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界之家长里短 作者:细雨纷纷0425

字体:[ ]

 ☆、第1章 穿了
 
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真正是尝到了什么叫喝凉水也塞牙缝的感觉。辛辛苦苦追了两个月的大单,客户突然翻脸不认人了。心情不好的林理找损友喝酒,第二天回家一看,家里面居然还遭贼了。本来没有多大的出租屋,被翻的乱七八糟,还好没有在家放现金的习惯。但是看着唯一光洁的桌子,彻夜狂欢还不怎么灵光的脑袋也意识到不对了。
    笔记本,上个月刚刚买的,当时是下了多么大的决心才买的,怎么能就这么没了。林理在不大的出租屋里面转了又转,他多么希望笔记本就藏在某个角落,在将所有地方看完,甚至床底都翻过来之后。林理不得不泄气,笔记本是真的被偷了。这个杀千刀的小偷,不就这一个晚上不在,怎么就被他逮住了,这是瞄了他的笔记本多久了,太可恶了。
    看着乱七八糟的屋子,也不想整理,将被子裹吧裹吧就这么躺下了,主要是宿醉的头疼的很。
    “相公,你醒醒啊,哥哥,你不要死~~~”一声声的,凄惨的。林理都想骂人了,这谁家死人了叫这么大声,还要不要人睡了。这破出租屋,隔音真不好,一边想着挣大钱买别墅,一边咬牙切齿的爬起来。
    怎么回事,全身都动弹不了,连眼睛都睁不开。在听着这一声声在耳边的喊叫,林理害怕了,老天,这是怎么回事。自问二十多年的人生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这鬼要索命也不可能找上他吧。可是现在这全身不能动,犹如死了一般,难道是睡着睡着就变成了植物人。
    正在垂死挣扎之际,一抹意识突然窜入他的大脑。这么说其实有点玄,林理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一股如冰泉一样的东西窜入他的大脑。然后就是看电影般,了解了一个人的生平。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林理,在记忆里,这个身体似乎才19岁。整理了一下乱七八糟的记忆,他震惊了。尼玛,这是个怎样的社会,居然没有女人,虽然他不歧视同性恋,但是实在一时无法接受这种全民搅基的时代。更有一点是,在记忆中,原主已经结婚了。
    林理家土生土长林家村的人,祖上留有十几亩良田,还算富裕。当年他的爹爹也是靠这份家业娶到他们村最漂亮的哥儿。只可惜怀林理的时候摔了一跤,早产。从那之后,林理的爹么身体就不怎么好了,一直到好几年后才有林理的弟弟们。
    林理是早产儿,早些年家里还有些富裕,再加上林理是个小子,家里面养的很是精细。但是随着爹么看病,弟弟们陆陆续续的出生,家里就越来越不如从前了。尤其是在他第四个弟弟出生的时候,他的爹么难产,整整生了一天一夜,虽然最终命保下来了,但是身体是真正的坏了。大多的时候只能躺在床上,也是从这个时候起,家里迅速中落。在古代,最不能得的就是病,十几亩田地渐渐的变卖掉,就这样,也只是保了半年的命。
    从富裕到贫穷,仿佛是一夜之间的事儿。那一年林理十五岁,十五岁在这个时代能抵个大人了。偏生林理早产,身体跟哥儿似的,手不能提,肩不能抗。四个弟弟,大的八岁,小的刚出生,全部都落到林老汉身上。爱人的离去,日夜不停的操劳,也就两年时间,整个人放佛老了几十岁。
    这个时代小子一般十六岁就会说亲,林理小时候订了一门娃娃亲,是村东头的刘梅。刘梅家业就一般,但是人是长得真真正正的好。林理很喜欢这个刘梅,所以一过十六岁,催着林老汉去提亲。没有想到,刘梅家见他家现在这情况,死活不愿意嫁过来。刘梅的爹么,悄悄的直接将哥儿嫁给镇上的齐员外当填房。这门亲算是彻底了没了。
    林老汉之后拖着赵媒么,一直到林理十七岁,才说中了一户人家。这个李弦,也就是现在原主的婆么,也是个苦命人。本身是个哥儿,确长得五大三粗,活脱脱一个汉子样,就这长相,又有爹么护着,硬是拖到了二十还没有相看上人家。按大周朝律法,二十以上的哥儿会由官家来安排。林老汉这边也打听过,虽说人长的难看点,但实实在在有一把子力气。尤其这两年越发觉得身体不行了,所以不顾林理反对,硬是将李弦娶进了门。
