死了原配妻子黎墨。
利用、背叛、阴谋、迷茫,凌西城为了黎子瑜落得众叛亲离,却依旧只能成为他身后四个男人之中的一个。
回顾往昔,凌西城发现,真正爱他的只有他一直不曾关心过的黎墨。
重生一次,凌西城决定洗心革面,远离渣受,做一个爱媳妇的新好男人,不过......
当看见黎墨抱着画板忙了一天的时候,凌西城凑过去(摇尾巴):亲爱滴~咱们睡觉吧!~(≧▽≦)/~
黎墨:......亲爱滴,你的画风有点略崩Σ( ° △ °|||)︴
 
1v1 无虐文 渣攻重生变忠犬,和原配谈一场婚后恋爱。ps~此文背景乃现代架空,男男可以结婚,无生子内容~(づ ̄ 3 ̄)づ
 
内容标签: 现代架空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西城、黎墨 ┃ 配角:黎子瑜、莫子渊、张辉然、穆昭和、文理 ┃ 其它:
 
 
  ☆、怀念
 
  十一月的天气已经很冷了,凌西城一个人站在一个孤零零的墓碑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黎墨已经离开5年了,带着恶毒、善妒、刻薄等等一系列形容词死在了那个空荡荡的租屋里。而他自己为了那个所谓冰清玉洁善良聪慧的黎子瑜最终只留给他一座孤坟。
  黎墨是他曾经的妻子,虽然只是商业联姻,对象还是个男人,但是不可否认,和他在一起的一年很安稳。他确实是个好妻子,在生活上,黎墨一直很照顾他,饭桌上不会有他讨厌的食物,衣橱里的衣物按照他的喜好成套挂好,晚上若是有饭局,黎墨会在客厅等他回家,顺便递上一杯解酒茶。这样的小事这些年在凌西城的脑海里越发的真实。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打断了凌西城的回忆。“你好,我是凌西城。”
  “西城哥哥,你在哪里啊?”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声音带着些娇气的质问。
  “我在西郊墓地,祭奠一个朋友。小瑜怎么了,今天居然有空找我?”黎子瑜,声音的主人,凌西城就是为了他舍弃了和黎墨安逸的生活,甚至间接葬送了黎墨的性命。而黎子瑜,他名义上的情人,却根本没有和他结婚的意愿。本来为了子瑜他甘愿忍耐他和别人暧昧,等他安定下来,可是这些年过去了,这段感情让他变得愈加麻木,他有些想不明白当初他是怎么和黎子瑜走到一起的。
  “嗯,没什么事,就是今天和子渊哥一起,看见辰时的发表会了,打电话恭喜你一下,西城哥你最近好忙啊!”黎子瑜声音轻快,他一点都不觉得和男朋友说自己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有什么不好。
  凌西城说不出心里是种什么感觉,最早他会因为黎子瑜这样的话嫉妒,会带着宠溺的语气抱怨说,小瑜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别的男人,和我在一起就只想着我吧。可是现在他似乎什么感觉都没有,是习惯了还是什么?凌西城不想多想,淡淡的回应“是吗?确实有点,小瑜你和子渊在一起就好好玩吧,我这里有事,先挂断了。”
  “好啊,那再见啦!”
  听着对面挂断的忙音凌西城茫然的看着眼前萧瑟的墓碑不知所措。
  6年前,他刚刚成为凌家的继承人,和挂着新秀珠宝设计师名头的黎家小少爷黎墨联姻,一时风光无限。黎墨是个很好的联姻对象,殷实的家境,出色的设计才华,性格也算是温柔。
