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文之珍爱生命,远离主角 作者:墨泯琪喵 (上)

字体:[ ]

☆、第1章
 
  夏枯草是疼醒的,睁开眼是一个白色的蚊帐,等等,蚊帐??大冬天的哪儿来的蚊帐,而且医院也不会弄这种床位吧,夏枯草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身上有着浓烈的药味,看来自己是受伤了,眼睛打量着这个古香古色的床,正当无聊只是,门突然打开了,夏枯草想要转头去看却发现连头都动不了。
  “小草,哥哥又来看你了。”小小的童声响起,一个黑黑的影子直接打在了夏枯草的脸上,然后就看见了一个相貌可爱的孩子,大大的双眼盯着夏枯草的眼镜,两人就这么对视,突然小孩大叫起来“啊!!!!!爹爹,父亲,弟弟醒了啊!!!!”急冲冲的跑了出去,完全不理会床上苦逼的夏枯草。
  小孩刚跑出去没过一分钟就一阵脚步声传来,因为不能转头,夏枯草也看不到外面究竟有几个人来了。
  “宝贝。”迎面而来的淡淡药草气息让夏枯草感觉一阵熟悉,只见一个相貌俊美的青年将他抱起来,一双眼睛满是担忧,这让从小无父无母的夏枯草感到了一阵温暖
  青年回头对着一个高大的男子说道:“渊,快让人热水来,我要给宝贝清理一下身体,还有,我的药箱也给我拿来。”
  高大的男子点点头,因为背光的原因,夏枯草根本就看不清那人的样子,却让他看清了小孩的样子,小孩大约才10岁左右,一双又黑又圆的大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穿着一身灰色的古装,再看看青年,也是古装,还有一头很长的黑发挽在头上,再加上这古香古色的床,难道这是穿越了吗?
  “爹爹,怎么弟弟醒了怎么一直在发呆啊”男孩歪着头看着眼前没有什么反应的弟弟。
  青年一看吓了一跳,以前那个爱笑的小开心果现在只是双眼呆滞的望着前方(那是发呆),完全没有什么反应“宝贝,看着爹爹啊,没事了,都过了啊。”青年抱着夏枯草轻声的安慰着。
  夏枯草反应过来青年的安慰,知道对方的担忧后微微一笑,全身的绷带只露出嘴和双眼,看着十分滑稽,却让青年不禁眼红了,要不是自己那时候的疏忽,怎会害的自己的宝贝变成这样,这个仇,他记住了。
  看着青年的脸色变黑,眼神阴暗,还以为自己惹着他了,吓得夏枯草不禁抖了一下,青年感觉到怀中的孩子抖了一下,知道自己吓到了孩子,赶紧换回了原本温柔的面孔。
  高大男子走进屋轻咳了一下,青年放开夏枯草,接过男子手中的药箱,拿出药箱剪刀剪掉最外面纱布后,开始一圈圈的拆纱布,纱布最后拆完,青年却不禁眼睛红了,男人拍拍青年的肩膀,俯身抱起夏枯草。
  夏枯草被放入了温水中,抬头看了看男子的模样,怎么说呢,虽说相貌十分平凡,但眉目带着一丝与常人不同的威严,剑眉星眸,身体高大威猛,似乎是个武夫,男子虽说十分严肃,却十分温柔,这就是传说中的铁汉柔情吗?
  男子看着夏枯草一直呆呆的看着自己,对上那黑黑的双眼,心间一软,手上的动作更是温柔了。
  “嘎……”虽说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但夏枯荣还是想要弄清楚自己这幅身体和他们到底什么关系,可是张开嘴吐出的却是那种难听嘶哑的声音,完全说不出话。
  “宝贝,怎么了,爹爹在这儿”青年被突如其来嘶哑的喊声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来观察着夏枯草的身体。
  “唔……啊……”发不出声音神马的真心很烦躁啊。
