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炮灰逆袭路 作者:五军(上)

字体:[ ]

 
文案
小人物季飞本来觉得自己很幸福。父慈母孝,兄友弟恭,奶奶善良,保姆尽职,还有一个爱他的男友。
谁知道一朝剧变,母亲含冤而死,他才发现一切不过是骗局。
重生一回,母亲健在,季飞发誓无论如何自己都要保护好母亲,娘俩好好的活下去。
不过让他纠结的是……男神,你站错CP了喂!
1V1,攻宠受,虐渣打小三的狗血苏爽文。
 
雷点注意:
a、狗血出没的小苏文,智商君去搅基了,嫑问。
b、主角虐的渣中有直系亲属和长辈,不存在对方幡然悔悟,双方握手言和的可能。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飞,裴征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意外重生
 
太阳穴两边刺痛着,季飞觉得自己的身子像是被千斤重物压住了一般,浑身都没有力气。他迷迷糊糊的感到了光亮,想要拼尽全力的大喊,却发现自己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他又努力的抬了抬手指,不行,一点都动不了。
    季飞心里忽然着急起来,他要醒过来,他要醒过来!他……忽然,季飞想到了什么,猛然停止了挣扎。
    a市的中心广场……正播放世纪丑闻的电子屏……喧嚣的人群……蹒跚学步的小孩……一辆毫无征兆横撞过来的车!
    对了,他当时冲上去,把那小孩推了出去,然后……自己被撞飞了。意识一点一点的消散之后,他从自己的身上飘了出来。之后,他就看到被自己推开的小孩,竟然蹒跚地朝着自己的身体走去,随后放了一块小石头在他已经被撞变形的胸口处。
    ……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一声模模糊糊的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正在努力回忆的季飞身子一僵,随后,就听一个稳重的声音说道:“没什么关系,就是摔了一下,轻微脑震荡而已。”
    一只带着消毒味道的手轻轻扳住他的头翻了翻,随后就听那个稳重的声音再次响起,“伤口愈合后可能会留疤,现在的孩子,这么大了怎么还不叫人省心!”
    “对啊,彤姐。外面那么乱,你怎么能放心让小飞一个人去上学呢!小飞的性子最受不得委屈,偏偏又是个孝顺的,什么都不叫你知道……”另一个轻柔的声音响了起来。
    季飞原本的惊诧和错愕,在听到这个声音后,悉数变成了蚀骨的愤怒!一种滔天的仇恨从他胸腔之中爆裂开来,随后沿着四肢四散。身体原本僵住的血液瞬间回流,随着四肢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季飞只觉得身子一阵疼痛,不过一瞬,身体的知觉便全数反映了过来,使他重新掌握了这具身体。
    屋里的人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季飞猛的睁眼,一道耀眼的阳光刺得他的眼前一白,随后眼前骤然变成了一片黑色。季飞强忍住不适,也不闭眼,只是微微眯起了眼睛适应,过了好一会儿,眼前的事物才看到清晰起来。
    身上的重压和不适如潮水般退去。眼前的世界鲜活起来。季飞看着床前一个高挑的妇人,忽然嘴角一挑,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
    安淑云!这个贱人!
    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他“死”前,a市中心广场大屏幕上的内容:
    【今日,…在《纵情声色》的首映礼上,意外流露出了丰华集团总裁和当红偶像歌手安念的床照……】
    【此前有传言,歌手安念本是辰华公司季天远的私生子,其母安淑云原是季家女佣……】
