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符修当自强[重生]+番外 作者:莫晓贤(上)

字体:[ ]

 
于秋曾以为自己会和师兄相依为命一辈子,却在落入敌手之刻,眼睁睁看着师兄与旁的女人一起步入洞房。
临终悟道,无力回天。
 
重活一世,符修的路又该怎么走?
打脸?复仇?虐渣?傍一个狂霸酷拽的忠犬?
格调太低!!!
 
他要:
驱散拦在眼前的所有阴霾,翻过横在身前的所有高山。
不再依赖任何人,用自己的力量获得一切。
让所有修真者都再说不出“符修只会辅助”这句话。
成为世上第一的强者。
证道长生。
(划掉)让全世界狂霸酷拽的忠犬攻都抢着来傍他。(/划掉)
 
阅读提示:
*本文有系统但系统存在感极低
*主受,1vs1
*升级流
 
 
内容标签:重生 系统 仙侠修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于秋 ┃ 配角: ┃ 其它:主受,修真,升级流,系统
==================
 
    第1章 朝闻道
 
  于秋的眼前挂了一副镜面,挂了三个月。
  这东西叫千里窥真镜,是一个法术。这法术顾名思义,可以窥视到千里之外的真实景象。
  镜中现在的画面是一片大红喜色。大红的灯笼挂满天空,大红的幔帐随风飘扬,大红的喜字遍目可见,大红的新衣包裹着一对幸福的佳人,在众人的祝福下步入洞房。其中那个新郎,是于秋的师兄许鸿。
  ——三个月前无意中带着于秋一起闯入影魔的领地,然后趁着于秋拼命与影魔周旋试图替他分担压力时果断跑路,边逃边大喊着“师弟撑住!我马上回来救你!”的师兄许鸿。
  于秋眨了眨被这堆大红色灼得发疼的眼睛,心想:在最开始的时候,许鸿或许确实还是记得自己这个师弟的吧。
  毕竟许鸿在刚刚逃到赤霞宗时,口中的说辞还是自己要去救师弟,因此希望和他相熟的赤霞仙子出手相助。但在赤霞仙子秀眉一挑,表示“那个不识相的碍眼东西还是死了更好,反正你也就图他那点制符的本事,不如入赘我赤霞宗,全宗门的资源任你挑选”之后……许鸿可见地就动摇了。
  许鸿动摇了三个月,然后就有了这场婚礼。
  许鸿也好赤霞仙子也好,都绝对想不到这三个月竟然会被于秋从头看到了尾,看得真真切切。他们都以为于秋肯定已经死了,毕竟影魔实力高强,又有凶名在外,真正的杀人不眨眼。
  结果面对于秋,影魔偏偏就转了性,非但没有马上杀了他,还耐心耐意地用层层阵法将他囚禁住了,甚至特地在他眼前挂了那面千里窥真镜。
  一层驳灵阵,搅乱了四周的灵气。
  一层千斤阵,将四周的重力加大数倍,重重压住于秋的四肢五骸,让他动弹不得。
  单这两层阵法,就逼着于秋每时每刻都要消耗过多的力量,却无法吸收哪怕一丁点灵力,完全得不到补充。更遑论还有噬心阵、蚀骨阵之类,将于秋折磨得越发不堪。
  早已动弹不得的于秋,木然地看着眼前的千里窥真镜,然后听到了耳边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你还不打算改变主意吗?”
  于秋并没有扭头去看。被这么困了三个月,他已经没有那个力气扭头了。
  影魔走了过来,拦住镜面,在于秋身前蹲下,“你看,他已经彻底舍弃你了,你又何必这么傻?忘掉他吧,跟我走。”
  杀人成性的影魔为什么会提出这种邀请?无非是因为于秋是个符修,而且是目前整个玄岩大陆最强大的符修,当之无愧的第一符箓大师。不说别的,仅仅于秋所制的一张聚灵符,只要用好了,就可以节省正常修炼三五年的时间。