  青年似乎是懂得了夏枯草想要说什么,微微一笑,摸摸他的头:“宝贝别怕,声音只是暂时的,会好的。”
  青年一边洗去夏枯草身体上的药汁残留,一边给他讲着过去发生的一切一切……
  原来自己这个身体还是叫夏枯草啊,以前自己是孤儿的时候,院长爷爷随手翻了本书取得这个名字竟然是一味药草,而眼前的青年竟然是自己的爹爹,叫夏长卿,而男子是父亲叫做伏渊,小孩是哥哥,叫做夏天无,比自己还要大个4岁,男男生子什么的太重口了啊,夏枯草还有点没回过神来,而这边叫做神医谷,并不是因为有个神医,而是有一大群的神医。
  传说,有个年纪轻强却十分高傲的小孩自称“阎王怕”的神医打败了一堆名医隐姓埋名来到了一个风景极好人烟稀少的地方定居了。
  传说,有一堆不甘于的被老古董思想埋没的名医也去了“阎王怕”那儿定居,开始自己创新。
  传说,神医谷有着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名医,但他们都只听命于“阎王怕”一人,若是病人家属或者病人让“阎王怕”讨厌,那么这人就永远不能被所谓的名医医治了。
  而自己则是因为自家爹爹半年前不愿医治一个中毒的男子,被他妻子骗出了神医谷的范围,寻回之时被泡在满是毒物的药池,身上也满是各种伤痕,而那个女人早已不知所踪,夏长卿在儿子昏迷时一直很是自责,花了近一个多月才将小儿子外伤养好,但体内的余毒还要慢慢来,而夏枯草也成了一个药罐子。
  身体被清理干净后,夏长卿抱起夏枯草,擦干身体,穿上亵衣,轻柔的放在床上,“宝贝乖,爹爹给你去熬药,你先继续睡睡吧。”
  夏枯草轻轻的点头,乖巧的闭上了双眼,看着自家小宝贝这么乖,夏长卿盖好被子便出了门,门刚关上,夏枯草便睁开了双眼。
  “真是个奇葩的世界。”这是夏枯草内心的感叹,“等等!!夏无天,夏长卿,神医谷!!!!这不是本小说的人物吗?”
  夏枯草速度的回转大脑,自己没穿越前还只是个刚找到工作的大学生,毕业于x大的中药系,从小孤儿院长大,成年后更是自力更生的活到了大学毕业,刚毕业就找到工作挺幸运的,可是没开心多久在回家路上的小巷子被人套上麻袋揍了一顿,昏迷中只记得对方说什么小白脸,勾引谁谁谁的才知道,大哥,你们打错人了啊。
  而穿越过来的这个世界也是有点印象的,是他们班上唯一一个妹纸介绍的小说,因为妹纸说里面有个人的名字和自己一样就很好奇的去看了,的确发现了一个和自己名字一模一样的人,是一个怎么让人形容的人呢……
  他有着风华卓越的天人之姿,虽然头发全白却抵挡不了那绝美的面容,他是神医谷未来的继承人,医术高明,但性子极冷,比他爹爹更为不近人情,即使那人再怎么惨再怎么病入膏肓,只要他不医绝就不会活着。
  但就是这种冷漠之人却爱着一个渣男……没错就是渣男,当时夏枯草就想摔书,这不是bg吗?怎么还有bl!!渣男是轩辕城城主,名叫轩辕公允,轩辕公允爱着的却是一个叫做姬影月的女子,为了这名女子从而一次次利用一次次伤害这夏枯草,而夏枯草知道即使如此还是甘之如饴,直到最后死去,这完全就是一部狗血的三角恋。
  而这个姬影月呢,就是传说中的女主,美丽,睿智,聪慧,迷倒了一大堆男子,男主是轩辕公允的弟弟轩辕天佑。
  后面的结局就是,夏长卿病死,夏无天被女主杀害,伏渊报仇未果死无全尸,而女主呢,她成了一方之王,一堆的后宫陪伴着。
  “唉,我可不想当什么解毒剂啊。”夏枯草喂喂叹气,想到最后这个身体被轩辕天佑囚禁一点点的放血,虽然逃了出来,却为了救轩辕公允掉落悬崖,最终落得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下场。“既然这样,那我便远离这场灾难吧,珍爱生命,远离主角。”
 
