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影帝的复仇[重生] 作者:野猴儿(上)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篇失败的作品。作者想的太多,可是做到的太少,最终不伦不类。所以,慎读。
 
齐辰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去了生意人韩文曦的生日聚会。他不幸被人下药,跟不知名先生一夜风流,然后肚子里揣了个包子。他的事业、他的人生都被这个包子给破坏了,还让他一直处心积虑想谋夺家产的后妈抓住了把柄,害他致死。
上天庇佑,齐辰再睁眼,一切回到了几个月之前。他仍旧是那个不上不下的小明星,肚子也是一片平坦,可为什么重活一次的时间却是在一夜风流之后?!
 
本文狗血不止,金手指有,题材涉及重生、金手指、复仇、生包子、还有娱乐圈,斗各种极品,战各种绿茶婊、白莲花,基情与复仇齐飞,1V1,攻受已定,忠犬攻心里有阴影受,有大肚情节,请谨慎阅读。
 
内容标签: 重生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辰;韩文曦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浴室里传来了水声。滴答滴答,像是水龙头没有关紧。阿福在浴室门口站了许久,竖着耳朵听着门内的动静,除了水声还有低声地啜泣。他眉头微皱,忍不住敲了敲门:“少爷,你还好吗?”
  他话音刚落,门内就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有人把水龙头拧了开来。大约过了十秒,浴室的门被人打开,门后站着一个身形微胖的男人,他的脸上还残留着水迹,上身的衣服显得有些短小,而同样窄小的裤子把他微凸的肚子勒出了红色的痕迹。
  “福叔,我能挺住。”男人低声答道。说完,他停顿了片刻,眼睛看着地面,嘴角露出了一个别扭的微笑,“不过是多了一块肉。”他说话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眉头蹙起,让他的笑脸看起来像是在哭。
  阿福沉默了片刻,沉声道:“有一名医生打来电话,说他可以为你提供治疗,但他现在人在国外,三天后才能回来。他叫我务必叮嘱你要放松心情,不要过度地运动。”
  男人“嗯”了一声,低着头向卧室走去。他走路的样子外八字得厉害,缓慢挪步的背影看起来有些笨拙,他走路的时候双手扶着自己凸出的肚子,身体微微往后仰,像是在搬着重物。不过十来米的距离,他心不在焉地走了十多秒才进入卧房内。等他回身将门关上,脸上的笑容通通消失不见,他表情阴翳地闭上了眼,五指用力,狠狠地按着自己的肚皮。
  他讨厌他肚子里的东西。这一个不应该出现在世界上的“怪物”。
  他太过用力地按压,让他的肚子开始疼痛,一抽一抽的,就像是内部出现了痉挛,或许是那个“怪物”在反抗。疼痛随着按压时间地增长,越来越严重,到了最后,男人不得不倚着墙缓缓地坐在了地上。他的手指仍没有放松,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痛苦,他内心的愤怒开始减少,另一种恐惧逐渐攀升。万一怪物死在了他的肚子里,怎么办?他会不会像女人一样大出血,或者动手术切除那多余的某种器官,或者……他会不会死?
  这时,打开的电脑发出了一声声响,微博特有的提示音。男人被这声音惊醒,像是触电一般地抬起手,喘着粗气瞪圆眼睛,低头看着自己仍旧圆滚滚的肚子。疼痛随着压感的消失而逐渐减轻,男人的额头上全是忍痛造成的汗水,让他狼狈不已。他闭上眼睛,将头靠在墙壁上,回想这五天的遭遇。
  那简直就是灾难!
