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反派男配齐穿书+番外 作者:流年忆月(上)

字体:[ ]

 
书名:反派男配齐穿书/反派男配,攻成身退[穿书]
作者:流年忆月
 
文案
“著书人写死一个,我便救活一个!我要摆脱邪道身份,做个惩女干除恶、救死扶伤的正道中人!”作为被作者写死的反派男配,容惜辞在穿到作者新文里时,对着文里的男配温御修,如是说道
温御修拭了拭头上的虚汗,心道:好似在我的故事里,惩女干除恶、救死扶伤的是邪道中人……
PS:本文1VS1,HE,主受文,轻松无虐。
深情忠犬攻 VS 傲娇炸毛受
一句话简介:反作者,斗主角,改剧情。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天作之和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御修,容惜辞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相识是个错
 
  容惜辞睁大了双眼,茫然四顾。本该在房间里的他,此刻,却身处于一个杀气腾腾的山林里,被数位瞠目结舌的人团团包围。双眼又是迷茫地一眨,努力将自己来到这里之前仅有的记忆,从脑海里抽出——
  他记得,那是一个夜风轻拂的晚上,他还待在自己的定制书《攻成身退》里。作为一个被作者写死的反派男配,他因着死后带着强大的怨气,竟成了一缕游魂,依附于书册,每逢夜幕初降时,他便可以从定制书里飘忽而出,游走于作者的房间里。
  这一日的夜沉得特别晚,他在书中打了几个盹后,便被“嗒嗒嗒”的键盘敲击声给弄醒了,惺忪揉眼,不满地朝那边正打字的作者丢去了一记眼刀子,张开缀着两个小虎牙的嘴,凭空咯吱咯吱咬了几下,凶煞得似要尝尝那作者的皮肉是脆是硬一般。但他还未得咬够,便觉身子一轻,自己连带书册被作者拿了起来。
  轻轻地打开自己所在的书册,一个略带冰凉的手滑过书册上的字体,时不时地也触上了他的身子,挠得他浑身痒痒的。不悦地挥手推拒那压根触不着的手指,他被弄得接连打了几个喷嚏,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一缕虚无缥缈的青烟从书册中轻缓飘出,逐渐凝聚成一道白色身影,当余烟散尽时,一个魂状的抱琴之人便现了出来。肤如雪莲,眉目如画,一席白衣覆在他颀长纤细的身躯之上,翩然间生出落花孑然遗世独立的仙人之姿。但与他绝尘气质所不符的,是他那双灵动中带着纯真的清眸,还有……他即将要做的粗鄙动作。
  只见容惜辞一撩袍袖,抡起了手里的焦桐琴,朝着作者的头,呼,砸了下去……
  砸一记,爽,砸两记,好爽,再砸几记,非常爽!心情顿时舒畅!
  当然,身为魂体的他,砸得再爽,作者也不痛……
  但打从他发现这个作者的脑袋非常圆,特别“欠扁”后,他每每醒来恰逢作者在写文时,都会出来狠狠地砸上几记,以泄心中的忿恨。
  砸得舒爽了,他满足地摸了摸肚子,把积在腹中的恶气也挤出口后,便将目光放到了作者面前的电脑之上。只见随着灵巧的双手在键盘上的走动,电脑屏幕上现出了这一段段的文字:
  【 “嗖嗖”几道冷箭划破天际,携着强劲的冷光呼啸而来,温御修迈步疾奔,敏捷地躲避着从他背后袭来的冷箭。他的轻功高绝,几个起落,跃到了树上,借着茂密的树丛遮掩自己的身形,在他灵巧地左躲右闪下,后头追及的人一时竟无法将他中伤。
  眼看着前方小路快到了尽头,温御修双眸怵地一缩,余光轻瞥后头之人,足尖一点,轻巧地翻身落地,将自己的身躯暴露在身后人的寒箭之下。只闻数声破空声作响,他立时便被包围在箭阵的寒息之中。然,便在即将受创之刻,他突地脚步一顿,左足划了一个大弧,顷刻间飞沙走石,从他脚上扬起,朝后头的箭阵席卷而去。
  “笃笃”几声落响,数只寒箭便被这扬起的风沙打断了前进的气劲,坠落下地。便在这短短须臾,温御修趁着后方之人未搭上新箭之时,回身一闪,迅疾地跃至了那些放箭人的身边,手中蓝光一现,一把带刺的蓝扇蓦地从手里翻出,寒芒回旋,扇上骤然落下几滴殷虹的鲜血。喉头尚能发出咯咯声响,还未咽气,放箭之人便已砰然倒下。
