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渣攻想跟我复婚[双重生]+番外 作者:一叶菩提

字体:[ ]

 
《渣攻想跟我复婚[双重生] 》作者:一叶菩提
文案 
夏曦死心塌地的跟了秦锐林十年,却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重生后,他决定远离渣男。
秦锐林从未正眼看过自己的男妻,却在濒死之际幡然醒悟,重生后,他决定誓死追回夏曦。
 
“秦爷伤的好严重。”
“昨晚肯定又被嫂子家暴了。”
 
“秦爷不反抗吗?”
“啧,他惧内成那样还敢反抗!”
 
友情预告:
1:生子文,雷勿入。
2:CP:对外霸气对受谄媚攻X对外随和对攻粗暴受(渣攻转忠犬)。
3:1V1,结局HE。
 
内容标签: 重生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曦 ┃ 配角: ┃ 其它: 
 
银牌编辑推荐:
16岁那年,夏曦被养父送入秦家,并成为秦锐林的男妻,他死心塌地的跟了秦锐林十年,却落得扫地出门、身败名裂的下场,重活一世,他下定决心远离男渣,却没想到渣男同样重生了,并不断在他面前刷存在感,死缠烂打、想尽一切办法想要与他复婚。只是复婚,哪有这么容易?夏曦此生已心死如灰,秦锐林却亦坚定不可动摇,一个千方百计想要两清,一个费尽心思想要挽回,孰胜孰负?
文章情节紧凑,毫不拖泥带水,全文以虐渣攻为主线,开篇便直入主题,虐受情节一笔带过,纵观全文可用一字来形容:爽!文章人物性格鲜明,故事精彩、文笔流畅,并有两个可爱的包子出没,成为全文卖萌担当。讲述一个攻死缠烂打、软磨硬泡,最后终于与受终成眷属的故事,可读性强,是一篇难得的佳作。
 
