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国郡侯 作者:弥陀

字体:[ ]

   第1章 第 1 章
 
    “世仁大人,你确定要这个人吗?”
 
    “嗯,不错,就他了!”
 
    “大人,你这去,可是回不来啦!”
 
    “不用回来了!”于是世仁讯符毫不犹豫地进了百年一遇的灵魂漩涡,李浩就是他选好的交换人。
 
    “嗯?这哪?”李浩逃婚出来,却没想被一阵漩涡xī了进去就不省人事了。醒来看到这些古装的家具,他脑里想着,这怎么这么像古代,嘻嘻,不会是穿越了吧!
 
    “世仁大人!qiú你饶了我哥圌哥一命!”突然跑来一个古装的男孩朝他猛地磕头,满脸泪哗哗的,那个头磕得用圌力,xuè红xuè红的。
 
    “你……”
 
    “世仁大人前些天头撞着了,芙儿,你哥的事往后在说,大人现在有些失忆,等大人记起了我会传叫你过来的。”
 
    李浩顿时黑圌线,wtf!我真穿越啦!!!
 
    然后说话的是世仁家的祭祀司东huá,经东huá解释,原来这个身圌体的主人是世仁家族的xuè脉的继承人,这个囯圌家叫俞也是封圌建制圌度,由皇族和其他类似诸侯囯组成,而世仁家族就是其中一个诸侯囯。这个时空只有男人没有女人,男人有雌雄之分,雄性称为阿蒙,雌性称为阿姆。
 
    孩童时候除了pi股是否有月牙胎记区分雌雄之外没有什么区别,小孩pi股上有月牙胎记表示能生育,那这个小孩就是阿姆,没有则是阿蒙。成长到少年时期就开始出现第二xìng征,阿蒙的孩子骨骼会变得cū狂,身圌体各方面体质都比阿姆的发达,稍做运圌动就会长肌肉,而阿姆的孩子的骨骼与阿蒙相比会明显瘦弱很多,身圌体会变得修圌长,皮肤会自然白圌nèn不会有阿蒙充沛雄xìng激素的体发,最重要一点事,阿姆的孩子到了发圌育期,xiong部会有点ru房,后tingxué会分圌泌肠液,还会有周期,周期来了,肠液会很多。
 
    这个时空,阿蒙对阿姆有绝对的支配泉圌利,就像李浩原来世界的男性泉圌利,一个阿蒙可以多姆,但阿姆一辈子只能跟一个阿蒙。每个阿姆从发圌育时期开始,要上塞环huā,塞是对xué,环对男兀,huā也是环huā对ru房。
 
    环huā是想一朵小huā似的饰品,由5片huā瓣围成圈,中间空心,像耳环一样对开,用来锁住阿姆ru根,huā瓣盖向ru房,开口用麻huā状的链子拧上,然后连着另一只。然后成一个Y型连着塞环裤。
 
    塞环裤由塞和环组成,普通款式像内圌裤一样,前面包裹男兀的布料缝着个小环,用来穿套阿姆的男兀,后面也有连着布的塞子,塞子上镶有男兀,一来可以塞住周期积累的肠液不liú圌出裤子来,也方便养xué,二来可以从小开始锻炼houxué以便曰后嫁人行夫夫房圌事之道,而有钱人家的阿姆会选择暖玉做塞子。塞子和环的内圌裤由麻huā链子穿戴在腰上,然后跟环huā的麻huā链子扣再一起,再用一个锁子锁上,称为贞锁。
 
    这样是要阿姆对阿蒙绝对的忠贞,每一个阿姆都只有一个贞锁一把钥匙,没有钥匙,就是阿姆自己也没办fǎ打开贞锁。一般是由做父qīn的阿蒙挑选阿姆孩子的贞锁,为孩子选定夫婿时,把钥匙放在聘礼上连同阿姆一起嫁到郎家。
 
    世仁讯符已成qīn,只纳了一妾。妻子是皇帝跃的异姆弟圌弟礼,礼qīn王,妾是一直跟世仁讯符长大的小奴云柳。这的百家姓只有一字,两字,四字,没有三字。一字只有皇族用,四字是诸侯,两字是百圌姓名。而诸侯的妻子大多是皇子,诸侯与皇子的孩子,继承候位,皇帝的泉力才得盛大。
 
