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二重影(系统) 作者:顾楠望(下)

字体:[ ]

 
 
 
  ☆、第64章 不食人间烟火
 
秦封将两只山鸡剥的精光,正俯身准备破鸡腹,处理内脏的时候察觉到了动静。当下立刻站起身来,一脚将两只□裸的山鸡踢进溪水里。
    锐利的凤眼立刻锁定了旁边足够隐蔽的树,压低自己的气息,不动声色的跃上了树上,让树干挡住了自己的身子。
    搜查的人寻过来的时候,就只觉得山谷间一阵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溪水哗哗流淌,远处则是嶙峋的山石,阻了他们的去路。
    领头人手一招:“给我搜!”
    数十个追兵立刻有序的散开,在拨草寻人。
    秦封身子往后靠了靠,眼睛却看着自己刚才洗山鸡的地方瞄。
    看见有两个人往自己刚才站的地方搜过去了心里有些打鼓,那两只鸡那么肥,不知道被水冲走了没有。
    但天总不遂人意,一个眼尖的搜兵瞄见了浮出水面的半截鸡屁股,立刻激动不已的扯开了嗓子:“报!报报!!!!!!头儿!这里有半截鸡屁股!!!”
    秦封差点没被这声鸡屁股雷得从树上摔下去,还好反应迅速没真的这样落入敌网,但也让周围的树沙沙作响。
    幸好被雷到的不只是秦封一人,其他人也被吸引的注意力,这才没有人察觉到他的动静。
    那眼尖瞟见鸡屁股的搜兵手脚麻利的下溪水,手捞啊捞,捞出了两只被拔的光溜□山鸡,然后屁颠屁颠的走到领头前面,掐媚的将两只山鸡恭恭敬敬的捧了上去:“大人,你瞧……”
    那领头人认主嘴角抽搐的冲动,结果两只光溜□的山鸡细细打量:“这应该是他们急着走留下的,说明他们没有走远。你做的好,有赏!!其他人给我学着点,给我仔细的搜!!”
    然后眼睛往秦封藏身的那棵树看去,然后大指一挥,“别指往地上看,那颗树也去瞧瞧!”
    那句有赏刺激了全部的搜查兵,全部纷纷都往秦封藏身的那棵树涌去。
    秦封背后肌肉紧绷了些,手慢慢的摸到了腰间的佩剑,他不害怕,只是在想着若是下手的话,全部解决的几率是多大。
    他闭上眼睛,听着他们靠近的声音,剑慢慢的出鞘。
    忽然,手上一软,冰凉的温度覆盖住了他要拔剑的手,然后身子一轻,倒在了一个温软的怀中。
    秦封大惊,猛的睁开眼,就看见自己落在了粗布青衣,面容普通的男子怀里,心脏莫名的漏了一拍。
    舒弄影单手搂着秦封,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然后浅色的眸子静静的打量着往树下涌来的人,然后有淡淡的光华化作光丝像是漩涡一样在瞳孔中打转儿,另外一只手则是像是在织网一样的律动。
    秦封忽感眩晕,立刻别过了眼睛看向树下。
    向树下涌来的人都若不可见的顿了一下,之后竟直接无视了他和月影的在树下搜来搜去,恍若无人。
    过了许久,那些搜兵始终没搜到结果,就集中了起来:“报!此地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看来跑的速度还挺快的。”那领头的皱了皱眉,然后大手一挥,“走,再去前面搜搜!!”
    搜兵有序的离开,等此地无一人后,舒弄影才松开了秦封,瞳孔也恢复了正常。
    顺便感叹一下,月华重影,真是是个作弊大利器,前可攻后可守,妙用无穷啊!
    此时秦封表情有些不自然,他还和对方闹着别扭,突然,突然的就被对方给搂住了。虽说不会不喜,但也莫名的紧张了几分,此时不知该用什么表情对待月影的好。
    舒弄影却以为对方是紧张所至,出声安慰道:“已经无事了,我们现在抓紧时间赶路即可。”
    秦封磨磨唧唧的嗯了一声,随后发现孔染并不在此,就要开口问那只花孔雀去哪了。
    就要开口呢,前方的灌木堆里,孔染自己就蹿了出来,虽然动作有些颤抖,但明显使上了轻功。孔染漂亮的眼睛瞄到树上还有准备大谈一番的两人,立刻气急败坏的低声吼道:“你们还在墨迹什么?!他们人还没走,赶紧走啊!!”
    追来的人确实多,舒弄影也就没有和秦封说自己为孔染断了玄金锁链一事,三人就利索使用轻功的跑了。
    或许因为徐程并没有想到世界上有两枚手指夹断玄金锁链的人,所以搜索的范围较小。到了傍晚的时刻,三人已经在距离搜索范围很远的郊外,当然也累的够呛。
    舒弄影还好,只是流了几分薄汗。
    秦封则是脸色难得白了一回,但依旧强撑着,装出无恙的样子。
    只有孔染,经脉又一两年没使用内力了,突然这样过度的透支体力,此刻已经快成了一滩烂泥,偏偏又嫌地板上脏,好死不死的挂在目前最不狼狈的舒弄影身上大声喘气的:“那,那些鱼唇的,的蝼蚁!!等,等本城主伤好了以后!!绝绝对要,要他们,好看!!”
    秦封感觉呼吸平稳点后,就看似无意的经过了孔染,看准了孔染那双沾满泥沙的云靴,脚轻轻一勾。
    啪!
    一直嫌弃地板脏的孔染终究和逃离不过和地板接触的命运,直接脸朝下的磕在地上,一下子仿佛什么累什么难受都滚到九霄云外了!孔染立刻蹦了起来,看着自己身上的尘土,一副吃了屎的表情:“啊啊!!我要换衣服!!我要洗澡!!”
    秦封暗中冷哼,看你还敢挂在月影身上!
    舒弄影默默的扶额,然后下决定先休整一番。
    再次寻了个僻静的地方扎堆,这次距离搜兵也远,他们倒是能大咧咧的生火了。
    舒弄影又很快的拎了两只野兔回来,回来的时候,秦封和之前一样,在默默的生火,只是在他拎着兔子回来后莫名的盯了他一下。
    孔染此时休息了一下,已经恢复了元气,也不同秦封什么事都往心里藏,直接嫌弃的说道:“我当你是多靠谱,之前竟然做出在谷里生火的蠢事!”
    舒弄影顿了一下,然后有些窘迫的干笑了几声,他还当真没有想到那里去,回想起来也确实是干了件蠢事。若是让教中的御飞宇和容庚知道了,八成是会笑的肚子痛。
    秦封这时将手里要丢到火堆里的木柴对准孔染就是一丢。
    孔染虽然多年没使用武功了,动作都极为生疏,但也躲的过这明目张胆朝自己丢过来的东西,伸手一抓,抓出了胳膊粗长的柴火:“你小子!干嘛呢?!!”
    秦封冷笑:“有种就把月桂糊吐出来!”
    孔染一愣,然后将手里的木柴丢到底边,冷哼到:“我才不和你这样的小鬼计较。”
    心里却是计较,这叫秦封的未免护短护的过头了吧,这个长得那么难看的青衣男子倒地给他下了什么*药啊?!
    舒弄影知道秦封这是护着自己呢,心里是又尴尬有欣慰。
    观今天自己确实是做可笑,让三人差点暴露在了徐程的眼底下。虽然他能解决得了,但总难免更改了剧情,让秦封和徐程莫名的结下了更深的仇怨。
    ……
    休顿一晚后,三人又将精神饱满的上路了,但目的地俨然已经改变,将向北边的天山出发。
    天山,是孔染要求秦封和舒弄影要护送的地点,也是天机子所居住的地方。
    秦封虽然急着回古家,但也知道有天机子的徒弟引荐天机子为他铸剑是可遇不可求之事,也就默认了这个旅程。
    舒弄影则是在心里和狐狸感慨了一下,果然高人都爱神隐在茫茫的大雪山。
    但是因为孔染昨日经脉受损,俨然不能再使用轻功了,而且此番去天山,路途遥远,使用轻功过去也不是什么明智的想法。
    所以三人一致决定买马。
    只是……
    当路过最近的一个驿站,自称相马能力极好的孔染兴冲冲的挑好三匹马准备付钱的时候……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孔染一副抓狂的样子指着舒弄影。
    已经骑上马的秦封跃下马,不动声色的挡在了舒弄影面前,挡住了孔染的狂风暴雨。
    但随即又转了身,面对舒弄影,凤眼有些窘然:“真的没了?我身上的五十两呢?”
    舒弄影在各种鄙夷的目光下干咳几声:“咳!那个呀,我好像拿给小二当赏钱了……”
    请原谅身为神月教教主的他,走哪都有属下付钱,所以走哪到哪都习惯了大手大脚。
    在繁花城的客栈住下给秦封请大夫治眼睛的时候,餐餐不是鹿肉就是熊掌的,身上的几千两银子早没了,更别说秦封从古家出来的时候带来的五十两银子……
    若是和平时一样,倒是有神月教的属下会代付钱。可偏偏舒弄影因为内力突然回来了,心情极好,大手一挥让那些属下不准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内……
    秦封嘴角抽抽,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把那种幻灭的感觉拍飞!
    呵呵呵呵……
    月影果然是仙人,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呵呵呵呵……
    秦封如此的安慰着自己。
     
