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本能 作者:巫索/其实我是一个眼圆/橘子皮/沙拉/青橙

字体:[ ]

 
 
《本能》作者:巫索/其实我是一个眼圆/橘子皮/沙拉/青橙
    
内容简介:
 
受上辈子被同父异母的哥哥虐疯虐死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重生了。  
 
 
    第一章
    
    齐莫喜欢蒋天泽,打小就喜欢。
    齐莫第一次见到蒋天泽的那年才四岁,那天他家大人领着比他大了三岁的蒋天泽来到自己面前,告诉他这个漂亮的小哥哥从今以后就住在他们家了。
    齐莫记得自己当时高兴的不得了,大人离开后他就迫不及待的凑过去把手上的玩具塞给他新认识的小哥哥玩。
    谁料那位漂亮哥哥接过他手中的美国大兵后,看都没看就将他最喜欢的玩具给掰坏了。
    蒋天泽当时一脸冷漠的将大兵断了的头扔到他的身上,然后还伸手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
    那一下掐的很用力,以至于四岁的齐莫一脸呆傻的看着眼前的蒋天泽久久没有反应过来,甚至都忘了哭。
    七岁的蒋天泽掐了一会儿,发现这孩子还在傻乎乎的盯着自己看。大概觉得有趣,他笑了笑,伸手摸摸齐莫的头夸了声:“真是乖孩子。”
    夸完还在齐莫肉乎乎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这么一亲,就让齐莫心里头那点小委屈立马消失得一干二净。
    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齐莫都不清楚蒋天泽为什么这么讨厌自己,虽然他在大人面前对自己这个弟弟又温柔又纵容,但齐莫知道这个人有多么讨厌自己,打从最初见面的第一眼就讨厌。
    不过也是齐莫自己骨子里就是贱骨头,每次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就能被这人哄得团团转,眼巴巴的凑上前去让这人耍。
    等到后来齐莫终于幡然醒悟的时候,整个齐家的家业都被哄到了这人的手里,连同自己的自由。
    对于后来的事,齐莫记不太清了。他的记忆仅停留在混乱又痛苦的最初阶段,先是爷爷死了,然后有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在齐家的股份全被转到了蒋天泽的手里,然后蒋天泽突然和他彻底翻脸,甚至把自己禁锢起来,后来……
    后来蒋天泽结婚了,娶了他背着自己相恋多年的女友,结婚的新房就在关着自己的房间隔壁。
    再后来的事情齐莫就不大记得了,大概是因为他疯了。
    唯一停留的记忆,是蒋天泽结婚那天他偷偷开着蒋天泽的车冲出了蒋家,一路冲下山崖,跌进了海里。
    所以当齐莫再次醒来的时候感到全身都轻飘飘的,就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只剩下了一缕孤魂。
    当他睁开眼,看到正板着一张脸看着自己的蒋天泽时就忍不住笑了,心想蒋天泽你到底是有多讨厌我,讨厌到连我做了鬼你都不肯放过我。
    蒋天泽看到他笑,脸上表情更冷了些,甚至还带了几分鄙夷,“这回可算醒了?矜贵的小少爷。”
    齐莫怔怔的看着他,身体突然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整个人都被巨大的恐惧笼罩着,再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抖的。
    “你看得到我?”
    蒋天泽听得皱眉,“齐莫你发什么神经。”
    原来不是鬼,原来他还没有死,噩梦还在继续。
    一颗心渐渐沉下去,脑子里纷乱疯狂的思绪叫嚣着几乎要撞破头颅。病床上的少年突然痛苦的蜷起身子双手痉挛一般抓着头发。
    这不可能!他明明记得自己开着车摔下山崖的,那种高度连人带车摔下去根本不可能活!
    痛苦和恐惧愈发的剧烈,甚至令齐莫的身体都开始抽搐起来。
    蒋天泽这个时候也有些慌了,他迅速按下急救铃,然后冲过来扳过齐莫的身体问他,“齐莫你怎么了?”
    谁料他刚碰到齐莫的身体,齐莫这时突然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竟失控一般的爆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紧接着整个人都昏了过去。
    就算是一开始还能无动于衷的蒋天泽这个时候也不禁看得怔然,刚才那一瞬,齐莫对着他露出的惊恐表情实在令他太震撼了,甚至有些莫名其妙。
    他跟齐莫一起长大,年轻的蒋天泽这时候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突然这么怕自己。
    齐莫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家老头儿正坐在一边,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
    齐莫眨了眨眼,一开口就是哽咽,“爷爷……”
    这个时候的齐家老爷子还是个精神挺好身体硬朗的老头儿,连头发都是黑的。齐莫不禁流下泪来,伸出手又唤了一声:“爷爷。”
    齐莫疯了,在他发疯的时候经常会看到很多幻觉,看到很多逝去的人,很多过往的事。
    每当这些时候他都心存感激,他知道自己病了。可是他的病能使他从痛苦中脱离出来,能使他重新和那些他已经失去的人在一起,这样的病常常令他不想让自己好起来。
    “小莫,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齐莫怔怔的看着他家老头儿担心地看着自己一脸心疼得不行,最后干脆坐到病床上来将他搂在怀里。
    爷爷的怀抱坚实又温暖,呼吸间都是他遥远记忆中的熟悉味道。
    齐莫被爷爷抱在怀里,越过他爷爷的肩膀看到蒋天泽正冷冷的站在房间角落里。
    病房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这个时候的蒋天泽还很年轻。不,应该是太年轻了,还是长手长脚的少年模样,离记忆里那副成熟冷酷的样子相差甚远。
    这不对,一切都不对。
    他幻觉中的爷爷从来不会回应他,更不会抱着他。蒋天泽也应该已经将近三十岁,早已经不是眼前这幅年少的样子。
    齐莫眨了眨眼,突然抬起头来问自家老头儿,“爷爷,我今年多大?”
    齐老爷子被他逗乐了,拍拍他的脑袋,语气宠溺地说:“这一摔还给我孙子给摔傻了?还是想要生日礼物了?”
    齐莫愣了一下:“生日礼物?”
    “小莫,后天是你十五岁生日,前两天还嚷嚷着要礼物,摔了一跤就给摔忘了?忘了也好,给爷爷省钱了。”
    十五岁,齐莫之后闹剧一般人生此时才初见端倪,而令齐家彻底倾覆的悲剧还未正式开始。
    上一世齐莫在这个时候还是整天跟在蒋天泽身后的小跟班,他还记得他是在自己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晚上爬上了蒋天泽的床。如果眼前这一切不是幻觉,那么他是不是有机会在此之前阻止这一切的发生?爷爷不会在病床上被蒋天泽气死,齐家也不会倒,而自己则与蒋天泽这辈子可以再无瓜葛。
    这个设想太令人欣喜若狂,以至于齐莫抬头重新看向蒋天泽的时候,眼里突然就流下泪来。
    
