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种田之给脸不要欠抽+番外 作者:歪脖铁树

字体:[ ]

 
备注:
文案
  前世爱人车祸惨死,杨琼也为了躲避撕衣狂魔点燃泄露的煤气。
  穿越到古代村庄里发现爱人还活着,只是智商欠费,幸好他还有金手指,可以和动物,植物沟通,给发家致富开辟了宽大的道路。
  然而发家致富的路上,极品们接踵而来,简直给脸不要欠抽!
 
  抽抽抽~
 
  《第一次打脸,没什么经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他妈来打我啊!》
  《打脸算球啊,不服躺平啊,老子上抽!》
  《金手指持续使用的代价竟然是和攻上炕,抽抽抽!打死你啊!》
  
内容标签:生子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琼,韩青石 ┃ 配角: ┃ 其它:种田文
==================
 
  ☆、第1章 惊·喜
 
  喉咙从未流水的干裂水管一样,忍着剧痛咽了一口口水,“嘶。”杨琼倒吸一口凉气,眼睛睁开,入目之处既不是高楼大厦的现代,也不是琼楼玉宇的仙界,更不是殿堂阴森的阴间,而是破了一个洞的屋顶。
  竟然没有死,杨琼张开嘴舒了口气,脑海里那人抱着自己撕扯衣服的画面依旧挥之不去。
  和喜欢的人挣扎了五年才得到对方家人的同意,欢喜地在一起,可相处刚刚三天,在他外出的时候一场车祸结束了对方一家人的生命,他只能含泪替他们一家人收尸,准备守着对方的照片过一辈子。
  却不想车祸并不是意外,当罪魁祸首出现并且以侵-略-者的姿态撕扯他的衣服的时候,杨琼拼尽全身力气反抗,最终只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打开煤气罐,点燃打火机,爆炸,结束他短暂的一生。
  韩青石,在心里默默地一笔一划地描绘出那三个字,杨琼掀开被子坐起来。后厅(你懂得)处撕裂一样的疼痛通过神经末梢传到大脑皮层,杨琼只觉得心脏一缩,整个人一僵。
  二十年从未有过这种经验,但为了跟韩青石在一起,杨琼做过不少功课,知道第一次都很不舒服,遇到技术不好的还会疼,腰酸腿软。
  抬胳膊,手掌小,胳膊细,皮肤惨白没有血色,杨琼抿着嘴,掀开打着补丁的被子看到大腿下面的床单上有着一点点红梅盛开一样的血迹。
  身体不是他的,屋子里的一切都表明了这里特别落后,简直古代一样,杨琼知道自己大概是穿越了,还穿到一个刚被xxoo过的受身上。
  床边放着打着补丁的布衣,杨琼慢吞吞地拿起衣服,低头研究一会儿,慢慢套在衣服上。后厅清爽,应该是清理过了,床下有一双草鞋,跟自己的脚差不多大小,杨琼挪下床穿上草鞋。
  咚咚咚,有人踩着重重的步子跑近了,一把推开门,看到站在床边的杨琼说:“杨子,不好了,你家青石被你爹抓起来,说是要找他赔钱。”
  “你说什么?青石?”杨琼抬起头,看着比自己稍微高一点的男孩,心跳漏了一拍,在男孩说话之前,抖着嘴唇慢慢说,“他,他姓韩吗?”
  “你这不废话吗?你家男人是韩青石啊。杨子你没事吧,你男人已经傻了,你可别也傻了。”男孩一边说着,一边背对着杨琼站好,上半身下沉,双腿微蹲,“快趴到我背上来,我背你去看看。”
  看了看自己细瘦的胳膊,何林抿了抿嘴,趴到男孩背上说:“谢谢。”
  李小菊也没在意,他跟杨琼关系不错,又是邻居,因为家里都穷……共同话题就比较多,只不过杨琼身体病弱,并不像他至少还可以干点农活。
  出了屋子,杨琼赶紧左右看了看,屋子外面是一个篱笆围成的院子,院子里一眼看完——什么都没有。
  屋子是在村子最外围,再往外是一座山。进了村子里面,李小菊直奔村子最中心,进了一户青砖瓦房的院子里。
  其他人家的房子都不如这家好,杨琼暗暗记在心里,同时记住了来的路线。
  一进院子,李小菊扯开嗓子嚷嚷着说:“让让,让一下,韩青石家的夫郎来了。”
  一众看热闹的村民听了李小菊的话都回过头,看到他背上的杨琼后纷纷让出一条路,让李小菊畅通无阻地进入人群最中心。
  隔着几个人的时候,杨琼就伸长了脖子看过去,宽肩窄臀,身材修长比村民都高,在人群中高出一点来,站直不动的时候喜欢双手自然垂在身侧。刻印在脑海里的身影,本以为再也不会在现实中出现,此时却真真切切地站在那里。
  穿过人群来到最中心,李小菊蹲下,杨琼站在地上,抬起脚往前迈了一步,身体僵住,下一步怎么也迈不出来,只能看着跟脑海里一不一样的后背说,“青,青石,是你吗?”
  脚尖灵活地转过来,正对着杨琼,裂开嘴笑,“夫……夫郎。”
