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扛起攻就跑+番外 作者:舜起(上)

字体:[ ]

 
文案 
上辈子谢拾的人生是一滩烂泥。
真心对待的朋友联合恩师陷害他、毁了他。
当他以为自己就要变成一堆孤独的白骨时——
多年形同陌路的竹马却在生死关头舍身相护。
这一世,他决定,有债还债,有仇报仇!
 
文章主旨:谢拾重生了,渣渣凑上来,冷眼踢回去!竹马不理他,捧着心讨好!!!
 
娱乐圈打脸金手指恋爱啪啪啪励志爽文!
总之这是一个重生后从默默无名小新人一步一步成长到娱乐圈顶峰的故事,前世害过主角的都会被一一讨回来;攻在前世护住主角,这一世两个人也会结出正果。
 
忠犬淡定受x傲娇醋王攻,两个人是破镜重圆的竹马。双处。
 
谢拾:我给你买买买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沈旬:滚!
谢拾:我帮你穿衣服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沈旬:穿上滚!
谢拾: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行?
沈旬:不如以身相许?
谢拾:……
 
排雷:
主受文主受文主受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作者按照自己三观写文,如有不同意见,请轻喷
 
内容标签: 重生 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拾,沈旬 ┃ 配角:傅子琛,杨息尧 ┃ 其它:重生
 
