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老子要当小透明+番外 作者:报社君

字体:[ ]

 
  文案
  当顾影魂穿到未来异世,小透明的他竟然变成了抢手的雌性!
  本想继续透明下去,可是有谁能够告诉他,为神马他会多出一位非常可怕的伴侣?而且还是个男的!不对!是只雄性!
  虽然他喜欢过男人,但会变身为巨型宠物的男人他接、受、不、了、呀、摔!
  那个可恶的男人,为神马总喜欢把他推到台面上来?他只想当一只安份守己的小透明呀摔!
  到底还能不能一起好好玩耍了亲!
  ~﹡~﹡~﹡~﹡~﹡~﹡~﹡~﹡~﹡~﹡~﹡~﹡~﹡~﹡~﹡~﹡~﹡~﹡~
    主受,甜宠,1V1,HE,未来世界,生子
  内容标签:未来架空 强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影 ┃ 配角: ┃ 其它:未来架空,shou人,生子
 
 
  ☆、第1章 重生异世
  
  逃!
  顾影睁开眼的瞬间,脑海里唯一浮现的,只有这个字。
  呆愣地躺靠在脏乱的角落里,顾影扫视了一下四周,破破烂烂还漏风的木屋里,几缕月光从木缝里斜钻入屋内。
  “这里是……”
  顾影感受着浑身疼痛的身体,颤抖着伸出双手,看着自己满是青淤的手臂,忽然大量的信息涌入脑海里。
  信息量并不多,总结了一下关键词,也就是:他叫顾影,正在被追杀,然后在逃亡的路上……挂了……
  顾影愣了愣,再次回顾了一下脑海里涌入的明显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他,在正在被追杀,逃亡路上,身体熬不住,然后……
  顾影嘴角抽了抽,说道:“挂了?!”
  摇了摇头,不小心撞到木板上,听到破小屋很配合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厚重的尘埃从屋顶悠闲地飘落。
  “啊……啊啾!咳!咳!咳!”被灰尘弄得打了个喷嚏,抱着撞疼的脑袋,顾影用力地拍着胸口,他这身体也太差了!
  翻了个身,顾影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望着还在飘尘的屋顶,喘了好一会气,顾影咬牙爬起,扶着木墙慢慢地来到门边。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顾影喘了口气,这里非常寒冷,满身是伤的他……呃……这个身体的前主人大概就是被冻死的,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别说后面会有追杀的人找过来,光是他这一身伤,也熬不了多久。
  打开破旧的门板,凛冽的寒风灌入屋内,顾影犹豫了一下,如果待在屋里,他大概能存活三到四个小时,前提是在这段时间里,追杀的人没有找到他。
  望了眼漆黑的野外,雪花飘乱,顾影咬牙道:“只能赌一把了。”
  这个时候,也由不到他选择了,他只能赌,赌自己能够支撑着找到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地。
  顾影吃力地用手臂遮挡着面前的风雪,深一步浅一步地往前行走着。
  也许在一年之前,他会跟其他人一样,认为在风雪中,还是乖乖地躲在木屋里比较安全。不过就算木屋里有充足的暖气,还有吃物和医疗用品,顾影也必须离开。
  逃!这具身体的记忆在他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传送了这种意识给他。显然这里并不安全,一直留在那里只会被杀死。
  独自行走在漆黑的雪夜当中,还带着一身的伤,顾影倔强地前行着,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些曾经--那些真正属于他的过去。
  一场磁风暴带来的自然灾害,只是地狱的开端。
  陨石撞击,带来外星的病毒,于是电影里拍的丧尸横行,世界末日,人类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当中。
  双手拿到嘴边呵了口气,一股气雾从掌中溢出,顾影已经行走了两三个小时了,他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不清。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莫名其妙地重生,然后莫名其妙地再次死去?
  脚上好像踩到了什么,顾影一个踉跄,以为会摔倒在冰冷的雪地上,可是却摸到了一团毛绒绒的东西。
  一股出乎意料的暖意中传出,顾影忍不住抱住那团暖乎乎的东西。
  冻得通红的脸在那团毛绒绒的东西上蹭了又蹭,顾影揪着那团毛绒绒的东西,他突然放松了紧繃长达一年时间的神经,好暖和,好舒服,就像回到了末世之前的和平年代。
  顾影缓缓地闭上双眼,沉沉地睡去了。
  揪着一戳毛,顾影嘴角露出甜甜的笑容,这里很安全。这个想法让顾影更加确信自己之前的猜想--他100%是在做梦。
  在顾影躺下就秒睡后,一个黑影晃过,只见一只毛绒绒的黑色狼头扭过脖子,沉默地凝视着那个不请自来的小家伙。
  一只雌性?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清静的地方,可以喘口气,尤里希斯不解,为什么这种危险的地方,会出现一只珍贵的雌性?
