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驱仙师+番外 作者:流年忆月

字体:[ ]

 
 
【文案】
 
 
一次意外穿了书,却被强制附带一蛇精的系统,于是——
 
【请宿主脱衣勾引书中男主,请宿主脱衣勾引书中男主。】
谢含清:……我泡男配去。
 
【前方有敌,请宿主即刻挥剑自宫,请宿主即刻挥剑自宫!】
谢含清:去你妹的!
 
这其实是个男主一边反系统,一边把原著中的白莲花男配受改造成压倒自己的强攻故事。
 
 
 
装柔弱卖萌雪麒麟攻 X 表面淡定内心吐槽受
 
1VS1,HE,主受,轻松无虐。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雪言,谢含清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驱仙师
 
  天色大黯,雷鸣轰响,各方仙人御着飞剑破空而至,驱策灵兽,祭出法宝灵器,同往魔界的结界冲去。
  道道法术霞光令人目不暇接,兵器相接声铮鸣不断,时有仙人遭受突袭哀嚎下坠,鲜血将结界染得一片赤红,血珠渗入尸横遍野大地之上。
  这便是千百年来的仙魔之争,永无止息之战。仙家屠魔,屡屡欲进魔界。魔道反仙,既阻仙攻又杀仙人,在如此混乱的世道里,魔界的驱仙师应运而生。
  他们乃坚守魔界结界第一战线的守护者,凭靠己身强大的灵力维持结界牢固,有缺即补,无缺则固。若结界被打出缺口,他们将第一时刻冲上前同仙人浴血战斗,将仙人赶出魔界。
  他们身着最坚固的盔甲,使着最锋利的武器,他们是魔界最优秀的战士!奋勇向前、毫不畏惧,是他们的代名词,鲜血热汗,是他们的象征!他们这一生,为魔界而诞生,为魔界而战死,为魔界而无悔付出!
  ……这些个话,骗骗小孩倒还不差。
  谢含清嘴角讽意一挑,轻扯身上粗布麻衣,甩动一杆木质破枪,这便是传闻中的坚固盔甲同锋利武器?简直是粗布麻衣,破铜烂铁么!
  粗布麻衣亦得硬着头皮上。
  身子受推,他耳边立时灌入师尊大嗓门声:“快快快,跟上,跟上!含清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拿起武器,为保我们魔界冲啊!”
  此起彼伏的热血之声随之响起,荡出十数里远,激昂勇进,全身的血液皆在此呐喊声中奔腾。
  谢含清眉目一凛,手提木枪,即刻随大部队冲向结界,怎料未跑几步,手心一抖,这枪头便落了下地。
  他无奈回头将枪头捡起扭好,继而往前跟着众人冲去。
  但未过多时,枪头一松,再次掉了。
  最后,在谢含清第三次捡枪头之时,他悲哀地发现了一事:他脱离了大部队,也便意味着他迷路了。
  魔界里的迷阵众多,眼前是一片山,兴许拐个弯便到了一片海,且四处皆布有攻击法阵,若是一不小心走错路子,便是成为箭下亡魂的命。谢含清经过的驱仙之战业已不少,但他却总不长记性,记不清正确的路。
  因而,他此刻唯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步步前挪。挪一步时,光箭袭胸而来,轻松避过。挪两步时,地门大开,足下凹陷,人直直下落。祭起魔剑飞起,一揩额上虚汗,继续挪三步,却是光墙一堵,生压面门,挤扁了他的鼻子。
  挪四步,挪五步……他不挪了。
  淡定直望前方正打得热火朝天的众人,谢含清无奈耸肩,师父,非我不愿冲去,而是老天爷不让我走,您老若是不幸殉职,可切莫怪到我头上来。
  【请宿主即刻冲往结界边,抵御仙人入侵。】
  谢含清将下摆一掀,盘腿而坐,你唤我去,我还不去了。
  【请宿主即刻冲往结界边,抵御仙人入侵。】
  哦……关我何事?
  【违抗系统,您将受到重大惩罚。】
  有本事将我给灭了,瞧你还能支配谁去。
  【系统好感度:-980410】
  扫了一眼这负得极其夸张的数字,谢含清动了动臀,却是单手撑腮,换个姿势继续坐于地上,毫无挪动之意。
  自打穿来《驱仙师》这本书册里后,他的灵识里便有了系统这惹人心忧的东西,每日给他布置许多乱七八糟的任务,唯有当他将书中剧情走完,且所有任务完成值均为百分之百时,他方能回到现实世界中。
