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青青麦穗 作者:金垚(下)

字体:[ ]

 
  ☆、第125章 相伐
 
卫成能每天回来住,西远很高兴,他这三年思虑过多,睡眠不大好,如今有卫成相伴,心落到实处,即使半夜醒来,一歪脑袋就看见旁边卫成熟睡的脸庞,心里马上踏实下来,不用对月兴叹,辗转反侧,很快再次入眠。
    休息好了,精神头更加足,整个人神采焕发。西远不知道,每一次深夜他从梦中醒来,伸手去摸旁边的弟弟,看一会儿再睡,卫成都知道。
    长期军中生活,即使在睡梦中卫成都很警醒,所以,只要旁边的哥哥有哪怕一点异动,他都会察觉。
    西远以前睡眠很好,卫成心里很清楚,如今百般调养,好了很多,每天夜里仍然醒过来两三次,这都是他造成的,卫成心疼哥哥,心里后悔当初的鲁莽。
    不过最让卫成烦恼的,还是如何让哥哥开窍,如何让两个人的关系再进一步,哥哥不仅仅是哥哥。他在这方面没有经验,只能自己瞎琢磨,想了好几个招,也不见西远醒悟,把卫成愁的啊,不行不行的。在营中一有空闲就想这件事,一想就有些着急,一着急就忍不住黑脸或者叹气。
    所以,卫百户现在心情时晴时阴,卫成手下兵士都知道,看他晴了,马上讨些好吃的,看他阴了,能离多远就躲多远,不然准挨收拾。
    这天,卫成没事儿坐在桌子旁,一只手无意识的捻动根细柳枝,下巴搭在胳膊上,心神不属,神思恍惚,栓子在他面前摆了好几次手,他都没反应。
    西远见了很惊讶,他家成子向来活蹦乱跳,前几天因为能回家睡觉还乐得合不拢嘴,哈哈了半宿,咋没高兴两天就愁眉苦脸上了呢?难道在营中遇到难心事了?
    “成子,想啥呢,跟哥说说,别一个人憋着。”西远担心弟弟,急忙问。
    “没啥事,哥,我就想啊,当初那个梁山伯和祝英台,”
    “梁山伯和祝英台咋了?”哦,想的是梁祝,看来没啥事,西远放了心。
    “你说十八里相送的时候,梁山伯脑袋咋就跟个榆木似的,祝英台那么暗示点化都不明白,要是那时候明白,两个人会不会就能够到一起了?!”卫成目光深远,眼望蓝天。
    “噗。”“噗。”旁边栓子和西远都忍不住笑了,还以为啥事把他们成子难为成这样呢,原来是替古人伤心呢。
    栓子见二少爷没事,摇了摇头,转身忙他自己的事情去了。
    “没事闲的,啥都琢磨。”西远坐在卫成对面,给他倒了杯茶,看卫成还一副深沉状,拿过卫成手里的柳枝给了他脑袋一下子。
    “哎呦,哥,你可真是不解风情,这么感天动地的爱情,到你这儿咋风过无痕了?”卫成收回望天的目光,改为望着对面的哥哥。
    “我就不解风情,咋着吧?”西远笑着甩了两下手里的柳枝,“再说了,这也不能光怪梁山伯笨,祝英台为啥有话不明说,非得转弯抹角的?”
    “你说咋办更好?”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卫成一下坐直了身子,目光炯炯地盯着哥哥。
    “咋办更好?如果真喜欢一个人,就要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啊,不说谁能知道。”西远顺嘴道,前一世,年轻人谈恋爱像家常便饭一样,表达情感不必有太多顾忌,只要彼此看对眼儿,你喜欢我我喜欢你,彼此一挑明,就可以成双入对了,所以西远觉得喜欢一个人,跟对方表白没有什么可非议的。
    “真的?哥你真这么认为?”卫成一双桃花眼熠熠生辉,紧盯着哥哥,嘴唇抿着,既喜悦又紧张。
    “当然,说了可以给自己给对方一个机会,不说,对方一点不知道,那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西远还顺嘴胡咧咧,一会儿就知道啥叫自作孽不可活。
    “那,那,哥,我可说了?”卫成一双大手成拳,因为紧张握的咔咔响。
    “说?说啥?”西远迷糊了,不过他没想那么多,有些人就是这样,别的事情明明白白,碰到感情的事儿却出人意外的迟钝。
    “哥,”卫成给自己鼓鼓劲儿,觉得脑子里面嗡嗡的,一片空白,“我喜欢你!”
    “啊,哥知道,哥也喜欢你。”西远随口应道,半点没怀疑此喜欢费彼喜欢。
    “不是,哥,我是说我,我卫成,喜欢你!”卫成一看他哥毫无反应的样,差点没憋出内伤来,他刚才鼓了多大的勇气才把喜欢你这仨子说出来,结果到他哥那儿,泥牛入海,一点儿波澜没起。
    “哥不是说知道了嘛,你瞧你这脸憋通红,犯得上嘛。”西远拿细柳枝敲了下卫成的脑袋,起身想吩咐伙计去集市上买点猪肉,成子现在顿顿无肉不欢,西远掉着花样给他做各种肉食。
    看他哥要走,卫成一下子急了,大吼了一声,“哥,我说的喜欢,是像二虎哥喜欢明玉哥那种喜欢。”吼完了,心下也慌了,不知道他哥是个啥反应,他本计划着要步步为营,水到渠成,没想这么快跟哥哥挑明!怎么一着急就秃噜出来了呢!
    这可真是再明白不过了,西远即使迟钝也明了话中的意思,吃惊地张大了嘴,看了卫成半晌。他和卫成虽然兄弟情深,可是压根没往这方面想过。