  目光扫过雌性那头白色的长发,他的瞳孔猛地收缩,挪了挪身体,将这只小雌性环在怀里,毛绒绒的黑色大尾巴盖在雌性的身上,不让一丝寒风吹到对方身上。
  将狼脑袋收回垫在前腿上,尤里希斯缓缓闭上了双眼。不知道这个雌性的眼睛,会不会跟他的发色一样,是白色的呢?
  白色的头发,如果再配上白瞳,那可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尤里希斯抱着这份好奇,于是难得地允许了这只雌性待在自己身边。
  这里最近的适合雌性居住的临时居所,以他的速度,也要近十个小时。在这场大风雪之下,这只雌性受了如此重的伤,带着对方赶路,显然是不明智的。倒不如他牺牲一下,让雌性在他怀里休息。等他醒过来,再把他带到安全区里再走吧。
  半夜,一群人出现在百米开外。
  一个人悄声说道:“线索在这里就断了,那只雌性肯定不会跑远!”
  另一人犹豫地说道:“可是风雪已经停了,这里白茫茫一片,根本就看不到那只雌性。”
  对兽形是猎狗的自己追踪能力被怀疑,那人不爽地低声说道:“绝对不会走远,我的鼻子不会出问题,那只雌性的味道就在这附近!”
  后面一人一手按住一人的脑袋,将快要吵起来的两人按倒地雪地里,他抓狂地说道:“现在你们还有心情吵架!德鲁的鼻子不会出问题,那只雌性应该就在这附近,可问题是那只魔狼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们听说了吗?听说那只魔狼前阵子失踪了。”
  “这谁没听说过啊!有一堆美丽的雌性可以随便他挑,而他TM的竟然为了逃避相亲失踪了!”
  “唉?是因为逃避相亲吗?这个我没听说过。”那人好奇地八卦着,可是发现大家突然安静了下来,他莫名地看向同伴,不解地问道,“怎么了?”
  在同伴的示意下,那人回过头,然后看到百米外的那只魔狼不知何时抬起了头,正两眼泛着精光,盯着他们不放。
  “撤!”领队畏惧地后退一步,下达撤退的命令。他们自由人虽然命很贱,可是白白送命的事情他们也不会去做,就算有再多的钱财,如果没命花,那还有什么用?
  见那群自由人离开,尤里希斯收回目光,狼尾巴在雌性身上轻轻地扫了扫,感觉雌性的体温慢慢回升,再次垂下脑袋休息。
  清晨。
  顾影在暖和的毛绒绒毛毯里蹭了蹭,揪着一戳长毛,缓缓睁开眼睛。
  尤里希斯将巨大的狼头扭过来,目光首先落在的是那只雌性揪着自己毛发的那只手,那只雌性好像很喜欢揪他的狼毛。
  眉头皱了皱,虽然尤里希斯觉得雌性是一种很麻烦的生物,可是雌性毕竟是珍贵的。昨晚他就发现这只雌性被一群自由人追杀,再看到雌性满身都是伤,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对雌性出手?
  目光移向雌性圆瞪的眼睛,尤里希斯一愣,竟然真的是最罕有的白色瞳孔!
  顾影歪着脑袋,看向那只巨大的“狗头”,人“狗”对视良久,顾影忽然眯起眼睛,揪着长长的“狗”胡子,让“狗”头靠近自己。
  感受着手中真实的触感,顾影歪着脑袋咧嘴嘿嘿笑了两声,乐呵呵地傻笑道:“这个梦好真实。”
  顾影的头脑还没清醒,他记得自己陷入末世的泥潭中,这种散发着暖意的场景,只有在梦里才会偶尔出现。
  这只雌性想干什么?尤里希斯心里疑或,好奇地配合着将狼头凑近对方,狼耳朵抖了抖,嘴角不舒服地动了动,被揪着胡子的感觉不太好。
  这只雌性不仅爱揪他的毛发,还喜欢揪他的胡子。
  雌性看着他的两只眼睛在放光,他这是想跟自己打架吗?
  哈士奇,一只趴卧在雪地上,比他站起来的时候还要高大的大哈!这只哈士奇一身亮黑,脸和四肢部位的毛发是顾影喜欢的亮白。小哈那脸上写着“天下哥最帅”的狂霸表情,真的好赞!
  心想着反正是在梦里,顾影揪着“狗”胡子,身体往前倾倒,在“狗”嘴上大大地亲了一口!他想永远停留在这个梦里,不要清醒过来。
  也许是经历过末世,相对于人类,顾影对动物的信任更加深。人总是会轻易地背叛,而动物一旦选择了主人,就会永远保持忠诚。
  顾影很喜欢这只大哈,他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好想养一只巨型犬!
  顾影伸出手臂,五指熟练地放在“狗”下巴上给它搔痒痒,大哈的身体明显颤了颤,条件反射地稍微低下头配合着对方的动作。
  尤里希斯舒服地微眯着眼睛,虽说兽人也是人类,可却是具有动物基因的人类,因此被搔下巴,他忍不住就开始享受起来。
  忽然,一阵刺骨的寒风吹过,衣着单薄的顾影冷得瑟瑟发抖,尤里希斯下意识地将狼尾巴覆在对方的身上,顾影不客气地抱着毛绒绒地“狗”尾巴当毛毯盖在身上。
  这时,顾影才留意到自己手臂上一片淤紫,记忆慢慢回笼,顾影的脸色越来越古怪,于是手下的动作也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尤里希斯见对方停下动作,正想用狼头蹭一下对方,示意对方别停来下。可是他的狼眼猛地一睁,缓缓扭过狼头,尤里希斯感觉自己掉抗里了。
  在这个兽人世界里,雌性向猫、犬科系的雄性兽人求婚,就是搔对方下巴。如果兽人拒绝,那以雌性渣渣的武力值,根本碰不到兽人一根寒毛。如果兽人答应,就会伸出尾巴示好,雌性将尾巴抓住,就表示伴侣契约成立。
  尤里希斯满脸黑线地想,他就说雌性非常麻烦,为了逃避相亲都逃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了,怎么就稀里糊涂地订立伴侣契约了呢?
 
