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第一歌皇诱捕计划 作者:黑猫睨睨(下)

字体:[ ]

 
  郝乐炎赶紧给自己拍了张照片传到微博上,还配了句话:有没有老黄瓜刷绿漆,装嫩的感觉?
  这图一发出去粉丝就开始疯传,评论也是一条接一条:
  火火好嫩,一点都没有违和感,这么青春是闹哪样?
  哈哈哈,受不了了,好想捏脸!
  你本来就很嫩,不要刺激我们这些老人!
  噗!鼻血喷了,我就喜欢小鲜肉!
  我已经在演戏了,你还没有出生;我拿奖了,你还在呀呀学戏;我得影帝了,你还在上初中;我要当老板了,你才刚出道。现在你红了,我也等够了,少年什么时候嫁我?
  待你年满双二,宝贝嫁我可好?
  ……
  ……
  郝乐炎无语的关了微博,和工作人员一起去了定好的地点,和他搭戏的是个大学的清纯校花,叫白灵,同样的蓝色上衣,下身是灰色的百褶裙,郝乐炎和她一见面,对方脸先红了。
  “你好,我叫白灵,是,是,是你的歌迷……我,那个,能给我签名吗?”白灵一句话说下来停顿了好几次,郝乐炎有点担心,过一会儿这女孩儿能不能跟他好好配合?
  果然,郝乐炎好的不灵坏的灵,白灵本来就不是学表演的,再加上看见郝乐炎又激动,简单地两句台词,结果俩人连续十十几次还是不行。
  白灵自己也囧的快哭了,即使没掉眼泪,看得出来也是强忍,她的家人也是不停的向工作人员和郝乐炎道歉。白灵的姐妹淘歉意的对郝乐炎说:“她一直都很喜欢你,从你出的第一张专辑就开始喜欢你。本来我们就不是表演系的,这次听说是跟你搭戏,她才答应拍这个广告的,所以…在偶像面前丢人,她也不是故意的。”
  郝乐炎点点头,原来还是老歌迷了。他把自行车骑到白灵身边,笑着说:“上来,我带你去逛一圈!”
 
  ☆、第62章 郝乐炎老师
 
  郝乐炎:“上来,我带你去逛一圈!”
  白灵惊讶的抬起头,眼睛已经红了,看样子已经忍不住要哭了。
  郝乐炎没有下车,还是跨坐在上面,笑着用下巴点了点后座,“我们先不拍了,我带你逛一圈兜兜风。”
  白灵看了看导演,这时郝乐炎也对导演挤了挤眼镜,导演会意的点点头,“快去快回!”
  郝乐炎待白灵坐上之后,说了声抓好了,然后顺着校园的小路慢慢的骑过去。“你是我带的第一个女孩子,当然,我姐那样的女暴龙不算。”
  白灵惊讶的啊了一声,又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郝乐炎继续说:“我听说你很喜欢我的歌,从第一张专辑就喜欢?”
  “嗯。”
  “那时候我才十六岁,听我歌的应该都是同龄人。”
  “我们同岁。”
  郝乐炎笑了起来,“真的啊,哎呀我都快忘了自己现在还没毕业了。”
  白灵见他笑的爽朗,稍微放松了一些。“我的同学都说你是学神,考试前,拜一拜,不会挂科的。”
  郝乐炎呵呵了两声,好寒啊!“那真是,太荣幸了……”
  到了一棵大树下,郝乐炎停了下来,知了不知疲倦的叫着,白灵走到树下,脸色还是红的,看郝乐炎的眼神也不敢直视。
  “渴不渴?”郝乐炎笑着问。
  白灵摇摇头,看了他一眼,脸色绯红。
  郝乐炎从车筐里拿出两瓶饮料,扔给对面的白灵,见她手忙脚乱的接住,他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白灵的头,“傻丫头!”然后不顾对方羞恼的脸色,拧开水喝了一口,“带你去玩儿!上来!”