  五日前,男人的身上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让他上了头条。
  男人名叫齐辰,一个有演技没名气的演员。他这段时间在一个古装玄幻剧的剧组里面拍戏,他饰演男四号,一个魔道中人,拍摄时需要吊威亚。那日他整装完毕,摄影灯光就位,导演一声令下,他便举起手中的剑,让自己化身为阴冷嗜血的魔人。紧接着他腰上一紧,整个身体被提到了半空。顿时,他肚子上的肉被勒得紧紧的,一股难以言喻的疼痛让他叫出了声。
  这突发情况让他万分抱歉,被放下来后也一直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连连道歉,只是他肚子上的疼痛并未因落地而消失,他甚至感觉下面某处湿乎乎的。他疑惑地掀开了道具服,低头一看,那猩红的一幕顿时让他狠狠地抽了一口气。他的下面竟然在流血,血量不多,却把裆部染红了一小块。这症状让助理邹爱脸色惨白,当即和一名剧组的工作人员送他去了医院。
  就是这次看病,让他名扬国内外。因为诊断表明,他正处于一个男人不应该会有的状态——他怀孕了。胎儿三个多月大,发育一切良好,今次他把肚子勒得太厉害,才引起了少量的出血。
  当这个诊断结果出来的时候,齐辰险些以为是自己眼花。他拿着诊断结果反复地看了十多次,都有种如坠梦中的感觉。他看着给他做检查的一众医生,笑道:“不可能吧?是不是什么地方弄错了?”
  跟他一样,医生们也觉得惊奇无比,可仪器上就是这么显示的,仪器一切正常,那不正常的就只有齐辰。
  “我怎么可能会怀孕?我是男人啊。”齐辰坐在椅子上,表情难以置信地解释道,“我真的是男人啊!我不是女人,我不可能怀孕。”
  齐辰脸上震惊的面容,和医生们像是看稀奇物一样的眼神,让帮着照顾齐辰的剧组工作人员都觉得荒唐。他当即给自己做记者的表哥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报导这件事,谴责这些无良医者。他觉得面前的这些医生都是庸医,男人怎么可能怀孕?这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很快,记者就来了,可齐辰不想让这件事被报导。他在心慌,只因怀孕的时间跟一件事发生的时间太接近了。
  在三个多月前,他不小心被人□□了。
  那日是商界巨头韩家的独生子,韩文曦的生日宴会,会场上大拿、大腕、大富豪比比皆是,正是他这样的娱乐圈小咖发展人际关系的好时机。只是齐辰刚饮下了半杯冰酒,就头晕目眩站不稳,再之后的记忆就是从第二日早晨开始的。他浑身不着片缕地躺在酒店客房的床上,后面火辣辣地疼。酒店也是私人性质的会所,当日所有消费都是记在宴会主人名下的,齐辰自然查不到是谁上了他,也只能当做被狗咬了一口。
  而三个多月后的今天,他被诊断为怀孕。他觉得荒唐,又觉得事情太过巧合,他不敢确定。可他阻止了记者发新闻,却阻止不了八卦的传播。
  很快,齐辰被诊断为怀孕的信息就从剧组工作人员这里传了出去,甚至有人发到了微博上,转发数不断攀高,其中不乏一些正当红的明星。看客们纷纷指责医生无德,医术不精,引得一些明星的粉丝聚集到医院门前参观、拍照,还有人挂起了横幅,声称要消灭庸医。
  此时,事态的发展已经超过了齐辰及其经纪公司所能控制的范围,也迫使医院提出了仲裁申请书,让齐辰接受专家的会诊。后者无意如此,却被不得不做第二次检测。
  检测当日,结果便下来了。当怀孕两个字再一次摆在齐辰的面前时,他只有一个想法——真希望这一切都是个梦!