  ☆、第1章 :心灰意冷
 
  还来不及睁开眼,夏曦就被胃部痉挛般的疼痛折磨的近乎窒息,他蜷缩着按住腹部,浑身冷汗淋漓,他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颧骨凸显,眸光暗沉,再无往日风光无限的气势。
  疼痛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中途夏曦险些失去意识,他大脑昏沉,感知像被拉入了泥泞之中,连思考的能力都不复存在。
  半晌,夏曦挣扎着爬了起来,他晃晃悠悠的走到桌边,手却抖的连杯子都握不住,他不顾一切的将水胡乱倒入嘴里,呼吸急促,心情很久都无法平静下来。
  夏曦无力的瘫软在地上,他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一时无法理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现在应该死了。
  夏曦是跳楼自杀的,他穿着监狱的囚服,毅然从七楼跳了下来,他断绝了自己所有的后路,等有人发现,事情已经再无逆转的可能。
  那现在呢?夏曦大脑飞速运转着,这是他入狱前住的房间,摆设简单,空荡荡仿佛没有半点人气,他身上穿着睡衣,白色质地的料子被染了污渍,夏曦一动不动的思考着,现在的情况他很熟悉,某个时间点仿佛已然浮现在脑海,他缓缓扼紧泛白的骨节,然后一脸惊慌的翻找着手机,像是迫切要验证自己的猜测。
  手机停了机,夏曦连上充电器,看着屏幕攸然亮了起来,他长按开机键,然后一行数字骤然闯入眼内。
  ——他回到了三年前。
  “……”手机铃声几乎同时响起,在空荡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尤为突兀,夏曦用力深吸一口气,然后手指划了接听。
  对方显然没料到会打通电话,一瞬间的失神之后,便是怒不可遏的连番咆哮。
  “夏曦——”
  “你他妈终于肯接电话了,快说,你到底死哪去了!你把姐害得多惨知道吗!你是被绑架到外星了吗,我靠,你他妈能不能说句话!”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还活着就吱个声行吗?哎哟,你是我祖宗行了吧,我求求你,快说句话,别吓我好吗?”
  夏曦无声的张了张嘴,千言万语却汇聚成一声呼唤,“姜姐……”
  他嗓子嘶哑,还透着低沉的哽咽声,犹如心理在极致的压抑过后,终于敞开了一道裂痕。
  姜廉急道:“你究竟怎么了?”
  “我没事。”夏曦好一会才低声道,“我现在得静下来好好想一想。”
  “你不说以为我就猜不到吗!从美国回来你就不对劲,这两天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是不是秦锐林又欺负你了?”
  ——秦锐林。夏曦心头骤然一痛,他拧着眉,却无法说出半句否认的话。
  姜廉气急败坏道:“我就知道是他!操,秦锐林真没愧对人渣这称号,他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跟谁结了婚,我早就劝你别去美国,让那人渣自生自灭好了!”
  “姜姐,让我先静一下……”
  “好,但你不能钻牛角尖。”姜廉安抚道,“还有,你后天要参加《挚爱》的新闻发布会,一定别再玩失踪了,我急的差点去贴寻人启事!”
  “嗯。”
  等听筒里传来一阵忙音,夏曦才发现自己掌心全是汗水,手机被捏的有些发烫,他揉了揉眉心,然后从角落里找出一张被揉的皱巴巴的纸张。
  他想起来了,今天是他跟秦锐林离婚的第三天。
  夏曦死心塌地跟了秦锐林十年,即使秦锐林从没喜欢过他,那人永远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跟他说一句话仿佛都成了恩赐。
  夏曦是被人送给秦家的,他跟秦锐林结婚的时候,对方还躺在床上人事不省,他起初也挣扎过,甚至想过一走了之,但夏家的大笔欠款无法偿还,他受了夏家养育之恩,便怎么也狠不下心来。
  他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秦锐林的,这种情绪像汹涌的潮水,一发便不可收拾,但秦锐林却正好相反,他不承认夏曦的存在,更不接受这个名义上的男妻,他清醒过后便很快去了美国,将夏曦彻底抛在了脑后,后来两人很长时间都无法见上一面。
  夏曦会经常给秦锐林打电话,即使对方几乎从没接听过,他偶尔会从别人那里听说,秦锐林又有了什么新欢,又与哪路明星传出什么样的绯闻,十年来,夏曦跟秦锐林几乎没有任何交集,每次秦锐林回国,他都会将全部档期推掉,然后尽可能的多寻找接触的机会。
  但秦锐林见到他总会皱起眉头,像看见什么让人厌恶的传染病一样。
  夏曦爱的卑微,爱的不求回报,但他越是喜爱,秦锐林却越是冷漠,他肆无忌惮的与别人暧昧,从来不会在意夏曦的心情,就算夏曦偶尔忍无可忍的提一两句,他也总能借机发一通火气,然后一走了之。
  每次夏曦被扔在空荡荡的房间,便会后悔自己不该与他争吵,又不是第一次知道秦锐林的习性,何必去自找麻烦。
  夏曦从没想过秦锐林会跟自己离婚,他接到电话的时候,心情一瞬间便坠入深渊,秦锐林流连花丛这么久,到底还是找到了深爱的人,所以他决定抛弃并无感情的男妻,夏曦没办法接受,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美国,试图改变秦锐林的想法,却在闯入对方别墅时,看见坐在秦锐林腿上与他亲密接吻的少年。
  秦锐林从没跟他这样亲密过,他对夏曦永远板着脸,不苟言笑的指使他泡茶、做饭,比起伴侣,夏曦更像是他的仆人,从始至终都如履薄冰,生怕惹了秦锐林半分不悦。
  那一刹那,夏曦心猛然一沉,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一样。
  “谁让你进来的!”秦锐林目光冷厉,凶狠道。
  夏曦不知所措的站着,他想要说些什么,却在两人的注视下,反成了那个最不该存在的人。
  少年靠在秦锐林肩膀上,他微微偏头看向夏曦,轻声撒娇道:“秦爷,让他走好不好?”
  秦锐林便抄起茶几上的杯子摔了过来,低声吼道:“滚!”
  夏曦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去的,他浑身无法控制的颤抖着,明明艳阳高照,他却感觉身体像坠入了冰窖,寒气几乎浸入到身体内部,他用力咬着下唇,然后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没关系,我是来与他和好的,我现在还不能走,我走了就永远失去他了。
  其实事情早就没有了挽回余地,在夏曦看见那一幕的时候,他就早应该死心的,如果他死了心,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他不会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自暴自弃,不会失去自己的演艺事业,不会在秦锐林被陷害的时候,毅然决然的站出来顶替对方。
  更不会锒铛入狱,死不瞑目。
  夏曦双眼酸涩,他一动不动的盯着手机屏幕,将小孩的笑脸一遍又一遍的刻入脑子里,他突然想念的快要发疯,他恨不得狠狠鞭打从前的自己,问他为什么要把孩子给秦锐林,为什么会选择放弃。
  昏暗的房间,夏曦猛然扬手打了自己一巴掌,他面无表情的骂道:“真他妈犯贱,秦锐林他不爱你,你上赶着有什么用!你死了又怎样,他在美国不是照样逍遥自在,说不定现在他又跟别人结了婚,你得到了什么,你们都离婚了,你还去管他干什么,还为了他糟践自己的生命,你对得起谁,你对得起你自己吗!”
  他一字一句的说给自己听,声音冷到没有半点温度。
  半晌,夏曦晃悠着站起身,他开了灯,然后翻找着能吃的食物,却发现厨房干净的连一片菜叶都找不到,倒是房间角落还放着一瓶饮料,夏曦毫不犹豫的灌了进去,腹中的饥饿却仍然没有得到缓解,他打起精神,然后回房间换了件衣服,又洗了脸刮了胡子,等看见镜中的人不再狼狈到无法见人时,才拿着钱包走出门。
  夏曦在楼下面馆吃了一碗六块钱的面条,他狼吞虎咽仿佛很久都没吃过这样美味的食物,温热的汤汁进入腹部,总算缓解了饿到痉挛的肠胃。
  等吃饱喝足,夏曦便又回到房间,他没心情整理乱糟糟的床铺,索性视而不见,然后迅速钻进被子里,将自己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夏曦躺在温暖的床铺上,浑身总算感受到一丝暖意。
  他现在迫切的需要睡一觉,然后一觉醒来,他便是真正的重生了。
  他再不会像上一世,只会懦弱的藏在房间里,最后折磨的自己骨瘦如柴、精神萎靡,甚至因此耽误了原定好的工作计划,导致向对方赔偿大笔违约金。
  那正是他后来一切糟糕生活的源头。
  夏曦曾经很爱秦锐林,但现在他的爱意被消耗一空,当他从监狱跳下来的时候,便已然不剩一分,他绝望了,他醒悟了,他清楚自己根本不值得这样做,他所有的付出对秦锐林大概不过一个笑话。
  而现在,他重生在两人离婚之后,从此正好你走阳关道我走独木桥,他不会再去招惹秦锐林,他死过一次,他的心便也跟着一起死去了。
  从这一刻起,他与秦锐林将再无任何关系,他们之间已经彻底结束了。
 