    世仁讯符成qīn时只有十六岁,诸侯娶皇族是要向皇族五服投地,qīn圌wěn皇子金靴子表示衷心,称为行君礼,才能开君锁。世仁讯符当时还小,心高气傲,不肯行君礼,只让仆人开门把皇子强行抬进来当是奉旨娶了,但取回的妻子只当摆设,皇子礼虽然知道嫁入夫家不比在皇宫自圌由,却也没想到会有这种待遇,一直高高在上且同样年少的皇子竟在新房独自偷偷liú泪。次曰,礼吩咐随嫁侍卫,摘掉门外的长信灯,没有点长信灯,表示皇子不愿行圌房,诸侯若强行与皇子行圌房,算是抗旨不尊,律fǎ规定是要削去候位。
 
    不用见皇子新酿,世仁讯符倒乐得自在,时间一久就完全忘记妻子的存在,逍遥快活。在十八岁那年纳娶了自己的贴身小斯云柳,云柳当成了妻子。对云柳宠爱有加,还免去了云柳身上的塞环huā。多人劝阻,世仁讯符却只是笑笑道“我疼爱柳儿,他只需待我于闺中,不必他戴着那东西费我心神,摘了乐我!”于是云柳得到世人讯符庇护,可以不戴贞锁。
 
    但令世仁讯符没想到的是,他最疼爱的人,却是最让他失望的人,云柳背叛了他,与一名守府的侍卫私通。他不相信,怀着希望质问云柳,得到的答圌案却是,云柳早在他之前就与侍卫情投意合,若不是世仁讯符娶了他,他该会与侍卫成qīn,不用像今曰这样落个私通之名。按囯圌家律fǎ,凡私通的阿姆,一律判为技,终身不得从良,私通的阿蒙要贬做种蒙,负责出种孕育囯圌家奴圌隶,直到精尽人王。囯圌家的fǎ,即使诸侯王的世仁讯符也不能改变,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云柳锁在自家侯府,作为惩罚,这是诸侯王对抗囯圌fǎ的漏洞,只要世仁讯符的惩罚未结束,囯圌fǎ就得等在后头。
 
    世仁讯符想着从小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奴云柳,自己成长的每个片段都有他,为什么他会背叛自己,自己这么爱他?世仁讯符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他想留的了,就让祭祀司研究百年一次的漩涡何时到来,他要换个时空生活。于是在他二十三岁这年,祭祀司为他做好了准备,他选定李浩,是因为李浩出生平凡小康人家,没有什么复杂背景,还有个对李浩sǐ心塌地的女孩,世仁讯符觉得那女孩很像自己,既然李浩不爱她,那就由他爱她。在学xí了李浩时空的xí俗文化之后,一切准备就绪,李浩与世仁讯符就此交换了灵魂。走前吩咐管家把云柳送去技院做孕奴姆,但暗地圌下了密圌令,云柳虽是做孕奴姆,却指定那名侍卫做云柳唯一的种蒙。虽然云柳的孩子以后会是奴圌隶,但起码他可以跟他爱人在一起了,算是他世仁讯符在这个世界最后的了决。
 
   
 
    第2章 第 2 章
 
    “你们!你们怎么能不问我同不同意就把我换来这!” 李浩想到以后见不到爸妈了,心里又气又急。
 
    “李公子,我们大人就有权利这么做,你现在是世仁大人了,你也有这个权利换回去,不过要等百年之后,灵魂漩涡只有百年出一次。所以……  ”
 
    “所以我只能在这里变老死去是吗!我以后都见不到我的家人了!”
 
    “恕我直言,是的。” 听了祭司的话,李浩感到一阵绝望,眼泪都要飚出来了。祭司见他不再询问,便开始安慰他说,
 
    “公子,你且看,整个侯府,世仁家族所管之处都是你的,你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利,候国的一切都为你是令。江山美人,奇珍异宝,都是你的。” 祭司开始哄骗小孩似的。
 
    “只要我认做世仁讯符是吗?”
 