  但这不是。
  微博、贴吧、天涯上一众指责医生的网友被啪啪啪地打脸,事实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齐辰,这个出道已有八年,性别一直为男的演员,竟然怀孕了!一夜之间,他的微博涨粉千万,有关他怀孕的话题更是接二连三地上了话题搜索排行榜第一位。各路记者、粉丝和围观的群众将医院堵得水泄不通,只为一见话题当事人,而事主齐辰早已潜回了远在另一个城市的家中。
  他在C城买的小户型套房,60多平米,是他当年在此拜师学艺时住的房子,也是他在确定自己性向后,和暗恋对象一起同住的蜗居。家具装修都是几年前的样式,皮沙发的某些地方甚至掉了漆。他卧房的床也有些陈旧,翻身时总是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这里没有一处比得上他在K城的房子,却无疑是让他心安的场所。
  齐辰在地上静坐了片刻后,又听见了微博的提示音。他缓缓地睁开眼,看着不远处亮着的电脑屏幕。他去卫生间之前屏幕停留在微博的页面,话题的第一位已经不是关于他怀孕的信息,而是“孩子的另一名父亲是谁”。
  他的好友们都在名单之内,三个月前一起演戏的男演员、导演和剧组工作人员也被拉下了水,甚至连从小便照顾他饮食起居的福叔也成了被怀疑对象。至于齐辰本人,事件前几天有大批网友爆料,说他是圈子里的公交车,谁都可以上。只是这几天,那些网友全都没了声息,更多他做慈善、做公益的图片、事迹被贴了出来,让绝大多数网友称赞他为演艺界的良心。
  齐辰想到这一些又紧紧地闭上了眼,不甘心的同时,心头又浮上一丝疑虑。
  他知道是谁这么有心,雇佣网络水军来抹黑他,却不知道是谁这么好心,帮他把这事压了下去,挣回了他的名声。
  微博的提示音再次响起。齐辰愣了片刻后站起身,走到了电脑前坐下。屏幕右上角的消息提醒他未读私信已经超过了一千封。他面色平静地将其点开,视线从每一段文字上扫过,找到了隐没在其中的贾麟。
  贾麟V: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贾麟V:你的手机关机了,看到留言就回复我,好吗?
  贾麟V:……请回复我,我和你一起承担。
  齐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过的笑容,只因这个人的关心。只是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是个男人,就算被人上了也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可这件事发生了。
  他的双手移动到键盘上,回信框中光标闪烁。齐辰愣了许久,还是将网页关闭。贾麟是他的好友,也是他暗恋许久的直男,更是“孩子他爸”的头号嫌疑对象,齐辰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他成为负面话题的当事人。
  他索性关了电脑,往床上一躺,让寂静的卧房中响起吱嘎的一声。
  他的眼睛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也什么都想不了。这件事出了之后,他在演艺圈的戏路算是垮了。固然他可以闻名天下,却再也演不了好角色。直的可以演好弯的,弯的却不一定能演好直的,再加上gay的市场并不好,不是大牌谁敢出柜就是作死。
  齐辰只是个小演员,他这次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想到这里,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为自己脱轨的前途,还有梦想。
  “少爷,该吃夜宵了。”阿福敲了三下他的房门后,出声喊道。
  齐辰坐起身,缓步走出了门。他到餐桌边坐下,看到了一碗银耳红枣汤。
  “福叔,你不吃吗?”
  “你吃。”阿福笑道,“你得多补补身体。”
  听到这话,齐辰顿时没了食欲。他拿着手中的调羹,也不见其动作。
  “少爷,”阿福忽然出声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下面还有一堆事等着你去应对,你要努力养好身体才行。”
  齐辰感激地笑了笑,低头吃了起来。他一边吃一边向阿福询问一些事情。这几日他手机关机,他的经纪人只能找阿福联系。
  “金姐有说什么吗?”金姐便是齐辰的经纪人。
  “她让我转告你,要注意身体。”
  “还有呢?”
  “有不少广告商想找你代言,还有一些剧本等着你去挑选,但她让我告诉你不必着急工作,先养好身体才是正经事。”
  齐辰“嗯”了一声,笑道:“这可不像她会做的事。我还以为她要抓住我赚钱的时机,从我身上狠狠地捞一笔了。”
  阿福笑了笑,让他受了伤的面目看起来和蔼、慈祥,“她见你落难,也不愿意为难你。”
  齐辰笑着应道:“那就好。我暂时也不想出去。”那些长短镜头和数不清的话筒,还有圈内人的落井下石,都让他感到愤怒和恐惧。
  “那就不出去。”阿福温和地应道,“休息一段时间,对你也是好的。”
  确实。齐辰不自觉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他这样子,也接不了工作。
  第二日,齐辰让阿福给他买些影碟,让他窝在家中学习观摩。阿福答应一声出了门。齐辰百无聊赖之下又坐回了电脑前,看微博上的最新消息。因他一上线就提示音不断,他索性注册了一个小号,用来浏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