  “啪啪啪”有节奏的掌声从放箭之人身后传来,温御修凝起双眸望去,便见一身红衣的明莲,迎着红日的耀芒缓步行来。
  明莲撩了撩长发,眨着一对妖冶的凤瞳道:“惜玉公子,温御修,啧啧啧,如此俊朗男儿,奈何不肯与我相合,助我练成《菊世无双》,不若,也不会遭致如此对待。”
  温御修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明莲一眼,鄙夷地嗤笑道:“嗤,便凭你这人非人,鬼非鬼的丑样,在下可对你硬不起来。”
  明莲闻言,脸上表情立时变得好看至极,他忍了忍,强扯出一个笑容道:“呵,你便多用这令人讨厌的舌头多说些话罢,不若往后便没得言了。先前你已中了我的‘红香’,方才又使了功力,只怕这精力都快枯竭了罢。呵,即便我不出手,你也会慢慢被‘红香’的毒侵蚀,慢慢死去。哈哈哈,哈哈哈哈。”
  温御修抿紧了唇,冷汗簌簌地滴落,他的身体早已直觉不适,只是一直在强撑着罢了。脚步轻动,趁着明莲得意之际,他便要反身逃离。然而,刹那间,无数的人影在他身周闪过,不过须臾的时间,他便被团团包围,枝枝冷箭直指他的胸口。
  莫非天要亡我。温御修绝望地抿了抿唇,却没想自己一头栽进来,想要的东西未得到手,还差点将自己的清白栽进去,如今便是生命也受到威胁。
  若是向明莲低头,将自己送到他床上便可免于一死。可是——
  温御修眸里现出冷光,不屑地觑了明莲一眼,自己安能屈从于他。
  于是,他挺直了腰杆,直面着各种暗箭,握紧了手里的蓝扇,深吸了一口气,脚步一划,便要强行冲出包围圈。
  然而这时——】
  “然而这时”,这四个大字一落下,作者的手就顿住了,她瞪直了双眼,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屡次下手打字,却是打了删,删了又再打。
  容惜辞被作者这古怪的动作弄得不明所以,他疑惑地飘到了作者面前,瞧她瞪大着蛙崽似的眼在做什么,结果意外看到了两粒眼屎,恶心得他啐了她一口,又眨眼看回电脑屏幕上的字。盯了半晌,好似有点眉目般,用余光瞟了一眼身边那正被翻到自己死亡那一幕的《攻成身退》,心里顿生明朗,敢情是作者要将那个叫温御修的配角弄死,结果卡在死亡戏那里写不出了,是以才将他的定制书翻出来,看他死亡那幕是如何描写的,寻思着可有感觉。
  呵,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文字,容惜辞嘲讽地一笑,这已是这篇《受之无愧》里第几个被作者写死的配角了?文里的主角明莲是个喜好j□j补阳的千香阁阁主,每隔几章他便要去抓获一个美男子助自己双修练功,而他的武功也因其而突飞猛进,成为天下第一。如今从电脑上那段字来瞧,想来是那名叫温御修的男子不肯出卖自己身体同明莲欢好,是以才会被明莲追杀。
  容惜辞虽常从定制书里出来,但也只是偶尔闲得无聊才会去瞧作者写的文,是以对作者正在写的这篇《受之无愧》了解不多,只是大抵知晓主角身份罢了。
  而他了解最多的,是这作者对这篇文偏执的喜好,一个喜欢将配角一一写死的喜好。
  生活在作者身边已经许久,容惜辞已见证过了无数次的配角死亡,而他的心,也从一开始感同身受的痛恨,到无助的无奈,再到了今日的麻木不仁。
  作者便好比那j□j的皇帝,蛮横地剥夺了他们配角生存的权利。可他们都是江湖人,是本该远离朝堂j□j,自由自在讲求弱肉强食的江湖人,但可惜,他们还未能同作者比试,便已败在那双写下他们结局的手上。
  容惜辞麻木地站在电脑前,静静地看着作者灵巧的双手屡次敲击键盘,写下激动人心的武打场面,又看着那双手屡次因为不满,而将温御修的结局退回到未死之前。最后,直到作者灵感枯竭,写不出来,随手将文档保存,上床睡觉后,他才缓缓地从出神中走出来。
