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新婚[重生]+番外 作者:夜风起

字体:[ ]

 
李锦成的爸爸说:“锦成,家里的公司快破产了,你就嫁给何振轩了吧?”
李锦成的后妈说:“锦成,听你爸的话好不好?你看他多可怜!”
家里唯一体谅李锦成的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在他的鼓励下,李锦成追寻所谓的爱情与人私奔。
 
可惜直到临死前的那一刻,他才知道这只是一个圈套。
除此之外,他还知道了自己妈妈真正的死因。
重生一世,李锦成决定嫁给出身港岛豪富之家的何振轩……
 
跳坑须知:此文主受,受有特殊技能,但他一开始不知道用途。
 
 
内容标签:重生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锦成何振轩 ┃ 配角:李家俊廖长远任乔宇 ┃ 其它:互宠
==================
 
    第1章 前尘
 
  听见关门声,一直等着廖长远回家却始终没有等到他的李锦成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说:“回来了?”
  廖长远没有说话,只是扑到他身上开始急促的吻他。
  以往廖长远喝醉酒回家都会做这样的事,李锦成也习惯了他这样,但很快的,他察觉到某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比如身上的这个人太重,也没有平时他带给自己的那种熟悉的感觉。
  惊慌之下,李锦成打开床头的台灯。
  压在他身上的是廖长远的老板陈克义,此前李锦成只远远的看到过他一次,四十多岁,长得肥头大耳,如今离得近了,李锦成还发现他眼神浑浊,口臭严重。
  
  见李锦成开灯,陈克义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他将李锦成的双手压在枕头上,激动的说:“我和长远都说好了,就一晚,今晚过后,我替他还清他欠下的那一百万赌债!”
  这件事几天前廖长远曾经同自己说过一次,但那时候李锦成以为他不过是在同自己开玩笑。
  两人认识多年,自四年前确定关系后又一同来到这座城市,原本在李锦成的心中,廖长远是他的恋人,也会陪着他一辈子,但现在,为了自己的赌债,他竟将自己礼物般送了出去。
  
  “让开。”
  “哼!廖长远借的可是高利贷,你这次不帮他,你以为他能活过几天?”
  陈克义的语气中含着笃定,李锦成闻言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
  
  四年前,为了自己,廖长远不惜抛弃自己的家人与他私奔,为了这一点,即便一早就已经察觉到他只是一个徒有虚表的花花公子,对自己也算不上太好,但李锦成一直对他很忍耐。
  只是事到如今,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还在坚持什么。
  看了眼依旧趴在他身上准备对他为所欲为的陈克义,李锦成只沉声说了句:“最后说一次,让开!”
  
  声音已经临近冰点,但陈克义自持力气比他大,猛力将李锦成单薄的t恤撕开后,他又一口咬在李锦成精致的锁骨上,含糊不清的说:“你觉得有可能吗?肉都放在嘴边了,我怎么还有可能……”
  李锦成容貌俊秀,气质出尘,那天陈克义不过是远远看了他一眼,就已经对他念念不忘,这次若非廖长远欠下赌债,自己又无力偿还,恐怕他这一辈子都不能染指这个人。
  可惜他放开二字还没说出口,就被突然发力的李锦成拿了一盏台灯狠狠砸在他的脑袋上。
  
  “你!”
  李锦成一把推开头破血流的陈克义,只赤脚走向门外。
  和他想象中的一样,廖长远此时就坐在门外客厅的沙发上。
  
  一般遇到这种事的人,多少会感到紧张或者难堪,但廖长远不这样,吃着一盒炒河粉,玩着手机,样子看起来十分的轻松惬意。
  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听见开门声后,廖长远才循声朝他看了过来。
  “我老板呢?”
  
  “死了。”
  见他神情冷淡的说出这样一句话,廖长远终于露出一丝恐慌,推开面前的李锦成又看清楚房间内的场景后,他怒不可揭的吼了一句,说:“李锦成,你他妈是不是人?!你当真想要我去死?!”
  “是我让你去赌的?是我欠下的那些赌债?”
  
  “哼,四年前你怎么离开港岛的?要不是为了你,我会这么久不和我家人联系?还有你,你能过的这么轻松自在?”
  轻松吗?一点不觉得,自四年前来到这座城市,两人的吃穿用度都是他一个人在张罗,甚至就连两个月前廖长远心血来潮跑去一家夜总会当公关,也不过是他想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继续自己醉生梦死的人生!
  更别提每次发生争执他都会把这件事单独拿出来说一遍!
  
  这是真正爱人的态度?
  看着眼前的廖长远,李锦成开始怀疑这人其实根本没有爱过自己。
  “你做什么?”
  
  “分手,我现在就从这里搬出去。”
  这还是李锦成第一次同自己说分手,以往对他再坏,甚至把他打到入院,他都从来没有和自己说过这样的话,一想到自己即将失去这张长期饭票,廖长远也不由得有些紧张。
  他很想像往常那般说上几句示弱的话拖住李锦成,但等到他看见躺在卧室地板上已经昏迷过去的陈克义,又想到自己的那笔赌债,瞬间被愤怒和无助控制的廖长远很快扯下自己的领带勒住李锦成的脖子。
  
  真是,像以前那样温顺听话不是更好?再说,不就是陪人上次床?又不是没做过,何必在这个时候装贞烈?还有,不是口口声声说爱自己?自己都快没命了,为什么他连这点小忙都不肯帮?
  “廖……廖长远……”
  李锦成的脸因缺氧变成猪肝色,想到自己毫无希望的人生,廖长远感觉到体内前所未有的快感和肆意,将手中的领带勒的更紧后,他才半跪在地上说:“李锦成,你当真以为我当初是因为爱你才带你离开的港岛?”
  
