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独宠贤后 作者:乔胧(下)

字体:[ ]

 
 
第90章 美味素斋 
 
    林夕堇忍不住缩了缩肚子,惊觉自己当真被这男人看成是小孩子了,这种感觉莫名的让人不爽啊。 
    挣扎了几下,林夕堇坚持要下地自己走:“我的=扭伤早就好了,放我下来,是谁之前还说我身为男孩子太过娇气了?” 
    赵墨谦蹙了蹙眉,到底还是把人放了下来,寒眸中却是似有若无的飘过一丝遗憾。 
    “呃.我们往哪儿走?” 
    林夕堇自顾自的走在前面,用着自以为很是男子汉的走路方式走了一段,这才后知后觉回头向赵墨谦问路。赵墨谦挑了挑眉,随手向着前方一指,道:“到了。” 
    只见前方不远处,一扁木质雕花大门大开着,正中匾额上行云流水般写着三个大字——素食斋。透过大门隐隐能够看清楚里面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林夕堇心中一乐,不自觉的加快速度向前走去,但走了两步,突地想起什么,回头瞪着赵墨谦:“你竟然连这话都偷听了去?太过分了。” 
    说罢,转身自顾自的就又向着那素食斋的太门走去,但走了两步,又再次回头,很是不甘的又道:“以后不许这样,太过分了。” 
    赵墨谦怔愣了下,方才扯了扯嘴角,缓步跟了上去,但心里却也是在想着,或许他应该稍微放开手脚一些,毕竟他不是在养儿子! 
    “孩子.跟你父亲一起来的?” 
    正当赵墨谦这么想着的时候,恰好素食斋门口—个老伙计接待了林夕堇,老伙计年纪大了,很喜欢小孩,他大老远就看到了精神奕奕的林夕堇,自然也顺道看到了赵墨谦,于是自然而然的问出了这句话来。 
    林夕堇愣了一下,并没有立即明白他的意思,但是赵墨谦却是瞬间就听清楚了,顿时,一双绝美的寒眸之中,陡然冰降。 
    林夕堇迟钝一步方才明白过来,也气得个脸色酱紫,要不是对他说话的人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爷爷,他真想甩对方俩大嘴巴子。 
    “这位小二,如果你还想要继续做生意的话,就千万要管好自己的嘴巴,什么我父亲?那分明就是,就是我兄弟,对,兄弟。你少胡说八道,上好雅间.快点.哼。” 
    老伙计也是个惯会察言观色的,自然一下就知道自己这是说错话触了别人的逆鳞了,吓得再也不敢多说一句,沉默的引了林夕堇和赵墨谦去了最好的雅间。 
    等待上菜的时候,赵墨谦终于还是冷冷的说了一句:“以后叫我夫君。” 
    林夕堇险些没把刚喝下的一口热茶喷了个干净:“贤王殿下,您不能这样,我才十岁。刚才那老伙计也就是一时眼拙,您也就大了我那么几岁而已不是?别介意啊别介意……” 
    尽管自己都被那老伙计一句话臊得不得了,但是他更怕被赵墨谦逼迫着叫夫君什么的,那简直太凶残了,他好歹也是男子,这种肉麻的称呼还是算了吧,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叫的,绝对不。 
    赵墨谦冷哼了一声,也不在这个上面计较,这事虽说膈应人,但也当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素什锦、素三鲜、素四蔬、素之饺、祥云托……各色美味陆陆续续上了桌,闻着香极了,菜色看上去也很是瑰丽,五颜六色的,与漂亮的瓷盘和独具一格的食桌融合成一道独特的食色风景。 
    林夕堇心中高兴,但却也隐隐有些怀疑,他还是很喜欢食肉的,菜色虽然不少,但一顿饭尽吃这些个素菜,真的能够吃舒坦吗? 
    “排骨鳝丝佛跳墙,东坡鳗鱼狮子头,脆鳝素螺十补汤,草堂八素烩豆腐……”这时,伙计麻利儿的报着菜名儿将剩余的菜一一上了桌,光听名字,林夕堇便已经不争气的开始留口水了,虽然明知道这些都是素材,素材荤味儿什么的想来是极美的,看来今日是真的有口福了。 
    说起来,这段时间他已经开始吃药膳了,一开始吃得并不重,毕竟一些比较难找的药材还未能找全,但就是这样,也让他的味觉很是受了些折磨,嘴里经常都弥漫着一股子怪味儿,当真难受。 
