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将进酒 作者:乔牧木

字体:[ ]

 
 
 
所谓将进酒,就是共你饮酒的意思。
一杯相识,两杯相恋,三杯相忘。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简鸾,容玖 ┃ 配角:苏谢,张显,明慧太子等 ┃ 其它:据说集齐狗血十盆可以召唤神龙
 
==================
 
    ☆、 第1章 穿越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密室,只听得见打火石碰撞时发出清脆的声音,“呲——”的一声,蜡烛被点燃,橘色的光瞬间洒满这不大的密室。
  此间安静的如同一口棺材。
  白烛燃烧,蜡油缓缓流下,一灯如豆,衬得那双执着打火石的手雪白如玉,指尖晶莹剔透,蓝紫色的血管静静的蛰伏在近乎透明的皮肤下,无端多了一分诱惑。
  那只手将打火石放在蜡烛旁边,烛光映着他的脸庞,仅是下巴弧度便让人心旌荡漾,忍不住想要去看正面。
  他头微微低下,脸藏在阴影中,墨色的长发被松松的系在背后,一袭青衫,长身玉立。
  他面前的桌子,摆着一排排灵位,足足有百人之多。
  密室之外,天狗食日,彗星贯空。
  “是时候了。”他低声说了这样看似莫名其妙的话,袖中滑下一匕首,反手插到自己心口,血液顺着他掌心的纹路,将本应该中断的生命线蔓延的长长久久。
  “鸾凤起简,魂兮归来——”
  *
  童简鸾穿了。
  穿越前十分钟,他刚谈好一笔生意,将要迎来一笔九位数的收入,眼见着就要出任CEO,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然后他去了个厕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将马桶盖放下,想坐在上面抽烟,平复一下自己兴奋的心情。哪只眼睛一闭一睁,便已经躺在床上,浑身燥热,心跳不已,偏偏旁边有人聒噪:“小姐,小姐,你醒醒啊,小姐,你可不要吓奴婢,呜呜呜……”
  是你不要吓我!
  童简鸾听到那两个字心下一惊,立刻摸向自己的下半身,沿着一马平川的胸摸下去,发现兄弟还在,心中感谢上苍,即便是个基佬,喜欢男人,但这不代表他愿意当女人。
  可既然他兄弟还在,为什么旁边有女人声音喊他小姐?
  难道这世道性别称呼混乱了不成?
  还是这小姐二字……有什么特殊含义?
  他睁开眼睛,看到一妙龄少女,二八年华,衣着朴素,脸蛋平平无奇,只一双眼睛发亮,红肿着眼看着他。见他睁开眼睛,好不惊喜,声音转而拔高,“小姐,你醒啦!”
  说着话便扑上来,狠狠的压在童简鸾身上。
  童简鸾眼前一黑,又想昏过去了。
  好在那少女听到了他闷哼一声,讪讪的离开床铺,站直了身,拿着手帕擦眼睛,“小姐,奴婢是高兴的过了头了,您烧了这么多天,一直昏迷不醒,可把奴婢吓坏了。”
  她说着又要哭,童简鸾艰难的抬起手,按了一下自己突突直跳的太阳穴,艰难开口,声音晦涩:“莫哭了,吵的我头疼。”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脑海中有无数的图像涌入,头痛的似是要炸裂,脸色忍不住要变,却又不能叫这婢女在这里再看着自己,于是便开口,语气有些急促:“我饿了,去厨房给我拿些东西来。”
  肚子很是应景的咕咕了几声。
  那婢女听见了,便急急忙忙推门出去,风一下子倒灌进屋子里,冷的人手足冰凉,脸颊微僵,倒是让童简鸾有些清醒。
  他听人脚步走远,便掀起被子,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镜中之人面若冠玉带病色,目似朗星沉如水,虽然稍稍有女子的妩媚,但英气十足,分明是个男人。
  旁人的眼睛都是瞎的吗?!
  童简鸾忿忿的打开梳妆台,这下他不忿了。
  各种款式的金步摇,罗钗,耳环,璎珞圈,玉佩;
  他转而去打开衣柜,紫色的,红色的,黄色的,青色的裙子和袄;
  他扭过去看自己床边,竟然有一把凳子,凳子上放着一双——
  绣花鞋。
  苍天!
  童简鸾欲哭无泪,一手扶着自己的头,一手撑在桌子上,那一刻眼前似乎有一道白光飞过,叫原身的记忆全部灌输到了他身上。
  果真穿了。
  刚才还能当是恶作剧,现在却只能沉默的应对这种可能是暂时,也可能是延续的突发恶性-事件。
  见那少女古时打扮,头上盘了发髻,便知道情况不对。适才趁着摸自己兄弟的时候,也顺势摸了全身,便发现了这具身板的有异。皮肤忒滑,身板忒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腰侧,腰也忒细,摸完之后,心中颇不是滋味。
  刚刚接收了原主的记忆,便知道一切回不去了,同时也明白自己接手了怎样的烂摊子。
  原主名为童简鸾,本为男子,却因为父亲不喜,生母在兰音庵带发修行,自小无人理会;侧妃当家,并未苛刻于他,只叫他从小生活在脂粉堆里,硬生生“长”成了一个伪娘,旁人都以小姐称呼他,京都人皆道永安侯府的世子是个妖人,不男不女,时男时女,对他退避三舍。
  而这也让原主逃过了一劫。
  只是他接受了原主的记忆,不代表接受了原主的思想,只能从那些图像中,隐约推测大概不是因为原主蠢,而是他势单力薄,身体孱弱,以这种方式保全自己。
  之所以穿越,只因着当日于湖边散步,撞见了二小姐,他的庶妹蓝元宁的好事,他及时退了回去,假装没有看到,谁料想下一刻便被身后的人推到水里,以至于如今这具身体换了个魂魄。
  想到这里,童简鸾的眼神微妙起来。                        
 
