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主,让我从了你吧 作者:粗心大意

字体:[ ]

 
 
书名:男主,让我从了你吧
作者:粗心大意
 
文案
王绡言没想到自己会穿越,而且竟穿到了小说里,
成为男主儿时好友又变敌人的反派,
为了能好好活下去,且男主又深得他心,
赶紧抱紧男主大腿,死也不撒手了!
 
 
阶级划分:练气,筑基,心动,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乘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绡言沈裂成 ┃ 配角:楚惊鸿习静观御倾等等 ┃ 其它:强强
 
 
 
  ☆、穿越
 
  王绡言感到有点喘不过气,不得不睁开眼,看着与平时不一样灰突突的屋顶,心一下抽紧了。
  这,这怎么回事?难道我有梦游症不成,还是被绑架了?
  王绡言起身,准备拉开被子时,一瞬怔愣了。皮肤黝黑,细小的胳膊,与自己的手臂不一样,急忙低头看自己的身体,没穿衣服,但已经没关系了,这就是一小孩的身体,我去,怎么会这样!穿越,我不要穿越啊,我生活得好好的,也没什么怨天尤人的地方,为什么是我?
  “嗯。”含着鼻音,迷糊稚嫩的声音响起,吓了王绡言一跳,他转过头,看到同样没穿衣服的孩童,只是与他所穿越的身体不一样的是这孩子皮肤白皙细腻,面容精致。
  漂亮孩童轻颤着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微掀开了眼皮,迷蒙着眼,软嫩干净的声音还带着没睡好的懒意:“绡言哥,你干嘛呢?你把我吵醒了。”
  “啊,对不起,我想去上厕所,不小心把你吵醒了吗,你继续睡吧,我会更小声一点的。”王绡言小心答道。
  “恩。”孩童翻了身又继续睡去,也没在意他话中“厕所”这一陌生的词。
  王绡言看了看他,缓缓下床,拿过一边的衣服,慢慢研究着穿上,幸好只是很简单的服饰,穿得还算快,王绡言轻轻迈步,小心推开房门。
  夜空星星点点,星光使王绡言不至于陷于一片黑暗,四周都是陌生的建筑,王绡言捏了捏自己的腿,疼痛的感觉使他彻底死了心,身体靠在墙上,仰头看着在现代绝对看不到的美丽天空。
  这里空气好,食物健康,而且这具身体应有七八岁了吧,捡回了十几年的时间也不错。王绡言收拾收拾了心情,晚上的清风还是冷了些,抖了抖身体,转身向屋里走去,之前那孩子喊我绡言哥,只是不知是不是我原来那名字的绡言二字。
  回到屋里,王绡言把衣服一扯,脱了个干净,钻进被子里,小心地不让自己从外面带来的凉气传到漂亮孩童那里,感觉到孩子没被自己吵醒,才放下心睡去。
  第二天早晨,王绡言睡得不算踏实,只觉得一阵喘不过气,被迫醒来,看到漂亮孩童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腿也搭在自己的腿上,总算知道之前为什么那么胸闷,王绡言有些哭笑不得,轻轻拉开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肢体,看到窗外的明亮,顿时清醒了不少,又看了看身前毛茸茸的脑袋,轻轻揉了揉。
  推开门的声音,吵醒了睡得香甜的漂亮孩童,也让王绡言有些紧张,他可没那些穿越者的好运气得到原来身体的记忆。
  “诶,醒了啊,快起来吧,吃饭了。”温柔和蔼的声音,是一位穿着朴素,微笑着的年轻妇人。
  “好的,王婶。”漂亮孩童乖声答道。
  年轻妇人捏了捏他的脸蛋:“裂成真听话。”|然后不是很温柔的拍了一下王绡言的脑袋,“臭小子,愣着干嘛,还不动?”
  “额,哦,我知道了。”王绡言摸了摸脑袋,立即下床穿衣,虽然有点别扭在一位女性面前光着身子,但再不动,可能会挨揍吧,依之前来看这位妇人应该是我这具身体的母亲吧。
  年轻妇人看着他动了,又转头温柔地对着沈裂成说:“裂成啊,等会儿你的娘亲会来接你,别到处乱跑哦。”
  “恩。”沈裂成乖巧地点了点头。
  年轻妇人怜惜地看了看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穿好衣服记得出来吃饭。”便转身走了。
  原来叫裂成啊,还以为是我弟弟呢。王绡言暗想,长得真好,想必母亲应该是个大美人吧。
  “绡言哥,你好了吗?”
  “好了好了,我们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  
 
