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符修当自强[重生]+番外 作者:莫晓贤(下)

字体:[ ]

 
 
    第51章 入门大典
 
  一路之上,众新入门弟子叽叽喳喳,热闹不已,都在十分期待地谈论着玄阳宗中的事物,饱含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
  被谈论最多的,自然就是玄阳宗内那四名高高在上的金丹宗师了。
  许卫天,赵镰,顾如雪,龙逸。
  交谈之间,那位筑基期师兄一路在前面领着,忽然之间只见眼前浓雾一开,一个巍峨大殿显在青石道路的尽头处,高耸入云,金光璀璨。
  同时有一阵隐隐约约的乐曲声遥遥传来,优美迷人,沁人心扉。
  众新入门弟子一愣之后,顿时又是一阵惊叹交加。他们更加激动地交头接耳,满目崇拜。
  那位筑基期师兄微微一笑,继续领着他们向前走去。
  众人怀着激动的心情,期待和紧张地靠近了那座大殿,终于到了大殿入口处,步子压着心跳声,一步跨了进去。这一步之后,众人只觉豁然开朗,一时之间惊叹更甚。
  外面看上去已经如此巍峨的大殿,里面竟然还另有洞天,远比外表更加广阔数倍!
  雕栏玉砌,仙雾缭绕。三十个新入门弟子堆在里面,简直渺小犹如蝼蚁。
  那位筑基期师兄将他们领到了大殿中后部,便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新入门弟子们顿时发觉自己太过喧哗,这才一个接一个闭上了嘴。
  大殿之上已经有了一个人,端坐在最上端四个座椅之一上,正笑看着他们。
  金丹宗师!立马又有人不小心惊叹出声。还好这样不淡定的人总归还是少数,其他众人都十分淡定地紧闭着嘴,还鄙视地看了之前那人一眼:大惊小怪什么,金丹宗师而已,何必这么一副没见过样子,他们之前好歹还见过顾如雪呢……
  短短的时间里,进入大殿的修士越来越多。
  在其他人都还在痴迷于殿内的摆设之时,于秋却早就看惯了的这些,只心怀唏嘘地追忆了一下往昔,便开始观察玄阳宗内的诸人来。
  先是其他先入门的炼气期内门弟子们,同样老老实实整整齐齐地走入了大殿,站在他们身旁。
  然后是筑基期的师兄们,一个接一个站在了他们的身前。
  接着是凝元期的长老们,骑着飞剑唰唰就进来了,一眨眼便现身在了已经安排好的座椅上。
  再来就是那些外门弟子了,最后才进来,全部缩在最后的角落站着。
  至于那四名金丹宗师……分明最开始才一位,剩下三位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也已经端坐上头,无声无息,却更显功力。
  玄阳宗,共有金丹宗师四名,凝元期高手二十五名,筑基期弟子百余名,炼气期弟子千余名……算上外门一起的话。实际上玄阳宗绝大多数炼气期弟子都在外门,能够顺利进入内门的大半没过多少年就变成了筑基,当然也会有少数奇葩明明什么都不差却就是筑基不了。比如许鸿,正是其中典型。
  大概是人已经到齐,悠扬的乐声忽然一变,变得慷慨激昂。
  许卫天大袖一挥,猛地从座椅上浮起,落在大殿中央,同时一阵霞雾落下。众人一吸,顿时又惊又喜——这霞雾刚入鼻腔,自身的修为竟然便可见地上涨了一截!
  新入门弟子啧啧称奇,只有于秋摇头轻笑:这霞雾并非什么神奇之物,只是许卫天将自己的真元散了一小部分,化入了这霞雾之中。本就是极小一部分的真元,还分为了这么多份,结果还能让每个炼气弟子都感受到如此明显的变化,足见金丹和炼气之间的差距。换成凝元和筑基的,就算这真元依旧有益,感受也不会这么大。
  于秋自己也因为吸入这真元,让最近本就因此充裕的灵气而进展神速的修为又涨一截,一举突破到了炼气八层。
  此举之后,许卫天便红光满面的发表了自己的演讲。
  虽然……全是些陈词滥调。
  其他新入门弟子都是第一次听,还有兴趣,像于秋这种早就已经听过不知多少次的,自然忍不住神游天外。
  他的目光再一次流连在了大殿内其他诸人的身上。
  顾如雪他今世已经见过,掌门许卫天就是许鸿的爹,赵镰是玄阳宗十大金丹中唯一的剑修。剩下那个龙逸,正是修真世家龙家的老祖,龙鹏鹏的曾祖父。虽然辈分已经这么大,龙逸的外表却还是一个飘逸的小青年。
  还有一点——龙逸擅符箓。
  但他并不是符修。就和顾如雪擅剑法却不是剑修一样,龙逸也是一个正统的五行修士,只是在修行法术之外顺便也修一修符箓。