  刚刚接手家族事业的凌西城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经常加班,作为他的妻子,黎墨加入了辰时的设计部,积极配合辰时推出新的设计方案。那个时候他觉得这样生活还是很不错的,直到他遇见了黎子瑜,那个黎家的私生子。
  看着那个男孩貌似乐观开朗的笑容下强忍的脆弱,他迷惑了,连原因都没有的爱情就这样降临,打乱了他全部的生活。为了黎子瑜,他抛弃了黎墨,当他把离婚协议放到黎墨面前的时候,黎墨只是很安静的签了字,然后带着他的衣物,离开了两个人的房子。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这样顺理成章。他和黎子瑜确定了情侣关系,黎子瑜为了母亲想要报复黎家,而他为了所谓的爱情给黎子瑜提供了人脉,钱财,甚至是辰时百分之20的股份,即使他清楚的知道黎子瑜身边有其他的暧昧对象。
  凌家覆灭的那一天,他去看了黎墨。短短一年,那个男人瘦了很多,唯一没有变的就是那双沉静的眼,他看着他站在黎家老宅前红着眼圈没掉出一滴眼泪,心里泛起莫名的酸楚。毕竟这个人曾经是他的妻子。
  念着旧情,他给黎墨一份工作。黎子瑜对这件事没有任何意见,反而和他说黎家的事情和黎墨没有关系,你要好好照顾他。面对这样的黎子瑜,凌西城唾弃自己的优柔寡断,也倾慕黎子瑜的温柔善良。他冷漠的交代黎墨的主管,不用过多的照顾,不过是个故人之子。他和黎墨已无瓜葛,不能再辜负子瑜。
  他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是接下来的变化让他淬不及防。黎墨剽窃创意,作风放荡,甚至还暗害黎子瑜。当他亲眼看见黎子瑜被黎墨推下楼梯的时候,他忍无可忍的扔给黎墨一张辞呈,彻底断了两个人之间的联系。直到警察给他打电话,他才知道黎墨由于毒品摄入过量死在了家里。
  黎家除了黎墨,不是死了就是在监狱里。黎墨甚至连一个哀悼他的人都没有。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凌西城独自一人整理了黎墨的遗物,去监狱看了黎墨的大哥黎玄。这个在牢狱里都没有被磨灭掉傲气的男人听见这个消息瞬间哭的像个孩子
  “凌西城,你会后悔的,拿着婊子当宝贝。黎墨是什么样的人,就算是想要自杀他割腕跳楼都不会用毒品,他连工作都没有,哪里来的钱去买毒品?黎子瑜那个贱货就这么值得你宝贝?他是躺在你的床上,但是他一样冲着别人张开大腿,只要可以帮他灭掉黎家,他谁的床都可以上,你以为他真的爱你吗?你个白痴。”最后黎玄被狱警拉走时,他隐约听见黎玄带着哭意的一句“凌西城,你知道吗,黎墨他爱你。”
  眼前的往事一幕幕重演,凌西城觉得自己很累,过了这些年,除了辰时愈加上升的效益和黎子瑜四分之一的爱情,他什么都没有。每次一个人孤零零的回到自己家,他都莫名的想起喜欢坐在沙发上等他回家的黎墨。
  凌西城靠着黎墨的墓碑闭上眼睛,现在还不到下午,他在这里睡一会应该不要紧的吧。这样想着凌西城陷入了睡眠。                        
作者有话要说:  介个......不造算不算是剧透~虽然黎子瑜这个小白莲看起来是勾搭了好几个攻,每天快乐的HE,而然!这并不是真相!除了凌西城以外,剩下的情人关系都只是黎子瑜单方面表现出来的,私下相当纯洁,番外会交代的很清楚,请各位看文的亲们千万放过我,我是小清新~1V1神马的才是王道!╭(╯^╰)╮
 