    赵墨谦沉思了下.忽道:“允你多吃一些!” 
    因为江太医说过,并不是一味的吃好的就是补身子,所以这段时间林夕堇一直被限制着,每顿饭食只能八九分饱,因此他其实很久都没有感受过那种完完全全吃撑住的感觉了,这对于一个特别执着于各种美味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酷刑,但是面对赵墨谦,林夕堇却只能乖乖的照做,无法兴起太多的反抗。本以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这样了,却不想今日突然被解了禁,当真是意外之喜了。 
    一开心,林夕堇便也顾不得没有荤菜的遗憾了,拿着筷子便快速的吃了起来,见赵墨谦吃得很是慢条斯理,优雅万分,他不禁开始给他布起菜来,只觉这么大的大男人,怎么能够吃得比自己少呢? 
    尽管错过了大慈寺里面最正宗的寺庙素斋,但这一顿素斋饭还是吃得很是满足,林夕堇毫不意外的吃撑住了,满足的腆着小肚子往外走,丝毫也不知道赵墨谦心中已是不悦,待得走出素食斋大门,他方才幽幽一叹:“果然毫无一点自觉性,以后我会继续让人盯着你用膳的。” 
    这是什么意思? 
    林夕堇脚步一顿,后知后觉的将这句话翻来覆去的想了好几遍,顿时懊恼不已,合着这顿饭食是为了考验他的自觉性?若是他自觉性足够,或许以后就不会有人时不时的盯着自己,时不时说他吃多了一点,或者吃少了一些?! 
    真真是捡了芝麻去了西瓜,亏大了啊。 
    林夕堇懊恼之余,却也无可夺何,他知道,一旦赵墨谦做了决定的事情,是很难说动他松口的,所以他也只能遗憾的不在这个上面纠结,反而颇为无聊的跟赵墨谦说起刚才那素东坡,究竟是用什么主材料做出来的。 
    此时,有属下来报,说小沙弥们已经被接到贤王府安置,大慈寺内僧众也散开于帝京各处设置讲经点.近处的已经开始讲说经文.远处的也一一布置妥当,倒是被贤王赵墨谦接手处理的难民聚集地,讲说经文的效果出奇的好。 
    但是大慈寺内依然出现了人员死伤,那是距离后山那小木屋最近的一处院落,里面住了几十个和尚,钟鸣响起之际,院内的人尚未来得及走出院门,便被不知从那里撺出来的黑衣人给堵在里面,围杀了个干净。 
    除了这个院落,另外还有一些落单的和尚,三三两两的被砍杀了不少,均是黑衣人出现路过的地方,手段极其残忍,可以想见,若不是慧法大师及时敲响鸣钟,后果不堪设想。 
    短时间内,黑衣人聚集的人数很是有限,所以他们的灭口屠杀行动,最终失败了。木屋内那位重伤的男子,二皇子赵世羽的管家,自然也是难逃一死。 
    前来禀告的属下犹豫了下,竟是直接向林夕堇回复道:“将军府大夫人已经被遣送回府,理由是大慈寺僧众大讲经文,传扬仁德佛法。” 
    林夕堇眨巴眨巴眼睛,便是不说话也能够看出他的愉悦:“其余的管家大人小姐们.也是这么处理的吗?” 
    “是!” 
    林夕堇笑眯眯的从贴身袋子里面拿出一支碧玉珠子,递给了那恭敬回话的属下:“办得不错,喏,这是赏你的,你可以送给你老婆去。” 
    那属下一愣,随即大喜,忙扣头接过,方才乐颠颠的退了出去。这中途,竟然将林夕堇摆在了和赵墨谦几乎是同样的高度,尊敬的很。 
    在一旁默默看了这一幕,赵墨谦幽幽的赞了一句:“倒是很会拉拢人。” 
    林夕堇有点脸红,但也不否认:“这不是贤王殿下允许的嘛?不然我就是有十个八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做啊。” 
    赵墨谦嗯了一声,算是默认。林夕堇忽然后知后觉的扶额叹气:“我竟然忘记问慧法大师去哪儿了,你说该不会是我刚才那珠子打赏得早了一些啊,你那属下根本就没有禀告完事情,一乐呵指不定已经忘记了……” 
    赵墨谦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古怪起来,随即向身旁跟随的侍卫使了个眼色,不动声色的对林夕堇道:“大局已定,一寺方丈,还能出事了不成!” 
    林夕堇并没有瞧见赵墨谦向侍卫使眼色的一幕,只觉他说的很有道理,便点了点头.不再过问了。 
 
