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国王的信徒[异世重生]+番外 作者:守本琦子

字体:[ ]

 
 
文案:
版本一:
上一世,亚兽人爱德华·兰开斯特无忧无虑的当了二十二年的王位继承人,直到私生子弟弟成年,才知道自己竟然不是国王与王后的孩子。他只是鸠占鹊巢的野种,王后野心的棋子,国王爱子的挡箭牌,和叛军操控的傀儡。
被俘,绞刑,逃狱,击杀,再一次醒来,竟然重生至七年前。
神让自己重生,一定是有着什么特殊的意义,坚信这一点的爱德华决定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赐予了他第二次生命的万能的神,主宰萨尔曼大陆的奥尔贡拉,以及上一世帮助他逃狱的弟弟,帝国命定的主宰,王位将来的拥有者,王室最有希望晋级金龙的兽人,威廉·兰开斯特。
 
 
版本二:
“殿下。”男孩单膝跪地,高高的仰起头,望着高贵俊美的萨摩赛特亲王,那是尊贵的王储,王位的继承人,国家最受兽人欢迎的亚兽人之一,他异母的兄长,爱德华·兰开斯特,“您愿意为我祝福吗?”
爱德华望着跪在他脚边年幼的兽人,那双属于王室特有的金眸满含着崇拜和孺慕。这是他名义上的父亲,卡斯伯特帝国的国王真正的儿子,威廉·兰开斯特,六年后,他将代替自己这个偷天换日的野种,受封王储的头衔,萨摩赛特公爵,晋级萨尔曼大陆最强大的巨龙,成为帝国真正的继承人和统治者。
爱德华将手放在他毛茸茸的头顶上,声音温和动听:“愿万能的神奥尔贡拉赐福与你,我亲爱的弟弟。”
愿万能的神奥尔贡拉赐福与您,我的君王,我的主人,我重生的意义,我效忠的强者。请接收这祝福,因为这祝福来自您最忠诚的信徒。
 
扫雷:
重生受,年下攻。
异世大陆,魔法,兽人能变身,亚兽人有空间。
生子(其实是生蛋)。
 
内容标签:年下 重生 宫廷侯爵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爱德华·兰开斯特,威廉·兰开斯特 ┃ 配角: ┃ 其它:
 
 
银牌编辑评价:  
上一世,帝国的王储,亚兽人爱德华直到私生子弟弟成年,才知道自己竟然不是国王与王后的孩子。他只是鸠占鹊巢的野种,是叛国的王后操控的棋子。被俘,绞刑,逃狱,击杀,再一次醒来,竟然重生至七年前。这一世,因重生而艰辛神灵存在的爱德华决心投身宗教,并用一生去报答上一世帮助他逃狱的兽人弟弟,真正的王储威廉。 
本文主角并非重生后便拥有扭转乾坤的能力,起初他因懦弱退让而被国王利用以致险些丧命,此后逐渐成长,变得坚强独立,明白了想要保护所爱,必须先强大自我,而非投靠他人。本文中既有攻受之间甜蜜温馨的相处,也有阴暗曲折的宫廷政治斗争,时而轻松,时而紧张,节奏张弛有度,引人入胜,文笔流畅,值得一读。 
 
