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桃花祸 妖孽成灾 作者:宁弯勿折(中)

字体:[ ]

 
  ☆、第一百一十章 醉酒
 
  试了几次还是没打通,我也就放弃了。虽然折腾到很晚才睡着,但好歹也是入睡了。可能我比原主好的地方,就是恢复的比较快吧!当时是有些生气的,但是随后我又给单佑然找了挺多的理由,毕竟我现在决定和这个人在一起了。
  在知道他可能有一些目的接近我的时候,我们还是在一起了。现在这种幻想出来的问题,也不应该影响到我们。入睡之前,我默默地对自己说了一句:我相信你!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状态不是很好,看到自己确实在拍摄之前,才把心放到肚子里。当然,按照罗导讲的,今天的拍摄是十幕。因为单佑然的事情,我的确没怎么看剧本。拍摄的过程中,也是有些恍然的,好在是承接胡墨染病了的那一幕。
  化妆师都在夸我说,为了拍摄做牺牲。都不用怎么扑粉,憔悴的效果就营造出来了。尤其是脚步轻浮的状态,让我演的很是到位。偶然看到蓝焰看着我的这个方向,当时还有一瞬间的惊讶。
  随后的台词不是很多,考虑到我沙哑的嗓子,也就直接过了。当然,在接下来的这几幕中,班瑞杰也发挥的超常。虽然胡墨染和郎逸总是能在不同的地点遇见,两个人却从来都没有说过话。
  就胡墨染的性格而来,他就是那种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人。待人接物都比较随和,也认为其他人也都是好人。他不觉得郎逸这个人孤傲冷清,倒是觉得身居高位,就应该如此。
  况且,他这个人也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自己作为一个刚刚位列仙班散仙,哪有资格去跟仙君说话?人家能投一个眼神过来,算是他自己的荣幸。否则的话,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因此,根本想不到郎逸是故意躲着他的。
  当然,命运是个很奇妙的东西。缘分在那里,即便你躲着,也会因为种种原因而凑到一起。很快,他们就有了新的交集。一千年一次的‘仙源盛会’也被胡墨染好命的赶上,规定所有的仙家都必须到场,郎逸自然不例外。
  胡墨染又是一个贪玩的性子,更不可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身居高位者众多,相貌佼佼者也云集。可是,胡墨染就是一眼看到了郎逸。在色彩缤纷中,独独看到了他。
  胡墨染本来就极爱白色,这种盛大的日子,他更少不了要打扮一番。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仙界,除了位份高的人有资格穿白色,就是长相尤为出众的,能衬得起这个颜色。否则的话,贸然穿上了肯定会被别人笑话。
  因此,当胡墨染踏进仙庭的时候,所有的目光都集聚在他的身上,也包括郎逸的。从这一刻起,他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日后也必定平静不了。只是,当事人却还没有这个觉悟。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全场只有不到十位仙家穿了白色,而且都是坐在上座的。就算反应迟钝,此刻也知道自己可能是犯了忌讳。但是,对于着装,仙界的确没有硬性的规定,只是大家默默的形成了这种模式罢了。
  所以,看到这么一个不长脸的人,众仙也只是抱着看好戏的心理。虽然郎逸的位份不是最高的,却是个连仙帝都要顾及三分的人物,至于其中缘由,元老级的仙家们都是知道的。
  此刻,这么一个扎眼的白色,闯进了众仙的眼球,哪有被放过的道理?看着那个相貌妖媚的男子,有的人惊羡不已,有的则嗤之以鼻。但是,胡墨染视线从郎逸身上转下来的时候,就直奔桌上的各类美食去了。
  郎逸虽然没有直视他,却也从余光瞧了个清楚。知道内情的月华上仙又是一阵无奈:明明最近都有在减少他们见面的可能,为什么总是适得其反呢?还有,这么明晃晃的穿情侣装真的好么?
