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云卷云舒 作者:寒轻

字体:[ ]

 
 
文案
苏寒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穿越,本来是个阳光明媚心情舒畅的美好春日,顺利升入理想中的大学又追到了系花做女朋友,正是人生得意的好时光,却被一个抢包的劫犯撞入河中穿越了,真是倒霉催的。
 
穿越就穿越吧,明明可能应该是个家财万贯富可敌国的贵公子,还偏偏是落难的贵公子,醒来便是家徒四壁??坎粤梗?还?壤粗?虬仓?桑?
 
苏寒的救命恩人林羽是个沉默而充满谜团青年,年轻力壮却甘于生活在贫困的山村中,苏寒对林羽充满疑问和依赖,贫穷的生活在两人的经营下越来越好,很多时候苏寒觉得这样种田的小日子也不错。
 
突然到来的访客结束了苏寒他们的平静生活,富饶的江南,繁华的都城这些苏寒曾经向往的地方都不及最初贫穷荒凉的小山村让苏寒难忘。
 
重要的不是生活在哪里而是和谁在一起,过的是不是自己想要的日子,尘埃落定之后,苏寒和林羽再度归隐田园,繁华如云烟,还是平平淡淡的生活温馨真实。
 
种田,美食,慢热,平淡而温馨的小文章,耕种养殖之类的科普细节请不要深究,自娱自乐为主,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作者是个文案渣,文案仅供参考!
 
内容标签:种田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寒(云锦书),林羽(印泽) ┃ 配角:宁宣,云鸿章,印翔 ┃ 其它:种田,美食,平淡,温馨
 
 
 
 
  ☆、穿越了,倒霉!
 
