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独宠贤后 作者:乔胧(上)

字体:[ ]

 
重生之独宠贤后的内容简介……
 
护国大将军府为世代传承勋贵,庶出四公子林夕堇自小备受欺凌,在仆役院内生活整整六年;
驰骋疆场战功赫赫的四皇子赵墨谦被皇帝赐字“贤”,为贤王,却是明里暗里断绝其皇位争夺权;
将军府上一场别开生面的皇子选妃记在皇帝的暗允之下展开,众生出场……
于是,争夫夺相的局面拉开了;
为帝为后,命中无,亦可争!
 
重生之独宠贤后的关键字:重生之独宠贤后,乔胧,重生,宠溺,勋贵,帝位
==================
 
  ☆、第一章 重回年少
 
“少爷,少爷,快醒醒,前面传话来,一会儿二小姐要来,再晚可就来不及了。”
    身体一阵摇晃,耳边传来颇为熟悉的声音,林夕堇起先还有些浑浑噩噩,只觉得胸中的绝望在无限扩大,喉咙似是被堵塞了一般,张大嘴却是什么也喊不出来。
    这是梦吗?那个曾经承诺他誓言的男人到底还要给他什么样的绝望方才罢休?
    不,不对,已经罢休了,一杯穿肠毒酒已经给他短短二十年的人生画上了句号;
    只是,可惜了他那苦命的孩儿,尚未得见世人便跟着他坠入地狱……
    耳边不断有呼唤声传来,感觉很是久远,林夕堇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之中,不愿意理会这些;
    只是,他身边怎么会有人?
    他已是弥留之际,孤身一人身处这冰冷的冷宫,门外是等待他咽下最后一口气方才好去回禀的大太监……
    “少爷,少爷……”
    那个熟悉的声音一直在呼唤着,越来越急促,林夕堇感觉到一丝不对劲,怎么这声音越来越清晰了?
    而且,他怎么还没死?那穿肠毒酒已下肚,绞痛排山倒海般袭来,他明明已经失去神智……
    突然,一股刺痛从侧腰处传来,不防之下林夕堇险些惊叫出声,却又生生咽下。
    陡然睁眼,入目是一片灰蒙蒙的旧床幔顶,熟悉却又陌生。
    “少爷,你终于醒了呀,都叫你好半天了。”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林夕堇一惊,一个大力的翻身坐了起来,眼前一花,下一瞬又“咚”的一下栽倒回去,半天爬不起来。
    可那声音却顾不得他的感受,继续说着:“少爷,你可不能再睡了,二小姐马上就到了。”
    二小姐?哪个二小姐?
    林夕堇被这个记忆当中熟悉的称呼给激起了一丝力气,他使劲儿一咬舌尖,顿时铁锈味弥漫唇齿,脑子终于清醒了一些。
    不远处似乎有人声传来,紧接着“咚”的一声,有人闯了进来。
    林夕堇抬眼看去,闯进屋里来的那个人是个大约十三四岁左右的女孩子,一身华服,长得娇小可人,满脸傲气,眉尾长着一颗淡色的小痣,倒是给快要完全成熟的她凭添几分妩媚。
    她身后跟着一个圆脸丫鬟,此时正有些惧怕的看着华服女孩儿:“二小姐,大小姐和大少爷说不可为难四少爷。”
    林夕堇现在很茫然,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他将屋内的情景打量了一番,又看看自己粗糙红肿的手和那个华服女孩儿,想到刚才梦中弥留之际那撕心裂肺的绝望,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活着,并且……
    一双眉眼中,迅速划过一丝自嘲和冰冷,唇角颤抖几下,林夕堇强逼着自己扯出淡淡的纯良笑意;他还没弄清楚眼下的情景,不能妄动。
    眼前的这个华服女孩儿他认得,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是他的二姐林玉虹,曾经用各种方法手段折磨过他。
    林夕堇用最大的意志力控制住自己,以免自己一个忍不住扑上去撕扯那张脸,他勉强才扯出一抹温和的笑:“二姐,您找我何事?”
    林玉虹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她对这个穿着破旧,容貌不扬,畏缩懦弱的弟弟是打心眼儿里看不起,就是他这住的地方,也透着一股森森的破败霉味儿,今日若不是有事必须得来这走一趟,她是一点儿也不想踏进这间房间,甚至是连这个院落方向都不愿意来。
    向自己的丫鬟绿儿使了个眼色,绿儿赶紧把手中的包裹递给林夕堇:“这是二小姐专门着人定做的衣裳。”
    林夕堇一怔,不明所以,角落里一个身影突然闪了出来,快速接过绿儿手中的包裹,嘴里连连道谢:“谢谢二小姐,谢谢二小姐。”
    林夕堇又是一怔,片刻恍然,眼底划过一丝冰冷,林玉虹有些不耐的说道:“快去打扮一下,去参加松婷苑的宴会。”
    心下一震,忽然想到了什么,林夕堇微微垂目掩去眼底的异色,很是乖巧的点点头:“二姐,我知道了。”
 