 
  ☆、第一章:毁灭性的颁奖
 
  “下面为我们本届的金声奖最佳新人颁奖——”主持人话说到一半,突然像见了鬼似的,声音戛然而止。
  台下的人面色各异地看着谢拾背后的屏幕,大厅内寂静如坟。
  站在颁奖礼台上的谢拾飞快地转过头去,屏幕上是两个男人,准确地说,只看得到一个男人的脸。另一个男人背光,只能看到他光秃秃的后脑勺和脖颈上的三条肥肉。
  照片十分暧昧,那个看得到脸的男人半边衣服滑到手肘上,露出精致的锁骨和薄薄的胸肌。
  那张脸俊美而动情,那是谢拾。
  潜规则?!!!
  Gay?!!!
  台下反应过来,嘘声一片,记者打了狗血一样,抬起设备戳向谢拾的脸,咔擦咔擦将那张照片连同台上脸色苍白的谢拾一起拍下来。
  明天的热门榜!金声奖本届最佳新人混乱的gay生活!
  谢拾的脑子一片空白。
  前一秒他还在心底忐忑而欣喜地准备着台词,下一秒就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打入地狱。
  呆站几秒钟后,他反应过来,浑身冒着寒气,将咄咄逼人的记者推开,两步上前将电线扯掉,屏幕瞬间黑暗。
  哟呵,多张狂!可惜证据早就被拍下来了。
  记者们怔了几秒,更来劲了,开了闪光灯,又近距离对着他的脸正面聚焦大拍一通。
  根本没有人去追究到底是谁要害这个没什么竞争力的艺人,要知道,得奖了自然是有人嫉恨的,娱乐圈水太深,有人想整他,他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突然,不知是谁冲进了后台,刷拉一下所有供电源都被关掉,头顶巨大水晶吊灯猝然熄灭,剧院登时完全陷入黑暗,尖叫连连。
  谢拾眼前一暗,来不及去思考是谁在帮他,拼命往外挤,但他被记者的设备堵得死死的,根本没法突围。
  吱呀一声。
  大剧院正门突然打开——从外面射进来的光线令院内的红地毯都反射出红色的光芒,也照亮了剧院内人潮百态。
  众人先是陷入了黑暗,此刻又突然暴露在光明里。混乱中被扒掉肩头衣物的女明星几乎是喜极而泣。
  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句,“沈旬出现了!是沈旬!”
  “天呐,他怎么突然回来了?回来领奖吗?”
  原本围着舞台中央的人潮一下子朝大门口涌去,整个剧院顿时沸反盈天。围着谢拾的二十几个记者对眼前这块三流蛋糕顿时没了兴趣,有了珠谁还要买椟?掉头就往沈旬那头跑。
  大影帝沈旬居然回来了,他不是在海外拍摄吗?
  无论谢拾爆出了什么丑闻,那都不如沈旬一张照片来得有销量啊!沈旬可是二十六岁以后蝉联金像奖影帝桂冠四年的人,大奖小奖尽数囊括,甚至年纪轻轻就已经开始进军好莱坞了,这所有演员都渴望去逛一圈的镀金宝地无疑为他的身份更加砖添瓦,出道十年,他俨然已经成了新一代名流巨星。
  此刻他居然神秘归国,无疑是更大的爆点!
  记者们的人头攒动得更欢快了。
  谢拾仅仅朝人群中心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尽管心中风起云涌,面上却波澜不惊。
  此刻他一颗心如载了铅块,直直沉浸入冰冷刺骨的水中。
  一个女记者被疯狂涌动的人群挤掉了鞋子,她暗自懊恼。
  谢拾不过一不红不火的三流歌手,即使爆出什么劲爆绯闻也不过只占娱乐版豆腐大版块,她实在不该纡尊降贵地去跟那些人争的,否则以她原先的站位,极有可能是第一个拍到沈旬的人!而现在,全没了!
  女记者回过头去瞪谢拾,却发现舞台上只剩下欲哭无泪的主持人。
  ****
  酒店走廊里刮过一阵风。
  休息室里,傅子琛漫不经心地扒掉杨息尧的衣服,待听到外面走廊响起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后,他才低下头去,暧昧地亲吻杨息尧的喉结。
  “叫出来,乖巧一点,他来了。”傅子琛温柔地对身下的人说,眼里却没有暖意。
  谢拾猛地踹开休息室的门,房牌号被震掉下来,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
  里面两个男人的喘息声此起彼落,躺在下面的那个男人畅快呻.吟,上面那个男人的动作随着谢拾的到来略微停顿了一秒,随即揩掉嘴角银丝,跳下沙发,利落地拉上裤子拉链。
  而下面那个男人情况则差得多,他全身赤.裸,身上到处都是红色的痕迹,他故作惊慌地看了谢拾一眼,弯腰卷起一张毯子裹在自己身上,然后才不慌不忙地开始穿起衣裤。
  “是你干的。”砰地一声关上门,谢拾的视线迎上从沙发上跳下来的男人。
  傅子琛看见了他身侧紧紧捏起的拳头,嘴角一勾,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从天堂坠落到地狱的滋味怎么样?啊……”他似笑非笑地摸着下巴,“我左挑右选,特意放了最好看的一张上去呢,还满意?”