  ☆、第2章 口感不错
  
  看到手臂上青紫一片,顾影皱起眉头,连忙将自己的衣服扒开,果然胸前的惨状不比手臂好多少。
  这只雌性在干什么!
  尤里希斯一惊!这只雌性之前到底遭遇了什么样非人的对待,竟然满身都是伤痕!
  呆愣了片刻,尤里希斯才反应过来,雌性现在可是赤果果的。尤里希斯连忙慌乱,但不失温柔地用狼尾巴将雌性整个人都给覆盖住,就算他们现在已经签订了伴侣契约,可是对方还没成年呀,那么猴急是要玩哪样!他尤里希斯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可是绝对不会对未成年雌性出手的,就算对方是自己的契约伴侣也不行,那可是犯法的!
  “啊——啾——!”顾影被狼尾巴上出乎意料的柔轻长毛给弄得连打了几下喷嚏,他就那样在“狗”尾巴下将衣服重新整理好,才从一堆光滑柔顺的长毛里扒拉出来。
  这个时候,顾影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这具身体仍然非常虚弱。
  顾影就那样托着下巴,低着头,沉思了几分钟。然后,他抬头盯着新收的宠物“狗”看了好一会儿,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似是做出了某个决定,他扒拉在宠物“狗”身上,开始摸索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