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反派男配齐穿书+番外 作者:流年忆月(下)

字体:[ ]

 
☆、第五十章 ··温御修身份
 
  没过多久,房间里便来了电。作者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便打开了电脑,继续写作。
  容惜辞也凑到了电脑前,看着作者要写什么东西,想法子再穿进去。
  只见放着《受之无愧》的文件夹一开,作者抹了抹眼底的泪,打开了一个文档,这个文档里并没有特别的剧情内容,而是一个大纲。
  容惜辞给愣住了,他在作者身边晃了这么久,都甚少看到作者开大纲来看。
  目光顺着大纲的内容一览,容惜辞双瞳越睁越大,只因他在这大纲里发现了很多关乎后文走向的内容。当然,这些后文走向都是关乎明莲的,但对他而言,却是极其有用。若果作者当真按照这个走向来写文的话,那他便有法子去应对后头发生的事情了。
  可惜这大纲还未看完,作者便关掉了,气得容惜辞是咬牙切齿的,好不容易能预知未来一次,却只能寥寥看过几眼,便没了。
  看罢大纲,作者便打开了文档,想继续写文,结果屡次打字屡次不满意地删掉,耗费了十来分钟,竟都打不出一个有用的字。她叹息了一声,打开了网页登陆作者后台去看被改动的原文,便在这时,容惜辞给逮住了机会,嗖地一下冲了进去,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结果一看,登时傻眼了。
  只见温御修面如死灰地躺在地上,胸口已经没有了起伏,气得容惜辞跳脚起来。好在温御修尚有余温,显然刚断气,容惜辞便赶忙给温御修又是扎针又是喂药渡气的,折腾了许久,温御修终于被容惜辞救活了。
  一睁眼,温御修便无力地抚上容惜辞的脸,轻声道:“惜辞,你赢了。”
  “……”
  听到这句熟悉的话,容惜辞不禁想仰天长啸。敢情这温御修不是在他走后死了一次,而是他穿回来时温御修还未被他救活。
  经历磨难后,两人相拥相吻,耳鬓厮磨了好一阵,便相持着要离开这儿。
  如今许是已过子时正,容惜辞体内的燥热已经缓解,便无须再同温御修交|合。温御修听之,当真是松了一口气,不若凭他现下这个残破的身躯,再同容惜辞交|合,是要命的。
  此时月夜正黑,两人深处在深山密林之中,不知前路,该如何出去,是个难题。
  “我记得以前你曾道过,此处有迷阵?”容惜辞顺了顺温御修的后背,半搂着他道。
  温御修一顿,眼珠子转了几圈,才想起来是他们俩初识时,自己同容惜辞说过的话。他笑着刮了刮容惜辞的鼻子,乐道:“骗你的,你也信。”
  “你说甚!”容惜辞顿时跳脚起来,一把推开了温御修,在他痛呼之时,又心疼地回去搂住了他,“你竟敢骗我!”
  “嗤,”温御修借势软靠在容惜辞的怀里,笑得一脸得意,“我若不骗你,你岂非丢下我走了。届时,我若死了,以后还有谁来陪你呢。”
  横了他一眼,容惜辞偏过了头去。但其实心底却是因着这话而灌满了蜜糖。想想,若是当初他一走了之,便不会同温御修有任何纠葛,不会有今日他们相持的日子。起先一开始,容惜辞只是单纯地想同作者作对,方会救温御修。后来,救温御修已经成了他必须要做之事,因为他不救,他便失去了他的良人。
  “不过……”温御修一句不过提起,将容惜辞的心也给提了起来,“千香阁能屹立百年不倒,还是有些防御手段的,虽说迷阵这东西是我糊弄你的,但我也不敢保证有没有。当初我们上来时,有明莲的手下在前方开路,加之走的是正路,是以我们都畅行无阻,但现下,”他左右看了一眼,这是在一处没有石阶的坡上,前不见千香阁,后不见山下的路,“现下我们所在之处,都不知是何方,更不知东南西北,该往哪走。罢了,我们朝下方走去,想法子摸索罢。”