  回忆里的脸变成现实,杨琼抬脚往前,腿却一软,即将摔倒的时候韩青石快步上前一把抱住他。
  “青石,真的是你。”眼前的人眉眼依稀,阳光晒过的皮肤散发着健康的光泽,裂开嘴笑着露出一口白牙,抱着自己的胳膊健壮有力。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了,杨琼闭了闭眼,确定这并不是梦。
  而是最美好的开始,梦一样的美。
  “来了也没用,”一张瘦长脸,狭长的眼睛尾部上吊着,一副刻薄样的李春花推了推站在她旁边的汉子一把。
  杨打铁等了自家婆娘一眼,叹了口气走到杨琼面前,狠狠吸了口旱烟说:“杨子,韩青石天早晨趁着家里的门没关,就进来去了猪圈。等大家发现的时候,猪躺在地上,韩青石就站在旁边……”
  农户家里,猪几乎是最重要的财产,因为它不像田地,房屋那样不能随便处理,缺银钱的时候可以卖掉猪,家里的生活也不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而如果处理了田地或者房屋,那一家子恐怕会直接下降一个生活水平。
  韩青石就在这里,杨琼几乎没有磨合期的就承认了自己就是这里的一份子,村里的一个普通农户。
  “青石,这是真的?”杨琼不相信韩青石会做出那种事,他的性格杨琼最清楚。
  怀抱着自己的男人听到他的名字,裂开嘴嘿嘿笑,“夫郎。”抱的更紧,韩青石低着头喃喃着,“夫郎,夫郎。”
  “问个傻子有屁用,大家伙都长着眼睛,难道还看不到吗?”李春华走过来,瞪了杨琼一眼,“不管好傻子,放出来弄死我家的猪,赔银钱!”
  “这倒也是,谁知道傻子脑子里想的什么。”围观的人说了一句。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的都有,“我看到不至于赔银钱,让傻子给杨家多干点活也就过去了。”
  李春花立刻斗鸡一样上前一步,双手叉腰道,“什么多干活,他是杨子的男人,就是我家的人,干活是应该的,必须赔银钱!”
  “我怎么记得当初杨子和韩家小子成亲,你亲口说以后杨子就是韩家的人,以后都跟杨家没关系了?”李小菊走过来,挡在杨琼前面,挺起胸脯说。
  李春花一时语塞,狠狠瞪了杨打铁一眼,站在一边抱着双臂扭着头,双腿叉开像个圆规。
  扶着韩青石站直身子,杨琼眯起眼睛,看了杨打铁一眼。从刚才他们说的话以及周围农户的议论中,杨琼这才知道,他竟然是眼前这个一脸尖酸刻薄的农妇的儿子,并且已经跟韩青石成亲,这倒是好事。
  身旁这人身体和灵魂大概都穿越过来了,只不过智商好像停留在原来的世界了,杨琼点点头,庆幸自己的智商和记忆跟随着自己来了。
  环顾一周,杨琼发现大家伙儿都在看热闹,并没有人去可怜一个傻子,而如果那个农妇说的话是真的,那……不可能是真的。
  杨打铁和李春花都看仇人一样看着自己,目光里的轻视让杨琼瞬间把那两个人划出自己亲人的范围外。
  拉开李小菊,杨琼走上前,看了周围看热闹的人一眼,“大家有谁亲眼看到青石对猪圈里的猪下手了吗?没有亲眼看到,只知道青石站在猪圈里的话,难道没有可能别人见我家青石傻,故意把他引过去的吗?”
  杨琼这么一说,大家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这是我家,来了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总共就看到韩家小子进来,进了猪圈,难道这还能有假?”李春花抬手指着杨琼,恨不得过来掐死他的样子。
  这也是亲娘?自己是抱养的吧,杨琼心里腹诽,脸上不动声色,拉起韩青石的手,一字一顿道:“我要去猪圈看看。”
  “看什么看,猪已经不能动了,有什么好看的!”李春花寸步不让,甚至还上前一步,扬手要打。
  “够了!”杨打铁看了杨琼一眼,目光复杂,“让杨子去看看吧,省的旁人以为我们胡说。”
  怕人多了猪吓着了,就只有李春花,杨琼和韩青石三个人去了猪圈。猪圈在院子一侧一个偏棚里,用石头垒成,上面盖着茅草。
  一股臭味扑鼻冲来,杨琼捂着嘴巴跟在李春花后面进了猪圈。一头母猪侧躺在棚子里,短短的细细的四条腿,巨大的肚子,母猪哼哼着,除了肥肚子抖动别的地方一动不动。杨琼转过脸,看到一旁的石槽里还有糠和菜叶子拌成的猪食。
  猪都不吃东西了,确实是大事。
  “看仔细了,我家这头母猪将来能生猪仔,这猪仔卖了就是银钱。”李春花脸上露着恨意,她确实是恨极了,这母猪可是摇钱树啊。
  【三个愚蠢的人类看到了我的奶,不要脸。】
  杨琼:?
  刚才,是什么声音?
 
