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再见 作者:奕睿

字体:[ ]

 
 
文案:
 
晋乐以为自己了解他,到最后,却发现自己一点也不认识。
如果你的宠爱纵容无法持续,请你在最初就放手。
重新开始,这一次,我想自己走。
 
云乾爱了那个人这么多年,求而不得,早成执念。
他以为自己遇见这个人,就已经用完了一生的运气。
没想到上天真的会给自己这种幸运,让他遇到,让他得到。
 
 
主CP:深沉凉薄X重生迟钝(前后不代表攻受,主要是作者还没想好……)
副CP出来的较迟,至于属性,你们自己看呗……
 
……你妹这种属性肿么可能HE?!
让作者掰给你看啊……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晋乐,余斐 ┃ 配角:韩墨,云乾 ┃ 其它:重生,宠爱,奋起
==================
 
  ☆、第一章
 
  自己到底有没有真正认识过余斐呢?晋乐在意识模糊的时候突然想到。
  那个自己从小认识的,又定下过婚约的人。
  小时候的记忆模糊不清,但也隐约记得邻居家那个沉稳的过分的小哥哥。自己被家人宠的过分,一向顽劣,却和他玩的很好——不,或者说自那时就是他一直让着自己。
  但是那时候也只相处了几个月吧。
  后来分开七八年,再遇见时已经在是父母的葬礼后,余斐却是作为自己的未婚夫出现。
  晋乐对此没什么意见,豪门高宅的少爷小姐,少有婚姻自主的,反正是利益交换,大家心知肚明。他之前从没遇到过什么非卿不可的真爱,而余斐和自己相处的也很好,唯一的问题是他们都当惯了TOP——不过这也没什么,自己找情人就是了。晋乐反而觉得这样更自在,毕竟他一直把余斐当好兄弟。
  但是现在想起来,这大概也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吧。
  晋乐一直知道自己没什么心眼,在父母去世,爷爷重病的那几年,如果不是余斐接过了所有的事务,只怕晋家早就被人吞了。但他也有好处他的好处,因为没什么心眼,大家都觉得和他相处的很轻松,他在很多圈子里都混得开,又加上有一副好皮相,情人什么的,他一直没缺过。
  但一切都毁了,而且自始至终他都不明白为什么。
  为什么一直很照顾自己,纵容自己的余斐会突然放手。他以为那个人永远也不会褪去从容温和的微笑,但他清清楚楚的记得余斐眸光微敛,语气淡淡的说:“晋乐,我们解除婚约吧。”
  ——那不是征询,而是告知。
  但一切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
  啊,是因为这个人吧,云瑜。
  ************************************************************
  “晋公子,晋大少,原来你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啊!”姣好的容颜扭曲成阴狠的形状,一点也没有初见的天真纯洁,不,或者是原本就没有?
  “云瑜”,晋乐抬起头,微微扬起下颚,姿态有一种藏在骨子里的高傲和凛然。
  ——即使他是不学无术的大少,这种只有百年世家才能熏陶出的气质他却是不少的。
  然而,这也是云瑜最嫉妒的地方。
  明明都是同样的人,为什么仅仅因为出生不同就是云泥之别?就像晋乐——明明他和余斐只是做戏,见过的人却纷纷称赞为天作之合。如此虚伪,不就是因为他有一个高贵的身份吗?除了身世,他还有哪里比的过自己?
  “输给我不服气吧?”心里越恨,云瑜笑得越开心——他为什么不开心呢?他此刻开心极了!他笑着问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晋乐认真的点了点头:“的确有啊,说实话我从刚才就一直疑惑到了现在,我实在是很希望你回答我——云瑜,你和我上床的时候应该很恶心吧?那……你怎么还硬的起来?”
  云瑜的笑容一僵,从容的表情顿时裂了。
  “还有,你别学余斐,就算你能学会他的表情,可是他真正的风骨你是学不来的,画虎不成反类犬,听说过吗?”晋乐很是认真的劝道。
  “你,你只想说这个吗?”云瑜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涌起的怒意,咬牙切齿的问。
  晋乐轻蔑的扫了他一眼,看着他明明怒急还要装着平静的样子,半句话都不想和他讲了。
  云瑜被他那一眼看的心头火起:“既然你没什么要说的了,就下地狱去吧!”
  不知道他到底给自己注射了什么,浑身无力,晋乐索性放弃了挣扎,感觉自己被人抬起来,然后一下子扔进海里。
  冰冷的海水里,晋乐缓缓闭上了眼睛,胸口传来一阵窒息的闷痛,但脑子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片清明。
  自己要是死了,也只有韩墨和高如景才会伤心吧?也真是抱歉,明明墨墨自己家里也是一团糟,还要来麻烦他来操心自己的事……还有余斐……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恨云瑜,却怨余斐。
  当然了小爷是正常人才不和变态疯子神经病计较呢他们杀人都不犯法的好不好!
  至于余斐——晋乐想叹气,却发现口中都是海水,只好遗憾的放弃了这个念头。
  说实话没什么可怨的,认真算起来他并没有直接伤害过自己,反而在这几年间坚持不懈的给自己处理了无数烂摊子,如果不是最后他突然收手,简直能算得上鞠躬尽瘁了。
  晋乐也知道,自己的怨恨没有理由,但他就是止不住的这么想。
  如果你一直宠着我,为什么要放手?
  如果你迟早要离开,为什么不早点让我知道?
  他这辈子真是失败啊……云瑜也好,余斐也好,自己真的是从来没有看准过人呢……                   
 
