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小人得志 作者:土著宅

字体:[ ]

 
  ☆、小人物的重生
 
  丽晶酒店,锦市市区一个规模不算大的快捷酒店,名字取得大气,实际上就这么三层的建筑,一层是餐厅,二层三层是住宿。
  酒店餐饮部经理姓王,中年秃头,人倒还算不错。
  此时原本该是下班的时间,王经理却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眼前的小青年,叹气:“小林啊,你在酒店也做了这么久了,眼看就要升大堂主管,不要这么想不开嘛。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这天底下好姑娘有的是,过几天店里又要招新的服务员,一水儿的漂亮小丫头,以你的条件,看上哪个不行啊,非得......”
  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还是棵年岁数大又傍了老男人的歪脖树......
  坐在办公桌对面的青年摇头苦笑一声,帅气的眉眼耸拉着,一副颓唐样,林安摇摇头,说:“谢谢经理好意了,我,我还是想暂时休息一阵......”
  他去意已决,却不是因为什么女服务员歪脖树,。
  实际上林安已经模糊记不清当年那个上一秒还对他暧昧着,眼看就要确立关系,下一秒就跟有钱老男人跑了的女人究竟长什么样了。
  原因很简单,从五年后的末世重生回来的人,别说是记得当年的人长什么样,能记得馒头肘子是什么滋味已经算是记性好的了。 
  这人一生得好看,甭管有没有能耐都无端让人先喜欢两分。
  秃头王经理自然不知道眼前的人正心里念着肘子咽口水,见他态度坚坚决,叹一声好好的小伙子可惜了,也不多留,摆摆手:“算了,算了,我也不勉强留你。你年纪轻轻的,总做服务员也不算个事,回去好好调整心情,趁着年轻学点什么手艺吧。” 
  “唉,我懂,那谢谢经理了。”林安殷勤应了应了一声,心中却嘀咕。
  手艺?怕是来不及学了,也不知道射击宰丧尸挖晶核算不算手艺,要算的话,他怎么着也算出师了。 
  ——————————————————————————————————————
  林安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物,末世前早早辍学在社会中混生活,人生履历平平。
  末世后他倒是转运,觉醒了个略显牛逼的空间异能,却不幸被某个势力控制在手底下,五年里不得自由。
  这份稀有异能并没有给他带来应有的荣誉和权势,团长私心想要隐瞒手底下的这张王牌,强迫他顶着异能团普通队员的身份。
  最后林安死在了一次丧尸围城中。
  寥寥百字,就是他小半辈子。
  此时小人物辞了酒店的工作回家,躺在自己卧室的小软床上深深叹息,回想起自己曾经的一生,生的不伟大,死的也没见有多光荣,活脱脱一辈子小人物的命,何尝甘心?!
  老天爷是不管你甘心不甘心,死就死了。也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重生就重生了。
  林安愿意吗?他愿意个屁!
  过不了多久就是世界末日,真真正正的末世,世界性大灾难爆发的时代!
  大火,洪水,地震,丧尸……样样都能吓得人屁滚尿流,要了亲命了!
  林安想想以后的日子就发愁,好在上辈子的异能是带来了。
  二级空间异能这,是他面对即将到来末世的唯一一点底气。
  屁股蹭了蹭身子底下的床垫,眼皮子就开始自动粘在一起了,现在能舒舒服服睡一觉也是挺美的。