 
    ☆、 第2章 斗恶仆
 
      这时候从门外传来一阵吵嚷声,依稀听得到是刚才那婢女的声音,带着委屈和不甘:“燕姑姑,这是给我家小姐吃的东西,我家小姐醒了……”
  “你家小姐?我看分明是你手脚不干净,偷的厨房!这么晚了,哪里来的规矩给你家小姐做吃的?我瞧他这么久没有去给夫人请安,连规矩都没有,还要吃的做什么?真是浪费!”然后便是一声“啪”,连带瓷碗摔在地上碎裂的薄响。
  童简鸾脸含愠色,外衣也没有顾上穿,推开门轻斥一声:“谁在外边吵?”
  只见一年约四十岁的老婆子洋洋得意的站在那婢女旁边,看童简鸾出来也没有行礼,而是略略做了个姿态,弯了弯身子,“原来是童少,方才奴婢在训斥这不懂事的丫头,没想到吵到少爷了,只是这小丫头手脚不干净,奴婢怕她在童少身边呆的时间久了,不知道规矩二字怎么写,宵禁之后在府里乱走,还去厨房偷东西,为了永安侯府的安宁,奴婢这才教训了一下。”
  “哦?”童简鸾挑眉,眼皮子似是刚撑起来一般看了她一眼,“你说你方才实在教训她,教她怎么做人?”
  “……是。”燕婆子听出了童简鸾语气不好,稍稍迟疑了一下,然而又想到童简鸾素来为人说好听点低调,不好听点软骨头,便只给了一个字作答。
  “叶琪,过来。”童简鸾把自己的婢女叫回来。
  叶琪愣住,僵在原地。
  “我叫你过来,你听不到么。”童简鸾声音略略提高。
  叶琪捂着脸小跑到他身边,眼中含泪,抑制住自己的哽咽低声问道:“小姐,什么事。”
  童简鸾随手把门旁的扫把拿过来,递给她,“拿着。”
  “小姐?”叶琪有些不知所措。
  “去教教她,该怎么做人。”童简鸾看到自己如花似玉的婢女居然被别人打的脸都肿了,气不打一处来,“你叫她知道,什么叫打狗还要看主人。”
  叶琪显然没想到她家小姐有一天也能说出这么男人、这么霸气侧漏的一句话,愣在了当场。
  童简鸾见她不动,以为她不敢动手,于是撸袖子准备自己上,结果摸到自己“纤细”的手腕,嘴角不由得抽了一下。
  “小姐,还是我来吧。”叶琪急忙从他手中抽出来扫把,那神情恐慌忧虑,像是这扫把在童简鸾手中再待上那么一刻,就能把她家小姐的手给累断一般。她走到燕婆子旁边,一咬牙,一狠心……
  轻轻的打在了燕婆子的背上。
  燕婆子猛地把头转向她,似是不敢相信这小丫头真的打了自己,那眼神生生的要吞了叶琪。
  叶琪被她那眼神给激了一下,畏惧的退后一步,看着她的小姐,嗫嚅道:“小,小姐,您看这样可以吗?”
  她心中想的是,打的这样轻,仇便结的不深,就算之后燕姑姑带二小姐过来找茬,她也能一力承担,不叫小姐吃亏。
  “真是慈悲心肠。”童简鸾倚在门梆上,看着叶琪脸上的伤问她:“她刚才也是这么打你的?”