  起先他还会为了生存,做做任务,赚些小钱,后来他却不乐意了,为何一自由主义的人要受系统控制。于是,在他发觉系统不会要他命后,直接便反,系统要他做什么,他偏不做什么,以致现在系统好感度为负值,系统的惩罚及给出的高难度任务愈来愈多,而他离归家之日也愈来愈远。
  哔哔哔哔——
  【惩罚模式即将开启】
  【惩罚模式即将开启】
  ……
  一连串鲜红字体弹出脑海,谢含清面色不改,掸掸臀上的灰站起准备应对惩罚,怎知这脚步一错,意外踩着了机关,地门一开,他便翻到了地底之下——
  当谢含清灰头土脸地从地底御剑而出时,发现他面前的景致竟换做了另一番模样,不是他所熟悉的魔界,而是一处极其诡异的地方——入目一片黑红双色,黑色为墙,大小不一的凹凸红块为饰,时不时有阴风从四面八方刮过,拂来一股森然诡异之息,刺得人背脊发凉。他此刻似乎正处于一个中堂之内,前后左右四方均有一条黑红色的曲径小路,不知通向何方。
  谢含清双眼微眯,动用灵识感觉了一番,发现这儿并未有魔息,显然不是魔界里,那会是哪儿。
  【系统发生错乱,传送宿主至不明地域,请宿主稍待片刻,即刻将宿主送回原地。】
  系统既然会将自己送回,谢含清也不再担忧,等待也甚是无聊,索性便在这儿逛逛。
  行至墙边,他好奇地歪着脑袋,打望这古怪的凹凸红块,但看了半晌,皆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一时无聊,从腰带中抽出了一根自制的牙签,往上头一戳!
  喝,竟然从中现出一颗眼球来,原来这红块是只眼睛。血丝密布,瞳孔涣散,嗯,睡不好的迹象。
  “兄弟,多睡一会。”
  那睁开眼的红块,便真的闭眼睡了。
  将手里的牙签搁布衣上搓了几下,谢含清又淡定地将牙签放回腰带。恰在这时,左侧的路忽而传来走动声,他即刻灌注灵力放耳一听,但那声音却又消了干净。
  谢含清眉头略微一皱,闭上双眼,沉思入定查探左路的灵息。过不了多时,发觉左路尽头似有人打斗起来,轰隆隆的巨响震得他这儿的地都有些微摇晃。
  墙上的红眼群受惊地睁开,一双双目中流露出一丝恐惧之色,眼珠子不安地转动,眼看谢含清走来,又胆怯地将眼闭上。
  谢含清惶惑不已,行至被自己戳过的红眼前,问了一声:“兄弟,怎地回事。”
  那红眼怯生生地睁开,一见光又害怕地闭上了,直待察觉未有危险后,方缓缓睁开。红眼无法言语,仅能不住地挤着眼睛转着眼球。谢含清却看不懂,唯有将灵力灌注于指尖,打开自己的灵识,触上红眼之身,与它通心。
  有些干涩沙哑的声音自脑海响起,谢含清方明了此处是何地——一处名唤喋血黑渊的地方。传闻此乃上古时期一黑血巨龙居住之地,渊底放置有许多黑血巨龙多年来网罗的奇珍异宝。自打黑血巨龙飞升成仙之后,许多有心之人便前来喋血黑渊寻巨龙留下的奇珍异宝。但此处迷阵重重,陷阱不少,灵力低微之人走不出十步便会丧命,而少部分进到最里层得宝之人,出来后亦会因各种奇怪的原因离奇死亡。因此多年来,未有一人能真正得到黑血巨龙的宝物还存活至今,而墙上的这些红眼,便是那些死在这里之人所化的。
  打了一个寒噤,谢含清一搓身上的鸡皮疙瘩。便在这时,系统忽而跳起——
  【故障故障!系统自我修复失败,即将触发疯癫模式,请宿主做好心理准备。】
  我去年买了个表。谢含清禁不住喷出了一口现实世界里的脏话。
  【辱骂系统,系统好感度下降1000。】
  【疯癫模式开启,疯癫模式开启。】
  【请宿主沿着左面的路,爬至尽头。请宿主沿着左面的路,爬至尽头。】
  ……谢含清跨步便走,你让我爬左,我偏行右。
  哔哔哔哔——
  【违抗系统,疯癫惩罚模式即将开启,疯癫惩罚模式即将开启。】
  开罢。
  噼里啪啦,四道疾电从四面八方冲来,谢含清淡然自若地掐指捏诀,从身上团出一个保护光罩,隔绝了一切的攻击。
  毫无疑问,这四道疾电便是系统的惩罚之一。
  方来到《驱仙师》时,他毫无灵力,对付这些惩罚有些棘手,但在他奋起提高灵力之后,这些惩罚于他而言都是小菜一碟了。
  挥了挥手,告别那眨巴眨巴目送自己的红眼,谢含清挺直腰板,大摇大摆地朝右路行去。
作者有话要说:  _(:з」∠)_基友说,她萌上了红眼兄和牙签兄这一对CP,一定是她萌点不对,对不对!
  今天三更,15点第二更,20点第三更,喜欢的请戳戳收藏,留个言吧,么么哒╭(╯3╰)╮
 