  因为将所有的时间都耗费在了符箓的研制上,于秋其他方面的修为都平平无奇,既无法拥有强大的自保之力,也无法用强悍的攻击搜刮足够的材料,只能依附与其他的高手,来达成一种双赢的状态。
  这是所有符修的特点。因此,一个符修想要生存,要么找上一个攻击强悍的剑修,要么找上一个擅长守护的体修,或者找一个修为高深的五行修士……有的符修甚至会一口气找上好几个高手,组个多人小队。
  而随身绑定一个像于秋这么高等级的符修,是玄岩大陆所有修真高手的梦想。结果这么一个最顶尖的符修于秋,却早早绑定在了那个虽然优秀却不够顶尖的剑修许鸿身上……其他高手们早就眼红很久了。
  影魔看上去显然也已经眼红很久了。
  他蹲在于秋的眼前,看着这个肉体不断被折磨、精神也因许鸿的言行而受到巨大打击的第一符修,猜测着要到什么时候于秋才会屈服。
  于秋也正看着他。影魔整张脸都布满黑色的魔纹,完全看不清五官,只在右边的鬓角附近清晰地覆着一块梅花样的奇怪痕迹,青色的,像是胎记。而在那双青得发亮的瞳孔中,于秋看到了自己现在已经枯瘦如柴的身影。
  而后于秋想要移开视线,影魔却将他的视野挡得严严实实。于是于秋用已经不断发着颤的手扣住地面,想要移动自己的身体,看到影魔身后的那块镜面。
  影魔失望地站起了身,看了镜中的许鸿一眼,留下一句“你就傻吧”,然后竟然真的向边上走了几步,让出了于秋的视野。
  他知道事情不会那么容易。于秋一连几百年死活跟在许鸿的身边,不是没有原因的。早在数百年前,许鸿和于秋就是同属于玄阳宗的同门师兄弟。而且据说最开始将一介凡人的于秋领进仙门的人,正是许鸿。后来玄阳宗一朝被灭,只有许鸿和于秋逃了出来。
  从此以后他们就一直在一起,几百年了,从筑基巅峰突破到凝元,又从凝元巅峰突破到结丹,现在更是已经共同在结丹巅峰磨了几十年,谁都不知道于秋对许鸿的感情究竟已经深到了什么地步。
  但影魔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不容易。这种临阵脱逃、而后果断将队友弃之如敝屐的行为,难道还不足以让于秋看清许鸿是个怎样的人吗?果然还是傻,太傻。
  影魔忍不住摇起了头。
  与此同时,镜面中的洞房之内已经是一片芙蓉帐暖。
  于秋还是忍不住阖上了眼。但影魔的千里窥真镜,等阶修得很高,不止能传导画面,还能传导声音。就算于秋不愿意听,也能听到那些你侬我侬的声响。
  赤霞仙子娇媚地缠着许鸿,许鸿深情地说着情话。说着说着,话题竟然就绕到了于秋的头上。
  “早这样不好吗?偏偏你以前总是舍不得那个师弟!”赤霞仙子娇嗔一声。
  赤霞仙子不待见于秋,于秋知道。只因为赤霞仙子有个也痴爱符箓的妹妹,而于秋始终占着第一符修的位置,她妹妹无论怎样都只能捞到个第二,让宠妹如命的赤霞仙子恨得是咬牙切齿。
  所以早十几年前赤霞仙子刚刚和许鸿看对眼的时候,她就和许鸿说了,只有愿意舍下于秋这个师弟,才能入赘赤霞宗。许鸿却从未因此对于秋开过这个口,所以于秋以前一直以为,许鸿也是愿意和他在一起的。
  但此时此刻,许鸿美人在怀,却满不在乎地高笑道,“仙子别气!我那不是看着他符箓造诣实在高超吗?”
  “他高,能高到哪个份上?我妹妹青霞能比他差上多少?”赤霞仙子依旧娇嗔,“你和我成了一家人,区区符箓,还能少了你的不成?”
  “仙子有所不知!他那本事,如果我不要,多得是人抢着想要。”或许是因为洞房花烛夜太过令人得意,许鸿有些忘了形,一些心里话竟然也藏不住了,“我如果随随便便丢掉他,万一他找到个厉害的,回头报复我怎么办?”
  此话一出,赤霞仙子面露惊讶。
  千里之外,于秋霍然睁开了眼。
  就连影魔也忍不住回过头,笑着扫了镜面一眼,又扫了于秋一眼,暗道了一声天助我也。
