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王演绎 作者:叶悠悠

字体:[ ]

 
书名:帝王演绎
作者:叶悠悠
文案
 
穿越加重生,吴弃也不知道是老天可怜他还是在开他玩笑,不过既然又能重来,他决定这次只要一样东西,那就是天下!
注意:开坑之前作者高估自己了,战争方面还有朝堂争斗可能会很薄弱,如果有考据党,切勿深究 
1、本文尝试第一人称,如果不行,在入V之前全面修改
2、主角因为要成为帝王,到时bl、bg都会涉及,不喜勿入
3、本文虽是架空古代,但涉及一点点玄幻
 
已经完结的文:
内容标签:重生 前世今生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弃 ┃ 配角:周临峥,言初,九娘,吴禅等 ┃ 其它:本文主攻
 
 
  ☆、第1章 前言
 
九重天的仙界之上,烟雾缭绕,云朵处隐隐透着七彩霞光。而在一处格外安静祥和的宫殿处,门外却是走来了几个看似凶神恶煞的人。
    等几人走进的时候,本是负责守门的小童立刻上去道:“几位是何人?为何来月华仙君的府邸。”
    领头的那人面相虽凶悍,但言语却颇为客气,鞠了一躬说道:“吾乃阎君殿下的十二位轮回使者之一,吾名黑岩,今有事特来求见仙君,还望童儿前去通报一声。”
    小童看黑岩的语气颇为客气,心中也是大生好感,于是便道:“使者请稍等,我去去就回。”
    小童进去后在主殿的门外说道:“仙君,门外阎君殿下黑岩求见。”月华手中正捧着一本厚厚的本子,低着头似乎在上面写划着什么,听到小童的话眉头皱了下道:“你可知他来找我何事?”
    小童道:“不知。”
    月华心中也是奇怪,他长年在殿中不外出,与阎君可以说没什么交情,他为什么会派人来找自己?月华想了一下还是道:“让他进来吧。”
    小童似乎格外开心,快速道了声:“是。”便跑出去了。
    不久小童就领着黑岩等人走了进来,月华的房间到处是红线,一进来月华便说道:“走路小心一点,莫要弄乱了这满屋的姻缘线,否则人世间不知又要出现多少痴男怨女了。”黑岩连忙点头称是。
    待小童退出去后月华问道:“今天来找我所为何事?”
    黑岩起身甚是恭敬的说道:“仙君有所不知,这些天阎君命人整理阎殿的各种轮回书册,这千百年来轮回之人何其多,期间也就免不了出现差错。”
    说着黑岩作势一挥手,身后之人就将手中的书册放到月华的面前,黑岩上前一步将书册打开继续道:“这上面记载着三个人,他们皆是十世修得的好人,这一世本该都是享尽荣华富贵,家中妻贤子孝,儿孙满堂,死时是含笑九泉的。
    可如今由于判官的疏忽,这三人在入轮回的时候投错了胎,致使他们的一生变的穷困潦倒或是厄运丛生。阎君知此事乃六道轮回的错,特将此事禀告了玉帝,听凭玉帝处置。”
    月华问道:“既然此事以告诉了玉帝,你为何来找了我?”
    “这...玉帝知道此事后也是没有办法,可是太白仙君却出了个主意,他说人世间命运线极强的人也有,这些人往往都是身居高位,所以吾想请月华仙君给这三人在他们各自的时代中找一个命运线极强之人作为他们的妻子。如此一来,这三人的命运也会随之而改变,再次回归到他们的本道上。”黑岩说道。
    月华听完黑岩的话点点头说道:“罢了,凡人做一世好人尚且不易,何况是十世,此三人当有此报,我便应允了吧。”
    黑岩听到月华答应,含笑着道完谢也便离去了。
    等黑岩告辞后,月华便翻开了那本厚厚的姻缘薄,找到了那三人的名字,果然都是凄惨一生。月华有心为他们各自寻一个良人,可命运线极强之人本就是那个时代的天之骄子,向来就稀少,女子就更加的少了,更别提还要美貌和智慧。
    看着姻缘薄上的一个个人名,月华也是有些头疼。好半天,他却想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毕竟谁也没说他们的妻子一定要是女儿身的。
    “对,就这么办!”月华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有些激动的拿起了那只他甚少动用的金色毛笔,沾了点紫色的墨水,在他选中的三个运势极强之人的旁边写下了三个人的名字。
    看着自己做完的事,月华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为你们寻找的伴侣虽为男子,可我用了金笔紫墨来写你们的名字,他们对你们的爱绝对在这一世会痴心不悔,这也算我为你们找了男子的补偿吧。”说完便是合了姻缘薄。
 