  ☆、第二章 处境凄苦
 
林玉虹脸色有些难看,她觉得非常不舒服,向来参加宴会都没有林夕堇的份儿,现在他终于得到这么一个机会,不是应该高兴的不知所错吗?可是他却只说他知道了,一点儿也没有表现出受宠若惊的欢喜模样,更没有她想象当中的林夕堇会对他感激淋涕。
    本来应该转身就走的林玉虹终于还是不甘心的提醒道:“今日来的可都是皇宫里尊贵的皇子们,要知道一般人,便是一辈子也见不到,你今日有幸参加宴会,一定要好好表现一番,莫要给林家,给将军府丢了脸。”
    林夕堇淡淡一笑,答道:“谢谢二姐教导。”
    林玉虹还想说的什么,却终究觉得眼前这个弟弟就是个榆木疙瘩,点不醒的,哪里有大哥十分之一的风采?便甩了甩袖子,转身飞快出了房门。
    丫鬟绿儿紧随其后,出门时看了看刚才从角落出来巴巴接住包裹的丫鬟,又看了看林夕堇,眼神有点歉疚。
    林夕堇的目光却像是已经穿过重重庭院,逐渐迷离起来,思绪不经意的已经到了之前那奇异的梦境当中……
    或者说,那不是梦,那是他的前世,都是真正发生过的事情。
    那人,那些人,欺他辱他负他……
    他们让他受尽苦楚,凄惨死去……
    有些恍惚,林夕堇脑子里走马观花一般闪过无数画面,全都是他的苦他的难,早已深深刻入灵魂,他以为他致死也只能自咽苦果,有仇无门报,可是,如今……
    用力一咬,舌尖一痛,顿时一股熟悉的铁锈味弥漫开来,终于让林夕堇对眼前的处境有了一丝真切感。
    思绪逐渐清晰起来,林夕堇的目光再次掠过整个房间,简陋的房子,陈旧的家具,连窗户纸都被吹破了,冷风从破洞中惯了进来,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视线在铺着简单簿被的木床和断了半只脚的桌子上定了半晌,林夕堇终于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他是林家的儿子,尽管是庶出,不及嫡出的受宠,但至少也应该和一般少爷一样享受荣华富贵,然而却被丢弃在这仆从院里,凄凄哀哀长大。
    手下意识的抓向胸口,温热的玉捏在手心,硌痛了手心肉,他才恍然回神,心里一喜,却是缓缓有了一丝温暖。
    将手摊开,这是一块成色很一般的玉,是娘亲留给他唯一的遗物,在他四岁的时候,他的娘亲就因为一场重病而撒手人寰,从那之后他就掉进了地狱。
    在前世,这块玉后来因为意外弄丢了,之后他每每伤心之时,下意识抓向胸口的手都会落空,而刚才一抓却抓了个实,这如何不让他高兴?
    这一喜之下,林夕堇终于平复了那些纷乱的思绪,看着桌上的一个破铜镜,他缓缓下床走了过去,余光却见一个粉色身影抱着包裹正往外走。
    “站住!”
    林夕堇喝了一声,那个身影转过身来,是个衣着粉色罗裙的丫鬟。
    “少爷,还有什么事儿吗?”
    粉衣丫鬟神色傲慢,看着林夕堇的眼光中是丝毫不掩饰的不屑,哪里像是个丫鬟,这模样分明比林夕堇这个主子更像主子。
    林夕堇眼底一冷,他想起来了,这个丫鬟叫红衣,原本是二小姐跟前儿的人,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打发来跟了自己,是个惯会趋炎附势的。
    “把东西留下,”林夕堇指了指红衣手中攥着的包裹:“你们二小姐亲自给我送过来的东西,是要用的,你贪不走。”
    “你……”果然,听了这句话,那红衣脸色难看得不行,恨恨的瞪着林夕堇,不过她也不是傻的,知道林夕堇说得不错,所以尽管很不甘心,还是把包裹一甩,转身趾高气扬的走了,走出去老远,还有愤愤不平的声音隐隐传来:“最后总归是我的。”
    就这么一个不是东西的丫鬟都可以给自己脸色看,林夕堇心里不禁升起淡淡的悲凉,不过。很快他就抛弃了这种想法,如今已是不同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显然,他似乎是得到了上天的垂怜,回到了一切源头之始。
    这是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回到了十年前重来一次的机会,林夕堇愿意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
    十年前的这一日,也是这般阴云密布、天际昏暗,林家松婷苑内热闹非常,他特意打扮了一番,穿上二姐送来的新衣赏,却依然在宴会上遭受各种奚落嘲笑,也正是在那场宴会上,他认识了赵世羽……
    想想当年自己是那样的怯弱无能,那样的蠢笨无知,如今重来一次,他绝不愿发生同样的情景。
 
