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青青麦穗 作者:金垚(中)

字体:[ ]

 
☆、第70章 威武
 
  村里建围墙是件大事,不过,今年只是挖土,把土运回来,堆在需要建围墙的地方。
  这也足够热闹了。全村男女老少没事儿都过去,有些人不计较干多干少,家里尽管已经有人出工了,还帮着伸手,有的人就是纯粹凑热闹,蹲着旁边扯闲篇。
  小孩子们把这当做稀奇事,有的在旁边看,有的在旁边打闹。
  大人怕孩子们万一磕着碰着,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离干活的地儿远点。小孩子都是当面答应得挺好,一转身就往跟前凑,所以,场地上经常能够听见大人骂调皮孩子的声音。
  知道这是为村里谋福利的人不计较多干少干,可是也有拈轻怕重的,多干一点嘟嘟囔囔,或者干活跟本就不下力气,随大流,混天儿。
  因为里正事先跟人们讲好,这次村里干活,跟征徭役一样,按天算,干够天数就可以。如果有不想出力干的,也可以如徭役一样,拿钱来赎,村里用这些钱雇人雇牲口。
  不过基本上没有人拿钱,想挣钱还没门路呢,谁会舍得往出拿钱啊。西明文和西明武也去干活了,现在天热,做的吃食容易坏,搁不住,所以家里的吃食停下了一段时间。
  这天,西远正在屋里准备淡盐水和淡糖水,一会儿给父亲和二叔送去,本来天就热,再干体力活,体力流失的快,要及时补充糖和盐份。
  用瓦罐装好水,西远躲在树荫下往水塘那边赶。还没到水塘那里呢,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大人们都没干活,集中围在一起,似乎发生啥事了。
  西远快跑了几步,心里砰砰跳,祈祷可别是自己家人。
  人们围的里三层外三层,西远钻半天,才钻了进去,一进去就傻眼了,程义在最里面,满脸唳气,正摁着一个人挥拳猛揍那。
  二叔和王顺伯伯他们也和赵家哥几个对峙着,不过都没有动手。最外圈,程南在那哇哇大哭。馐钦a耍
  “快,都别瞅着啊,快给拉开,再打下去不得出事嘛。”西远喊了一声,被这种场面震惊了的大人们一下子醒过腔儿,纷纷跳下土坑拉架。
  赵家另外哥几个被拉走了,西明文、西明武和王顺伯伯他们急忙去拉程义,也许是被程义的样子吓着了,村民们都不大敢凑跟前。
  程义被几个人拽了起来,边往后撤边“咣咣”踢了趴着的人两脚,西远这才看清是赵老大,这是村里有名的二流子,地癞子。
  程义被拉走,别的村民才上前去拽赵老大,赵老大耍赖不起来,估计是想讹程义,一个劲儿地嚷嚷被打坏了。
  程义本来被拉扯到一边坐下了,这时候“蹭”地站了起来,不过被西明武几个人硬给拉住了,程义歪扯着身子指着赵老大,“我草,你有本事就他奶奶地别起来,我告诉你赵老大,今天我把话撂这,你要是能干消停给我干活,要是再敢起刺儿,我照样打,打坏了我给你治,打死了我给你偿命,我程义说到做到。娘的你要是现在就说不行了,我再给你补两锹。”
  看程义凶狠的样子,别说一直老实巴交的村民,就是西远都被吓到了。他一直知道村里人怕程义,也知道程义有两下子,见过生死,可是程义平时都是一副有事好商量的样子,所以西远只是知道,却没有切身体会,今天算是见识了。
  怪不得村里二流子见着程义都远远躲开,原来真有人身上能散发出杀气来!西远大热天的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都不用问,一定是赵老大干活的时候偷奸耍滑,这几天他和村里几个二流子就起刺,嘴里还念叨牙子话,估计今天给程义惹急眼了。
  西远看形势被控制住了,连忙跑过去哄程南,程南还是个小孩子,平时淘气调皮,一到这种场合就吓得不知道咋好了。
  西远抱着程南安慰他,旁边卫成西韦柱子也跟着说没事儿了。估计孩子是被刚才的气氛给吓的,赵老大还在那趴着呢,他怕自己家被讹上,也怕他爹万一把人打坏了摊上事。
  “没事,南啊,你爹不是心里没数的,不怕,啊。”西远小声劝解着。
  果真,那边赵老大一听程义放了狠话,还真不敢再装了,借着几个村民搀扶的机会,挣巴几下起来了,坐在一边擦脸上的土和鼻子里流出的血。
  程南看赵老大起来了,慢慢地也止住了哭声。程南不敢到他爹身边,孩子没见程义这么凶的样子过,靠着西远也不吱声,小声的抽噎着。
  旁边,西明武几个帮着维护秩序,让村民散去接着干活。过了好半天,村里里正才赶了过来。因为赵老大不配合村里的安排,所以最后经里正决定,让他多挖两天的土。村里有心偷懒的人这才不敢了,都好好地干起来。
  因为程义的威慑,村里其他想挑事儿的人都老实了,程义揍赵老大他们都看见了,这可真是杀一儆百。
  西远偷偷竖起一个大拇指,程叔威武!
  时间过得飞快,大人们忙的热火朝天,西远领自己教的几个孩子也没闲着。
  秋天快来了,菜园子里春天栽种下的都柿也一点点熟了。西远嘱咐秋阳和小林,看到熟的都柿及时摘下来,并且告诉他们果酱和果酒的做法,所谓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因为怕他俩自己做不好,西远索性叫他们到自己家来做,并且把需要用的坛子罐子和糖等东西统一给买了回来,跟他们说好,以后卖钱了,这些花费从赚的钱里边扣除。