  ☆、第二章
 
“圣上有旨,大将军吴弃谋害先帝,欺朕年幼,把持朝政。自持功高,结党营私,谋害朝中清流大臣,罪名昭昭,人神共愤。
    今朕亲政,念大将军往日跟随先帝,劳苦功高,免其死罪。特将大将军吴弃发配西北蛮地,此生不得回长安。其家眷革除一切封号,男不得入朝为官,女不得嫁入官宦人家,永拘长安,钦此!”
    “孽子,孽子啊,你害死我吴氏一门了!”
    “你不是我爹,他们说你是坏人,我不会认你!”
    “将军,九娘将一生托付给你。可让我幸福的是你,让我痛苦的还是你。或许我做错过事,可九娘却不悔。我虽恨你,但我入了吴家的门,生是吴家的人,死后也是吴家的鬼,你放心走吧。”
    “吴家倒了......”
    “唉,想当初吴家是何等风光啊......”
    “......”
    “啊!”重重的喘气声在空气中响起,我又想起了刚才在梦中听到的那些话,忍不住眼睛有些发酸。来这蛮地已经有两年了,没想到啊,我竟然活过了两年。
    “咳咳......”嗓子是干涩的,合着口水吞咽也能感觉到一阵阵火辣辣的刺激从喉咙处传上来。我太口渴了,可我知道,西北蛮地是缺水的,我的房间里已经没有水了。况且,我这副老迈的身体也实在起不来床了。
    吱呀,房中的门被微微打开。
    我有些惊讶,这里除了像我一样的犯人就是蛮人,而我又老又脏,在这里是人神共厌的,谁还会来看我呢。屋子漆黑,来人也没有打灯,我只能带些恐惧的看着那个未知的人一步步朝我走过来。
    随后,我又自嘲的笑了。我一贫如洗,身体老弱,这样活着,还不如死呢。既然连死都不怕,何必还要害怕这突来的人呢。
    “弃儿,你醒了?”房间里突兀的传来一道疲惫沧桑的女声。
    莫名的,这一刻我原本平静的心再次害怕了起来,谁会称呼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曾经的小名弃儿呢。我急迫的想看看来人到底是谁,可是虚弱的身体并不能支持我猛烈的动作。最后,只能像是一只缺了水的鱼在陆地上挣扎,发出嗬嗬的难听之极的声音。
    “弃儿,你莫急,你莫急,姨娘扶你。”
    一只手臂突然伸了过来,将我整个儿圈在怀里,慢慢扶着我坐了起来。她又把我放开了,似乎往房间中的小桌子上轻轻放了样东西,过后,房间中终于亮起了一抹十分微弱的光芒。
    那是一盏油灯,油不多了,她点的很小心,怕不小心洒出一点油。灯光也很暗,但至少有了光,足够我看清这个陌生的、突然出现的女人了。
    “...水。”我认出了这个女人,一个早就死掉的女人,我的姨娘水娘。认出了这间我住了五年的小房子,一间早就被山贼烧掉的屋子。
    我想,大概是我死之前的回忆吧,这回忆是如此的真实,如此的让我觉得伤感。对于这个陪伴了我整个童年,将我从刚来这个世界惶恐不安中拉出来的女人,我有很多话要说。可最后,能从我喉咙里冒出来,只有一个字。
    “好,你等等。”然后,是倒水的声音。水轻轻敲击碗底的声音像是恶魔般诱惑着我,让我更加的渴了。
    然后是一阵迫不及待的喝水声,水进入口中,最后流进胃里,那种冰凉的感觉让我有种舒服到骨子里的感觉。曾经的山珍海味在这杯水面前,什么都不是了。有水喝的感觉真好,最后,我脑子里充满幸福的想着。
    “弃儿,你发烧了,好好蒙着被子睡一觉,姨娘在这边陪着你。”