  只是玄阳宗内并没有真正的符修,宗门内符箓造诣最高的就是这个龙逸了。前世,于秋也正是因为龙逸而发现了自己对符箓的兴趣,只要是龙逸的讲学一堂都没有落下过。此时再见到,难免有一种别样的亲切感。
  于秋端详完了这几个金丹,视线又不断在几个金丹之后的位置上不断扫来扫去。
  正站在他们的座椅之后的那些,便是他们各自所收的入室弟子。
  金丹宗师收起入室弟子来,还是非常精挑细选的,四人加起来也没突破到两位数。其中龙逸一个没有,顾如雪就两个,一个沈千兰,一个沈千兰的师姐眼下正在外游历,剩下全是许卫天和赵镰的。
  于秋的目光集中在赵镰身后,因为他知道最后收下晓春眠的正是赵镰。
  但是他的目光扫过去,没找到晓春眠。
  目光又扫过来,还是没找到晓春眠。
  于秋不甘心地扫来又扫去,硬是扫到许鸿都察觉到了这目光,抬起头来笑着向他示了个意。
  于秋这才终于垂下眼帘,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晓春眠并不在这里。
  这可是入门大典啊,晓春眠身为新入门的弟子兼新被收下的入室弟子,怎么会不在?
  因为一直思考这个问题,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于秋整个都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直到许卫天的演讲终于结束,一些长老也轮流上来讲了些话,许卫天又取出一本名册来,当众将所有新入门的弟子一个个写上,最后乐曲声又是一变,入门大典完美结束。从这一刻开始,于秋等人才算真正入了玄阳宗。
  大典结束后,那名一早领他们过来的筑基期师兄,又开始领着他们深入大殿之后,指点完一些玄阳宗内必需知道的地方,然后才功成身退,让他们自由活动。
  于秋却仍旧站在大殿附近。
  不多时,随后从大殿点出来的许鸿便看到了他,笑着过来打了个招呼,“于师弟。”
  于秋点了点头,“许师兄,不知能否请教一件事情?”
  许鸿先是愣一了愣,然后略有思索,便了然地笑道,“莫非是想问我那个新收的小师弟吗?”
  于秋点头。
  “你们关系真好啊!”许鸿感慨。
  于秋脸上一红,尴尬地一咳嗽,“我就是有些担心,毕竟已经有些时日没看到他了,就连入门大典他居然也不在,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要说有什么,其实也真没什么……但是要说没什么嘛……”许鸿开始很是踌躇了一下,却见于秋脸上焦急更甚,顿时也不好再继续踌躇下去,只得无奈地道,“唉,好吧,我告诉你就是。晓师弟之所以没能参加入门大典,是因为他刚一入门,就求师父给他重塑了仙骨!”
  重塑仙骨?
  于秋先是一惊,然后猛地脸色一白。
  “放心,没出岔子,很成功。”许鸿见状连忙摇了摇手,“只是现在还躺着,短时间里下不了地。他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可能也是怕你担心吧。”
  于秋这才缓了脸色,却忍不住咬牙切齿,“真是乱来!”
  重塑仙骨,指的是用特殊的手段将全身的仙骨都震碎,再重新塑造,借以调整仙骨的资质。实际上,每一名修士在从凝元突破到金丹之时,都会有一次自然而然重塑仙骨的经历。其过程凶险万分,如果修士支撑不过,好不容易等来的突破之机便会直接成为魂飞魄散之时。
  而在金丹之前强行重塑仙骨,更是危险至极。哪怕是由金丹宗师亲自动手,生与死概率也在五五平分之间。
  “是挺乱来的,师父一开始也不太同意。”许鸿道,“然而晓师弟十分坚持。他说他想要变强,但是仙骨的资质实在是一大短板,不得不破而后立,结果竟然就把师父给说动了。最后师父还十分高兴,教育我们说剑修就是要有这种志气……”
  说到这里许鸿还感慨了:要不怎么说剑修都是疯子呢?浑然忘了自己也是一个剑修。
  于秋听着,神色却阴晴不定。
  晓春眠的根骨,确实,在他那出类拔萃万载难逢的悟性面前,一直是一个极大的拖累。但是就算他根骨的资质不算上好,凭着那样天才的悟性,最终修到金丹肯定不是问题,何必一定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于秋不懂,可能是因为他不是剑修。
  在此时此刻之前,他也从来没有如此深刻地意识到,外表看上去那么温顺随和的晓春眠,骨子里其实是这么的疯狂而又决绝的。
 