  秋阳和小林都很高兴,小远说了,这些东西虽然赚不了大钱,但是足够他们来年买笔墨纸砚用,笔墨纸砚可是不便宜,所以,在他们心中这是一大笔钱。
  小林现在偶尔来西远这里学识字,他现在在家里是老大,要照看弟弟妹妹,有时候忙起来还要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活计。
  不过他家离秋阳家近,只要有空闲,小林就会跑到秋阳家,让秋阳教他识字背书。秋阳脾气好,他哪里不会,都耐心地、一遍一遍地讲给他听。小林尽管用的功夫没有别的孩子多,也没有别的孩子聪明,不过也颇认识了些字。
  等到真正的秋天来临时候,果树上的果子都成熟了,西远就自己教的几个孩子夹,统计好谁家有果树,告诉他们不要随便摘吃了。
  村里人家常常在院子里随意栽两棵果树,只是为了给小孩子当零嘴吃,至于拿这个卖钱还没怎么想过。
  秋天正是地里活计最忙的时候,谁有时间去卖果子!而且,这几种果子,都很常见,买的人少,也卖不到几个钱。
  因为没有可赚钱的价值,所以家里的果树也好,野地里的野果也好,村里人都只把它们当做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有了,给孩子们多添个零嘴,没有,也不影响什么。
  今年却不同了,和西家走的近的人家,王柱家有一棵海棠果,小林家有一棵山丁子,程南家有一棵面果树,三家的老大,柱子、小林、程南,都禁止家里人随便摘果子吃,说是要拿来做东西。
  弟弟妹妹们实在馋了要摘,他们才万般不情愿地给摘几个,而且跟他们说,这些果子以后能卖钱,等卖钱了,分给他们,把几个小的也都哄住了。
  王顺伯伯家的大妮更逗,现在整天坐在果树下,谁摘果子都不让,说是给哥哥留着赚钱。你要是逗她真的伸手摘两个,她马上咧嘴哭起来,因为两个果子把人家孩子弄哭,谁也舍不出那个脸,所以,村里人本来谁想吃就去人家摘两个果子的习惯,愣是被大妮给改变了。
  西家院子里,西远专门倒出来个屋子,给孩子们做果酱、果酒和罐头。西远无比庆幸自己前世,家里地里位置和这里差不多,千百年时间积累下来纳罹椋梢灾苯幽美从茫热纾龉础9坪凸尥贰
  当然,这和人家专门做这个的工艺还有些差别,做出来的味道也稍逊一筹,不过也足够了。
  西远把几种东西的做法,用笔写在纸上,后面标上注意事项,孩子们识字,怕万一做错了,都背的滚瓜烂熟,做起来也都认真执行。
  因为有的孩子家没有果树,西远做主,把所有的果子平分,不过说明,没果子的,等做的东西赚钱以后,要把果子的钱给人家,等于买的原材料。
  剩下的东西,西远先给垫付,等到赚钱了他要扣除本金,然后才能是他们赚的。孩子们都点头答应了。
  不过西远也给他们讲明,万一做出来的东西没成功,或者没卖出去,赔了,他给垫付的钱就不要了,那些拿出果子的孩子也表明,他们也不要果子钱了。
  按照聚德楼的账簿的做法,西远还给每个孩子做了一个小账簿,让他们自己来记账。
  所以,在大人们忙着挖土建围墙,收获庄稼的同时,西家院子里坛坛罐罐、桶桶盆盆地摆了满院,孩子们洗水果的洗水果,削皮的削皮,称重量的称重量,至于上锅蒸的步骤,由西远亲自在旁边掌控。
  莲花村第一个小型水果制品作坊,就这样在一群孩子的打打闹闹中诞生了。
  之所以从孩子入手,西远有他自己的顾虑,万一做不成,大人们只当小孩子们胡闹,一笑罢了,不会有太多是非。
  另外,莲花村的村民,西远也分析了一下,他们的父辈们,除了程义、二叔少数几个在外面闯荡过,其他大多都是本分过日子的,很多人最远去的地方就是万德镇,连彦绥城都没去过,见到外人机会少,也不敢张口说话,所以,让他们走出莲花村,同外界打交道,还不如让他们安安稳稳地种种田,养养鸭鹅。
  能够改变的,唯有下一代了,而且,柱子和程南他们都十岁了,再过几年,就会成长起来,到时候由他们领头,就会带动整个村子的生活发生变化。
  是的,西远不想光自己一家生活富裕,肥羊落入瘦狗群,那是很危险的一件事。
  西远合计了,他自己上一世在外面闯荡十几年,看尽世间冷暖,这一世他不想再那么折腾,就想在莲花村安稳度日。
  至于小一点的,西韦啊、卫成啊,以后怎么发展,全凭他们自己的意愿。不过,不管他们走到哪里,未来的天空有多么的宽广,最终的归宿都将是莲花村。
  这时候的人都讲究落叶归根,荣归故里,即使当朝几品大员,也逃不出这样固有思维方式,所以,莲花村将是孩子们老有所依的地方。
  一个人幸不幸福,不在于多么成功,也不在于多么富有,而是当你疲劳了、倦怠了,想回去的时候,有那么一个地方,那么一些人,一直等着你盼着你!
  西远想给离开或者不离开的孩子们,有一个,有一天停下脚步,想依靠就能够依靠的后方。因此,于公于私,他都要让莲花村的生活好起来。
  西远不得不承认,程义他们为了让后代免除忧患,修围墙的举动,还是对他造成了影响。
 
