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羽刃之比翼齐飞 作者:墨千榕(上)

字体:[ ]

 
书名:羽刃之不许反抗/羽刃之比翼/羽刃之比翼齐飞
作者:墨千榕
 
文案:
星舰首席机械师克里斯在和虫族的战斗中牺牲,被科学院收拢精神体送往异世!
成为羽人世界里的珍稀雌性,唯二的优点是长得美和生蛋强!【本文不生子】
身娇腰柔易推倒,作为一个行走的汤姆苏,怎么才能完成大杀四方的任务?
略难!克里斯在纸上一笔一笔记:
首先要学会飞!其次要找到光脑!!
等等,刚才眼角闪过的是什么?嗷~~我的光脑!混蛋,谁允许你用它装饰包丁丁的尿布!还给老子!
否则你就等着见识下迫击炮和□□的厉害!
 
这是一个不小心成为绝世美人汤姆苏的前星舰机械师、舰队机甲战士勇闯异界同时驯养奇葩疯狗成忠犬的故事~~
本文又名《成为鸟人的日子》《嫁给中二病的生活日记》《羽刃之不许反抗》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现代架空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克里斯,亚瑟 ┃ 配角: ┃ 其它:
 
银牌编辑评价:  
星舰首席机械师克里斯在和虫族的战斗中牺牲,被科学院收拢精神体送往异世。成为羽人大陆一名身轻腰柔易推到的雌性,唯二的优点是长得美和好生蛋TAT在一年一度的野蛮抢夺伴侣大会之前就被武力值横扫天下的酷炫狂霸拽的小攻抓走盖戳。从此开始了一个汤姆苏驯养疯狗变忠犬,顺手拯救新大陆的光辉人生。作者构筑了一个新奇的羽人世界,不同血系的羽族,漂在天空的浮空岛,数千米高的通天塔,以及靠武力值争抢定胜负的婚配习俗。作者想象力丰富、故事新奇有趣,来自星际世界的超一流机械师重生为绝世美人,怎么才能融入异世好好生活并完成自己的任务呢?故事节奏紧凑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云端囚室
 