    “是的。” 事到如今,再作无谓的挣扎都无济于事,李浩向来随遇而安,乐观向上,既然改变不了,那就选择适应,于是李浩接受了这个新身份,新生活。
 
    “大人,今日是十五,你要与夫人一起接受百姓的礼赞节。不过,云柳夫人不在了,你是否……”
 
    “嗯……那就叫上礼君吧。”虽然听说了,原来的世仁讯符一直冷落正房皇子妻子,每个月百姓的礼赞节都只会选择与云柳去,他也怕皇子会不会很难相处?但现在他只有一位夫人了,不带他去,还能带谁?
 
    管家接到吩咐就马上让人通知正房仆人,让皇子礼做好参加礼赞准备。等李浩出到大厅,他现在的妻子礼已经在等他了。现今的礼不再是当年年少的皇子了,身穿白衫,外着一套修长的黑红礼服,阿姆不像阿蒙有冠礼,只见礼柔顺的秀发披肩及腰,只把左右两边向后梳,简约清秀。再看那人,柳眉秀鼻,唇红齿白,好看的眼睛正像是期待又是哀怨地看着他。
 
    待到李浩走近,礼手持到腰,微微向他倾身,“大人安好”
 
    “礼君安好。”李浩按照祭司教他的,轻轻握着礼的手,向辇轿走去。礼从世仁讯符纳妾之后就再没参加过百姓的礼赞节,这次倒是知道世仁讯符是没办法才叫他的,明知不是他有意邀请,却还是按耐不住高兴,而且他从来没有握过自己的手,这次竟然会握着他的手上辇轿。
 
    礼不自觉嘴角微微上翘,侧眼偷偷看着成年了的世仁讯符,眉毛还是那么修直,像是剑眉,却没有那么浓厚,常日露出来的宽额头被太阳晒成铜色,添了不少英气,高挺的鼻子带着不怒而威的霸气,他深邃的眼睛再看哪里?
 
    顺着李浩的目光看过去,是云芙,云柳的弟弟!难道……礼心里一痛,手紧紧抓着辇轿的锦布,侧过脸不再看他。
 
    李浩正想着怎么跟云芙这小孩解释他哥哥的事,省得这孩子老时不时跳出来又是磕头又是饶命的。这世界真够奇葩的,明明都是男人,却要分什么雌雄体质,我又不是gay,没有女人,怎么活?这不是硬要掰弯他吗?不过这世仁讯符的妻子真的是大美人一个,虽然知道他也是带把的,却还是让他不由得多看几眼,那个云柳会比这个皇子还漂亮吗?不然怎么会冷落这个正室七年这么久。李浩回过神来,接受百姓们一样一样的贡品,俞国富强繁盛,虽说普天莫非皇土,但皇帝或诸侯都不需百姓交纳太多的地租,百姓只需按时参军,每月十五礼赞节随心意奉上贡品意思意思就行。
 
    街上是百姓们各自准备的游街表演,比剑的,耍抢的,戏法的,舞蹈,奏琴,欢唱等等,热闹非凡,李浩的辇轿只需走完这条约10公里的大街就结束礼赞节,除非街尾有百姓自行组织的表演就要停下来看完。只见大街尽头果然有表演活动的旗子信号,侯王的队伍开始停下。
 
    只见一班四五岁大身穿私塾学袍的孩子们一排排地站在前面,每个人手上都捧着花灯,一边唱着李浩不懂的世仁君古语的歌,后边开始放着烟花,璀璨的花朵在天空闪耀,李浩激动地抓着旁边的礼,“夫人快看,烟花!哇……没想到这百姓们的烟花会这么好看,哈哈,这些小孩们也好可爱啊!”
 
    礼被李浩抓着手,先是一愣,然后跟着他的视线观看天上的烟花,心里哀叹,大人你就是想天上的星星与我遥不可及,触不可及。
 
    小孩唱完歌,把手里的花灯放到烟花下,等烟花升空就可以带着花灯飞上去,到了天空就会爆开,碎碎的星点闪耀的彩花就此落下,全街人顿时欢颂赞歌,孩子们给这对侯王夫夫祝福“愿侯王身体安康,夫人青春常驻,早日喜得贵子,百子千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