  ☆、重生
 
  “凌先生,你确定考虑好了吗?要是考虑好了,就可以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
  凌西城诧异的看着眼前拿着离婚协议书的律师,和对面一言不发的黎墨。他失态的站起来,甚至碰倒了桌上的红茶。这是什么情况,黎墨不是已经死了吗?坐在这里的是谁?他还记得闭眼前,他靠在黎墨的墓碑边,怎么一睁眼就变成和黎墨面对面了。这是谁在恶作剧吗?不经意的扫到桌边手机的日历,2014/06/02,那是他和黎墨离婚的那天。
  “你......不要紧吧?”黎墨有些犹豫的开口问道,他今天是来接受结果的,凌西城已经一个月没有回家了,他知道这里面的含义,可是最终他连挽留的话都说不出来,是的,他没有理由,他们之间不过是家族联姻,凌西城根本不爱他。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凌西城领口不经意间漏出来的那个吻痕。黎子瑜,他的异母弟弟,用事实告诉了他,他的爱人不爱他。
  就算是这样,他还是不忍心。看着凌西城瞬间苍白的脸,他疑惑了,他不是应该很高兴吗?终于摆脱了他,可以光明正大的黎子瑜在一起,为什么在看见离婚协议书的一瞬间他的脸色会变得那么苍白。
  凌西城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颤抖的手扶起茶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茶杯上残留的热度。他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疼痛告诉他一切都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回到了以前,和黎墨离婚的那个时间点。这个时候黎家还没有出事,而黎墨还活着。
  “我......”他听见黎墨犹豫中带着些许关切的问话,张开嘴却哑了嗓子。对上黎墨那双沉静的眼,凌西城慌乱的拿起一旁的车钥匙和手机,转身离开了这个让他不知道如何面对的地方。
  凌西城茫然的开着车不知道去哪里。他的心里很乱,他需要理清自己的思路。看着街道两旁或熟悉或陌生的景物他清楚的明白自己回到了6年前。这样玄幻的事情对于凌西城来说是想都没有想过的,但是他心里莫名的有一丝窃喜。黎墨,那个让他带着疑惑和愧疚过了5年的人还在。
  随意的把车停在路边,凌西城趴在方向盘上,仔细的回忆起这个时间段发生的事情。他记得一个月前,是他的生日,在那天他喝多了酒和黎子瑜上了床。第二天他抱着哭泣的黎子瑜说了抱歉,说他会和黎墨离婚和他在一起。接下来的一个月,他的父母,黎墨的父母都和他谈过,可他一意孤行,坚持要和黎墨离婚,黎墨的大哥黎玄甚至到他的办公室和他大打出手。一场豪门闹剧像是八点档的伦理剧一样展开,最后,是黎墨站出来,风淡云轻的说,西城,如果真的过不下去了,咱们就离婚吧。他约了律师,拟定了离婚协议分了财产,只等双方签字。
  凌西城还记得黎玄哭着说的那句“黎墨,他爱你。”即使他重来没有亲耳从黎墨嘴里听到,他还是信了。黎墨是个很内敛的人,话不多,生活上的细节掌握的很好。他总是记得他早晨不喜欢吃油腻的东西,不喜欢白色的衣物,下午茶喜欢红茶,讨厌甜食,喜欢芒果和桃子,喝了酒会头晕,下班之后不喜欢说太多的话,需要安静的空间。手机铃响起,是黎子瑜,凌西城接通了电话,却不知道说什么。
  “西城哥哥,你在哪里呀?离婚协议签完了吗?你说要来接我,怎么到现在都没来呢?”黎子瑜声音轻快,带着几分抱怨和撒娇。
  “我这里临时有点事,晚饭你自己吃吧。”凌西城不知道现在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黎子瑜,敷衍的说了一句想要挂掉电话。
  “怎么了?是不顺利吗?黎墨不打算签字是吗?我就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开你!”黎子瑜的声音变得有些尖锐,刺痛了凌西城的耳膜。
  “和黎墨没有关系,是我自己这里出了点事情。小瑜你不要多想,我先挂了。”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凌西城觉得很累。
  “西城哥哥,你到底怎么了?不是之前说好的要离婚和我在一起吗?为什么突然变了?难道真的是黎墨......”
  “不甘黎墨的事,我说了,是我自己临时有事”凌西城粗暴的打断了黎子瑜的话,他不懂,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和黎墨无关,为什么黎子瑜还是能歪到黎墨那里。
  “我不信!你重来不会为黎墨说话的,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昨天还说好了要和我一直在一起的,怎么今天一下子就变了?”
  黎子瑜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以往听见他这样,凌西城肯定忍不住想要安慰,但是今天经历了时间回溯这样的事已经让他身心疲惫,莫名的他的心底生出了一丝愤懑,略带凉意的问“那小瑜是真心想和我一直在一起吗?”
  “当然,我的心西城哥哥你一直是知道的,我不是随便的人,要不是真的喜欢你,我那天怎么会......”
  黎子瑜的语气听起来很真诚,最后的话还略带些羞涩和暗示。可那句我不是随便的人让凌西城觉得很讽刺,不是随便的人吗?那为什么会同时和四个男人在一起?在黎子瑜的心里,他凌西城是个什么样的人。
  当初他们俩在一起5年,除了刚刚交往的三个月,再也没有拥抱着入眠的时候。黎子瑜嘴上说对每个人都是同样的爱,他离不开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别人他不知道,和他相交最深的莫子渊他还是明白的。
  他还记得黎家倒台的那一晚他和莫子渊两个人在酒吧喝醉,莫子渊问他,你说咱们这是图什么,用莫须有的理由整垮黎家,连带着消耗自家家族利益,最后换了一个分了四份的心?他看着莫子渊眼底的悲哀嗓子里堵得说不出话。长久的努力目标已经达成,本应该和情人共度的夜却变成两个男人对坐喝酒,只因为他们的情人在另外一个人的床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