    我被扶着再次躺了回去,她帮我掩实了被子,嘴里哼着我早就忘记了的歌谣:“微风啊,你细细吹,我的小宝贝要睡觉了。月光啊,你别害羞,我的小宝贝害怕那漆黑的夜......”
    这个梦境真好,我想。自从来到西北蛮地,梦里的我从来都是压抑的、困苦的,以及对年少往事的悔恨。蛮地的两年磨钝了我的脑子,磨灭了我对所有美好事物的回忆。
    我以为我要在身体的极端痛苦中死去。但现在,我突然释然了,这对我,也许是最好的结局。周临峥,这个许我了半生荣华富贵的人,这是我欠他的。当初的承诺,我已经全部完成。九娘恨我,吴家恨我,可我还是扶起他的孩子当上了皇帝,我已经不欠他什么了。
    这样死,真好。我想,我能安心闭上眼了。
    隔天,鸡鸣声将我吵醒。我还活着?原来我又熬过一夜了,我苦笑着想从床上撑起身来。
    “弃儿,你醒了!?姨娘看看,谢天谢地,烧退了。弃儿,你休息着,姨娘去给你熬点稀粥来。”
    看着她的背影从房间的门口处消失,阳光斑驳而温暖的从打开的门户边照进来。灰尘在阳光中轻柔的漂浮着,给这个简陋而狭小的屋子增加了一缕生气。我几乎是颤抖着将双手伸到自己的面前,然后毫不留情的在自己枯黄的小手上了咬了一口。
    咬的很狠,顿时,撕心裂肺的疼痛从手部源源不断的传送到我的大脑里。我开始抱住自己的膝盖,将头埋在里面,嘶哑的哭声不能停止的从嘴里冒出来。
    “弃儿,你是怎么了!?”水娘拿着一只灰色的碗,进来看到床上的孩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急的眼眶发红。
    我知道水娘担心我,可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抓着她的衣角哭着。我的心里像是憋着一股浓烈的情绪,它搅得我不得安生,唯有哭着,我才感到一种释放,一种缓解。
    “嗝,嗝,嗝......”
    “喝点水压压就好了,看你,嗓子都哭哑了。”水娘看着终于不哭,但一直在打嗝的吴弃,松气道。
    喝了水,又吃了几口粥,我能感觉到身体中的疲惫在不断传来,眼里也愈发沉重。我知道,这是身体在催促我赶快睡去,睡眠中才能更好的恢复身体的虚弱。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原本暖色的阳光变成了橙红色,斜斜的着在窗户纸上,这鲜亮的颜色,让我我些欣喜。自从年纪大了,身体营养的缺乏,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清楚的看到过这斑斓的色彩了。
    屋子静悄悄的,我试着动了下自己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毕竟年轻,身体有着资本。我想想,我现在大概是八岁吧,那遥远的回忆一点点再次挤回我的头脑里。八岁那年,我生过一场大病,差点死了,是水娘没日没夜的守着我,将我一点点从死神的手里抢了回来。
    从床上下来,试着走动了下,脚步还有点虚,不过关系不大。开了房门,看着这些曾经熟悉的房舍、小路,心头莫名涌起了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再过两年,这个小山村就会毁于一旦,而我救不了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