  定定地望着那未关闭的电脑,眼前忽而闪过一幅特别的画面:红衣男子噙着冷笑嘲讽地看着眼前人,而那无助的蓝衣男子依旧挺直着腰板,毫不妥协,但他步伐却因包围之人的前进而被迫倒退,直到退到无边无际的山崖边……
  忽而,那一幅画面扭曲起来,形成了一个回旋的漩涡,好似要吸人进去一般,一圈一圈从中心荡漾开来。那一瞬,容惜辞竟鬼使神差地伸手探到了电脑屏幕前,当触上屏幕之刻,眼前忽而一道白光扑眼而来,他的身体一麻,瞬息之间,他便被吸进了电脑里头。
  最后一尾衣角融入电脑里时,白光突然消失不见了,而电脑竟也无人操作地自动关闭,屏幕随之暗了下来。电脑旁那本《攻成身退》,无风自动地朝前翻了几页,停在了“容惜辞之死”的前一章。
  天旋地转后,感觉到眼前白芒消失,容惜辞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然,方一回神,便觉周围杀气浓盛,习武之人的警觉使得他怵地跃起,摆好了攻击姿势。可是当他凝眸一看时,他傻了。
  只见围绕他周身的是枝枝犀利的冷箭,箭上刺骨的寒芒还未近身,便让他不寒而栗。而他身边站着一个紧握蓝扇的蓝衣男子,眉眼轮廓深邃,双眸极亮,却似因中毒之故,眼底笼上了一层黑色的死气,遮去了他本该透亮的耀芒,薄淡的双唇因为讶异而轻轻启开,无形中透出一股真性情的味道。丝缕长发在身后挽着一个工整的结,举手投足间满含公子的贵气,但可惜这般俊朗的公子此刻却是面现黑气,冷汗直流,已是将死之兆。
  容惜辞挪开视线,对上在包围圈外之人,只见耀阳之下,立着一个模样似男非女的红衣男子,他虽在故作镇定地撩动着自己的长发,但眉目里流露出了见到容惜辞时讶异的神色。
  容惜辞一愣,将回忆在脑中过了一遍,幡然醒悟。山林,红衣男子,执扇蓝衣男子,这不是作者刚才在写的,温御修之死的场景么,自己怎地会跑到了这里来了?!
  容惜辞眨眼愕然了片刻,勉强接受这个不是做梦的事实后,他环顾了一圈四周,又将身边那将死的温御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于是,作为一个医术了得的神医,他决定——
  甩了甩袖,站好,收起了他的攻击姿态,提步扭头便走……
  作为一个死了一次的人,他虽有心救人,但可不想还未救得人便先死在他人手里。
  可是,别人却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只闻“嗖”地一声,一道凭空而来的指气,怵地朝容惜辞的后背射了过去。
  容惜辞身子一凛,快速反应地足尖一点,堪堪迈开步伐,躲过了袭来的指气。
  他一抚胸口,转身对着射出指气之人喝道:“你作甚!”
  “呵,”明莲撩了撩长发,道:“虽不知你怎地会出现于此,但瞧你这模样倒也清秀儒雅,若是同温御修一般乖乖的投降,本阁主便饶你们一条小命。”
  听对方之言,是想拿自己去练功,因而,容惜辞忍不住扫了明莲下半身一眼,又瞟了瞟自己的,一脸神思……
  他最不喜他人威胁自己,杀意突地从身而生,只是凌厉地一瞥,犀利的光便骇得明莲浑身一怔。但明莲似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也没有恼意,反倒对容惜辞感兴趣起来:“来人呐,将那人给我拿下,切莫伤了他!至于温御修么,也一同拿下。”
  容惜辞闻言,这心头之火便被猛地点燃了,他厉声怒道:“想捉我,吃鸟去罢!”
  “……”一直沉默的温御修揉了揉眉,啥叫“吃鸟去罢”,为何这词如此诡异……
  但容惜辞也未有解释,他反手将手里的焦桐琴靠在肩头,抬手拂上,屈指一弹,一道激烈的狂音便从指尖迸发而出,携着一股强大的气劲漩涡朝周围的人击散而去。
  以琴为攻,需要强大的内力相辅,起先,容惜辞还能将包围之人击溃,但熟料方能打出一个突破口,他的气力便好似不济一般,音都乱了几分,而他人也有些支撑不住了。
  眼看着便要冲出包围圈时,明莲勾唇一笑,赞道:“好琴艺,不若来尝尝我 ‘后|庭花开’的威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