 
  ☆、第 1 章
 
  爱德华坐在高高的窗台边上,望着窗外。这里虽然是关押犯罪的贵族的黑塔,到处都是黑黢黢的,但是并不肮脏,窗户擦的很干净,他能清楚的看到黑塔下专门用来行刑的圣安东尼广场上的情况。
  有人正在收拾行刑台。白色大理石做的行刑台已经被人冲刷干干净净,工人们正在行刑台上不紧不慢的用木板和木条拼制绞刑架。绞刑架在一天之内就能被拼好,而第二天,它将会迎来一位国王亲自审判定下罪行的犯人,那人将罩着黑色的头套,被吊死在民众的面前。
  绞刑架还没有拼好,但是行刑台的周围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民众。广场上热闹的就像集市,大家聚在一起,一边兴致勃勃的聊着上一次公开死刑的场景,一边时不时的看向伫立在广场旁的黑塔,期望能够从黑塔的窗户里看到即将被吊死在这里的前任王储爱德华。
  在卡斯伯特帝国,死刑并不常见,公开死刑就更少了,最近一次公开死刑还是发生在好几年以前,那时被吊死在圣安东尼广场上的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变态杀人狂,他在全国流窜作案,用极为残忍的方式残杀了几十个兽人,还强奸了几十个亚兽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而这一次,将要被吊死的人是他。爱德华颤抖的呼吸着,眨了眨酸涩的眼睛,脑子里再一次浮现出几天以前传令官向他宣读的国王的最终审判:
  “阿布洛斯的爱德华,关于对于你的叛国罪的指控,国王和法院判决指控成立,应被处以死刑,你将于十一月三日在圣安东尼广场行刑。”
  阿布洛斯正是爱德华名义上的母亲王后娘家的姓氏。爱德华已经被剥夺了王储之位,后来又因为发起了叛国战争的王后的缘故,失去了所有的爵位和头衔,到最后,甚至失去了他的姓氏,他不被允许再姓王室的姓氏兰开斯特,而没有姓氏的他,只能被称作阿布洛斯的爱德华。
  他把脸小心的贴在冰凉的玻璃上,呼出的气体氤氲了玻璃,白色的行刑台在这一团雾气中散发着朦胧的神圣的白光,仿佛那里不是绞死犯人的场所,而是接受奥尔贡拉圣训的祭坛。
  就是明天了。他将额头靠在冰凉的玻璃上,攥成拳头的双手抵在唇上。求您给我勇气,万能的奥尔贡拉,您卑微的仆人乞求您给予直面死亡的勇气,并将他卑微的灵魂接进您荣耀的花园。他这样想着,从窗台上跳下,匆匆的来到房间一角的祭坛前跪下,一只手扶着祭坛,一只手按在胸口,望着祭坛上象征奥尔贡拉的金环龙,嘴唇微微蠕动,快速的默背着《圣训》。
  他不是视死如归的英雄,面对死亡毫无畏惧,他只是个普通人,会紧张,会恐惧,会害怕,会留恋生命,会畏惧死后未知的世界。而在无可避免的死亡面前,他只希望自己的罪孽能够得以宽恕,灵魂能够得到救赎,这样死后就能够进入奥尔贡拉的国度,而不会落入地狱遭受永世的痛苦。
  牢房的大再一次被打开。爱德华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高大的兽人走进牢房。他呼吸一滞,顿了一下,才站了起来,上前两步向这位兽人深深的行礼,姿态优雅,标准的堪称典范:“王子殿下。”
  威廉后退了一步,侧身避开了这个礼,又紧接着也鞠躬行礼道:“哥哥。”
  跟在现任王储身后的近侍看到这景象,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沉默的地下了头。威廉王子一直很尊重这位与他既不同母也不同父的亚兽人兄长,之前有狱卒对爱德华不敬,被威廉发现后,全都被扔到了最前线去当炮灰了。因此,虽然见到了这副不和礼数的场景,近侍还是沉知趣的保持了沉默。
  “你们先出去吧。”威廉沉声下令道,“我想和我的哥哥单独说会儿话。”
  牢房里的人顿时退的一干二净,只剩下爱德华和威廉。
  爱德华抬起头,望着越来越有威严的兽人,露出一个微微放松的微笑:“我没想到你会来见我最后一面……”
  “我不会让你死在这儿的。”威廉打断他的话,上前一步,握住爱德华的肩头,声音轻微而坚定的说,“我会带你离开。”
  “……你在说什么?”爱德华微微瞪大了眼睛,突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威廉搂着他的肩膀,将他带进牢房内远离大门的角落里,快速的小声说道:“我已经安排好了。今天傍晚做晚课的时候,照惯例会有一位神父过来为你主持一次忏悔祈祷,那个神父还有带领神父进入黑塔的狱卒都是我的人。到时候你和那位神父换一下衣服,他的衣服上喷了药水,可以遮住你的气味,接着狱卒会带着你离开黑塔。等离开了黑塔,你就回城东的圣莱曼大教堂,直接去教堂修士居住区的大食堂储物室后门,我的人就在那里等着你,你到了直接跟着他们上船就可以了。”