  他当然知道两个人不是故意撞衫,因为碰到胡墨染的时候,他就是穿了一身的白衣。郎逸对什么颜色的衣服都能驾驭,自然没有什么局限性。但是,规定高位之人着白,就不是他能改变的事情了。所以,他们的撞衫,貌似带着几分必然性。
  由于这几幕的眼神戏比较多,剩下的可谓是让演员们自主发挥了。作为一个美食爱好者,严默一直都知道美食对吃货的吸引。因此,将那些状态发挥了淋漓尽致。
  暗中的嘲笑声变得有些大了。狐族和花族的相貌是天生的,当然让很多人不爽。胡墨染的法力的确低下,也不是出身仙族的灵子,自然更加被其他仙家瞧不起,盛会就在众仙各异的心思下展开了。
  开宴之后,胡墨染一点儿都没有故作矜持,早就胡吃海塞,让那些原本就盯着他的人更为蔑视。就连之前和他一起来的小仙,都避开了众仙的目光,和其他人坐在了一起。结果就是,胡墨染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对着整张桌子上的美食大快朵颐。
  最后,众仙好像对他也失去了兴趣。纷纷进入了自己的话题中。倒了一杯花酿的某人,并不懂得什么叫做浅尝辄止。把自己面前的‘十里醉’全都喝掉了。郎逸那边的眉头,已经微微皱起。
  既然是宴会,不可能没有歌舞助兴。所以,当舞姬和乐姬上场的时候。喝醉的胡墨染,立刻被叮咚脆响的人佩环吸引了。特别是,当那些舞姬转到他那桌的时候,他更是伸手扯住了人家的腰带。弄得对方很是尴尬。但是看到他清眉俊目,自然也是红了脸颊的。
  有的甚至借此机会,还偷偷的看了他几眼。谁又能跟这么俊美的醉鬼计较呢?所以,当他事后遇到一些追求者,还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茫然样子。
  此刻,谁也没有注意到,郎逸端着酒杯的手,已经青筋暴起,颤抖到不行。仿佛在捏碎之前,一定要先飞向某的人的脑袋。不过,怒气全部隐藏在平静的外表下。
  这一幕拍完的时候,我真的是头昏目眩了。为了求效果的逼真,我是真的喝了不少的酒。入口的时候,我还在奇怪,为什么没有用果汁代替。但是,当时的那种状况,我不能说自己不喝酒。所以,我认命的喝了好几杯。
  虽然都是一些纯度较低的酒,我却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在罗导通过了这一条之后,我就彻底趴下了。可能是因为睡得比较晚的关系,我直接就过去了。好在这个镜头已经是最后一幕了,场上所有的人,面面相觑后,终于反应过来我是醉到睡着了。
  罗导无奈的大手一挥,让其他人员悄悄的撤了出去。在道具人员搬桌子的时候,我居然奇迹般的没有醒过来。最后大家商议了一下,决定让我到休息室里睡。这个时候,班瑞杰自然自告奋勇的肩负起照顾我的责任。令人意外的是,蓝焰居然也要跟着。
  班瑞杰立刻炸毛,最后蓝焰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了。谁都以为蓝焰会就此离开,包括曲陌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当他看着蓝焰神色晦暗不明的看着休息室的大门,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蓝焰的下一句话就道“你先回去,我进去看看。”一句话说的心平气和没有起伏,仿佛这件事情就应该有他的参与。看着曲陌犹豫不决的模样,淡淡的开口道“怎么?你有意见?闻言,脑袋摇成了拨浪鼓道“没有,绝对没有!”说完就出去了。
  等他离开之后,蓝焰并没有着急进门。而是在门外站了一会儿,因为他的耳力不错,把班瑞杰的话,一字不差的收了进来。只听对方道:你为什么就是不信呢?我是真的喜欢你啊!从开始到现在,我一直都是认真的啊!
  听到了这句话,蓝焰的手下意识的握住了门把。微微转动就开了门,只是那么一道小缝。里面的人太专注,根本就不知道有人开了门。只见班瑞杰已经俯下身去,在严默的额头吻了一下。他并没有点到为止,而是顺着眼睛,鼻子,滑到了嘴唇。
  看着这一幕,蓝焰的手掌和门把摩擦的‘嘎吱’作响。即便如此,仍然没有惊动忘情的人。班瑞杰停留在严默唇上的时间最长,小心翼翼的轻啄舍不得放开。在他还准备滑向脖子的时候,蓝焰硬生生的将门把掰断。
  这个声响算是让班瑞杰抬起头来,可是当他猛地向外看去的时候,却发现除了门开了一道缝,没有别的什么不同。难道是风?可是,方才的声音明明就是什么东西断裂!