  白灵红着脸点点头,又回到后车座上,俩人顺着继续往前走,郝乐炎提醒白灵,“拧开喝一口水。”白灵听话的拧开瓶盖,连带微笑的喝了一口,郝乐炎微微回了下头,看了她一眼,笑的一脸阳光。
  等转了一圈之后,郝乐炎回来问导演,“怎么样?”
  导演伸出拇指,“这个方法不错,拍的很好,稍微一剪辑就可以。”白灵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就这么拍完了?郝乐炎指了指他们头顶的飞行摄像机,“拍完了,哈哈……”这个方法也是他拍mv的时候,墨展离对他用过的,当然,墨展离的方式很粗暴,自己很温柔。
  第二个镜头就简单多了,郝乐炎穿着一身球服和一群学生打蓝球的场景。这个镜头很好拍,最后白灵给他递一瓶水就行了。苏玄秋惊叹,“你打球这么好?”
  郝乐炎想起那个教他打球的人,笑着点点头,那人应该是职业篮球运动员了吧。“我是学神啊,学什么都是小意思。”
  等广告拍完了,郝乐炎看了看时间,十二点半了,学生们还有好多等在一旁。他赶紧走过去,“让你们等久了,要签名的,快一点哦,给你们签完了你们赶紧去吃饭,不要饿肚子。”
  闹哄哄乱糟糟的一震喧腾,郝乐炎终于在四十分钟后,在学校老师的帮助下出了学校。临走前还把在拍摄时骑的自行车送给了白灵。剧组已经送给了他,他再签上名字转送别人,那就不关剧组的事情了。
  苏玄秋看了看时间,“我们先去吃饭,吃完饭再去找住的地方,明早再去给大学生上音乐课。”
  郝乐炎提起这事儿就犯愁,“我不会给人上课,他们没准儿比我都大,我怎么上?”
  “又没人真的要求你教什么,给他们唱唱歌,聊聊天,快快乐乐的过一上午就行了。”
  郝乐炎一听也是哈,音乐课,一节课能教出什么来?
  他本来以为也就四五十个学生,撑死了一百来个,现在的大学谁没事儿还来上课啊。可惜还没到教室,就被趴在窗户上的学生吓到了。郝乐炎扭头问陪着他的学校老师,“这教室能装多少人?”
  “不多,”肖老师顶着自己的酒糟鼻,笑呵呵的搓搓手,“也就能装一两千人呵呵呵……”
  郝乐炎心说我呵呵你一脸,到底是一千还是两千?差了一倍呢好么?“现在这人,是不是都齐了?”
  “对啊,第一次见学生来的这么齐!我老高兴了!我的课一般都没人喜欢上,校方也觉得同学们不喜欢音乐不懂的放松不太好,所以才请了你来。”
  郝乐炎咽了口唾沫,一会儿这群学生暴动了,我能不能跑的出去?
  学生们老远就看见他俩了,于是教室老远就传出一阵尖叫,那声音都要把教室掀翻。郝乐炎忐忑的问:“我能,逃走吗?”
  肖老师一撸袖子,大步向前,“你不要害怕,等我把他们都平下来,你再进去!”
  郝乐炎做了个请的动作,跟在肖老师身后,想看看所谓的平了是什么意思。等靠近才知道,这是一个举办校庆的时候才用到的大舞台,台下已经坐满了人。肖老师走进去,狠狠一拍临时的讲桌,整张桌子应声而断:“都给我安静!!!”
  顿时,场面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郝乐炎惊的张大嘴巴,娘嘞,一掌拍断了桌子……而且还练过狮吼功啊……要是我有这种犀利的老师,不论他教什么,我也不愿意来上课!这闹不好就有生命危险啊……
  肖老师笑呵呵的搓着手,对门口吓傻了的郝乐炎喊:“不要害怕,他们已经安静了,来吧来吧。”
  郝乐炎无语,我觉得你比他们可怕多了。
  学生们已经把讲桌都清理了,郝乐炎走向半圆形的舞台,拿出招牌微笑,对着台下招了招手,“大家好,我是郝乐炎,今天上午,一个半小时的音乐课,都由我代课。”
  “啊啊啊…………”
  郝乐炎捂着耳朵,心说如果知道现在的学生都这样了,打死他也不会来。
  “学神!求考试不挂科!!”