  大教堂紧挨着伊尔托斯河,而食堂储物室的后门就立在河边,方便从船上装卸修士需要的食物等货物。伊尔托斯河贯穿了整个王都莱曼,河面上交易往来频繁,直到晚上十点城门关闭才会渐渐停歇。
  爱德华听着威廉的安排,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想不到,自己在临死的前一天竟然还能遇到这样的峰回路转,重新燃起的希望就像突然被点燃的熊熊烈火,灼烧得他胸口都疼痛了。
  但是,他该相信威廉吗?这会不会是一个计谋?会不会国王只是假意放他离开,看他会和谁联系,跟在他的身后,趁机打入王后的阵营,将罪魁祸首一举擒获?毕竟他和威廉到底不是真正的兄弟,以前他们的关系也没有多好,那个时候,威廉对他来说不过是众多私生子弟弟妹妹中的一个,不过天分好一些,并不值得他多看一眼。
  “请你相信我!”威廉有些急躁的说,他看得出爱德华眼中的犹豫,“你的母亲已经放弃你了,阿布洛斯家族现在扶持的是陛下的堂兄。没有人会来救你,陛下知道这一点,他不会通过假意放走你来潜入阿布洛斯家族的阵营。”
  威廉脸上的表情很真诚,看起来不像是作假。爱德华望着他的脸,心中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就算这是一个圈套又如何呢?不钻进去的话,明天毫无疑问会被吊死在黑塔下,钻进去的话,说不定能够活下来。爱德华这样想着,对上威廉的视线,点了点头,轻声道:“谢谢你。”
  威廉深深的望着爱德华的眼睛,表情沉重,最后渐渐的露出一个悲伤的微笑:“奥尔贡拉在上,我真舍不得你……我宁可你是我的亲哥哥,宁可你还是王储,只要你还在我的面前,让我每天都能看到你,知道你幸福平安……”
  “说什么傻话呢。”爱德华忍不住也红了眼睛,“你是名至实归的王储,是将来的国王,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我不在乎这些!”威廉的声音猛然提高,整个人显得更加激动了,“我才不在乎什么王位,我只在乎你!我……”
  这句话戛然而止,威廉嘴唇颤抖,目光哀戚,他的手顺着爱德华的肩头,沿着脖子缓缓向上,最后扶住爱德华的后颈,大拇指轻轻的划过他的面颊。
  爱德华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来气,威廉的眼神里有一种他看不懂的炙热而沉重的东西,仿佛一块儿烧红的烙铁,重重的滚进自己的胸腔。他狼狈的垂下头,转开自己的视线。
  威廉最后还是没有完成那句没说完的话,只是紧紧的抱住爱德华,半晌后才在他的额上轻轻的印下一个吻,低声说道:“你要照顾好你自己,等你安稳下来了,我再和你联系。好好保重。”
  他松开爱德华,又摸了摸他的脸,动作温柔小心,“我会接你回来的,”他郑重的说,“我发誓。”
  傍晚天色,将暗未暗,这正是晚饭前做晚课的时间,所有人都会停下手里的工作,向奥尔贡拉祈祷。爱德华换上神父宽大的黑袍,用兜帽遮住自己的一头金发和脸,低着头,跟着狱卒快速的离开了黑塔。狱卒一直将他送到圣安东尼广场外的大街上。
  此时的大街显得有些空空荡荡的,人比平时少了很多,大家都忙着做晚课,即使是路人也在最近的商铺里,跟着老板和店员祈祷。爱德华克制着自己不要跑起来,快步的沿着大街向前走,穿过市场,来到圣莱曼大教堂。大教堂外空无一人,爱德华顺利的绕到教堂后面的修士生活区,找到大食堂的储物间。在储物间临水的后门,他看到一艘船停靠在那里,船上的人一看到他,立刻深深鞠躬,低声道:“爱德华殿下,我们是威廉殿下派来送您出城的人。”
  爱德华停在原地,他再一次对是不是该上船产生了怀疑。这一切显得太过顺利,他本来第二天要被绞死在圣安东尼广场,而现在,他站在伊尔托斯河畔,马上就能出城逃出生天。
  “殿下?”船员小声的提醒着。爱德华猛地回过神来,咬咬牙,还是上了船。他不知道未来迎接他的是什么,只是横竖不过一死,不如拼一把,说不定真的能够活下去。
  如果威廉是真心帮助我的。爱德华躲在船舱中的酒桶里,闻着醺人的酒香想着。如果他真的帮我活下去,我就用我剩余的一生在奥尔贡拉面前为他乞求健康、平安、幸福和强大。
  又过了一会儿,晚课结束了,小船缓缓的驶进了伊尔托斯河,混进大大小小的船只中,朝着城门驶去。爱德华听着透过船舱和木桶传来的水流的声音,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直跳,他听着船员和城门的看守说话,交了出城的钱,随后驶离了城门,离开了王都。一股名为希望的热气吹进了他的心房,他的心脏就像是一只热气球,渐渐的膨胀饱满,从地面缓缓升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