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正能量系统 作者:西子绪

字体:[ ]

 
书名:正能量系统
作者:西子绪
季尘埃一直想做个好人,直到他因故身体残疾。
 
被父母忽略的时候季尘埃是笑着的,从小被哥哥欺负的时候季尘埃也是笑着的,然而当坐着轮椅的他被人从楼梯上推下来,他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可是为什么到来这时候,突然冒出个东西来告诉他,他一定要做个好人?!
 
系统:我们的目标是——没!有!坏!蛋!
 
注:主角严重黑化,从白馒头变成包心黑芝麻汤圆,作者脑袋有洞,至今还没填好。
 
 
内容标签:报仇雪恨 都市情缘 幻想空间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尘埃 ┃ 配角: ┃ 其它:
==================
 
编辑评价:
  季尘埃因为做好事却落得身体残疾,不但没有得到家人的安慰反而陷入了尴尬的境地,绝望之下,季尘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却没想到他却重生到了另一个残疾人的身体里,还拥有了一个只要做好事就能获得正能量值的神奇系统……于是故事由此展开,所有充满负能量的人在季尘埃面前全都变成了经验值。
  本文构思新颖,文笔娴熟,用一件件小事勾画出文中灵动的人物形象,运用了大量现实的案例,主角的所作所为让读者不由得拍案叫好。整个故事高潮不断,剧情衔接紧密,完美的描绘出了主角,使其形象生动的跃然纸上,让读者感到他仿佛真实存在在生活之中。
  