  ☆、沈裂成
 
  吃过早饭,年轻妇人打发他们去小溪边摸石子,还警告了一番王绡言,不准带着沈裂成到处乱跑,找不到人,你年龄比他大,好好照看着他。
  王绡言都一一答应了,看着年轻妇人终于放过他,舒了一口气,拉着在门口等待的沈裂成向一眼就能看见的小溪跑去。
  来到小溪边。
  “绡言哥,你说我娘亲为什么每年的同一个时间都丢下我一个人出去?”沈裂成没看王绡言,只是盯着流淌的溪水,轻轻发问。
  王绡言愣了愣,这就是他并不是我弟弟,然后与我睡一起的原因吗?
  “不知道。”
  沈裂成笑了笑:“绡言哥这次的回答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呢?”带着点戳破他之前的谎言的味道。
  王绡言怎么可能知道他这具身体以前是怎么回答的,只能在那干笑。
  沈裂成也没继续追问,只是埋头真的摸起了石子玩。
  王绡言皱了皱眉,看着沈裂成单薄的背影,细碎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半张脸,看不清神情,让王绡言的心紧了紧,一个小孩子不应该这么没有朝气。
  王绡言卷起裤脚,走入小溪中,捧起一汪水向沈裂成洒去。
  突如其来的微凉使沈裂成一时没反应过来,当第二次被水泼到,才反应过来,听到王绡言的轻笑声,心里陡然涌起一股愤怒,也学着他捧起水向他洒去,就这样在小溪中嬉闹,双方的衣衫都打湿了,王绡言泼了几次便没在泼了,只是躲着沈裂成的攻击。
  沈裂成看出王绡言一直躲着并没反击,疑惑道:“绡言哥,你怎么不泼了?”
  “因为你泼不赢我啊。”王绡言用着欠揍的语气回答。
  “哼,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行?”沈裂成鼓起了一张小脸,煞是可爱。
  王绡言轻轻一笑,走上前拉过他的手:“你行你行,好了吧?我们现在衣服都打湿了,再穿着可能会生病,回去换一身衣服好吗?”其实也没怎么征求沈裂成的意见,还是拽着他回去了。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后,沈裂成的母亲也恰好来了,倒是让王绡言有些意外,沈裂成的母亲的面貌只是清秀罢了,难道遗传的是父亲?
  告别以后,被沈裂成要求着下午去小溪,看谁输谁赢。
  王绡言忍俊不禁,真是一个小孩子。
  下午当然不可能去小溪边又把衣服打湿,但不去,沈裂成也会生气的,恩,得想个吸引他注意力的玩意。
  王绡言在家中转了转没什么有趣的东西,看来得自己动手做了,做什么呢?
  在王绡言思考中时,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响起,王绡言停止了思绪,赶紧开了门,一位中年人站在门口,微笑的看着他,询问:“绡言,你娘呢?”
  “陈伯,有事吗?我丈夫还在务农,还没回来。”年轻妇人也是听着敲门声跑过来。
  “没事没事,只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明天村里会来一位仙师,这位仙师还会在我们村里选人跟着他修行。你想想,如果你的孩子跟着仙师了,那么你的孩子也能成为仙师了。唉,不能在跟你聊了,记得明天辰时到村长那。”中年人说完便急冲冲地走了。
  王绡言还在为刚才的仙师二字疑惑,年轻妇人却是叮嘱了一番王绡言,便跑出去了。
  没办法,也没人能为他解惑了,还是先想想怎么弄个吸引沈裂成注意的玩意吧,决定了做弹弓。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修真·世界?
 
