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影帝的复仇[重生] 作者:野猴儿(下)

字体:[ ]

 
  第二十七章
  
  网络,炸了!
  网友们前一秒还在给贾麟刷评论,鼓励他祝福他,后一秒就被新证据啪啪啪地打脸。让网友们大跌眼镜的同时,又有一种被人当刀使的错觉。
  天涯、微博、猫扑还有贴吧等等论坛被这件事刷屏。而这件事亦被记者们称之为年度大戏,纷纷跟进。法院庭审还未结束,门口又来了更多的人。那些原本闹事的贾麟支持者们手足无措,看看手机,又看着那些记者,都不知道下一秒该怎么办。
  更让他们害怕的是,贾麟的丑闻有了新一轮的爆发。
  有人通过新视频,扒出了那个拿着刀的女人居然是影后甑媛梦的女儿,齐诗语。这时,有自称是齐诗语闺蜜的女人,在天涯上爆料,说齐诗语早在去年一月,就跟贾麟勾搭上了。两个人郎情妾意,还见过了双方父母。齐诗语一直想结婚,但贾麟却不愿意公开这段关系。
  “闺蜜”还说:“贾麟就是个玩咖,什么都敢玩,男的女的都敢,只是他只喜欢在自己家里玩,所以一直都没有暴露出他的这种属性。”
  这位闺蜜还深谐网络上发帖的格式,带上了一张图。图中贾麟脸颊通红,双眼迷蒙,看起来醉得不轻。而他的面前,是几条被弄得排列整齐的粉末。
  整个网络,再一次沸腾了。
  Gay、小三、影后之女、械斗、嫁祸、抱大腿上位等等娱乐因素,在这两天的绯闻中都逐一上演了一遍,让围观的路人党只呼过瘾,还有人戏称——感觉像是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撕逼大战。
  与此同时,一张医院的病历照片,在网上流传。
  抬头写的就是齐辰的名字,年纪是五岁,进医院的原因是食物中毒。虽然这一张照片不能说明什么,但结合齐辰曾透露过的,有关甑媛梦对他不好的话语来看,简直是让众多网友脊背发寒。
  这时,庭审正在进行中。
  但有多家记者已经将金姐对甑媛梦的指控做成了微博新闻,通过媒体平台发了出去。
  一石激起千层浪。
  看了这么多八卦丑闻的网友们,没有想到还能见到这样的惊天秘闻。甑媛梦贵为影后,总是以谦和、温柔、慈爱的形象示人,甚至是某慈善基因的发起人之一。可她竟然早在八年前,就处心积虑地要让自己的继子永远也不能在娱乐圈里面出头。
  这让网友们直呼——天呐!贵圈真乱!
  齐辰端坐在位置上,脸上的表情带着震惊,还有愤怒。他拳头轻微捏紧的动作,咬紧牙关的表情,都被媒体们清清楚楚地拍了下来,以最快的时间上传到了网上。
  这时,坐在他旁边的韩文曦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揽住其晃了晃,像是在安慰一般。
  这一幕,也被在场的摄像机清晰的记录。
  很快,金姐就没了声响,只像是悔恨一般地流着泪,反复地说着对不起之类的话语。
  证据确凿,嫌烦招供,庭审很快就得出了结果。
  审判长当庭宣判,犯罪嫌疑人金凤,盗窃数额十三万以上,不足十五万,处以有期徒刑,十五年。
  当这个结果被宣告出来的时候,金凤像是早就知晓一般,没什么太大的表情,只是微微地松了口气。她当然偷盗了不止十五万,或许已经超过了五十万,只是她做了一个协议,她不讲谎话,她不得无期。
  金凤头,定定地看了齐辰一会儿,又飞快地瞟了一眼韩文曦。眼里的意思,双方都懂了。
  “没事了。”韩文曦在齐辰的耳边低语道,“她还是很爱惜时间。”
  齐辰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悲伤又像是解脱一般的微笑。当他转过身的时候,所有记者都冲了过来,问题更如同连珠炮一般。
  “齐辰,你在此之前知道甑媛梦又伙同金凤,让你的发展受到限制吗?”
  “齐辰,你跟甑媛梦的关系,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吗?她真的想要害死你吗?”