  第1章 初始
  
  季尘埃的名字一直都被人觉的很奇怪。
  孩子出生的时候,家长总会在给孩子取名的时候寄托点什么,尘埃尘埃,哪有家长会给孩子取寓意如此不好的名字。
  季尘埃也曾经问过他妈妈这个问题,他妈妈的回答是,当时决定的名字其实是曾谙,但去登记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登错了,因为比较麻烦,就一直都没改回来。
  季尘埃是个好孩子,所以面对他母亲这种有些荒唐的解释,居然也就忍了下来。
  季尘埃的母亲叫沈舒雅,以现代道德观看来,是个标准的小三。不过她比较惨,当小三,还是被迫的。
  季尘埃的父亲季明忠,是个非常花心的男人。他和沈舒雅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提到过他有家庭。等沈舒雅怀上了孩子已经快八个月了,才告诉了沈舒雅真相——他不但有老婆,大儿子甚至都已经上小学了。
  沈舒雅当时就哭的昏天黑地,可再怎么哭,日子也是要过下去的。沈舒雅的性子很软,说好听点就是柔和,说难听点就是懦弱。
  她为了生下季尘埃已经和家里闹翻了,此时面对季明忠信誓旦旦的承诺,也只好妥协了下来。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季明忠的原配不久之后就因为意外去世了,而一直唯唯诺诺的沈舒雅则抱着才一岁多的季尘埃登堂入室。
  于是季尘埃从很小的的时候,就开始了在季家生活的日子。
  沈舒雅走进屋子的时候,季尘埃正在坐在轮椅上看书,阳光从窗帘里透出斑驳的光斑,照在季尘埃的身侧衬托的他看起来格外的安宁。
  沈舒雅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脸上出现些许犹豫的表情。
  季尘埃听到了沈舒雅的脚步声,他把书放到了一旁,抬起头:“妈,有什么事么?”
  沈舒雅想露出笑容,可余光在扫到季尘埃的腿上时,那笑容却消失不见了,她道:“小埃,你爸爸让我来问问你……你要不要考虑,出国治疗?”
  季尘埃看着沈舒雅,那眼神无比的平静,直到将沈舒雅看的有些受不了,低下了头之后,他才道:“妈,我不想出国。”
  沈舒雅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她道:“不想出国就算了,嗯,你爸也是没考虑周到……你这样……”话说到这里,她自己也觉的不合适,于是尴尬的笑了两声之后,便起身离开了。
  季尘埃看着沈舒雅的背影,直到她离开了这间屋子,他才猛地举起手里的书,然后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季尘埃怎么会不知道他妈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嫌弃季尘埃这么一个残废,在国内会丢了季家的脸。
  十七岁的季尘埃,在半身瘫痪之后,似乎就被这个家抛弃了。
  而瘫痪的原因……也让季尘埃受尽了嘲笑。
  看着关上的门,季尘埃的笑容里终于透出了绝望的味道。
  第二天早上,季家四人坐在一起吃早饭。
  季尘埃的哥哥季苏铭比季尘埃大五岁,今年刚好大学毕业,已经开始接受季家的一些简单的事物。
  他从来都不喜欢季尘埃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几乎就是把他当做空气来看,在季尘埃残疾之后,这种忽视更加变本加厉。
  沈舒雅虽然是继母,但对季苏铭非常好,若单说做人,那她应该是个好人,可是以母亲身份来看,她却是不合格的。
  比如现在,沈舒雅一边对着季苏铭唠叨,一边给他倒咖啡,还叮嘱他开车要小心,完全忽略掉了坐在桌子旁,一人沉默着吃着面包的季尘埃。
  季苏铭吃完之后,和季明忠打了个招呼,便起身上班去了,于是桌子上剩下了三个人。
  季明忠见季苏铭走了,这才放下手中的报纸,对着季尘埃道:“小埃,我听你妈妈说,你不想出国?能说说为什么么?”
  季尘埃拿着面包的手一顿,头微微低下:“我、我对国外不熟悉。”
  季明忠道:“国外的复健技术要好很多,你的英语也不差,出去之后好好努力一下,总该比你现在这样好。”
  季尘埃听着季明忠这话,却觉的身上的血液冷却了下来,季明忠话说的漂亮,可是实际上以季明忠的财力,想请个国外最好的复健师也是非常简单的事。
  但现在,他却让自己一个人出国。
  季尘埃抬起头,看了眼正在笑眯眯的吃着粥的沈舒雅,又看了眼状似温和的看着他的季明忠,低声道:“我不想去。”
  季明忠的眼神冷了下来,他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也没再继续吃饭,直接起身离开了。
  沈舒雅道:“明忠,你不吃了么?”
  季明忠道:“吃不下。”
  季尘埃死死的捏着手里的勺子,低着头不想让沈舒雅看见他的表情。
  沈舒雅道:“尘埃,你是个好孩子,这次怎么那么固执呢?听你爸爸的话,出国不是也挺好的么?你……”
  季尘埃打断了沈舒雅的话:“妈,我一直在做好孩子,可是现在呢?”
  沈舒雅哑然,她眼里有些慌乱的神色,但很快便用勉强的笑意压了下来,她道:“尘埃……这只是个意外。”
  季尘埃道:“意外?我需要为这个意外付出这么多的代价?”他才十七岁,即将面临人生中最重要的高考,如果不是意外受伤,他有把握考上国内的一流大学,可是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了。
  不但成了外界的笑柄,还被他的家族彻底的抛弃。
  沈舒雅动了动嘴唇,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她从小到大都教季尘埃要当个好人,要见义勇为,要正直善良,可是现在,现实重重的打了个她一巴掌。
  季尘埃道:“他们来看过我么?”
  沈舒雅知道季尘埃说的是谁,她道:“可能是他们不知道……”
  季尘埃看着自己的母亲,忽然觉的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彻底的冷了下来,他的母亲一直是个小女人,她充满爱心,看见悲惨的事情会捐款,看见受伤的小动物也会接回家来养好了再送到救助站,可是,为什么,她对她这个唯一的儿子,这么狠心呢。
  沈舒雅不愿再面对季尘埃的眼神,慌忙的起身,道:“我去看看你爸爸。”说完,便离开了。
  季尘埃看着她的背影,眼眶中终于开始积蓄泪水,他慢慢的伏到桌子上,将脸埋在手臂之中,沉默的抖动着肩膀。
  毕竟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季尘埃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之后,就划着轮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本来他是住在二楼,但因为脊椎受伤的缘故,房间被搬到了一楼。
  季尘埃艰难的打开门,划着轮椅进了屋子里。
  刚进门,放在床上的手机正巧响了起来,季尘埃拿起来一看,才发现是自己的一个好朋友。
  他拿起手机按下了通话键,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他道:“尘埃,出来玩吧,我好久都没看见你了。”
  季尘埃受伤之后,就一直没和外面联系,此时听到朋友的邀请,原本沉重的心情好了许多,他道:“我现在不太方便……”
  那人笑道:“没事,我开车来接你,你等着啊。”
  季尘埃想了想,最后还是嗯了一声。
  几十分钟之后,季尘埃家门口就响起了按喇叭的声音,季尘埃刚一推开就看见他朋友站在客厅里朝着他招手。
  季尘埃道:“易文乐,你来的这么快啊。”
  被叫做易文乐的男生笑了笑道:“我这不是正好在你家附近么,来接了你,一起出去玩呗。”
  季尘埃看了眼自己的腿,点了点头。
  易文乐推着季尘埃的轮椅出了门,然后把他抱上了车,又将轮椅放到了后备箱里。
  季尘埃坐在副驾驶上,看着易文乐也上了车。
  易文乐发动汽车后,随口问道:“那边的赔偿给了么?”
  季尘埃道:“我不知道……是我爸他们处理的。”
  易文乐嗤笑一声:“你爸?就你那个爸爸?哈,我看他是没把你当这个儿子,不过话说回来,尘埃啊,我都说了好几次了,别这么热心……这不……唉。”
  季尘埃眼神有些茫然:“我真的错了么。”
  易文乐见状也有些不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季尘埃这样的人,适合生活在乌托邦里,或者被人保护起来,否则,早晚有一天会受伤。
  易文乐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上学?这还有半年就高考了,课程别落下了。”
  季尘埃沉默了一会儿,才小声道:“可能……不上了。”
  正好遇到一个红灯,听到季尘埃这句话的易文乐猛踩了一脚刹车,随后露出见鬼一般的表情:“不上了?你告诉我你不上学了?”
  季尘埃轻轻的点了点头。
  
  第2章 这只是个意外
  
  易文乐见季尘埃的表情,哪里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方向盘,怒道:“是不是你爸搞出来的?”
  季尘埃没说话。
  易文乐道:“他怎么能这样?真的不把你当他儿子啊。”
  季尘埃道:“是我不对……”
  易文乐像是气急了,大吼一声:“你不对?你哪里不对,你只是想救人!都怪那个该死的熊孩子!”
  季尘埃重重的握了握拳,他知道易文乐是在安慰他。可是几乎在所有人看来,他所谓的救人,不过是个笑话。
  一个多月前,季尘埃和几个同学去河边玩,看见一个小孩在河边求救。季尘埃见状并未犹豫,直接从河坝跳入了河里,想要救起那个溺水的孩子,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从河坝一头跳进河里的他,直接撞到了河底,而原本看起来在溺水求救的小孩,竟是直接从河道里站了起来——那个小孩在假装溺水,一个不太好笑的玩笑,毁了季尘埃的一辈子。
  他被人救起,送到医院,艰难的抢救了过来,可是因为严重的撞击,他的脊椎受到了不可逆的伤害,除非出现奇迹,他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