  ☆、第二章
 
  
  再次睁开眼睛,晋乐皱着眉看着窗户外,射进来的阳光,半梦半醒有些不满的呢喃一声:“怎么,阿斐昨天没回来么?”要不然他早就拉好窗帘了啊……
  ——等等,貌似有什么地方不对?
  晋乐迷迷糊糊的想:啊,对了,阿斐解除婚约了,不回来了……
  ——等等,还是不对!
  晋乐呼的一声从床上坐起来,因为起的太急,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晃了晃。
  KINGSIDE的大床,素色的床单,床头的古董台灯——这的的确确是他的房间,晋家老宅里的房间,他住了近三十年,再熟悉不过。
  赤脚踩着软软的地毯走到洗手间,晋乐看着镜子里熟悉的脸,伸手摸着冰凉的镜面,长出了一口气。
  他记得自己是死了的,腥咸的海水灌到嘴里的感觉记忆犹新,那绝不可能是一个梦境!而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活过来的,但这些都无关紧要,哪怕是借尸还魂呢,他也不会有任何犹豫,更何况,这张脸还的的确确是自己的——这简直是上天的恩赐!
  不过这张脸,好像还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啊……
  晋乐疑惑的看了又看,还没等他思考出什么,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晋乐迅速洗了把脸,打开门,门前慈祥的妇人有些惊讶的笑了起来:“少爷,你已经醒了吗?”
  “叶妈……”晋乐看着她,觉得脑海里嗡嗡乱响。
  叶妈是他的乳娘,从小看着他长大,一直很宠他,但这不是重点,她……她明明因为心血管疾病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在加上他这张明显年轻了不少的脸……难道说——他回到了过去?
  晋乐的心因为这个猜测跳的飞快。如果是这样,那所有的事都没发生过,包括自己和余斐的再遇和婚约……
  难道老天爷让他回来,是为了挽回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
  这真是——太好了!
  晋乐忍不住笑了起来,但还没等他说什么,叶妈的下一句话把他钉在原地。
  “既然少爷醒了就下来吃饭吧,老爷子和余斐少爷都在了。”
  晋乐茫茫然的眨了眨眼,刚刚绽出的笑容僵在脸上:“谁?阿斐?”
  叶妈暧昧的笑了:“大前天才订的婚,少爷就叫的这么亲热了啊?好,好事啊,叶妈觉得余斐少爷很不错哦!”
  晋乐觉得自己脑海里嗡嗡作响。
  ——我是听错了吧听错了吧一定是听错了吧?
  尼玛啊!要是早来三天多好啊!那样我就算撒泼打滚也会取消订婚的!现在什么都尘埃落定了我还能干神马?!老天爷你让我穿回来其实是来玩我的吧?!
  *****************************************************
  用椅子要换件衣服的借口,勉强打发了叶妈,躲在卧室里做了好一会心里建设,晋乐终于接受了自己迟来一步的事实,然后新的问题又出来了。
  ——刚订婚的时候,他是怎么和余斐相处的呢?
  晋乐冥思苦想了好半天,把自己折腾的头疼欲裂,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那对他来说毕竟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他只隐约记得自己对余斐还是有一段时间的生疏的,而面对他的疏远,余斐总是保持着一种亲近而不亲昵,礼貌但又温和的态度。这让晋乐觉得自己简直是小孩子在闹脾气,对着余斐总想躲。不过以晋乐的个性,也不会因为纠结很久,很快在熟悉后,就摆不出那种“冷艳高贵”的范了。
  时间不早了,晋乐也不能再房间里一直磨蹭下去,走到饭厅里就看到熟悉的人影。
  余斐坐在爷爷左手边,听到他的脚步声回过头来,一张清俊的脸容貌神色和上辈子他们每一次一起吃早饭的时候一模一样。晋乐脚步一顿,莫名的就有些委屈,几乎想扑进他怀里哭一场。
  上辈子自从父母死后,爷爷伤心过度身体一直不算太好。公司里有很多事需要他处理,晋乐也不想拿自己的事去烦他。
  所以自从订了婚之后,无论是家里还是外面,余斐几乎像父亲一样照顾他,晋乐也习惯了什么事都和他说,遇到什么麻烦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他,受了委屈余斐也总会想办法帮他出气,所以此刻,明明知道上辈子是因为他才落到身死的下场,晋乐也几乎有些忍不住本能反应。
  “小乐,愣着干什么?快过来吃饭。”晋爷爷没注意晋乐一瞬间的不自然,招手道。
  “哦”,晋乐应了一声,走过去,很自然的坐在余斐身边拿起筷子,然后才觉得有点不对。
  面前的菜并不是他爱吃的,他喜欢的奶黄包正放在爷爷右手边。他并不觉的叶妈会犯这种错,那么——他前几天都是坐那里的?
  晋乐并不笨,所以得出的结论让他一下子僵住了。
 
 
  ☆、第三章
 
  随着他的举动,整个房间里的人都有一瞬间的惊讶。余斐最先回过神来,望着身边僵住的人,眼神闪了闪,站起身将奶黄包整盘端了过来放在晋乐面前。
  僵硬的气氛随着他的动作放松下来。
  然后还处于当机状态的晋乐下意识的循着习惯对他笑了笑,态度亲昵自然:“阿斐,谢了。”
  等他略略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又干了什么,顿时更僵硬了。
  打破这一恶性循环的是晋爷爷欣慰的笑声:“好好,小乐啊,你终于长大了……小斐是个好孩子,你们要记得好好相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