  苏寒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穿越,本来是个阳光明媚心情舒畅的美好春日,顺利升入理想中的大学又追到了系花做女朋友,正是人生得意的好时光,却被一个抢包的劫犯撞入河中穿越了,真是倒霉催的。
  早晨出门的时候苏寒还特意看了眼日历,上面写的分明,宜出行,娶嫁,是个好日子,跟女友约在市郊景区,准备进行春日踏青,悠闲的靠在桥栏杆边上等女朋友的时候苏寒只觉得春风拂面阳光温和,心中还感叹确实是个好日子,听见有人喊‘站住,抓贼!’的时候苏寒还觉得大概是幻听了。
  但紧接着一阵骚乱,有人朝这边跑过来,苏寒下意识的转身想要看清楚是什么情况,就被人迎面撞了个头晕,然后又被使劲往边上一推,那桥栏杆说起来也不算太矮,能到苏寒的胸口,本来按理说苏寒不该这么倒霉,不至于一头栽下去,只是偏就该着苏寒倒霉,那栏杆松了,苏寒一撞直接向外斜了出去,苏寒忙乱间挥手也没抓住什么可以稳定身体的东西,就悲催的栽进河里去了,要说一般情况下被人及时发现应该也无大碍,只是大家都忙着抓贼的抓贼,看热闹的看热闹,谁也没顾上他。
  这河是条护城河,说起来也不算多深,深的地方六,七米,浅的地方三,四米,但淹死一个人也足够了,春日水寒,苏寒又不会游泳,一跌进去只觉得寒冷刺骨,张嘴想喊就是一口冷水灌进肚子,真可谓雪上加霜,来不及扑腾就直直往下沉去,倒霉催的,这是苏寒的第一想法,自作孽不可活,这是苏寒的第二想法,等女朋友的时候就知道那栏杆松了,当时还在心里暗暗嘲笑豆腐渣工程,转眼自己就成了豆腐渣工程的牺牲品,呛水的感觉太难受了,这是苏寒最后的想法。
  疼,冷,无法呼吸,就像有什么无形的气压把自己罩住了一样,好难受,一番挣扎之后,苏寒终于打破了这种压制,睁开了眼睛,刚刚睁开眼睛还无法适应突如其来的亮度,脑海里还有逆水时的感受,回想起来仍然是心惊肉跳,现在是在哪里,是活着还是死了,落水的事是真实还是梦境?!苏寒想要动,但一动就感觉到浑身疼痛。
  “你醒了。”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冷硬厚重,就像方方正正的铁板,没有丝毫可以通融的余地。
  苏寒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只见一个青年男子正坐在桌边看着自己,男子穿着粗布衣服,很破旧,打着好几处补丁,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男子头上挽着发髻,分明是古代人的打扮!苏寒又看了看屋子,非常简陋的农舍,完全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苏寒心里一沉,不顾身上的疼痛挣扎着坐起来,低头看看自己果然也穿着和男子一样的粗布补丁衣裳,随即一阵晕眩,又倒回床上。
  苏寒觉得自己一定是还没有醒过来,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苏寒的意识越来越清醒,原来穿越这种事是真的存在啊!唉,苏寒在心底长叹了一声又一声之后,终于说服自己接受现实,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的衣服呢?”苏寒本来准备了不少开场词,结果最后脱口来了这么一句。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向床尾看了看,苏寒顺着看过去,只见一套叠好的锦色绸缎衣服整整齐齐的摆在那里。
  “我的?”苏寒只觉得心凉,估计是不大好了。
  “嗯,我是在河边发现你的,你应该是落水后被冲到这里的,你浑身都湿透了,我把你带回来给你换了衣服。”男子说道。
  “这里是哪里?”苏寒抬手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仍然不愿意相信。
  “溪山村。”男子说了一个地名。
  “是什么城市?”苏寒不死心的问道。
  “城市?这里是虞城的邻坊县”男子显然对城市这个词感到陌生,但想了想也有些明白。
  “虞城?很大吗?”苏寒从未听过。
  “你不是丰国人?”男子眉头微皱,露出一丝防备。
  “丰国?啊,不是,我是说我也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苏寒连忙摆手,做出一副很头疼的样子。
  “不记得了?”男子的眉皱的更深了。
  “是啊,可能是撞到头了,脑袋里乱七八糟的一团,疼的厉害呢!”苏寒赶忙又抬手去扶额。
  男子半信半疑的看着苏寒,却没再说什么。
  “那现在是什么年号?”苏寒想了想又问。
  “大丰二十九年。”男子说道。
  “你知道北京吗?”苏寒问道。
  男子摇了摇头。
  “那北平呢?”苏寒又问。
  “从未听过。”男子依旧是摇头。
  好吧,看来是真特么穿了,苏寒不得不面对现实了,穿了就穿了吧,但是以后该怎么办呢?!人家穿越一无所知,有人告诉,不管真的假的总算是有点头绪,自己穿了,一无所知不说,身边的人更是一无所知,连个下手的方向都没有。
  “这位救命恩人怎么称呼。”苏寒心里马上有了一套打算。
  “林羽。”男子道。
  “在下苏寒!”苏寒平时就爱看武侠小说,如今穿到古代立刻有模有样的学起来。
  “苏寒?”林羽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露出狐疑的表情,不过只是一闪而过。
  “是啊,虽然其他事都不记得了,但名字还是记得的,说来也奇怪了,哈哈哈.........”苏寒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不知林兄今年大多?”苏寒赶忙转移了话题。
  “二十有一。”林羽依旧很漠然。
  “林兄年长我两岁,不介意我称呼一声大哥吧?!”苏寒笑的十分纯良。
  “随便。”林羽似乎并不受用,声音依旧冷冰冰的。
  “林大哥。”苏寒不以为意,笑着叫了声大哥,不管怎么样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目前唯一能靠的上的了。
  “多谢林大哥救命之恩,如今小弟身无长物,只能请大哥受小弟一拜,他日若能还家,必当重谢!”苏寒说着从床上下来,对着林羽深深作了一揖。
  “不必,我救你不过顺手而已。”林羽仍旧一副扑克脸,不为所动。
  这次苏寒也郁闷了,想当年穿越前,他可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在哪里都很吃得开,怎么如今穿越了一上来就碰了钉子呢,莫不是这胎穿的不好,这身体的主人是个丑八怪,让人一看就生厌,这样一想苏寒更是心凉,连忙问林羽要了脸盆说想要梳洗一下,其实是为了看看这辈子到底长啥样。
  苏寒拿着破木盆,从院子里的水缸中舀了几瓢水,心情忐忑的凑过去,心想要是个丑八怪就干脆直接再跳回河里看能不能再穿回去,结果照出的影像却让他愣了一下,这分明是个俊俏的浊世佳公子嘛,不但长得很俊还有一派养尊处优的书卷气,比原来的自己还要好看,这简直,这简直,苏寒看看破落的院子和身后破败的土房子,想想屋里冷冰冰的男人,心里不禁一声长叹,这简直就是浪费资源啊,要是在学校里,自己长成这样得有多少崇拜者啊,就算是去当明星也肯定能立马蹿红,颜值爆表啊!哎,要不然说人生真是充满无奈呢!
作者有话要说:  
 