 
☆、第71章 狗蛋
 
  孩子们快快乐乐忙活着,小狗蛋依偎在奶奶身旁羡慕地看着。他都听小勇说了,这是他们做好了用来卖钱的,可以买笔墨纸砚。
  所以,本来想伸手帮忙的狗蛋又把手缩了回来,他要帮忙了,人家会不会以为他也要分钱呢?但是,看着别的孩子都在做,他也很眼馋。一双眼睛随着这个孩子转转,随着那个孩子转转。
  “奶,你看二哥又把都柿捏坏了。”狗蛋跟奶奶说。老太太干活干累了,在院子里坐一会歇歇,看孩子们干活,听着他们欢声笑语,心情也跟着好。
  “可不呗,你二哥手笨,干不来这个细致活。”老人家哪有不明白狗蛋心思的。想了想,让狗蛋坐在凳子上,她也没去别人那里,直接到了西远跟前,把西远刚刚洗好的一小盆都柿,二话没说就给端走了。
  西远仰头望天,她能理解成这是老人家在用她自己的方式跟他撒娇嘛?好吧,他是给西韦和卫成洗的,本来做这些东西,西远没算自己家的两个小活作,因为家里经常给他俩零花钱,两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私房钱。
  另外自己家的都柿,西远打算用来做果酱和果酒,自己家留着吃的。
  可是两个孩子不干,一蹦老高地表示,他们也要学着自己赚钱,不然该被别人落下了。没办法,西远从别人那里给他们匀来点面果,再把自己家摘的都柿给他们俩。
  卫成别看手里有把小力气,可是干这个活就不行了,洗都柿时候,经常一用劲儿就给捏碎了,西远心疼这些都柿,气得拿鞋底抽了他好几下,在现代,这可是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东西啊。
  卫成也不恼,赖赖唧唧的让哥哥帮他洗,西远只好自己动手解决,不然他怕都得被卫成给糟践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