  说完他放纵的笑,贴在呼吸急促的李锦成的耳边说:“不是的,那时候我也像今天这般欠了一大笔高利贷,恰好你弟找到我,说只要我带你离开港岛,他就给我二十万。虽然二十万算不上什么,廖家在港岛也算得上是名门,但你知道的,我不过是个私生子,我妈也只是一个来自澳洲的妓女,所以就算我死,廖家的那些人大概也不会有怎样的感受。”
  想到自己凄惨的童年以及在廖家所受的那些委屈,廖长远更加用力,似乎只有这样,他才可以释放掉自己心里的不甘和愤怒。
  见刚刚还在挣扎的李锦成已经停下自己手中的动作,脸上也露出惊讶的表情,廖长远又笑,说:“不知道为什么你弟弟会给我钱?因为他爱何振轩爱的要死!他想代替你嫁进何家!不过话说回来,李锦成,我从来没见过一个比你更蠢的人!当年你妈为了嫁给你爸不惜和她家人决裂,你爸靠着她的私房钱发家,可结果呢?你妈还不是照样被你爸和宋婉茹那个贱人联合逼疯?你呢?天天叫宋婉茹妈妈叫的开不开心?还有你那个白眼狼弟弟,你对他这么好,他最后又是怎么对你的?”
  
  想了想,廖长远又有些感概的说:“说起来,你们这家人也够恐怖的!不过你爸和你,还有你妈一样蠢!替别人养大儿子不说,对他比对你这个亲生儿子更好!啧啧!看他一副蠢相,整个港岛上流圈的人都知道了,就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所以说……你活该!你们都活该!”
  此时的李锦成已经只剩一口气,但他依旧顽强的瞪向自己。
  愤恨?不甘?可惜廖长远已经无暇理会。
  
  他此时唯一能想到的事,就是快点结束这里的这一切离开,然后永远不回来。
 
    第2章 重生
 
  “锦成?锦成!”
  李锦成从噩梦中惊醒,醒过来看见正在叫他的韦春芳,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些回不过神。
  韦春芳自小带着他长大,但在此之前,李锦成已经有四年多没有见过她。
  
  这么想了以后,他又起身看向四周。
  房间是他在港岛自己家里的房间,看着熟悉的家具以及布置,李锦成无意识的抚上自己的脖子。
  那里没有任何的压痛,只是怎么会这样?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锦成,该下楼吃饭了,还有…”韦春芳欲言又止的看向他,说:“你爸好像有话对你说。”
  
  “芳姐,今年哪一年?”
  “11年,怎么了?”
  李锦成今天看起来有些不对劲,神色恍惚,整个人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冷淡的气息,是已经知道那件事了吗?
  
  韦春芳自小看着他长大,这么想了以后,她也不免有些心疼,正准备坐在床旁好好安慰他几句,李锦成却在这个时候抬头,说:“知道了,芳姐,我马上就下去。”
  周围的一切真实的过分,所以自己这是重生了?
  李锦成看着自己握紧又松开的双手,在床上呆坐许久,他才起身下楼。
  
  此时应该是夏天,从客厅的落地窗望出去,灿烂的阳光落在对面大树湾碧蓝的水面上,水天一色,波光粼粼。
  他爸李耀祖正坐在餐桌旁吃饭,看见他下楼,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过来吃饭。
  他还是自己记忆中的样子,保养得当,一眼可以看出的良好修养,从他五官以及脸部的轮廓,可以感觉出他年轻时一定是个美男子。
  
  想到临死前廖长远同自己说的那些话,李锦成不由得握紧自己的双手。
  那时候廖长远指责他有眼无珠,识人不慧,但实际上,李锦成的亲生母亲在他二岁时就已经过世。
  他只知道他妈妈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入院后不久,她就从病房的窗户一跃而下,但那时候他爸爸告诉他,他妈妈是因为家人与她断绝关系,她又患上产后抑郁症,所以才会选择以那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二岁的孩子能懂什么?加上此后他爸爸一直不停的在他耳边重复这样的话,使得他信以为真。
  自己果真是蠢到无可救药,如今仔细想想,就可以发现里面很多蹊跷的地方,尤其是别人看他的眼神,似同情又似嘲讽。
  可能和廖长远说的一样,港岛上流圈的很多人都清楚的知道他们家的那点破事,可惜他生性豁达乐观,想不通就索性将这些事丢到一旁置之不理!
  
  看着不远处正在吃饭的李耀祖,李锦成其实很想冲到他面前质问他,问他当初到底是怎么对他妈妈的。
  这些年,即便他什么都不说,但当他在面对自己这些所谓的家人时,他依旧能感觉到那种明显的隔阂。
  为了努力融入他们,他一直对这几个人很好,甚至就连每个月的薪水,除去必要的开支,他都花在了这几个人的身上。
  
  那时候,当他们发现自己想要卑微的讨好他们时,他们会不会在心里嘲笑自己的愚蠢和天真?
  “锦成,发什么愣?还不过来吃饭?”
  李耀祖对自己一直显得有些严厉,从前李锦成以为那是因为自己是家中的长子,如今看来,他恐怕只是对自己无感。
  
  将自己攥紧的拳头放开后,李锦成才一言不发的在他的对面坐下。
  “等一下吃完饭来我的书房,我有话对你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