 
第91章 老榕树下 
 
    “三日后,林沧海拔大军出征。”两人如同消食一般的在街上闲逛了一阵子.赵差详忽然说道。 
    林夕堇一愣,随即恍然点头.前一世大抵也是这个时候.青昭正式与大渊国和西周国开战。 
    “您不去么?” 
    林夕堇想到,赵差详也是大将军,手中军权虽不及林沧海,但也绝对不容小觑,皆是精锐。 
    赵墨谦饱含深意的看了林夕堇一眼,似乎在嫌弃谈话之人太过愚蠢一般,然后这才颇有些大发慈悲般,似笑非笑的说道:“皇上似乎不想本王再立军功呢?” 
    林夕堇刚刚被眼前这人嫌弃了,心里有些小小的计较,于是,毫不犹豫的回予同情的眼神:“遇到这样的父亲,真是悲哀。” 
    “夕儿又何尝不是?”赵墨谦挑了挑眉:“你我似乎相差无几呢,都是一样的自私自大.胆小如鼠。” 
    林夕堇有些晕乎:“你说自私自大,这一点我你承认,但是胆小如鼠…林沧海貌似也不胆小啊,更何况是上面那位.九五之尊,他怕什么?” 
    赵差详再一次露出了淡淡的,却又清晰可见的一抹邪笑,意味深长道:“夕儿觉得呢?你可以仔细想想,莫要故意忽略那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夕儿明明心中什么都清楚。” 
    林夕堇嘴硬:“我就觉得他们似乎都挺怕你的。” 
    赵墨谦一愣.寒眸中靠出一抹惊诧来,半晌竟是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夕儿这般说,倒也有些道理。我那父皇可不是早就忌惮着我了么?生怕我惦记他屁股下的那个位子,而林沧海,你的父亲,也早就怕我得紧,就怕本王那一天会抢了他的大将军之名。” 
    这一下,便是林夕堇,也觉得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颇有些无语的点点头.撇了撇嘴.继续往前走。 
    帝京有一条百年老街,颇为有名,林夕堇走着走着,忽然想起这个,不自觉的便向着那条街的方向行去,他清楚地记得,那里有一棵很大的老榕树。 
    因着诸多讲经地的设置,很多人纷纷聚拢了去,此时街道上本来是行人不多的,但是拐入老衔后,竟然又拥挤上了,杯夕堇微微犹豫了下,还是拉着赵墨谦的手,一前一后挤进了人群,往老榕树的方向直走。 
    走了一截,才发现这里也有一个讲经点,讲说经文的是一个颇为稚嫩的年轻和尚,一脸严肃庄重.却是和蔼可亲,气质独特得很,林夕堇好奇,便也驻足听了些许,只觉那不高不低的声音,像是带了丝丝力量一般,让听经文的人兀自觉得舒心不已。 
    周围不断有行人聚集而来,甚至有不少人是慕名而来的,不一会儿的时间,街道上就愈加拥挤起来,眼见着赵墨谦的眉头蹙成了一个深深的竖痕,林夕堇识趣儿的赶忙离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