☆、第二章·紫云晶
 
  【请宿主以蛙跳的形式过桥,请宿主以蛙跳的形式过桥。】
  【请宿主原地舞蹈,目光放电,勾引金光蟾蜍。】
  【请宿主将地上的白骨吃掉,请宿主把地上的白骨吃掉。】
  ……
  【系统好感度:-109010】
  ……
  【疯癫惩罚模式即将开启,请宿主做好生理准备。】
  ……生理准备?
  正自谢含清疑惑之时,忽见空气中冒出一团白烟,继而一只姿态妖娆的男蛇妖现身而出,魅惑妖冶,红唇时开时阖勾魂之至,目光潋滟,道不尽的风情。
  “情郎。”一声柔声轻唤,让谢含清的心都酥了半截。幸而他还留得几分清明,即刻退开数步,戒备地道:“你是何人。”
  “情郎,你忘了昔日同我相欢之事么,你怎地如此背信弃义,置我于不顾。”男蛇妖说罢身子一软,柔若无骨地倚在了谢含清的身上,眼角含住了几滴泪,正是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谢含清抖了三抖,原来这便是所谓的生理准备,好一招美人惩罚计。万幸他对男人不感兴趣,淡定地从怀中掏出一张定身符箓,贴至蛇妖头上,听着蛇妖啜泣之声,继续忤逆系统而行。
  自打系统开启疯癫模式后,他已不知违抗系统多少次了,系统好感度都下降了一万点。但他毫无畏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不起便是吃点亏,偶尔掉下地,偶尔飞上天,偶尔要打凭空冒出的凶兽,损失也不大尚能当做一场修行。
  庆幸他穿来的是个玄幻世界,只需有灵力,上天入地金刚不坏皆有可能,若是放置现实世界,他老早便被系统调|教成一惟命是从之人了。
  因系统一直在发布疯癫任务,他走得极其之慢,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刻,方将这右路走通,来到了一处小殿堂。
  这殿堂一别方才的黑红双色,竟是一片深紫。粗略扫上一眼,原是殿堂四周坠着各式各样的深紫水晶,暗淡无光,将整个殿堂衬得一片阴沉,不周之风断续从水晶中穿过,拂于面颊,空气中流出几分森然之味。
  【请宿主将天顶的紫云晶吃掉,请宿主将天顶的紫云晶吃掉。】
  吃掉,亏得你想出。谢含清抬首望去,天顶上确实有一块样式独特的紫色水晶,其身硕大,如同一朵绽开的紫花,晶体寒碜逼人,间或有紫烟散出,晶尖锋利无比,耀出针刺的光。这东西若是入口,怕是喉咙都给穿个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