 
    第52章 纸鹤
 
  虽然被重塑经脉吓了一跳,但既然已经知道晓春眠顺利迈过了这个生死关,眼下并不大碍,只是需要调养,于秋还是松了口气。
  他向许鸿道了谢,又询问是否可以找个时间让他去看看晓春眠。但在看到许鸿为难的神色之后,也只能作罢。
  然后他也没必要像其他新入门弟子一样四处乱晃熟悉环境,便自行回府。
  从大殿所在的日曜峰,到内门弟子所居住的月华峰,路途不短,但玄阳宗内提供公用仙鹤可以乘坐。于秋找到仙鹤,往仙鹤身上挂的兜里丢了一块灵石,便骑了上去,抱住仙鹤的脖子。
  仙鹤起飞,清风拂面。
  于秋回到自己那个偏僻的洞府,挽起袖子继续垦田。
  许鸿也回到了赵镰所统领的黑石峰,走到一间木屋前敲了敲门,不等回应便推门而入,看着床上的人笑道,“今天遇到于师弟,他找我问了你的事情呢。”
  晓春眠闻言双目猛地一睁,而后又缓缓合上。
  新生的仙骨还十分脆弱,晓春眠现在还不大能动弹。
  “我稍微说了一下你的情况,毕竟于师弟看起来挺担心你,”许鸿弯下膝盖,钻入床底检查了一下回春阵的运行情况,添加了两块灵石,又钻出来,“你要不要给他写一封信?呃……你用说的就好,我可以帮你写。”
  晓春眠虽然不能动,说话还是问题不大。
  半晌,晓春眠低声道,“师兄,谢谢……让他知道我没事,就够了。”
  许鸿歪了歪头,到底还是没有太过干涉别人的私交,只又唏嘘了一声,“你说你何必这么拼呢?想要变强什么的……你是不是也太急了?不徐不疾,才是处世之道啊!”
  晓春眠看了他一眼,有些委屈的道,“可是……我的修为已经有好多天没能再有寸进。”
  许鸿摸了摸膝盖:老哥我已经十年毫无寸进了你知道吗。
  “其实吧,你已经是炼气巅峰了,就是差一口筑基。”许鸿向他介绍经验,“这差的一口,其实和根骨的关系不是很大。”
  “但总归会有点关系。”
  ……好吧,许鸿确实不敢斩钉截铁地说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一点关系也不值得拼命吧!”许鸿道,“你要真想筑基,难道不是应该先找到最大的障碍在哪,再努力攻克这个障碍吗?在这种细枝末节的地方拼命,根本是本末倒置。”
  “师兄,”晓春眠看着他,“你知道自己最大的障碍在哪里吗?”
  许鸿又摸了摸膝盖:不要冷不丁戳我伤疤成不。
  而晓春眠却又是一叹,“我知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