  “原因呢?”谢拾冷静地说,“我只是一个不入流的歌手,哦,勉强算起来还可以称作半个模特,没钱没势没人气,怎么值得你这样煞费苦心?”
  他一无所有,从他这里,傅子琛什么都无法摧毁。
  ——也什么都无法得到。
  傅子琛嗤笑一声,逼近了一步,嘴角挂着危险的笑容,眼睛里有什么一闪而逝,“因为好玩啊,你越是清高,我就越看你不顺眼……”
  他语气轻柔得可怕:“为什么不早点乖乖就范呢?那么也就不会到今天这地步了,你看,大家都不好收场……”
  傅子琛身后的杨息尧已经将衣服全穿好了,他不安地喊了一声,“子琛……”
  傅子琛头也不回,大手一扬,杨息尧乖乖闭嘴,眼神里的怨毒一闪而过。
  “因为我恶心。”谢拾脸色不变地道。
  面前这两张脸,他简直一刻都不想多看。
  曾经,这两个人,一个是被自己认为有知遇之恩的师父,一个是被自己当做朋友的组合成员。
  却没想到,师父将自己往死里整,朋友处处陷害自己。
  傅子琛是有名的音乐制作人,在谢拾走投无路时对谢拾百般提携。
  除了已经分道扬镳的沈旬,谢拾无亲无故,即使是一点点帮助,对他来说也是雪中送炭,自然感激不尽。
  他把傅子琛当做至交好友和师父对待,可对方是怎么对自己的?
  为了一个重要合同居然将他骗去陪同性恋导演上床……
  谢拾看着傅子琛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虱子,从内心感到排斥和厌恶。
  那晚,他被灌醉了下了药,拍了照,好在傅子琛终究手下留情,没有真的让他被那导演潜规则。 
  只是——
  那照片也从此变成了傅子琛要挟他的工具。
  一直知道娱乐圈很复杂、水.很.深,但也清者自清,只是,在娱乐圈里见到的最恶毒的事,居然来自身边一直被自己当做好友的人,真是太狠了!
  如同被狠狠的扇了两道耳光,这两个人,将他害得七晕八素。
  谢拾每每想到那晚支离破碎的灯光和肥头大耳的导演暧昧的嘴脸,还有呼在他耳边的浑浊的口气,就觉得从胃的最深处泛起想吐的冲动。他想逃,却四肢发软,根本动弹不得。
  他从此与傅子琛断绝来往,而对方却一直死缠不休。
  直到今天……
  那照片终于被傅子琛放出来了,谢拾说不清楚是愤怒多一点,还是解脱多一点。终于,他没有什么可以威胁他的了。
  傅子琛听到“恶心”二字,脸色骤变,上前一步将谢拾一把抵在墙上,恶狠狠道,“你别忘了,你在娱乐圈得到这一切……”
  谢拾瞪着他,一字一顿地打断道,“与你无关!”
  “我得到的这一切,都是靠我自己,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他混了娱乐圈十年,人人都说这个圈子混乱,他却可以问心无愧。
  “你给我的广告,我从来没有拍过,你拉的赞助商,我从来没有接受过,你让我去被潜,陪导演喝酒上床,这就是你所谓的帮助我?我是个爷们儿,不是一百块钱一晚的鸭!收起你施舍的嘴脸!”谢拾几乎是咆哮。
  他与傅子琛认识三年,平心而论,这几年傅子琛确实在音乐上给过他很多教导,但是他从来没有接受过他任何其他东西!
  沈旬可以保持不被污染地爬到那个位置,他又为什么不可以?
  受了那些恩惠,被傅子琛又或者是其他导演制片人包养,即使走到那个舞台上,他也没办法和沈旬一同站在那里。
  “那是你他妈不肯要!犯贱!”傅子琛猛地吼道,转身踢碎了角落的道具架子,零件掉落一地,杨息尧配合地瑟缩了一下,只可惜傅子琛已经飞快地转过头。
  “你以为这个圈子是那么好待的,只要你肯接受,什么不是你的?你早就——”
  “老子不稀罕。”
  傅子琛肆意大笑起来,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随即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眼睛血红,神经质一般地扬起手,却没有在谢拾的脸上落下。
  “我就欣赏你这倔强样。”他语气里有三分的迷恋,话锋一转,冷冷嘲道,“都快而立之年了,省省吧,做给谁看?”
  “你对我的那点提拔,多谢了。”谢拾盯着他,眼神不带一丝感情,深吸了口气,把所有内心的愤怒压制住,缓缓道:“今天的事,我就当还债了,以后江湖不见!”
  他语气冰冷,转身就走。
  “你回来!”傅子琛猛地将他一拽,一只手搂上谢拾的腰。
  一边的杨息尧爆发出一声惊呼,同时谢拾的拳头已经揍上傅子琛的脸,这一拳极重,傅子琛一个重心不稳,闷哼一声摔倒在地。
  杨息尧赶紧爬过去看他的伤势如何,傅子琛抹掉嘴边溢出来的血,将杨息尧猛地推开。
  他狠狠盯着谢拾,露出一个近乎疯狂的笑容,“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故作清高。你在娱乐圈混了十年,真要那么干净,说出去鬼他妈都不信!哈,自己在泥潭里打滚,偏偏还说我肮脏,我最瞧不起你这种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