  这是201X年的10月19号,距离末世来临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甭管别人重生的时候是不是忙于锻炼体能,收集物资,林安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菜市场买肉。
  整整小半锅红烧肉,呼啦啦的香味钻鼻子眼儿,他就站在自家厨房就着馒头吃的连汤汁都不剩。
  任谁在末世过了连续吃几年野菜玉米饼,甚至是豆渣饼都吃不饱的日子,回来也都是他这幅德行。 
  “当当当!!!”大门被急促的敲响,林安咽下嘴里的肉,舔舔最叫的油,一脸不情愿地走出厨房。
  谁呀,大早起的!
  厚重木门被猛地打开,本来还准备先声夺人的中年男子被屋内满嘴流油,神情不渝的青年吓了一跳,气势瞬间萎靡。
  被打扰到吃肉的林小安相当不爽,看到门外的男人就更不爽了,恨不得一脚把男人踹出楼道去。
  门外不是别人,正是他亲爹林富贵,老混蛋一个。
  上辈子严格算起来,就是这人害得他末世里一直倒霉到死。
  事情其实挺狗血,林安他妈在他三岁时生病去世了,然后当年的林富贵年富力强,不愿意被个奶娃娃所牵绊。
  恰巧当时林富贵的老姨,也就是林安他奶奶的妹妹以前死了男人,当时就没有再嫁。熬到林安三岁的时候这位姨奶已经五十有六,退休在家。
  人一闲着就不禁感到自己孤家寡人的,日子过得没意思,便有心领养一个孩子养老送终。
  一个想养,一个不要,这事一拍即合。
  林富贵将小小的林安一打包,匆匆扔下了两千块钱,头也不回地走了。
  两千块,在当时那个工人的平均工资不过两三百的年代,不算少,用林富贵的话来说他这算是仁至义尽了。
  林富贵的意思是——这两千块钱就是林安长到十八岁的全部抚养费了,多一分他也掏不出来。
  掏不出来是假,不想掏却是真的,毕竟当时林富贵所在的厂子里的相好也怀了他的种。一个是爹娘安排的病死婆娘,活着的时候也是个病歪歪的黄脸婆,只会拖累他。而另一个却是自己从前就心仪的小相好,。
  林富贵几乎不用考虑,心中的天秤就毫无迟疑地偏斜到了自己的新媳妇和即将出生的小儿子身上。
  至于林安,摊上这么一个父亲,日子注定不好过,好在姨奶对他一直挺好。
  一老一少扶持着,日子也就这么过下来了。
  姨奶领养他的时候已经五十多了,祖孙相互陪伴着过了十几年,一直其乐融融。后来老人家在七十一岁的时候离世,最后的日子里也没受过什么罪,在大孙子的伺候下走的十分安详,能称得上一声寿终正寝。
  老人家一辈子活得明白,走得也没什么遗憾。临走前她将房子和存下的一点养老钱全部留给了自己的大乖孙,东西虽然不多,但至少让她从小养大的孩子能有个遮风避雨的住处,能有一些傍身的钱。
  可惜老人一走,只剩下林安一个刚刚十八岁的半大孩子,消停日子没过个几年,这处遮风避雨的房子便遭了惦记。
  门外的林富贵正是打着房子的注意来的。
  他的宝贝小儿子林斌快要订婚了,人家女孩儿家里已经放下话,男方学历不高工作不好他们也不挑,可要是没房子,那就别想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现如今房价年年疯长,一辈子都吃个单位死工资的林富贵根本拿不出钱去买新房。 
  事情也巧了,一天他和个有些门路朋友喝酒,酒桌上人家一醉糊涂,就信誓旦旦说了——华泽路的鲤鱼小区被某个开发商看上了,正和政府部门洽谈要开发,到时候原住户反迁,一户一套大平米是跑不了,还能得到不少安置金。
  林富贵一个激灵,肚子里那点酒气立刻全都散了,他那死了的老姨不就住在鲤鱼塘小区?而老姨那套五十多平的房子,也在死后留给了他的的大儿子。
  这事好办呀!
  林富贵喜得不知跟什么似的,回家就跟媳妇商量了,他亲老子去让林安把房子让给弟弟结婚,他还能不从?!                        
 