  ☆、第2章 解决
 
  猪圈只有十几个平米,韩青石憨厚的脸上带着傻笑,看看杨琼,再看看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母猪。李春花站在猪头旁边,两条圆规似的腿叉开,双手叉腰,表情不善地看着杨琼,随时都要扑过来一样。
  杨琼知道如果自己不说点什么,李春花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她吃准了韩青石是个傻子,自己又病弱,没有能耐跟她掰扯。
  今天他就还非得掰扯掰扯不可,杨琼走过去蹲下看了看母猪说道:“这母猪身上没有伤口,恐怕是得病了,这可不是人能做出来的。”
  这么明显的事情李春花当然知道,但她并不在意,她看了眼韩青石,眼里的鄙夷毫不遮掩地说道:“我一大早放完猪食就回屋了,出来就看到他站在猪圈里,指不定是他想做什么,傻子做了什么,谁知道。”
  杨琼沉下脸站起来说道:“青石不是那样的人。”
  “别扯些有的没的,赔些银钱这事就过去了,不然大家都不好过。”李春花眼里满满都是银钱,她想着等拿了银钱打发走了这两个人就去找个懂行的来看看自家母猪。自己家的猪她了解,估计是想吃山上的新鲜猪食了,大不了去打一些回来。
  心里的算盘打得啪啪响,李春花可没想到这事也许会失败,在她看来杨琼是她儿子,韩侵蚀是儿婿,给银钱可是天经地义。
  【臭婆娘,又想利用我坑银钱。】
  杨琼再次靠近猪头蹲下,伸手戳了戳猪鼻子。
  【看什么看,猪食里全是石头,我才不吃。】
  眼皮底下这头母猪哼哼唧唧地躺着,声音传到杨琼脑海里就变成了语言。将信将疑地走到食槽旁边,抓起一把猪食,手掌能感觉到不大不小的尖锐的小石头,仔细看了看,猪食里大部分都是小石头,巧妙的混在里面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躺在地上的母猪眼珠转动,看到杨琼抓起猪食从里面挑出一些小石头,忍不住哼哼唧唧起来。【臭婆娘也不管管她小儿子,跑来我的石槽里拌小石头不说,还想让我吃了生病,好杀了我吃肉,我才没那么蠢,至少也要等他来了拱他一顿才吃!】
  的确是那头母猪在说话,哼哼唧唧的声音传到脑海里就自动变成杨琼能够听懂的语言了,而且这头母猪够直接,把什么都说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