  轻轻颔首,容惜辞将温御修扶了起来,给他掸了掸裤上的灰,便拉起他的手,寻路走出去。
  然而,直待真的用心去寻路时,两人方知这路是多不好寻。他们迷路了,前方是树,后方也是树,连一条人为开辟出来的小路都没有,温御修不禁暗暗好笑:“这密道设计得好啊,出口如此隐蔽,敌人打来,我都寻不着逃出之人在哪。”
  容惜辞抿紧了双唇,低头不语。
  “走罢。”温御修轻轻地环着容惜辞的肩头,带着他继续探路去。
  环环绕绕寻了许久,温御修两人都未找着路子,走得两人是精疲力尽,差些都想到底一睡不起了。但由于温御修刚将天诛十人灭掉,尸首还在那处,没一会儿便会有人来探,届时发现天诛十人死亡后,明莲手下定会来寻他们的,是以他们必须趁着现在深夜时分,快些逃离出山。
  可越是心急,越是走不出去。容惜辞终于撑不住地软倒在了地上,吓得温御修赶忙抱紧他以免他摔到地。低眉一瞧,却见容惜辞脸色苍白,双眼迷离,温御修心中一惊,忙将内力灌输于他,这脸色才刚好一些。
  昨夜容惜辞强撑了一晚上的情|欲不泄,后来又使出了杀人魂,再到后来为了救温御修耗费了不少体力,只有回到现实世界里时,他才缓了口气。穿回这里时,他又因救温御修损耗过度,脸都白了不少。莫怪方才一路上容惜辞都未说话,原是精力不足之故。
  “好累……”粗重的喘|息从口中逸出,容惜辞无力地攀附着温御修的手臂,软靠在他怀里。
  心急地看着容惜辞的模样,温御修用略凉的手抚着他的脸:“惜辞,可还撑得住。”
  容惜辞无力地摇了摇头:“不成了,好累。你娘的,温御修跟了你,我没个好事过。”
  心中顿生愧疚,温御修眼底一黯,行到了容惜辞的面前,弯了下|身:“来罢,我背你。”
  容惜辞也不客气,把脚一蹬,就挂到了温御修的背上,阖目低喃着道:“快些出去,我要吃烤鸟儿,吃糖葫芦,吃甜甜的糕点,吃……”在低声喃着这些美食之刻,容惜辞再也撑不住地阖目睡去,只有自己的身体在感受着身前人行路的颠簸感。
  .
  当他再睁眼时,看到的便是一张放大了数倍的俊颜,眼睛眨了眨,再眨了眨,最后,容惜辞开口道——
  “鬼哇——唔唔唔……”最后的声音止在了一个温厚的手掌之中。容惜辞瞪大了双眼,用力地扳开那只手,本想愤怒地啃上几口,却愕然发现,那手上满是细碎的小伤口,点滴血液从中渗出。
  看清这人是温御修后,容惜辞忙不迭地从怀里掏出了一瓶药,细细地给温御修擦拭伤口,做完这一切,他才丢开了那手,左右环顾。
  此刻,他才发觉天已大亮,而自己竟然身处在一条荒无人烟的小道上,看样子,他们已经出山了。
  而温御修……
  “咦?”瞪得浑圆的双目,定定地落在了温御修的头上,只见略显杂乱的长发之上,一只彩色的鸟儿正倨傲地站在上面,看到容惜辞看它,便唰地展开了自己的双翼,把头都昂高了几分。
  这鸟儿,有些熟悉。容惜辞伸手探到鸟儿的面前,却见它笃地一下将鸟喙啄了过来,惊得容惜辞立时将手瑟缩回去,张着小虎牙朝这鸟嘶吼。
  &nb
  sp;“嗤,”揉了揉容惜辞的脸,温御修被他这模样给逗乐了,“你忘了么,这鸟儿是咱们初到红湘山时,你在半途捉来,后来让我放了去的。呶,”温御修把手一扬,这鸟儿便乖巧地跳到了他的指上,歪着头梳理着自己光鲜的羽毛,“便是这鸟,将我带出山的。我背着你走了许久,都未寻到出路,意外之中,便遇着了它。许是感念我昔时放走了它,在我询问之下,它便带着我走了出山。我当初说得没错,这鸟儿有灵性。呵,好在当时你未吃掉它,不若,今日我们便出不了山了。”
  目光一直死放在那鸟喙之上,差些就要将眼贴到上头了,容惜辞一直同这鸟儿大眼瞪着小眼,也不知听进温御修的话没有,心里只一个劲地想着,该怎么拔掉这尖尖的鸟喙。
