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文之珍爱生命,远离主角 作者:墨泯琪喵 (下)

字体:[ ]

 姬影月一张脸此时已经满是红晕,“我…我的…香囊不见了,刚刚不知道掉到哪儿了?”
  “以后再卖一个就行了。”轩辕公允有些不耐烦的答道。
  “那是姨娘亲手做的,轩辕哥哥能帮我找找吗?”姬影月在傀儡人身上下好了命令,将它放出,自己则是拖延一下轩辕公允的时间。
  “……影月,你到底想做什么?”轩辕公允此时的语气已经变得冰冷了起来,眼神中满是厌恶。
  “我……”姬影月一时被对方的眼神吓到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接着一个大力将她狠狠地推开了,只见轩辕公允快速的消失在了街市上。
  “哎呀,看来你是没有希望了。”向萱萱直接打击着姬影月,“不过我忘了说一件事,刚刚我买错傀儡了,那个是杀字傀儡。”
  姬影月一听到这个立马看向了轩辕公允消失的地方,杀字傀儡,是属于暗杀型的傀儡,这就代表着那个傀儡会把那个男孩杀掉,姬影月一瞬间有了一种开心的想法,不过也就恨一瞬间,恐惧感将这一点兴奋压下去了。
  “影月!”一个声音将发呆的姬影月唤了回来,只见辜无心和一个不认识的人从酒楼中走了出来。“刚刚轩辕去哪儿了?”
  “不…不…不知道。”姬影月摇摇头就跑了,她以为她做的事情被辜无心发现了。
  辜无心有些疑惑的看着姬影月离开的方向,而喻博天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姬影月,“他应该是往那个方向去了。”喻博天指着轩辕公允消失的方向。
  辜无心在楼上已经看到好友了,但一瞬间这人就消失了,辜无心也就只能下来问问姬影月看见他往哪个方向走了,可看姬影月一副慌张的模样就有些不对劲了。
  “你慌慌张张的跑个什么,会被别人怀疑的!”向萱萱觉得这个姬影月的智商真的不是一般的低,这个智商绝对是不能生存的。
  “我、我有些害怕。”姬影月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自然有些心虚。
  “刚刚出现的那两个人,都十分的俊美不凡,再看身上的气质,必定不是普通之人,你这么跑了还怎么认识他们。”向萱萱对那个一言不发的男子尤为深刻,因为那种上位者的气势就可以知道此人必定不凡。
  “我只认识一个,就是和我说话的,那人是辜将军的儿子,另外一个我就不知道了。”姬影月还是如实的回答了,“他是轩辕哥哥的好友。”
  向萱萱大概猜出来了这人的身份,要么是王爷,要么就是皇子,现在的她还不熟悉这个朝代,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已经换了新帝,不过她也很聪明,能猜出一些大概,如果能把这人把到手,那岂不是能够得到很高的权力了。
  夏枯草本来是在一个小摊贩前看东西的,可是一阵风一过,他就发现自己来到了轩辕城外了,而自己的面前多了一个不认识的人,这人双眼无神,面无表情,相貌十分的普通,穿着一身黑色的短打,腰间别着一把匕首,完全是那种毫无特色的人,但是夏枯草总觉得这人似乎有点奇怪。
  夏枯草立马远离这个怪人,毕竟一个人突然把他带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都有些奇怪,可是这个怪人却将他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另一只手将匕首抽了出来,然后劈向了夏枯草的头部,躲不开的夏枯草一瞬间觉得死亡离近了。
  “叮!”武器与武器碰撞发出很是刺耳声响,夏枯草看见了挡住对方攻击的轩辕公允。
  轩辕公允很是庆幸自己及时的赶到了,否则又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自己的眼前,将夏枯草夺过来护在怀中,轩辕公允警惕的看着这个男人。