  叶琪摇了摇头。
  “你以为打的轻,她就不记恨你?”童简鸾视燕婆子为无物,继续问他的婢女。倘使他要在这里继续活下去,便不得不做出一些改变,首先,身边的人要硬起骨头来。
  叶琪只有十二三岁,显然对人的本性并不熟稔,闻言想了一下,轻轻点头。
  “哎,傻丫头。”童简鸾只能闲庭信步上前,把扫把从她手中拿过来,只听得空气中破风之声,那扫把棍直接击在了燕婆子的膝盖处。
  燕婆子吃不住痛,直接跪在地上,额头顿时汗涔涔。
  “知道见了我第一面该做什么吗?是跪在这里给我请安。”童简鸾想到记忆中那只从背后推他的手,还有他落水之后隐约听见的嘲笑和讥讽声,就气不打一处来,心想自己二十余载拼搏奋斗一朝要出头,结果这老婆子那么一推,叫他给穿了,这是个什么事!
  财富名声权势一朝竹篮打水一场空,他怎么能不气?
  燕婆子大概平日里跟着她家小姐作威作福惯了,猛地被这么踩,脸面自然不好看,然而她没有顿悟如今猫已经变成了老虎,自恃甚高,又觉得童简鸾这男不男女不女的妖人如今不过是纸老虎吓唬人,便梗着脖子道:“童少爷,明日陛下设丹青宴,二品以上官员夫人和小姐少爷们都要去。老婆子要跟着小姐进宫,所以今个儿身体不舒服才请了夫人的话,说老婆子见人不用跪,少爷估计烧的有点糊涂,叫这小丫头哭了几声便气血上头,老婆子想说少爷明日里也是要出去见人了,今天还是安心休息的好。”
  她说着便要起身。
  “哦?”童简鸾眼睛一转,一脚踹了她的膝盖,叫她又跪了下来,“那我可得给夫人好好念叨念叨,什么时候这么不懂规矩的人还能进宫?也不怕冲撞了宫里的贵人们,白白作践了永安侯府的名声。”
  燕婆子脸色一变。
  童简鸾又俯身附在她耳边,低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针对什么,你家二小姐和旁人私通一事被我撞破,杀人灭口不成如今就想要来这里生生把我给逼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定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他又站直了身,大声道:“你就在这里跪着,给我反思反思什么是规矩,反思够了再回去见你家小姐,顺便替我带一句话,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燕婆子这下脸色惨白,良久才吐出一个字:“是,奴婢记得了。”
  童简鸾嘴角含笑,带着叶琪回到屋子里。生了这么一通气,他如今也饿不起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