 
  ☆、第65章 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
 
三人毫不意外的被赶出了驿站,灰溜溜的蹲在了距离驿站不远处的大树底下乘凉。
    此地距离繁花城并不远,所以也算的上几分热闹,驿站里路人商人都还算多,来来往往的打量这三人,有鄙夷的有同情的。
    孔染气的两脸通红,别过身去对着大树,似乎丢不起这个人。
    秦封面无表情的盘腿练功。
    舒弄影则是伴倚在树下的大石头上,看上去极为无聊的用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那块顽石。
    其实三个人都竖着耳朵在用内力听着不远处驿站内来来往往商人的窃窃私语,从各种对话中搜集着他们需要的信息。
    “听说‘骨玉’在繁花城出现了!江湖上好几拨的势力都在往这里赶来,就此机会我们应该能好好的赚一把!”
    舒弄影眉毛微挑,依旧那个节奏的敲打顽石。
    “没错,我刚从城中出来,也发现了一些倪端。城中派出了不少的人往四周搜查,似乎在找什么人,听说还请了画师画画像准备千金活捉通缉,但是又不公开是何原因。我猜测,此事跟骨玉有关!”
    “没错,我还有更精确的小道消息,那人是城主养的禁脔,偷了骨玉跑!”
    孔染突然猛踢了大树一脚,树叶呼啦啦的落了一地,秦封和舒弄影都没能幸免的顶了一堆落叶。
    秦封不知道孔染和徐程之间的弯弯道道,但也能察觉得出这两人之间不寻常的关系,就没有怒,继续顶着那堆叶子盘腿运功。
    舒弄影却是知道一些内幕,也晓得孔染这是在发哪门子火,也就没计较,很是自然优雅的将叶子清理了一番。
    孔染看两人淡定的模样更是来气,气冲冲的就骂道:“徐程那贼已经派人画画像了,你们还不急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