    这样的事情,西远不是不知道,前世有个这方面题材的电影,还获得了很大个奖项,西远当时听别人议论,好奇心起,特意找来看了看,虽然不理解为啥好好的人会喜欢同自己一样性别的,可是,真爱面前众生平等,西远也没有特别的反感,只能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后来他教的学生当中,有两个本来长得眉清目秀的少年,性格也很讨喜,毕业一年多以后路上偶然碰到,头发长了,脸擦的白白的,涂了睫毛膏,红嘴唇,亦男亦女,难辨雌雄,当时他们叫西老师的时候,把西远吓了一跳,半天才认出来。
    “这是上帝犯的错!”西远跟他们寒暄后,转身时默默想到,一边给自己压惊,一边为两个孩子惋惜,及想到他们以后在这个世上生存,势必较平常人艰难,又感到难过。
    如今,如今他养大的,高大魁梧棱角分明开朗乐观能文能武的成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西远一时间接受不了!不敢相信耳中听到的!
    “成子,你说啥?你再说一遍?”西远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说就说,咋了?我就喜欢你,就像二虎喜欢明玉哥似的那样喜欢!”卫成的倔强劲儿上来,嘴硬道。心里边却带着恐慌,不知道会不会因此断送了十几年兄弟情,无比清楚的认识到,以前的努力都白费了,他把事情搞砸了!
    “你这个熊孩子!”西远情绪激动,两步来的卫成面前,使出全身力气,照卫成脖子啪啪打了两下。
    “你说你跑出来三年,都学了些啥混账东西?我平时咋教你的,好的事情多学多看,学为己用,不好的敬而远之,努力戒除。你说你,哪样做到了你?好的不学坏的学,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西远边数落卫成边甩自己的手,刚才那两下太用力,手脖子疼,好在西远力气不是那么大,饶是如此,卫成脖子那里已经通红一片。
    卫成所有的成熟稳重都不见了,坐在那儿,也不躲,梗着脖子,抿着嘴,一副置气的模样,要多犟有多犟。
    西远看他这样,越看越生气,不过下不去手再打,抬脚将面前的桌子踢翻。外面栓子和姜掌柜听到动静,连忙跑了进来。
    栓子非常惊讶,他心里清楚西远有多疼两个弟弟,看西远气得脸煞白,不知道二少爷做了啥事惹少东家发了这么大的火。
    “少东家,你有话好好跟二少爷说,你不说了嘛,以后不管二少爷想干啥,你都不会再让他伤心难过了。”栓子上前解劝,这是卫成从军走后,西远每次想起来都要叨咕的话。
    栓子这么一说,别人还犹可,卫成撑不住了,有比他还倒霉的么,在心里喜欢了一个人那么久,好容易鼓起勇气表白,不但被臭骂了一顿,还挨了两个大脖拐!这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卫成越想越委屈,虽然还一副坚强不屈的模样,眼圈却渐渐红了。
    西远最见不得卫成哭,本来还想骂两句打两下,如今马上心软。是啊,从成子离开家以后,他心中发过无数次誓,找到成子了,一定好好待他,满足他所有的愿望,让他每天快乐无忧的生活。如今怎么没控制住脾气,反而给了弟弟委屈。
    实在是,卫成刚才的两句话,太过震撼!
    西远站在那里虽然没说啥,但是态度明显有所缓和。
    卫成感觉这招挺见效,一使劲儿,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反正这都是家里人,他啥样他们都知道,卫成也不怕丢脸。
    卫成脸皮厚,不怕丢人,西远却毛了手脚,一个身高体壮的大男人,在你面前哭天抹泪就足够让人难受了,所谓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何况那个人还是他宠着惯着的弟弟!
    “好了,好了,刚才是哥不对,该和你好好说,不该发那么大的火。”西远拍了拍卫成的脑袋,卫成借机会一下把头拱到哥哥怀里,双手抱住哥哥的腰,接着哭!
    不管西远怎么安抚,卫成就是哭个没完,他也不全是装的,一想到哥哥不答应,自己做了两年多和哥哥相守一生的美梦将要破灭,心中说不出的恐慌和凄凉,真是悲从中来,哭的那个伤心!
    “好了,咱不哭了,你让哥好好想想,”西远一边抚摸卫成的头发一边解劝,看卫成还没有好转的意思,真急了,“要不你容哥考虑考虑,行不行?给哥点时间。”
    “真的会考虑?”卫成哽咽着问,嗯,这也算阶段性胜利。
    “会,哥一定会好好考虑考虑,你别往窄处想啊,咋跟天塌下来似的!”西远现在也后怕,这要是自己刚才发完火,卫成一冲动,再像三年前似的犟劲儿上来跑了,他到哪里找去寻去!
    卫成听哥哥答应考虑考虑,嗯,比刚才一点余地没有好了很多,所以忙见好就收。
    晚上兄弟俩躺在炕上,没有如当初那般亲亲密密,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头一次沉默以对,各自想着心事,第二天起来,一人一对黑眼圈。
 