  ☆、林富贵
 
  可惜林安还真没从。
  他天生没啥学习天分,即便是姨奶愿意供他,还是初中毕业就上不下去学了。从十五岁辍学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什么阵仗没见过,就林富贵敢提这种不要脸的要事?
  没别的,林小爷冷笑一声,一个电话弄来了伙儿小兄弟就上林富贵单位和他们家水果摊子捣乱去了。
  也不多做,就是拿着棍子在门口等着人出来,出来了就跟上,死盯着林富贵一家人。
  手是不用动,砸点东西,说些狠话吓唬人,都是不入流的小把戏,警察来了也没啥好办法——毕竟没动手不是?最多也就是关几天,教育教育也就放出来了。 
  放出来还不好说,继续找你林富贵一家!
  就这,足够吓得一辈子都是普通小市民的林家人出门都提着心吊着胆了。
  最后一天林安是亲自抄着家伙找到林富贵家的——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他亲爹家。
  去了他也没干别的,一脚踹开了林富贵家的木头门,当着全楼道出来看热闹的街坊四邻面直骂了——
  “林富贵,你们一家子要是再敢给老子找不痛快,当心老子剁了林斌的手,不信你试试,我林安光脚不怕穿鞋的!”
  林斌,林富贵的小儿子,和他老子一样,窝囊废一个,躲在屋子里愣是没敢和林安这个名义上的大哥正面接触。
  他老娘倒是泼辣,叉着腰要叫骂,看到林安从兜里掏出蝴蝶刀之后,也偃旗息鼓了。
  她男人说的没错,这前妻生的大儿子就是个混混流氓,这年头,普通老百姓谁愿意轻易惹上流氓?
  林安撂下狠话之后,呸了一口,冷笑着离开了。 
  惦记他家房子?借他林富贵个狗胆!
  不过现在情况又有些不同,再有一个月末世就来了,这房子留与不留反倒没什么两样,林安最缺不是房子,是钱!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看,送钱的这不就巴巴来了。
  “有事?”林安杵在门口,似笑非笑地明知故问道。
  林富贵笑着说:“嘿,这话说的,你是我儿子,没事爸就不能来看看你。” 
  林富贵其实是不想来惹他这个大儿子的,上次那伙儿拿着钢棍板砖来捣乱的小流氓早就给他吓怕了。
  不过天天看着从小宠到大的小儿子娶不上媳妇整日愁眉苦脸的,家里的婆娘也天天在房间里抹泪难受,林富贵一咬牙,还是从自家婆娘的水果摊上拎着袋大红苹果来了。
  林富贵被挡在门外进退不得,楼道里来来往往的邻居没有不打量他的。
  个小兔崽子,故意让人把他老子当猴儿看!
  林富贵被人看得脸上尴尬,心里将堵着门不让他进的林安骂了个狗血喷头,面上却还要陪着笑脸,真是憋屈死了。
  而被亲生父亲在心里疯狂谩骂的林安却是径自出神。
  上辈子房子他卖了,林富贵最后出了三十万,他不知道拆迁的消息,不耐烦林富贵的纠缠,加上钱不少,也就点了头。
  卖掉房子,揣着房款被林家人急吼吼的赶出门,暂住在工作酒店后面的员工简易房里,之后呢……在那个连大门都是塑料板的房间,淬不及防迎接了末世的降临。 
  林安靠在门框上,架起胳膊,问:“甭跟这儿废话,你来究竟想干什么?”
  林富贵搓搓手,脸上带笑,讨好说:“小安呐,你先让爸进去,有事找你商量,咱们爷俩进去慢慢说。”
  林安堵在门口,一时没说话,抬眼打量着林富贵。
  他的眼睛生得漂亮,乌黑清亮,看人的时候总能给人一种事事都心里清楚的感觉。
  林富贵被大儿子用这样的眼神打量着,心里发毛,本就有五分的心虚立刻增加到了七分。 
  正在林家父子互相僵持之际,楼道内传来了笃笃笃的下楼声,蹬着高跟鞋的年轻妈妈领着一个大约有五岁的女孩匆匆下楼。
  瞥见一楼三室门前的两人,妆容精致的女人不屑撇撇嘴,招呼也没打一声,领着自家女儿匆匆离开了。
  楼道外还隐隐传来她和女儿的对话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