  ☆、第2章
 
  轩辕公允猛地睁开了眼,他做了个梦,梦见了那个白发少年帮他承受了敌人的一掌摔下悬崖的时候,白色长发在空中飞舞,素来高贵骄傲的他穿着的是一身破烂的廉价布衣,上面还有一些血污,纤细的手腕绑着渗血的绷带,他知道,手腕的伤口是他弟弟做的,因为只有他的血才能让姬影月解毒,而是他允许了他弟弟做这个事。
  “夏枯草。”轩辕公允摸了一下枕头边,没有!一直放在他枕边的香囊竟然不见了,那是夏枯草以前给他做的,在夏枯草死后他发现自己竟然会想念对方,每个晚上都是枕着这个香囊才能睡着的,现在呢,香囊竟然不见了!
  “来人!”轩辕公允大喊了一声,但又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没错,是他的声音,这个嘶哑的声音绝对不是他的,屋内的摆设和他以前的房间有些相似,但又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他想起来了,屋内没有了夏枯草的做药工具,轩辕公允走到梳妆台前,镜中是一个约12岁大小的少年,身姿挺拔,,虽说面向还有点稚嫩,却能看出以后会是一个十分有魅力的人。
  “大少爷,可有什么事?”门口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似乎是怕打扰到屋内的人特意压低了音量。
  “下去吧,只是做了个噩梦。”轩辕公允说道。
  “是。”门外的人应了声便离开了。
  轩辕公允揉了揉太阳穴,他竟然回到了自己12岁的时候了,想着那时候自己第一次前往神医谷寻为娘亲寻求神医,神医夏长卿让他用一半的血换来了救他母亲的药物,自己也差点死在了神医谷,在那段时间,总有个白发小孩回来偷偷看望他,而那个小孩就是夏枯草,那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血救了夏枯草。
  大概是夏枯草对于这个救命恩人很是感谢,每天都缠着轩辕公允,轩辕公允还挺喜欢这个软软的小孩,可惜后来他见到了姬影月,对她一见钟情,自己在成为城主那年中了一个下三滥的药,无意间又被夏枯草救了,并且和对方发生了关系,那时候夏枯草也才16岁而已,轩辕公允总觉得夏枯草是故意的,即使为了负责两人成亲后他对夏枯草也是冷淡的。
  现在的轩辕公允脑海里全是以前在他身边的夏枯草,孤傲,高冷,不爱笑却总是在见到他时会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而姬影月呢,那个女人他快要忘记了对方的模样了吧,一个神秘的女人,拥有很多奇怪的东西,据说她后来成为了一方霸主,自立为王,后果男宠无数,就连他的弟弟也凑了过去,而他在夏枯草死后一直萎靡不振回到了轩辕城,再也没有去关注过这个女人的事情。
  “嗤!轩辕公允,你真是个白痴。”轩辕公允自嘲的笑着,现在想想当年的自己真是太愚蠢了,一个陌生的女子竟然能让他一见钟情,还能够为了这个女人掏心掏肺,即使和其他男人共同拥有她也不在乎,这可真不是自己这种性格做出来的事啊。
  这边神医谷的夏枯草正在和一晚黑乎乎的中药做着斗争,每天三碗药,早中晚各一次,这让夏枯草有点怀恋现代的西药了,几颗药丸混着水喝下,快速又方便,根本就不像中药这样还要一点点的吞,酸涩的味道就让他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宝贝乖,快把药喝了吧,这样病就会好的。”夏长卿看着整张脸都快皱成一团的夏枯草,心中不免想笑。用勺子要起一勺药水,吹了吹放在了夏枯草的唇边,“来,张嘴。”
  反正横竖都要死,早死早超生,夏枯草一闭气喝下勺子上的药,酸涩无比的味道蔓延开来,夏枯草现在是吐也吐不出,没等夏长卿下个动作,端起那一碗药直接喝了下去。
  “哇~~!!”夏枯草还没喝完手中的碗掉落在床铺上,床单蘸满了药汁,而他则是趴在床边呕吐起来,这是在药水进入肠道后的第一反应,从最初的呕吐的药水到后面就是酸水,一直到夏枯草呕吐出了一口黑血后才停止了呕吐。
  夏长卿拍了拍夏枯草的后背,让对方缓一缓,夏枯草整个人都虚脱的靠在了夏长卿的怀中,浑身发冷带有微弱的抽搐,夏枯草自己知道现在是有多难受,他真的好想回到现代,回到自己的身体,起码不会遭这么些罪。
  “看来现在药水已经起作用了,等到体内毒血被清理干净后宝贝儿就可以说话了。”夏长卿抱起虚弱的夏枯草,用毛毯将人裹得严严实实离开了这个房间,“茯苓,连翘。”夏长卿唤了一声。
  “谷主。”两个身着青衣的少女出现,微微行了一礼。
  “把房间收拾干净。”夏长卿说道。
  “是。”两人拿着工具进了屋,屋内满是一股酸臭气味,床边和床上有着许多的恶心的污秽物,但两人眉头都没皱一下,很是淡定的收拾起了房间。
  伏渊依旧提着一个大水桶,桶中装满了药汁,那是给夏枯草药浴用的,将药汁倒入桶中,掺上热水,夏长卿将脱的光溜溜的夏枯草放入了药桶中,夏长卿试了试水中的温度,“不能让水凉了,等水温后再加入热水和药水的混合就行了,一共泡上半个时辰就行了”夏长卿对着伏渊吩咐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