  ☆、住下来再说!
 
  “你若没事便离开吧。”林羽见苏寒梳洗完毕回屋,便语气平淡的说道。
  “离开?去哪里?”苏寒愣了愣。
  “该去哪里便去哪里。”
  “这个....我...我无处可去啊。”苏寒被林羽说的有些懵了,这桥段不符合故事发展啊,一般救了人不都应该嘘寒问暖吗?怎么这个人说赶人就赶人呢?虽然这里条件很恶劣,但也总比流浪强啊,苏寒想了想还是下定决心赖下去。
  “无处可去?”林羽瞟了苏寒一眼。
  “这个,我,我,我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是真的,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苏寒苦着脸道,他是没失忆,但他的记忆跟这里完全不搭边,跟失忆没两样。
  “是吗。”林羽面无表情的说道,然后指指叠好放在一旁的那套锦衣,锦色的绸缎衣物泛着莹莹华光,动人却不耀眼,奢华的十分低调,却是连再外行的人都能看出是好东西。
  “这是云锦,在大丰只有皇室贵族和织造云锦的云家嫡系子孙才能穿戴,一般官员巨贾都不能穿,你既然穿着云锦不是皇室就是云家的人,这样说你便明白了吧。”
  “啊?”苏寒微微张了张嘴,他其实不是太明白,但听林羽话里的意思,貌似自己这个身体原来还是个很有身份的人,苏寒又觉得一阵激动,果然么,自己这样优秀的人,又碰上几率比中彩票特等奖还渺茫的穿越事件,怎么能随随便便穿个路人甲呢。
  “所以你可以先去云家,到了云家即便不是云家人也必能找到身世。”林羽说着把衣服扔给苏寒。
  “呃,这个,林兄所言极是,只是,只是......”苏寒只是了半天也没接下话去,林羽说的极有道理,但是他仍然感觉不对,自己若是富家子弟,怎么会无缘无故落水,若是意外,家里必派人来寻,若是无人来寻,其中必有蹊跷,更何况自己一个穿越的,一无所知,要去哪里寻找,倘若找到还好,若是找不到又当如何?苏寒穿越之前就是个人精,当下就决定在无确实信息之前绝不离开这里。
  “若真如林兄所言,那在下想必非富即贵,若是如此家里必然会派人来寻我,我如今失忆,什么也不记得,贸然去找也不是办法,不如等家里派人来寻,正好也可以报答林兄,或者林兄受个累,陪我走一趟,若真能找回家里,必当重谢!”苏寒打定主意,决不会自己一个人离开。
  “你不必谢我,云家乃是大丰第一富商,专为皇室织造贡锦,云泰来的大女儿又是皇帝的宠妃,云家在大丰赫赫有名,你由此往东南五百里,汾城最大的一处宅子就是云家。”
  “林兄,怎么知道的这样清楚?”苏寒下意识的问道,这人明明是个山野村夫,怎么会对外面的事这样清楚?!
  “呵,大丰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赫赫有名的云家,大丰天灾连年,民不聊生,皇帝还只顾享受,云锦织造复杂,极为耗费人力财力,皇帝不顾百姓疾苦却年年拨出巨款贡云家织造云锦。”林羽冷笑一声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