  于秋的身体又在发颤了。他被千斤阵压着,本来就要强忍着才能不颤。
  他从来不知道许鸿竟然是这样想的。于秋以前一直以为,如果许鸿真的想要和赤霞仙子在一起,真的打算舍弃他,只需要好好和他说一声就好。不说,就证明许鸿不愿舍弃。毕竟于秋是第一符修,如果许鸿真不想要他,他难道会找不到别的出路,还要硬赖在许鸿身边不成?
  万万料不到,许鸿竟然是这样想的!
  所以呢?在许鸿的心里,既然不能随便舍弃,那究竟应该怎样舍弃?
  忽然之间,于秋感到有一股寒意从背脊处涌遍了全身。
  那边影魔已经科科地笑了起来。
  镜中赤霞仙子已经在问,“夫君此话何意?”
  许鸿咳嗽一声,歪了歪嘴。但既然已经说漏了嘴,再说漏一点好像也没什么了,“如果不是遇到了那个见人就杀的影魔,我哪里敢这么直接地丢掉他?”
  ……此话究竟何意?
  镜外的于秋已经懵了。或许他应该想到答案,但是他一时之间竟然不愿意想。
  “我就说嘛,”身旁影魔适时地插了一刀,“剑修许鸿,实力在玄岩大陆好歹也能在排到个十几,就算单个不够我打,和你加在一起,总不至于狼狈成那样的。哪至于那么快就被吓跑了?”
  是啊,答案只有一个。
  影魔凶名在外,不仅在于他实力高强,还在于他见人就杀,终生容不得他人靠近。修真界传言,影魔早已被功法操纵了身体,六亲不认,神智不全,除了杀人就只会杀人。若不是被困了这三个月,于秋也不会知道,影魔实际上竟然是有着完好的神智,也能知道一个符修的价值的。
  而影魔盘踞在此处已经很多年了。于秋沉醉符箓,多年不问世事,难道许鸿也不知道?当初许鸿带着于秋无意中闯入影魔的领地,真的是“无意中”吗?
  于秋终于找到了答案。哪怕不想找到,也不得不找到了。
  身旁的影魔更是直接将这个答案说出了口,“他想借我的手杀你。”
  是的,就是这样。许鸿想要让于秋死,早就想了,只是一直伪装得太好。包括他最开始找上赤霞宗的时候,面对赤霞仙子提出的诱惑,那些动摇装得多像啊,像得所有人都信以为真,偏偏全是伪装。
  而在曾经相处的几百年里,这样的伪装究竟有多少?光是这个问题,就让于秋不寒而栗。而信赖了许鸿几百年的自己,究竟又算个什么?
  然后于秋竟然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干枯、沙哑、发颤,犹如陷在梦魇中的笑。
  影魔得意地看着于秋,“这下你该想通了吧?”
  于秋笑得止不下来。
  他当然想通了,他想得太通了!
  “你跟了几百年的许鸿,就是这么个完全不可信的小人。”影魔重新在于秋身前蹲下,“你还是跟着我吧,我不会也那样亏待你的。”
  于秋笑着看向影魔,扯动嘴唇,说了一句话。因为喉咙已经笑得发哑,这句话完全被堵在了嗓子眼里,只能通过嘴型辨认出来。
  于秋说的是:师兄不可信,难道你就可信吗?
  许鸿不值得依靠,这世上还有谁值得依靠?于秋对自己说:谁都不值得。
  影魔气得一巴掌扇过去,将于秋扇得滚到了一边。
  于秋并没有试图起身。
  他在想着:说白了,他究竟为什么非得依靠谁?
  他是一个符修,而符修的生存之道,就是找到一个值得依附的人,用制作符箓的技术换取对方的保护,相辅相成。玄岩大陆上所有符修都是这样的,无一例外。然而……
  为什么符修只能这么生存?
  凭什么符修只能这么生存?
  他们有着被所有人觊觎的技术,他们可以制作出无数强大的符箓,并且没有人比他们更知道应该如何使用这些符箓,他们凭什么还需要依赖别人的保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