  “齐辰,你跟韩总裁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陪着你出现在庭审现场?”
  齐辰没有回应这些问题,他只是在韩文曦的护卫下,缓慢地向门口移动。忽然,他们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尖利的女声。那声音发问道:“齐辰,你跟韩总裁是在谈恋爱,还是跟网上说的那样,你们是在做*交易?”
  齐辰愣了一下,没有想到究竟有人敢在韩文曦面前问出如此尖刻的问题,但这样的问题根本就不需要回答。他正要继续走,就被韩文曦拉住了胳膊。
  “不要侮辱我们的关系。”韩文曦盯着那名女记者,一字一句地道,“他是我尊敬并尊重的人,我不允许你们玷污他的名誉。你找好律师吧,因为我一定会告你诽谤。”
  说完,韩文曦就拉着齐辰的胳膊,站定。他的目光一一扫过围上来的记者们,那眼神似无形的刀刃,逼视得不少人移开了视线。而他的身体四周仿佛散发着寒冷的气体,让人打从心里发寒。
  他和记者们就这样僵持了两三秒,不知是谁开的头,总之,人群开始后退,像是在害怕。韩文曦松开了抓着齐辰胳膊的手,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他让齐辰走在前面,自己则跟在齐辰的身后。
  如同摩西分海一般,人群自动分成了两半。众人注视着齐辰,看着他毫无阻隔地走出了门。而他们的眼神也依然紧盯着韩文曦,对方的步子很慢,十分沉稳,但细心看,还是能发现他的脚受过伤。
  可没人会去怀疑他。
  因为他是韩文曦,一直以高冷形象示人的富豪,今天展露了另外的一个形象。那就是无形的恐惧。
  与厅内相同的是厅外。法院的坝子上站了不少人,有不少记者想围上来采访他们,可那些健硕的保镖们不是吃素的,纷纷将那些人挤在了人墙外。
  这时,贾麟的粉丝们反而没有记者们那么激动。他们用一种惊恐的又带着慌张和不解的眼神,看着齐辰从他们面前走过。
  证据太多,事情太快,他们都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等齐辰坐回车中,忍不住看着韩文曦笑了一下:“你刚才真的好凶。我都有点被吓到了。”他一说完,韩文曦就伸过头来,吻住了他的嘴唇,堵住了他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
  前排开车的王师傅无声地笑了笑,缓缓地打开按钮,升起隔板。
  当私密的空间形成时,韩文曦反而结束了这一吻。他再一次手臂用力将齐辰抱了起来,跨坐在自己的腿上,让对方与自己面对面。
  “别这样。”齐辰其实有点排斥这个动作,这让他有种羞耻的感觉。可韩文曦不听,只用手沿着他大腿的线条,一点点地抚摸到腰际,甚至将手探了进去。
  齐辰察觉出了他的异样。
  “你不开心?”齐辰皱眉盯着韩文曦的脸看了一会儿,“你在生气?”
  “他们说我们是*交易。”韩文曦更加用力地摸着齐辰的后背,宣告一般地道,“我们不是。”
  齐辰忍不住为他的这种行为感觉窝心,又有些想笑。他伸手抱住了韩文曦的肩膀,“何必在意那些人的感觉?他们跟我们毫无关系。”
  “我不想听到那些话。”韩文曦说完,停顿了一下,“我不会再生气了。”
  齐辰伸过头去吻住了他的嘴唇,赞扬道:“乖。”
  他们在车内甜蜜,全然不知整个网络正在上演着一场血战。
  许若嫣、曹福民还有阿洋,正各自坐在电脑前,盯着网上的言论。贾麟和甑媛梦请了水军,他们当然也有请,只是现在才需要水军的上场。
  因为视频和照片,还有金姐的证词流出,网络上有关齐辰的正面言论数量正在不断攀升。在齐辰的微博下,以往那些不好的评论被掩盖,不少人前来道歉,更有很多支持者出现。
  一时间,齐辰的微博竟然涨粉两百万。
  有关齐辰的正面话题,更是被顶了起来。#齐辰,我们为你加油#这个话题的阅读量在一个半小时之内达到了三百万,话题评论量四十万。而更多的人,正在#贾麟不哭#的话题下方刷评论,怒斥贾麟心黑,竟把网友和粉丝当做枪手。