  ☆、第三章 冷静杀人
 
收起心神,对着破铜镜照了照,林夕堇忍不住叹气,铜镜中的脸十分瘦弱且面色蜡黄,看上去有些让人不忍直视。
    他真是白挂了“林”这个姓氏,护国将军府即便有诸多不堪,但同样也有不少条件可利用,他却偏偏活成这般境地,这何尝不是他的无能?
    林夕堇稍微打理了一下自己,再换上林玉虹送来的衣服,这才起身前往松婷苑。他没有贴身小厮,唯一的一个丫鬟便是刚才那个红衣,他并不打算带上。
    也许是因为心态的变化,这一路他走得不缓不慢,只是他身体底子不太好,走出一段路便开始喘气。
    到了一个岔路口,前面传来一阵嘈杂声,林夕堇顿住了脚。如果记忆没错,从一旁的小道走过去,就会遇到一副“欺凌弱小”的戏码。
    那“弱小”是仆役房的一个下等仆人,前世的林夕堇看到的情景是他浑身遍体鳞伤的倒在地上,周围一圈人围着,还有不少人拿脚踢他踩他,拿拳头打他,看上去十分的可怜。
    当时他毫不犹豫地救下了这个可怜仆人,并亲自扶着他回房,半路上那仆人也不知怎么地摔了一跤,连带着他也一起摔在地上,狼狈不堪,一身新衣服沾染了不少污泥。
    这也是他为什么换了新衣裳,在宴会上依然被奚落嘲笑的原因之一。
    而且他这一跤扭伤了脚,膝盖上也破了一大块皮,十分的疼,到了宴会之后因为迟到又被罚跪,他身体本就孱弱,一时坚持不住出了大丑,惹得父亲林沧海十分的愤怒,当众让人把他送回仆人院,禁闭一年,并说以后都不要出现在他眼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