  “你是何人!?”轩辕公允手中的剑直指这个男人,可是对方的表情木纳,眼神空洞,完全没有一丝人的气息。
  “他好像不是人。”这人握过他的手,夏枯草完全是感觉得到对方手指冰冷的温度,完全是一个傀儡的感觉。
  轩辕公允手中的剑直接刺向了男人,可是男人的速度很快,躲过了轩辕公允的攻击奔向了夏枯草,在他的意识里面,只有夏枯草才是目标,所以其他人她都是不用理会的,所以轩辕公允完全是被他无视掉的。
  轩辕公允立刻过去保护夏枯草,这个地方他有些心悸,因为他还记得上一世,夏枯草就是死在这儿的,为了救他掉下了悬崖。
  “噗嗤。”腰间的疼痛让轩辕公允意识到了对方到底有多强,但是这一刻他还是不能停下攻击,必须得护住夏枯草。轩辕公允只是笑了笑,但手中的力度根本不减,将人紧紧的抱着,单手攻击本来就是很麻烦的事情,况且这人又这么的厉害……
  “你怕不怕?”轩辕公允突然问道。
  “什么?”完全不了解对方突然为什么要这么问,也在他疑惑的这一刻,轩辕公允竟然往这悬崖终身一跃,而那个男人也傻乎乎的跟着跳了下来。
  辜无心和喻博天赶到的时候并未发现人,如果不是地上的血迹和打斗痕迹,演着痕迹到了悬崖边,辜无心意识到了什么。
 
  ☆、第45章
 
  “什么!?”夏长卿整个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刚离开一会儿而已,为什么就会有夏枯草消失的消息。
  “是一位辜姓公子托我来传话的,他们正在轩辕城外向西走的树林那儿等着谷主。”传话者不过是辜无心随便找来的一人。
  夏长卿顾不了这么多了,不管这消息到底是真是假,带着人立马往轩辕城外赶去,心中带有着一丝的的不安,来到了那人所说的地方后的确有人正在那儿,是两位公子,看这衣着和相貌必定不凡。
  “谷主。”辜无心自从上次除魔事件后对夏长卿一直有着一种敬佩的心理,所以才会对他行礼。
  “还望公子能够告诉我具体发生了何事?”夏长卿已经注意到了森林中的打斗痕迹,他不敢往另一方面想。
  “我们赶到的时候并未发现附近有人,痕迹一直蔓延到了此处,我的友人轩辕公允也是往这边方向来的,估计和令公子是在一起的,至于有没有掉下去还无从所知。”辜无心也只能够委婉的说一下现在的情况。
  夏长卿看着这个悬崖,下面全是一片云雾,看不见底,若是掉下去定会粉身碎骨,夏长卿有些不敢想象了。
  伏渊将人护在怀中,象征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谷主不用担忧,他们定不会有事的。”辜无心并不想要说出最坏的打算,只能按照好的方面说,“也许他们并未掉下山崖,只是……”
  “先回去,带好东西过来进行探查!”夏长卿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刻去找人,能把人找出来他才能放心。
  轩辕公允手中的剑此时正插在一个峭壁之间,另一只手紧紧地抱着夏枯草,握剑的手已经在颤抖,额头间满是汗渍。
  “轩辕公允,你放手吧,死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夏枯草看着下面见不到底的深渊,又看了看轩辕公允,笑着说道。他知道两人肯定都不能活下去的,倒不如顺了自己的心,起码两人能死在一起。
  轩辕公允将人往上面带了点,“可是…我…根本不想你死。”
  即使再怎么努力,这把剑也不可能支持两个人的重量,轩辕公允自己的手也承受不了了,最终剑断掉了,轩辕公允想要攀住悬崖之上的石头可手上早已没有了力气,只能将夏枯草护在怀中,将人紧紧的抱着往下面掉去。“这一次你终于不会孤单了。”
  “噗通!”一声巨大的水声响起,夏枯草才意识到自己掉入了水中,在水中尽量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沉入水底,而轩辕公允已经昏迷了,夏枯草赶紧将人往水面带上去,两人浮出水面后夏枯草才深呼吸几下。
  “轩辕公允,你怎么样了!?”夏枯草拍了拍轩辕公允的脸,可是对方并没有什么反应,夏枯草慢慢的带着人往岸上游了过去。