  克里斯饿的胃里抽痛,一手捂着胃一手敲敲打打在不大的石洞里又转了三圈,一点儿光脑存在的迹象都没有,也没有发现任何能出去的口子,除了那个通向悬崖的洞口。
  站在洞口三米之外就能感觉到高空凛冽的风,这会儿正是清晨,太阳没有升起,极目远眺除了翻滚的云海和极远处一栋露出云层的建筑,什么都看不到。
  他能感觉得出这具身体的视力非常好,好的能看清悬崖壁上几十米外一株小树的叶脉。
  就这样的视力,仍旧没办法从那栋极远极高的建筑上看到一丝一毫的人类活动的迹象。云层总是很厚,也无法判断现在身体所在的高度。
  身体是人类,不知道是什么社会制度,可以爬到这么高的地方,有高耸入云的建筑,科技很发达吗……
  克里斯摸了摸脖子上的固定装置,好像医院里给颈椎病人固定脖子那样的套子,木质,很坚硬,没办法侧脸回头,所以目前他想看后方只能全身转向。
  他能感觉到自己后背上用什么东西绑缚着一个巨大的包袱,整个肩背麻痹沉重,且伴随绵延不断的隐痛兼偶尔针刺一样剧痛一下,无法清晰感知判断是肩胛骨还是什么地方受伤了。
  开始的时候他试图把感觉很巨大的包袱弄下来,往洞壁上蹭了一下几乎疼晕过去之后,那包袱好像和他的血肉连在一起,没有工具的情况下,让它保持原状比较好。
  这具身体的手纤细修长,皮肤白皙细嫩,一点茧子都没有,看不出任何擅长某种技能的痕迹,手腕上有一个极其鲜艳的手环,材质无法判断。
  上身极其精细柔滑的贴身衣服外,穿了一件马甲样的形状十分贴合身躯形状的衣服,不知道是为了固定伤口还是什么,非常紧且硬,克里斯曾经试图解开,胳膊只要抬到某个角度之上就痛的要死,最终放弃了。
  下装是宽大的扎脚裤子,双层,内层轻薄柔滑,外层是稍粗一些纤维织的布料,纹理清晰。
  脚包在柔软的皮制鞋子里,和手一样,细嫩的皮肤像被牛奶泡过,估计这双脚从走过超过一公里的路。
  克里斯醒来能动第一件事是全面检查身体,除了看不到摸不着的剧痛肩背外全身仅有几处瘀伤,身高不错,虽然瘦弱了些,还是个男子汉,松了口气,很好。
  院长说醒来就是被传送到陌生世界最契合的身体上了,所以他很清楚自己目前在另一个世界。
  只是从醒来就在这个高空崖顶的石洞里,已经饿了一天一夜,一个活着的生物都没见到。
  如果不是胳膊有伤,他肯定会徒手攀岩下去,恐高症可以克服,好过困在这里饿死。
  总不能,任务进度一点没有直接就被饿死风干在山洞里吧?那样还不如在实验室里选择精神体消散呢,起码死在熟悉的地方。
  现在这身体,这胳膊,向下爬一步估计就是跌下去摔成肉泥……
  克里斯哀怨地一屁股坐回山洞深处的草铺上,厚厚的草垫子,铺着一层裤子布料一样的粗纤维布料做床单,挺整洁,看起来这具身体也不像是刚被虐待完的囚犯。
  实在饿得扛不住,都有点儿想从草垫子里抽跟干草杆子嚼一嚼了,好歹是植物不是?
  掀起床单无意识地抠了两下,发现指甲十分给力,虽然抠不动岩石,抠草垫子是很好用的。
  克里斯眼睛一亮,有了主意,肚子里的饥饿都缓解了许多,这个目测一米五宽两米长,十多公分厚的草垫子应该能抽出许多草茎来,再加上床单,说不定可以自己编个绳索爬下去。
  研究了下草垫子编织方向,克里斯迅速找到一侧收口的地方,用指甲抠散,飞快地把草茎拆开。
  等到太阳升起来,照进山洞,连洞底都明亮起来的时候,克里斯已经拆掉了一个角,脚下堆满了没整理的柔软草茎。
  只拆了一会儿手臂和肩胛又刺痛起来,他叼了一根草茎站起来休息一下,毕竟爬下去还需要手臂用力,不能让伤势加重。
  洞口的石头有地面凸起的石柱,也有倒垂下来的钟乳状石块,犬牙交错的样子,倒是不缺绑绳索的着力点……
  正一边琢磨一边用脚踢石头看结实不结实,克里斯被一股陡然升起的旋风吹的噎了一口气,接着被狂风推的站不稳蹬蹬往后退了五步险些坐到地上。
  后退过程中他下意识地挥动手臂平衡,好像又抻到了伤口,一时间上身剧痛,额头上冷汗就下来了。
  等到他缓过气儿来就发现洞里的光线暗下去了,门口被一个巨大的影子遮住,逆着光克里斯眨了好几下眼睛才看清,看清了又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卧槽,不是人类!!
  用什么量词合适呢?两个?两只?
  洞口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都穿粗布栗色马甲和绑腿长裤。女人头顶头发栗色,两鬓发色纯白,抱着一个包袱。男人比他高出半个头,同样中央栗色两鬓纯白的发色,只是留着黑色的连鬓胡子,手里提着个藤编箱子。
  如果刚才没看错,这两人刚才站到洞口之后缓缓收拢的是,栗色和黑色羽毛相间的巨大翅膀?!!