  温御修被容惜辞那神情给逗乐了,嗤嗤笑了许久,才拍拍屁股坐起,伸手到容惜辞面前道:“走罢,休息够了,明莲应是不会追上来了。”
  容惜辞嘟着嘴,这眼还黏在鸟儿身上移不开,温御修伸手过来时,他就只是迷迷糊糊地伸手过去,一碰着那手,就想借力站起,哪晓得手没拉稳,这人就朝后倒去。情急之下,他一扯温御修的衣袖,带着温御修身子也跟着不稳,摔了个趔趄,才抱着容惜辞站稳住脚。
  轻吁一口气,方想开口嗔怨容惜辞几句,却见怀里的邬乘令因着衣衫被扯之故,哐地一下给摔落在了地上。
  容惜辞一愣,知晓是自己所害,便先温御修一步将这邬乘令捡了起来,放在手中左右翻看:“东西掉了你也不捡,也不怕它坏了……”声音戛然而止,脸色竟无端地变了几变。
  而温御修还未发觉他的异样,一揩额上的虚汗,无奈地道:“容公子捡的速度过快,小的太过迟钝,是以捡之不及。不过,这邬乘令乃是精铁打造,岂会一摔就坏。”
  “哦?”容惜辞故作镇定地挑了挑眉,手中却把这邬乘令握紧了几分,“当真有如此神奇,摔都摔不坏?”
  “甭说摔了,你拿把重锤都锤不烂。”温御修得意地道。
  容惜辞笑眼眯眯:“如此好玩的东西,我要留着玩。”说着便要将邬乘令放入自己怀里,登时把温御修吓得一惊,赶忙凑手到容惜辞的怀中要掏回自己的东西,“不成不成,这可是我的宝贝,不能给你,你若喜欢,下次我再给你个别的东西玩。”
  容惜辞不依,扭着身子避开温御修伸来的手,佯怒道:“你乱摸甚呢!不给你,我要留着玩!”
  温御修这脸都急出汗了,容惜辞一固执起来,真是不知如何劝。心急之下,他也顾不得许多,便扑了上去,同容惜辞争夺起来。而容惜辞好似铁了心,左扭右窜的,愣是不给温御修逮着。
  结果,两人争执打闹之下,衣衫都扯得凌乱了几分,嘶啦一声响起,容惜辞胸腔的衣襟便被火气上来暴力行动的温御修给扯破了。
  这下两人都给惊住了,容惜辞一恼,扯着自己的衣衫推了温御修几把,温御修也不敢多话,默默地承受。待得感觉容惜辞放下戒心后,便怵而伸手到容惜辞的怀里,利落地掏出了邬乘令。
  其速之快,容惜辞也反应不及,眼看着这令牌就落到温御修怀里时,他想也不想地就是一掌拍过,往温御修的手腕切去。
  一声痛呼,温御修手里的令牌便滑落了手心。这一变故发生得太快,连容惜辞想伸脚救起那令牌都来之不及。
  砰地一声落下,这号称摔不坏的邬乘令,竟断了一个口子!
  刹时间,温御修整个人就懵了,死死地盯着这断开口子的令牌,连捡起它都忘了。
  容惜辞偏过了头去,不发一言。方才第一次摔落时,他便看到那令牌上有一个小裂缝,但他生怕温御修发觉此事,便故意说要将令牌留在自己这里,岂知,阴错阳差,温御修还是发觉了。
  “你……方才已经见着了,是么?”话音一出,温御修才发觉自己的音里满含颤抖。
  低眉捡起那令牌,容惜辞掸了掸上头的灰,递给了温御修:“是。”
  啪地一下,将那令牌打了开去,落地之时,令牌结实地给摔做了两半。
  温御修双目龇裂,痛喝出声:“不,那不是邬乘令,那是假的,假的!”
  “啊——”仰头大啸,温御修抱着头嘶声大吼,“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耗费了那么多心血,甚至差些丧命在那个地方,结果得回来的,却是一个假的令牌,假的令牌!
  温御修狠咬贝齿,甩下容惜辞,欲朝原路奔回。
  “你作甚!”容惜辞往前一扑,双手紧环抱住温御修的腰,“你疯了么,我们好不容易才逃出来,你还要回去作甚!”
  “放开我!我要归去,我不能没有这令牌!我已失了它一次,不能再失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