  ☆、第2章 :电影会
 
  《挚爱》发布会后台。
  夏曦端坐在镜子前,眼睛看着镜中经过修饰的脸,他肌肤白皙,平时只要稍微化一下妆就行,现在却大动干戈起来,不过效果还是很显著,起码不久前那个带着黑眼圈、一脸倦容的形象被完全颠覆。
  姜廉捏着夏曦下巴,认认真真的观察对方,夏曦生来就有一张俊美精致的脸,他皮肤细腻光滑,睫毛长而浓密,眼如点漆,鼻梁高挺,而漂亮的唇形更让人有亲吻下去的冲动,姜廉左边看完看右边,最后啧了一声道:“你看,现在多漂亮,我收回之前的话,你还是我心中的男神。”
  夏曦笑道:“你刚才还说我丑的让你没脸见人。”
  “女人都是爱撒谎的,baby。”姜廉冲夏曦眨了眨眼,轻佻道,“我怎么舍得抛弃你。”
  夏曦微微挑眉,不再与她计较,姜廉指了指鼻翼,对化妆师道:“这里颜色再深一点。”
  化妆师便认真执行。
  魏家霆一进后台就看见了夏曦,他径直走过去,关心道:“夏曦,你这两天跑哪去了?导演找人都快找疯了。”
  “家里有点事。”
  “怎么妆这么浓,你最近没睡好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