  确定严默还睡着,轻手轻脚的朝门外走去。看到掉在地上的断裂门把的时候,猛地吃了一惊:果然有人来过!会是谁呢?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去查监控,因为他不是这里的主人。
  这件事情应该通知莫瑾。可是这样一来,自己刚刚对莫颜做得事情就暴露了,难道要说是自己不小心掰断的?班瑞杰纠结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百一十一章 门把事件
 
  莫瑾这边刚下飞机,就给腾凰的主管打了个电话。询问他不在时,严默的拍摄是否顺利。主管一时间没想过莫瑾会问严默的事情,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坦白。结果因为面对的人是莫瑾,紧张的口误把‘严默睡过去了’,说成了‘严默昏过去了’。
  电话那端的莫瑾立刻激动道“怎么会昏过去?人受伤了么?”听了这话,主管才回神是自己搞了个乌龙。连忙补救道“没。。。没有。人现在就在休息室睡着呢!”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忙音。
  得到了这种消息,莫瑾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只想快点看见严默。只不过才走开了那么一小会儿,他就出事了,这么大个人,怎么都不会照顾自己?还有,他身边的人都是做什么吃的?
  而另一边让他心惊胆颤的人已经醒了,班瑞杰还陷在纠结中。茫然的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是腾凰的休息室,我便放下心来。猛地想起自己还没有到店里,立刻准备用手机给店主打电话。
  因为醉酒的关系,我身上的服装还没有换下来,手机也不在自己身上。刚准备起身,就感觉一阵眩晕袭来。这酒的后劲儿倒是不小啊!余光看到了班瑞杰,了然道“是你送我过来的?”听到了我的声音,班瑞杰猛地惊醒。看向我这边道“啊。。。是。。。我们没想到你喝这么少都会醉,然后还一直睡过去。大家商量了一下,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就带你过来了。看得出来你最近挺累的,我也没叫你。”
  没听出他的话里有什么问题,点了点头道“这次真的谢谢你了!”然后道“请问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我现在有事情,需要打电话。”闻言,立刻把手机递到我的手上,我疑惑道“我的手机一直是在你这里的么?”
  愣了一下道“是啊,我担心会有人给你打电话,就转成静音了。”听了这话,我立刻看向手机。果然如班瑞杰所说,上面有好几条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人打来的——NO.1。已经超过约定时间三个多小时了,店主会不会生气?
  想到这里立刻回拨过去,那边不紧不慢的接了电话道:知道大明星忙,但是好歹也通知我一下么?你就好意思让我傻等好几个小时?以为能等到夜宵,却差点儿饿出胃穿孔了!听着女人的抱怨,我只能硬着头皮不停的说抱歉。
  另一边被忽略的班瑞杰很疑惑:怎么会是女人的声音?而且严默还是这样讨好的态度?难道,严默喜欢的,其实是女人?他还在疑惑的时候,我已经绕过他出门接听了。
  解释好之后,才进门道“今天真是麻烦你了!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明天还要继续拍摄,你赶快回去休息吧?我一会儿也要走了。”听此,看了我一眼道“以你现在这个状态,一定不能自己开车了,我送你回公寓吧?”
  顿了一下,直言道“我还有其他的事情,不能直接回公寓。不要再操心我了,赶快回去吧!改天一起吃饭。”听了这话,立刻激动道“好啊!等你什么时候有空,去你家吃吧?”心中翻了个白眼道“到时候再说吧!”
  看出了我的不耐烦,也没有留下来继续讨嫌,交代了几句话之后就离开了。等他离开之后,我自己立刻换了衣服,开着自己的车就出门了,门把早就没有人再关注。所以,当主管来休息室通知严默的时候,发现的只是地上的残骸。
  而另一边的班瑞杰,却像是一只偷了腥的猫,把一串数字,输入联系人中后,设置了名片为‘宝贝’。没错,就是在班瑞杰拿走严默手机的时候,用它给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如此一来,他就有严默的小号了,工作机很少是本人接的。
  而莫瑾风风火火赶过来的时候,也是一副人去楼空的景象。斜了一旁颤抖的主管一眼道“人呢?我以为即便是我不交代,你也会把人看好!”主管一听,十分委屈的默默流泪。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把断裂的门把给他看,就看到莫瑾皱着眉头道“你手上拿的东西是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