  轩辕公允完全是处于了一种昏迷的状况,夏枯草尽量的往前面有,又要保持着他不会沉入水底,等到上了岸的时候夏枯草有些精疲力尽了,反观轩辕公允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先是在上面腰间被划伤了,然后就是在悬崖上一直坚持着,掉下来后就已经晕过去了,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水。
  夏枯草解开他的衣服,按压着他的胸口,掰开对方的嘴巴渡气,然后反复这么做,直到轩辕公允呛在肺部的水吐了出来他才放下心。
  “轩辕公允你还好吗?”夏枯草很是紧张地问道。
  “咳咳!!没事!”喉咙间呛人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轩辕公允努力地平复了一下,“这是哪儿?”四周几乎是树木和草地,而两人则是在一个很大的湖泊旁边,可以说,这儿是一个很美的地方。
  “我们掉到了悬崖下面了。”夏枯草扶起了轩辕公允,“这儿可真是漂亮。”
  轩辕公允看着这儿的景色,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上辈子夏枯草是掉了下来了吧,然后呢,他会不会是活了下来了,在这儿隐居了起来,这么想着,轩辕公允的视线看向了正扶着他的夏枯草。
  夜晚,因为要入夏的缘故,这晚上也并不怎么冷,因为轩辕公允是伤患的缘故,夏枯草很是自觉地做起了照顾伤患的人,这辈子过得太过安逸了,都快把自己上辈子学的东西忘掉了,将捡好的柴火堆好后蹲下去开始试着原始烧火,打火石。半个时辰后,夏枯草很是忧伤的丢掉了打火石,手残就是手残,永远不可能完成这些。
  “我来吧。”轩辕公允完全是被对方的动作给逗笑了,捡起打火石慢慢的摩擦着,很快火星就点燃了这堆树枝。
  “我刚刚找到了一些药草,但是没有干净的纱布,只能勉强一下了。”夏枯草也知道自己除了帮人治病就没有其他的长处了。
  湿掉的衣服已经被脱下挂在了火堆旁边,轩辕公允很是无奈的捂着腰部的伤口,那儿已经被敷上了药草,夏枯草手中正拿着一块撕掉的布哪只手中放在火边烤,这块布是黑色的,很是明显的就能知道这是轩辕公允的衣服。
  “好了。”手中的布料有些干了,夏枯草直接拿起来在轩辕公允的腰部缠上了两圈然后固定好,“今晚注意点伤口。”
  轩辕公允笑了笑,“你今天怎么会觉得死在一起比较好?”这是两人掉下来的时候夏枯草说的话,他记得很是深刻。
  “……”夏枯草整个脸一红,别过了头,小声的呢喃道:“我只是觉得都要死了,看开点比较好。”
  “枯草,你应该是知道一些事情吧。”轩辕公允看向了夏枯草,“就是关于你我之间的那件事。”
  “你是想说你是重生回来的吗?”说起这个夏枯草就觉得闷闷不乐。“真的是很抱歉了,我不是你知道的那个夏枯草,那个夏枯草估计已经去了别的地方了吧。”
  “你还记得长鹤真人那句话吗?”轩辕公允抱住了夏枯草,“他说遵从本心,我知道你不是原本的夏枯草,那一日我听到了你与长鹤真人的一些话,我也算是知道了一些事,大概就是他的这句话把我点醒了吧。”
  “他说,遵从本心就是要相信自己,他说夺舍与缺魂不同,为什么你就不去想想你就是夏枯草,夏枯草就是你呢?”
  “你们两个性格不同,我认识的那个夏枯草永远没有表情,当然在对着我的时候会出现一些其他的表情,他做什么都有着自己的规律从未变过,可能生性有些凉薄,所以从未把人命看在眼中,他不爱说话,总是喜欢自己一个带在房间内看书。”
  “我知道你和他有很多的不同之处,但是我知道我是不会认错人的,你也许会认为我把你当做了他,但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
  夏枯草只觉得胸口间跳动的十分厉害,双脸一直在灼烧,明明并不时情话,却是让夏枯草他心动的话语。
  “轩辕公允,夏枯草死的时候你后悔吗?”夏枯草闷声的问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