  此时,曹福民授意许若嫣可以将那些收集起来的照片上传了。
  九张图片,九段长微博,全部是记录的昨日“贾麟粉丝”做的过激行为。第一张,是贾麟粉丝殴打齐辰助理邹爱;第二张是贾麟的支持者们深夜聚集在小区门口,与保安发生争执,还出手打人;第三张是支持者们在齐辰的家门口泼粪,还恶毒诅咒;第四张,则是贾麟的粉丝在齐辰进入法院的时候,对齐辰扔垃圾;第五张,音像店中有卖齐辰第一部电影的光碟,有粉丝竟然出手将其烧毁……
  每一张,都是一幅触目惊心的画面,每一个微博,背后都遭受了苦痛的折磨。这个微博是被公共媒体发出的,自然很快就变成了置顶新闻。不少网友在看到这些画面后,表示震惊,还有愤怒。更有人戏称贾麟的粉丝团,简直是“娱乐圈第一黑帮”。
  一时间,网友们不仅改了口号,从“齐辰滚出娱乐圈”变成了“贾麟滚去娱乐圈”,甚至连贾麟的支持者们也被众人声讨,要那些支持者要么别支持贾麟,要么就滚出众人的视线。
  娱乐圈里的撕逼大战已经拉下了帷幕,网络上的却正开始。众多路人网友,也纷纷站到了齐辰的一边,为他辩护,刷积极的评论。只因那条“五岁时食物中毒”的消息,牵动了多少妇女的心。
  人们总是会同情弱势的一方,五岁的齐辰,和如日中天的影后甑媛梦,谁更让人同情,结果根本就无需争辩。
  而韩文曦在送齐辰回到公寓后,独身一人来到了某视频网站的访谈会客室。他将针对贾麟的指控,还有他和齐辰的关系作出回答与澄清。
  韩文曦的腕毕竟摆在那儿了,他刚才在法院的那一番作为,又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了各个媒体。因此,他一走进去,所有人都气势弱上了一截,生怕又惹他不开心。
  这么艰巨的任务,网站的领导也很重视,甚至找出了已经从这个节目上退休的某位老主播,前来进行访谈。当然,他们这么做也是存了一个私心,希望韩文曦骨子里还有那种叫做“尊老爱幼”的美德。
  还好,韩文曦一直都是一个有原则的好青年。
  主持人:“你好,韩文曦韩总裁,感谢你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录制这一期的剪短访谈。”主持人正要弯腰伸出手,就见着韩文曦站了起来,主动对他弯腰,并握住他的手道:“你好。”
  这一系列动作下来,根本就没有传闻中那种骇人的气质,反而像是一个懂礼貌的帅哥。
  主持人不禁笑了起来,语调缓慢地道:“韩总跟传闻中不一样。”
  韩文曦也跟着拉了拉嘴角,嗓音愉快地道:“齐辰也说过这样的话。”
  主持人眼睛一亮,没想到韩文曦竟然主动提到了齐辰,他赶紧打蛇随棍上地问:“不知道韩总是怎么认识齐辰的呢?”
  “疗养院。”韩文曦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还跛着的那条腿道,“车祸让我的父母去世了,我险些变成了残疾人。我是病人,他是护工。”
  主持人明白地点点头: “那他是照顾你的人?”
  韩文曦摇了摇头:“不。他照顾别人,照顾得很好,我也想被他照顾,可正在提出来的时候,他走了。”他停顿了一下,笑着解释道,“他是去拍戏。拍戏回来后来疗养院看他照顾过的病人,帮了我一个小忙,还送了我一个礼物。”
  “哦?是什么样的礼物呢?”主持人问完,就看到韩文曦从西服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支笔和一张明信片,一并伸手递给了他。
  那支笔只是一只普遍的中性笔,因为时光的磨损,看起来已经有些旧了。明信片更是如此,在边角的地方都有些泛黄。主持人翻到背面,看到了一排小字。他将其念了出来:“生活既然不会因为苦难而止步,何不笑着继续前行。这句话给你的感触一定很深。”
  韩文曦的反应与主持人的猜测大相径庭。他在摇头,甚至如实地答道:“不。真正给我感触很深的,是他演的那部电影。他演了一个残疾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