  “拜一拜!赶紧拜一拜!”
  ……
  郝乐炎⊙▂⊙
  台下几乎两千人,对着郝乐炎双手合十举过头顶,“拜学神啊,不挂科,听说挺灵的。”“活的学神,拜了沾点仙气,保佑科科及格!”
  郝乐炎后退两步捂着心口,看准门口撒腿就跑,这还上什么课,都是一群神经病!怪不得秦阳晖不来呢,那小子没准儿是坑自己的!
  肖老师挡住郝乐炎的去路,“你不要怕,我再让他们老实点。”随后狮吼功再现,场面安静了。郝乐炎感觉自己被拜多了,腿都有点儿打摆子,他站在讲台上,吐了一大口气,颇有点儿无奈的说:“你们真是……好吧,我们要上课了,有人会弹钢琴吗?”
  “没有!!”
  “你们……好直接啊……”
  “哈哈哈……”
  台下的学生开始笑,肖老师又要吼,郝乐炎劝住他,“想笑就让他们笑吧,呆板的气氛怎么上课?”他走到钢琴旁,卷起白色的衬衣袖子,露出一双细嫩纤长的手,白嫩的手和黑白的琴键相称,一起投在大屏幕上,学生们开始咔咔的拍照。
  郝乐炎勾起唇角,“上课不许拍照哦,把你们的照相机关掉。”
  学生们都笑,没几个人听。
  郝乐炎也不在意,问:“喜欢音乐吗?”
  “喜欢!!”
  “平时喜欢唱歌吗?”
  前排一个男生说:“喜欢听歌,唱歌的话,我不行。”
  郝乐炎轻轻按动几个音符,“音乐是什么?谁能说清?”
  没人回应。
  “以前我也不知道音乐是什么?有人说音乐就是一种艺术,它是令人愉快的、谨慎的或其他什么方式排列起来的声音。你们是不是也这么认为?”
  “有道理……”学生们都点头表示赞同。
  “我以前也这么认为,可是我的老师告诉我,我的想法是错误的,他认为,音乐,就是给人们在声音上,把感情宣泄的一种方式。可我又有了不同的见解,我认为,音乐就是让自己快乐而已!”
  郝乐炎微微侧了侧身子,面对同学们,“五音不全没关系,跑调没关系,不知道调子是什么也没关系,歌词不知道也没有关系,你可以轻轻跟着哼,找一首自己喜欢的,适合自己现在心情的歌曲,跟着哼几句,你的心情会不会变好?”
  台下一片掌声,郝乐弹起了钢琴,“下面一首歌,送给你们,《没有什么不同》,有会唱的跟我一起哦。”
  这首歌被郝乐炎收录在第四张专辑了,这些学生竟然真的很多人会唱,渐渐形成了大合唱,学生们心情都很嗨,随着音乐一起唱,气氛不错。
  这首歌唱完了,同学们自发的为自己鼓掌,郝乐炎笑着站起来,“这不是很好吗?为什么刚才还有人说不会唱?你们很棒,真的!”
  肖老师已经傻眼了,这音乐课还能这么上?
  接下来又唱了几首歌,有学生自愿献唱的,郝乐炎就弹钢琴伴奏,同时郝乐炎给人上课的视频被人放在网上,“最萌小教师!”“最帅学神!”“学神现身**大学任音乐老师!”“两千人齐拜学神,吓傻郝乐炎。”等等一系列的评论让视频一下子火了起来。
  而回到家的郝乐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秦阳晖臭骂一顿,“那哪是学生啊,纯粹是封建迷信教团!”
  秦阳晖也乐,“他们还真拜了?什么感觉?”
  郝乐炎走到墨展离的海报底下,咬着牙说:“想宰了你!”然后挂断通讯,啪啪啪拍了三掌,“战神保佑!让秦阳晖娶了朱依依那个女暴龙,皆大欢喜。”老天是公平的,每一个贱男人都会娶一个女暴龙做老婆,比如秦阳晖和朱依依,比如苏玄秋和郝乐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