    李弦自知长得丑,对着比哥儿长的还好看的林理是百般的顺从,家里家外一把抓。就这,林理仍然是嫌弃的不行。但是有林老汉压着,林理也干不出什么。
    李弦能干,眼见着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偏偏林老汉上后山拾柴让大猫给吃了,全村人找了一夜,就剩下些衣物血迹,尸骨无存。在这以孝为大的世界,身体本不怎么好的林理一下就病倒了。
    刚开始只是轻微的热证,操劳完丧事,又整整守了三个月的孝。卧床半个月后就变成了现在的林理。
    理清了思绪,头脑清晰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身体的酸痛和软弱无力,但是值得高兴的是眼睛能睁开了。“相公,你醒了。”突然看着一个大老爷们拿着个手绢一边抹泪一边叫你相公,真正是刺激的不轻。
    被李弦扶起来靠坐在床上,看着清瘦的人,和记忆中壮壮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这个林理是有多混蛋,整个记忆只有相看时的那一个画面。林理不知道,他一直盯着李弦在看。等他回过神时,就看见李弦满脸通红,眼角含着泪珠,不知道怎么的心猛的跳动了一下。“相公,要不要喝点水?”也不等林理回答,匆匆忙忙起身就跑了。本来想着面对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会犯恶心,没想到居然觉得有点可爱。
    李弦一走,四个小孩上前,分别叫了一声哥哥,但是并没有上前。原主的记忆,大弟弟林琳是个哥儿,今年十二岁,二弟林直是个小子,八岁,三弟弟林南也是个小子,六岁。最小的弟弟林英是个哥儿,四岁。由于跟弟弟年纪相差太大,并不是很亲近,弟弟们的出生,导致生活越加拮据,可以说原主有些不喜欢弟弟。鄙视了下原主自私自利的性情,看着一个个跟非洲难民似的,瘦的都皮包骨了,将最小的林英拉到床前,四岁的孩子,就像二三岁似的,看着心疼的紧。
    将林英抱到床上,忽略掉大弟弟惊呆的表情。小英还小,被抱住后,“哥哥,哥哥”的叫着。那么轻,但是这个破身体就这么抱了一会儿就累的不行。可能是不同以往的样子,几个大点的孩子也凑到身边,叽叽喳喳的说着事情。
    李弦端着水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四个孩子围着自家相公咯咯的笑,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相公笑的这么开心。怕相公累着,走过去,将小英抱到一边,“相公,先喝点水。”接过水,喝道嘴里,温度刚刚好,可见此人的用心。不过也就撇了一眼,哪怕是看了原主的全部记忆,知道这人是自己媳妇儿,但是仍然是很尴尬。
    喝完水,李弦又端过来一碗粥,说实话,他确实饿了。但是看着身边萝卜头们一个个吸口水的声音,他还真的喝不下去。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碗白米粥,甚至看着还有点稀,但林理知道,哪怕是受宠的原主也是家里面最好的时候才喝过,后来这些年大部分都是杂粮,甚至很多时候都吃不饱。“相公,快点喝呀,大夫说了,喝白米粥好的快。”
    这时候不太懂事的小英爬到了林理的身上“粥,粥,喝。”也是这时,李弦才发现,在心酸的同时,又突然有些高兴。相公变了。但是家里的白米不多,只能每顿熬点给相公补身子用。看着相公将粥喂到小英的嘴里,李弦抱起小英,“相公,厨房还有,我带着孩子们出去吃。”
    林理自然知道李弦说的是假话,但是他现在的身体根本都没法让他让出这碗粥,三两口将粥下肚。空空的胃舒服了一些,随之而来的就是疲倦。这个身体是真不行,就玩了那么一小会,都累的不行。
 