 
  ☆、第126章 相处
 
从那天起,兄弟俩的相处就有些小心翼翼。
    西远考虑怎么说通成子,让他回心转意,又怕自己言行上稍有不注意,再伤着弟弟。卫成是怕哥哥直接给他回绝,没有退路可走没有转圜余地。
    不过,卫成内心还是比较庆幸,本以为哥哥会不理自己,晚上会将自己赶到别的房间睡觉,或者他自己搬到别的屋子,可是,哥哥都没有,而且,白天该给自己做好吃的还做好吃的,该关心冷暖还关心冷暖。这让他紧张了几天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西远没辙啊,他是怕把弟弟再气走了。真是头疼啊,这熊孩子出去三年,给他弄了这么个难题!
    以前的成子傻乎乎,没发现有这方面的倾向啊。西远考虑再三,觉得卫成之所以会这样,一个是在兵营这个大染缸,看见别人这么做,习以为常,形成了错误的观念;另外一个,定是当初离家出走——因为自己娶了媳妇,成子觉得自己被抛弃,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当初的心结无法打开,所以想用这样的感情维护他不舍得离开的家和家人。
    嗯,一定是这样的,西远思量了又思量,考虑了又考虑,自以为得出了事情的真相。于是下决心跟卫成平心静气地好好谈谈。
    可是,怎么谈啊!西远烦恼的直挠头。栓子在院子里忙活,看西远的样子,担心的用眼神询问。那天他不知道西远为啥跟卫成发火,弄得卫成哭的跟受了委屈的孩子。不过看兄弟俩后来这几天相处,好像也没有太大的事,只是少东家偶尔好像很愁的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