    ……
    安淑云是季老太太的侄女,生的婀娜妩媚,在乡下的时候就把季天远勾的五迷三道的。可惜那时候她正和造纸厂的老厂长厮混,根本看不上穷的叮当响的季天远。
    后来季天远到a市打工,无意中结识了季飞的母亲魏彤。俩人最终结婚,季老太太百般挑剔魏彤,在魏彤怀孕的时候,做主把安淑云招进了家里当保姆。说是保姆,安淑云除了做做饭,平时大半的日子都在打扮。她当时被厂长老婆拿着菜刀天天砍上门,在村里呆不下去了,这才投奔到季家来。
    季天远和安淑云的苟合毫无悬念,刚过多久,安淑云也怀上了孩子。她怕魏彤发现,便找了个借口,悄悄回乡下养胎去了。自此,季天远的钱也开始不停的往乡下塞起来。
    季飞三岁的时候,安淑云又带着孩子找上了门来说要当保姆。全家只有魏彤反对。安淑云看准魏彤心软,又同是生为人母,便哭哭啼啼的卖可怜,说自己孤儿寡母的在村里活不下去了,若魏彤不同意,她就带着孩子死在这。
    这个名义上的保姆,先把安念安□□了季家的户口上,又在季飞上大学的时候,和季天远合谋转移了魏彤的财产。被魏彤发现之后,更是联合季老太太,冲着魏彤泼脏水,直到把老实巴交的魏彤逼得喝药自杀。
    ……
    季飞冷冷的在心里过着一幕幕的往事,恨恨的咬紧了牙关。他上一辈子只当家里和睦,父慈母爱。谁知道私底下,竟然掩盖着这么多肮脏的东西。
    季飞直勾勾的眼神,把正在说话的安淑云吓了一跳。随后就见她脸色微变,有些惊慌的往另一个身着紫色短衫的人身后躲去。
    紫色短衫的妇人一回头,冷不丁对上了季飞的眼睛,随后惊喜的走到了床前,“小飞,你醒了?”正是季飞的母亲魏彤。
    “妈……”季飞半天,才低吼出了嘶哑的一声。还没说什么,眼眶先红了。
    魏彤看着季飞的样子,以为儿子受了委屈,忙不跌的小声哄着,“没事,小飞。没事了……那些人都被抓起来了。以后妈就在你身边,哪也不去,啊!”
    季飞下意识的就要点头,猛然间却是想到了什么,点头的动作一僵,变成了低垂着眼眸,“没关系,妈,我想静一会儿。”
    魏彤怜爱的摸了摸季飞的头,又心疼的看了看季飞额头上的包着的纱布,微笑着点了点头。
    等病房里的人都出去之后,季飞才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又活过来了,而且是活在上大学的这一年。他原本死了,被车撞死了。
    他死前终于把季天远抛弃发妻和保姆鬼混在一起,又谋夺妻儿财产,供着小三的孩子安念出名的事情曝光出去。原本被丰华集团包下,准备为安念做首映礼宣传的全市的九十九块电子屏,变成了这一切的宣传者和见证者。
    可惜那时候他的母亲魏彤已经含恨而亡,至死未能瞑目。
    母亲被冤屈羞愤致死,父亲连同奶奶以及那个保姆,成了元凶。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保姆的儿子,抢走了自己的爱人,又将自己的性向公诸于众,使得父亲最后将他扫地出门。
    季飞的生活一夜之间天翻地覆,他之后从棚户区里做乞丐当小偷开始,靠着心里滔天的怨恨,终于慢慢开始了复仇计划。谁能想到,从小学开始娇生惯养不知人间疾苦的季飞,会暗中隐忍五年,一直到丰华集团专门为安念量身打造的电影《纵情声色》的首映礼上,才把手里的全部筹码悉数抛出,利用丰华集团包下的电子屏,好好把一场两辈丑闻公诸于世。
    只可惜……他没能看到结局。
    季飞当时就在a市中心广场的大屏幕下,他原本计划着第二天就向媒体爆料季天远谋夺妻儿财产的事情,谁知道回头的一瞬间,他看见了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孩子,晃晃悠悠的在人行道上。
    小孩的不远处,一个年轻的母亲正拿着手机给孩子录像,小孩时不时的回头冲着母亲嘿嘿傻笑。像极了小时候的季飞和季母。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轿车竟然斜刺拉的冲了出来,径直冲向了毫无防备的小孩。