  要到中午时,王绡言的母亲和父亲都回来了,年轻妇人去做饭去了,男人拉着王绡言,拍了拍他的肩,缓缓道:“孩子,你知道什么是仙师吗?”
  王绡言摇头,心里暗自嘀咕古代人就是迷信,王绡言却是把仙师想成了现代招摇撞骗的道士什么的。
  “我从来没见过什么仙师,也是从你爷爷那得知的,这村子原本叫做木村,听老爷子说村子里以前出来个仙子名秋月白,木村便改为月白村了。仙师能呼风唤雨、飞天入地、移山填海,是我们凡人必须仰望的存在。”
  王绡言一脸震惊,又有些怀疑,这、这难道还是一个修真·世界?而且这段话怎么这么熟悉,像在哪儿看过。
  “孩子,也不知你有没有那个福分,能得仙师的亲睐。”男人叹气道。
  男人看到王绡言不可置信的模样,弯了弯嘴角,想来自己那时听到时也差不多就这副样子吧,“傻了?我也不知是真是假,明日便知了,如果你问我关于仙师的事,我却是不能回答了。”男人摸了摸王绡言的头,又继续道,“别木着了,快去帮你娘做饭。”
  “哦。”王绡言若有所思顺口道。
  下午,王绡言如约到底地点,沈裂成早已等候在那儿。
  “哼。”沈裂成看着王绡言笑得灿烂的面容,顿时不爽起来,以为这是他的挑衅。
  “裂成啊,你来得挺早嘛,这次我们就不玩水了吧,多无聊,还容易生病,这是我上午弄出来的玩意,很有意思的。”把手中做的简陋弹弓在沈裂成面前晃了晃。
  沈裂成皱着眉头观察着这没见过的东西,好奇心不禁被吊了起来,伸手抢过,拿到身前研究着,也不提之前的比赛了。
  王绡言眼里盈满着笑意,让他研究了会儿,才慢慢告诉他怎么玩。
  第二天按时到达村长家,却是已经挤满了人,都带着孩子在门口等待。
  村长看着人来得差不多了,便开口道:“大家请排好队,挨着进去,让仙师测试,大人就不要跟着呢。”
  村长还是很有威信的,众人都按照他的话做好后,村长便带着孩子们进去了。
  王绡言和沈裂成一前一后排着。
  “绡言哥,你说我选得上吗?”沈裂成却是带着期盼的眼神看着王绡言。
  “额,那个,我也不知道。”王绡言摸了摸鼻子,略撇过头不看他照进人心的璀璨眼眸。
  “一定会选上的。”沈裂成勾着嘴角,轻轻说到。
  “这么肯定?”虽然小声还是被王绡言扑捉到,疑问还带着点开玩笑的意味。
  “我有些紧张,这样给我打气,我会稍微不紧张些,这还是你教我的呢。”
  “这样啊,呵呵。”王绡言尴尬地笑笑。
  进入了村长家,也看到了所谓的仙师了,是位面容慈祥的老人,身着深青色道袍,周身倒是有那么些仙风道骨的样子。
  看着老人只是把手放在小孩子的肩上,淡淡吐出是留还是走的话语,王绡言越发肯定了这绝对不是普通的世界,很可能是修真·世界。
  “过来。”向没动的王绡言和蔼地说。
  王绡言依言,也没感到什么特别的,倒是从肩上传来的气息,让他感到舒适。
  “恩。”神情一直淡定的老人,眼神惊奇地看着王绡言,然后又重新测试了一遍,面容一下展开了惊喜的笑容,声音也有些起伏,连说三个好:“好,好,好,变异风系天灵根!没想到在这能找到这么好的苗子。”
  其他小孩一副惊奇的样子,显然很好奇什么是天灵根。
  王绡言也挺高兴的,至于老人说的天灵根也不知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