    第二章
    
    前一世的齐莫一直被娇生惯养着,从小就一直被齐家的家主齐老爷子捧在手心里养大,舍不得他受半分委屈。
    齐家的确把齐莫宠坏了,以至于天真愚笨到直到蒋天泽同他翻脸的前一刻,还以为他们是彼此相爱。迟钝到直到蒋天泽结婚的前一天,齐莫才知道蒋天泽跟他的女友从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在一起,两人相恋多年,感情深厚。
    蒋天泽根本没有爱过齐莫,他甚至根本从未喜欢过男人。
    多么可笑。
    齐莫躺在床上打了个寒颤,在盛夏时分里,忽然觉得浑身冰冷。
    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齐莫一个激灵警惕地看过去,蒋天泽正推门走进来,身上还穿着睡衣。
    齐莫之前只是摔了一跤磕到了头,如今已经出院搬回家里。除了刚刚苏醒那天,齐莫再没有见过蒋天泽,如今陡然见面,几乎是本能的觉得怕。
    前世的记忆历历在目,如今单是这么远远看着,齐莫就觉得仿佛全身每个细胞都疼了起来。
    蒋天泽也注意到他突然变了的脸色,由于现下只有他跟齐莫两个人,他的表情毫不掩饰地变得极不耐烦,“你又怎么了?”
    齐莫深吸一口气,拼命压抑着不让心里的恐惧流露出来。
    “我没事,有点头疼。现在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蒋天泽突然皱着眉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齐莫,“齐莫你又在玩什么把戏,当初不是你死缠烂打的偏要我每晚过来同你睡?”
    齐莫一怔,他竟然忘了。
    蒋天泽来到齐家后就有他单独的房间,但当初在自己跟爷爷一通哭闹央求之下,爷爷终于同意两个人可以晚上在一起睡,反正都是小孩子。就这样两人晚上一直分享一个房间,直到蒋天泽上了大学搬到学校宿舍去住。
    齐莫重生后虽然没有继续疯傻,但前世糟糕的精神状态也或多或少被延续下来,最明显的就是失眠和厌食。
    齐莫觉得以自己现在的睡眠状态,如果蒋天泽每晚都睡在自己旁边,那大概不用等到几年后,他很快就可以再疯一次。
    于是他摇摇头,道:“不用了天泽哥,我还是自己睡吧。”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这几天晚上总是会醒,怕会吵到你。”
    蒋天泽没有立即离去,反而走了过来。
    齐莫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在他走过来的时候立即逃到床的另一端去。下一刻,他便被蒋天泽掐住了下巴。
    蒋天泽的声音里除了厌恶,没有任何其他的情绪,“齐莫,你这次又在算计什么?”
    齐莫突然感到一阵无力,他想起上一世自己偶尔会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点子来,有一次为了给蒋天泽生日惊喜,瞒着他偷偷独自去了一趟比利时,在一个手工巧克力坊里没日没夜的待了一个星期,就为了做出蒋天泽最喜欢吃的那种味道的巧克力。
    但这些在蒋天泽的眼里,竟都成了算计。
    齐莫心底冰凉一片,说不出话来。
    蒋天泽等了片刻没有等到回答,手上不由加重了力道,“我在问你话呢!”
    齐莫身上突然剧烈一颤,眼前眉头紧皱的蒋天泽似乎是同上辈子这人暴虐的样子重叠起来。齐莫强迫自己闭上眼,身体却仍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蒋天泽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人骤然变白的脸色,脱口而出道:“你在害怕?”
    齐莫没有说话,身上的颤抖却越发明显。
    蒋天泽不得不放开他,站在床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不由问道:“齐莫,你到底是怎么了?”
    前世的记忆铺天盖地的袭来,齐莫如今思绪烦乱无法辨别出蒋天泽这话到底有几分关心在里面。他此刻只觉得胸口沉闷,在蒋天泽的注视下几乎喘不过气来。
    最后齐莫不得不拉高被子将身体埋进被子里背对着蒋天泽,闷声说:“天泽哥我没事,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可以吗?”
    床边的人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齐莫听到房门被重新关上的声音。
    直到蒋天泽离开很久,齐莫的身体依旧在微微颤抖。如果上辈子齐莫真心实意爱蒋天泽爱到了近乎痴迷的地步,如今再对着这个人,大概就只剩下怕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