    年轻母亲吓的飞奔过来,而季飞却更快地冲了过去。车子没有刹车的迹象,季飞自己都不知道把小孩推到了哪里,就被重重的撞飞了出去。
    他的心脏在撞飞的半空中,已经停止了跳动。后来他从身体里漂浮出来的时候,竟然分外清醒的明白,自己已经死了。
    就如同现在,他慢慢的感受着自己有些不熟悉的控制着这部躯体,出奇冷静的告诉自己——自己重生了。
    胸口处传来一阵冰凉,季飞一愣,这才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正带着一根黑色的绳子。绳子下方坠着一枚墨绿色的平安扣。平安扣随着他的动作贴到了胸膛的肌肤之上,传来沁人的凉意,季飞抓起来细细看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这是什么时候戴上去的。
    不过他心中还有事情,想到前世的种种,季飞心中一寒,慢慢闭上了眼睛。
    这是他高考完的暑假。他高考的时候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分数竟然过了本科线。他的母亲魏彤心里高兴,又多方找人拖关系,花了不少钱,终于把他塞进了a市的清都学院。
    清都学院的规模不大,却是一个贵族学校。魏彤出嫁之前,是市东区魏家的长女。谁知道她遗传了魏家人十分的相貌,却没遗传到一分的精明,最后被季天远骗的团团转。气得魏老一怒之下,把她赶出了家门。
    而现在,如果季飞没有记错的话,就是他去清都学院报道的前一周,保姆安淑云正力劝魏彤去陪读。借口是季飞总爱跟人打架,身边没有人照顾不行。原本魏彤不同意的,谁知道前脚刚拒绝,后脚季飞就叫人打破了头。
    至于怎么打破的,季飞心里冷笑一声,怕是只有安淑云这个保姆才明白吧!
    不把他母亲支开,这贱人怎么能和季天远天天翻云覆雨的做乐?又怎么劝说季天远去偷偷转移他母亲魏彤的财产?
    别看魏彤被魏家人逐出了家门,好歹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单是魏彤手里持有的辰华公司的股份,就已经让安淑云眼红的要疯了。
    季飞想着事情,慢慢的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外面传来一阵低低的交谈声,随后“吱呀”一声,病房的门被推了开来。
    季飞皱眉一看,正是安淑云。安淑云眉眼精致,眼尾向上扫起。此刻她穿着一身米色的连衣裙,正袅袅娜娜的往里走。边走边轻笑着对季飞说,“小飞起来了啊?是不是饿了?”
    季飞并不搭话,只是敛目坐了起来,不等他坐起,季天远就和魏彤一起走了进来。
    魏彤穿着淡紫色的短衫黑色长裤,头发在脑后挽了一个圆髻。原本看起来很素雅的装扮,被安淑云一比,却显得有些过于素净。季天远一进屋,眼珠子就往安淑云的身上瞟。
    安淑云脸上的得意之色一闪而过,见季飞只垂着眼不说话,便叹了一声,坐到了季飞的床前,“小飞,你看安姨亲自给你炖了鸡汤来了呢。今天看见你受伤,安姨心里可心疼死了,以后你身边没个人照看,可叫人怎么放心呐!”
    她低头摁了摁眼角,随后又温柔的说道:“来,快来喝一口尝尝?安姨亲自做的呢!”
    魏彤原本要坐过来的,此刻被安淑云占了地方,只好站着慈爱地看着季飞。季飞扫视了三人一眼,再次看向安淑云的目中,便有些不快。
    “安姨,我们季家就你一个保姆,你不‘亲自’做饭,莫非还指望这鸡自己往锅里跳?”
 
  ☆、第2章 陪读安排
 
安淑云脸上一僵。她素来是好邀功拿乔的。以前说亲自做了什么事,季飞都会念叨她辛苦了。她来季家这么多年,最介意的就是别人说她是个保姆。这简直就是她心头的一根刺!她尽量穿的比魏彤好,保养的也比魏彤年轻,就是为了让人不再瞧不起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