  鸟人!!
  看着衣着,总之不会是天使国度吧?
  克里斯极轻极慢地吸了几口气缓解自己身上的疼痛,等待对方先做出反应。
  那两个人在洞口站稳收拢翅膀之后往里走了两步,放下手里的东西,接着竟然一起并拢脚步右手掌心按在心口,低头做了个应该是行礼的动作。
  克里斯安静地看着,决定先不出声。
  女人行完礼就低头开始解开包袱,先铺开一张巨大的叶子,然后往上面摆出几个小坛子,一些柳叶刀棉絮之类的东西。
  这是,要给自己治疗伤口?
  克里斯隐约知道了自己背后那个被固定的巨大包袱是什么,他应该是这些人的同类,下意识地瞅了一眼半长的头发,上部全部白金色,发尾一寸左右的地方开始渐变过度到非常清透的蓝绿色,和他们不一样。
  这个世界的人喜欢染发还是喜欢艳丽的颜色?鸟人什么的……
  看起来是进化本源跟人类不同的物种,那么习性和社会结构差异应该更大了吧。
  随着那女人铺开东西,克里斯下意识后退一步坐在草垫子上,然后意识到垫子被自己拆了一个角了,又飞快地用脚把一对草茎踢到角落里,如果还是有同类来救治自己,那么呆在这个地方养好伤比较合适,等到完全健康起来出去适应更容易,逃离计划可以暂时搁置。
  女人举着一柄小刀用它沾了沾其中一个罐子里的液体,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到破烂的草垫子,张口,“请您到明亮一些的地方来。”
  诶?!大惊喜!
  听得懂!!
  肯定不是星际时代人类通用的英汉两种语系,但是竟然听得懂!算穿越后的福利吗?
  克里斯压住自己的情绪,慢慢站起来,走到女人身边,背对洞口站住,走进了发现她只到自己胸口,自己要比那个男人还高大半个头。
  看自己的衣着,好像是比他们更高档的,以及刚才那个行礼的动作,所以这具身体的地位不算低吗?
  女人围着他走了半圈,举着小刀尝试了下,冲旁边的男人做了个手势。
  那男人把藤篮放在旁边,利落地过来四肢着地跪趴下了。
  克里斯从那女人的眼神和手势中领悟出对方想让他做的动作,心里惊了下,面无表情慢腾腾地坐到那个男人趴平的脊背上。刚坐下去收着点儿力道,发现很稳定之后,他不客气地把重量全部坐下去了。
  男人趴的很稳,一声不吭,克里斯用眼角悄悄瞅着他的侧脸表情,非常平静平淡,一副本该如此的样子。
  女人非常利落地割断绷带,拆掉已经脏污的包扎。
  全部解开的瞬间,克里斯感觉到后背一松,翅膀本能地展开,虽然脊背被拉扯的一疼,但是有种奇妙的,他可以像使用自己的手一样指挥这对翅膀的感觉。
  翅膀习惯性做了一个环抱的动作,翅尖拢到身前把克里斯整个包在里面,他看清了自己翅膀的大部分样子。
  在清晨的阳光下泛着丝丝缕缕浅金色的白色羽毛,因为包扎折叠有些凌乱,翅膀下部和发尾一样,最下面几排羽毛渐变至带着点儿金属色的蓝绿,极浅,阳光下甚至不太看得出。
  不得不说,非常美……
  克里斯皱了下眉头,开始琢磨找个什么办法照照自己脸的样子,雄性这么花哨,是因为鸟类进化吗?
  女人已经抱起另一个罐子开始给克里斯背后的撕裂伤上药,他悄悄伸手摸了一下翎毛,非常结实锋利的样子,指尖划过仿佛摸到发梢一样并没有什么感觉,稍稍用力才能感觉出是身体的一部分,大概拔下去比拔掉头发疼多了。
  男人始终稳稳跪趴着当凳子,克里斯只摸了一下自己的翅膀,就闭上眼睛装深沉。
  女人很快上完了药,用棉絮铺在伤口上,然后走到他身前,手掌按住心口行了个礼,“您的羽翼暂时还是需要裹起来,抱歉。”
  克里斯仍旧不搭话,点点头,试探着用力方向慢慢把翅膀收回去。
  仿佛是医生的女人在他收到差不多的时候,上手抓住他的翅膀开始固定,仍旧给他包成之前大包袱的样子背在背上。
  新上的药起了作用,肩背清凉,克里斯觉得麻木迟钝的肩背都有了感觉,满意地站起来试着动了动手臂。
  女人默默地收拾东西装进自己的包袱里,男人把藤篮拿过来,恭敬地放到克里斯的草垫子床铺附近。   
 
  ☆、夜袭
 
  鼻尖飘进微甜的水果香味儿,篮子里应该是食物,克里斯感觉胃部又抽痛起来,喉咙里仿佛有一只小手在向外抓。
  那两个人?,姑且仍旧叫人,收拾完了,一起躬身行礼,走到洞口像下台阶一样迈步并肩跳下去了。
  克里斯快步走到洞口,看他们跳下去的瞬间展开翼展超过七八米的翅膀在云海里翻飞了两下就降下去不见了。
  根据远方那栋建筑的样子看,这个世界的生物应该已经能够建造精美的建筑,所以这个简陋的洞穴,怎么看都是惩罚,应该是个囚室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