  ☆、第2章 养病
 
李弦将孩子们带到厨房,一人盛了一碗杂粮粥,轮到自己就只剩下跟清汤似的。但就这样,他仍然是高兴的紧。主要是今天吓坏了,那一会儿摸着相公连点呼吸都没了。李弦知道林理身子弱,偏偏又任性的紧,一直拖到守孝完才去看病。村里李伯伯是个赤脚大夫,会看点小病,当时给林理开了几天的药,但是丝毫不见起效。李伯伯也不敢再看,让李弦到镇上请大夫。李弦不敢耽搁,将家里所有剩余的钱带上到镇上请了大夫,虽然有点起效,但仍然是反反复复。尤其是今天,一下没有了气息,这以后还怎么活。还好,缓过来了。
    看着天色,都快黄昏了。让林琳带好弟弟,李弦还是决定去趟镇上,去请王大夫。大周朝占地面积极广,以前的连年征战,导致现在地广人稀。他们林家村还算是离镇上最近的了,但就算李弦很快的脚程也要走上半个时辰。
    王大夫看着匆匆忙忙进门的哥儿,听了李弦说的情况。叹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跟着李弦向林家村去。之前去看过几次诊,对林家也有所了解。前几天诊断之后,他就没有在开药,不是他医术不行,而是真正的无救了,算了算,也就是这两天的事儿。但是想着林家的情况,他实在是说不出口,这个林么么还真是个苦命人。
    李弦带着王大夫进来的时候,林理还处于深深的睡眠中。王大夫也没有让叫醒林理,直接上前把了把脉,这一把,可不得了。本来听了林么么的话,还想着是回光返照,但是这脉象,虽微弱,但是跟之前的若有若无不同,很是持续有力。连王大夫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人好了。
    站在一边的李弦,看着王大夫反反复复的把脉,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上前询问,“大夫,我家相公可好?”再次确定了一遍的王大夫也不得不相信这个奇迹。“林么么,你家相公病全好了,但是身子骨有点虚弱,将养些日子就能痊愈。”
    听了王大夫的话,李弦这次是真正的将心落到了肚子里,这一放松,整个人一下摇晃了起来。还好王大夫眼明手快,扶住了。这一摔,孩子保不保得住都难说。李弦捧着肚子,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将准备好的诊金递给大夫。“林么么,这次诊金就算了,买点好的给你家相公补补。还有,你这身子虽说已经四五个月了,但是仍然要多注意。”说完不等李弦推脱,拎着药箱大步出门而去了。
    等李弦追出来的时候,人已经走的老远。李弦是个很要强的人,自己苦点累点不算什么,但是对林理那是真宠的不行。想着家里确实没有银钱,相公大病初愈,是应该买点东西给相公补补。但是心里也下定决心,等这季粮食收上来换了钱,一定要还给王大夫。
    林理再次醒过来是尿憋的,喝了一碗水,外加一碗粥,不出恭才怪。一动才发现,他被整个圈在李弦的怀里。窗户没关,淡淡的月光映射进来,这么近的距离,连脸上的毛孔都看的一清二楚。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眼光都是怎么长的,就李弦这长相,完全跟丑不搭边,放到现代,就活脱脱的硬汉啊。虽然清瘦了很多,但对于以前就是白斩鸡的林理,在加上现在还不如白斩鸡的身体,怎一个嫉妒了得。
    猛烈的尿意袭来,林理脸一红,居然看李弦看了这么久。摸索着下床,走了几步,这破烂身体,软绵绵的。林理也没有走太远,实在是憋的厉害,在院子里面撒了一泡尿,感觉舒畅多了。天气有点寒,想想应该是夏末了。
    回到床上,可能是睡的久了,半点睡意都没有。头顶是三角形屋顶,四面是青砖墙面。不知不觉想起了老家。印象中老家的房子也是这样,敞敞亮亮的三间青砖大屋,还是他爷爷娶他奶奶的时候盖的,后来村子人有钱了,都翻了两层,三层的红砖房。他们家就显得越加的破落。
    林理是跟着爷爷长大的,他的爸爸个子矮的原因,直到30岁才娶到老婆。林理的妈妈是他们那边十里八村的一枝花,那时候老家人都去南边打工,他的妈妈去南方大着肚子回来,一下名声就坏了。虽然家里人压着去打了胎,但到底也没人敢娶,这才便宜林理的老爸。进门后就有了林理,待林理一落地,他妈妈嫌农村脏,干活又辛苦,跟着他爸一起去了南边。这一走,再也没有回来过。后来还是在他爸爸口中知道,他妈妈也就在他爸爸身边待了几个月,然后就不见了。
    刚开始那几年,林理的爸爸还天南海北的找,后来发现她连老家的爸妈都没有联系,不得不放弃寻找。但从那之后,他爸爸就像整个人丢了魂儿一样,一个人混在外面得过且过,再加上后来又染上赌瘾,一年下来幸苦打工的钱全送进赌场。仿佛都不记得还有他这个儿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