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桃花祸 妖孽成灾 作者:宁弯勿折(下)

字体:[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手术进行中
 
  这个时候班父突然想到了之前佣人们提到了墨本,因为急着找班瑞杰,他们没让佣人把话说完,得知消息就直接赶到医院了,忘记墨本还在家里。可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墨本当时就在主宅,怎么就没有加以阻拦,或者跟着去?
  他和瑞杰的感情还是很好的,就算之前不知道,这么长时间也应该听佣人们说起了,怎么还不见他赶过来?想起了先前佣人们欲言又止的神情,班父一直以为是自己多心,如今看来此事大有蹊跷!
  于是,在班瑞杰被推进手术室之后,夫妇俩把家里的佣人全部叫过来配合警方的调查。其中一个人说的话,让夫妇俩很是吃惊:墨本并没有离开班家,而是被班瑞杰打晕了关了起来!而给班瑞杰下药的,也不是别人,正是墨本!因为他是当时唯一一个接触过班瑞杰的人。
  家丑不可外扬,班父担心班母听完更激动,让她留在手术室外等着。自己带着佣人去配合调查了。由于情况特殊,警方直接在院长办公室询问当时的情况,院方当然也全力配合。
  听到佣人们的描述,班父气的险些晕过去。暗道自己识人不明,引狼入室!更没想到墨本居然起了这种心思,让班父心中一阵翻江倒海,院方和警方都对他表示理解。
  担心对方过于激动,对墨本做什么泄愤,警方要求把人带走,并且通知其家属。警方让佣人把墨本带过来。听他们的描述,那个人应该也伤的不轻。注意到里面的关键人物并没有出现,就让他们把莫颜也找来。
  结果众人面面相觑:他们联系不到莫颜啊!如果可以的话,班瑞杰也不至于出事儿了。整个事件了解下来,莫颜虽然没有主要责任,却也是间接造成班瑞杰出车祸的因,本来想继续找他,却不料班父要求院方和警方保密,这个时候他们才想起班瑞杰原本就是一个公众人物。
  看着班父自己都不追究莫颜的责任,警方自然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能强求。还是先解决墨本的事情比较要紧。他蓄意谋害班瑞杰的罪名已经成立,自然是要受到相应处罚的。
  一想起少爷还在急救中,佣人们就气不打一处来,带他出来的这一道,也没管别的,一路生拖硬拽,不知磨破了多少层皮。如果不是怕夫妇俩丢脸,他们铁定不给墨本穿衣服!即便穿了,也就是随便套了外衣外裤。
  他们的手劲儿很大,没多久墨本手腕就青了。身上也磨破了皮,再加上之前被班瑞杰一阵狂揍,整个身上已经找不出一处好地儿了。墨本的父母赶到医院的时候立刻傻眼了:不是说小瑞在急救?自家儿子怎么也是一副要不行了的状态?
  两家人平时的交情还算不错,但是这次看到他们来了,对方根本没给好脸儿,那一副恨不得从来不认识他们的态度,让墨本的父母很是疑惑。听了警方的解释之后,墨本的母亲直接背过气去。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儿子,有可能是一个‘G’。
  但是,她现在不能说是班瑞杰把自家儿子带弯了,事实情况是自家儿子居然用强!纵然再心疼自己的儿子,也不得不先给夫妇俩道歉。虽然自己的儿子也处于昏迷当中,但是班瑞杰还没有正式脱离危险。
  为了更方便的了解当时的情况,在夫妇俩的同意下,伤痕累累的墨本这才有机会得到救治。一群人就这么在外面等了班瑞杰四十二个小时!与此同时,单佑然也是一样,比起班瑞杰的逼不得已,他的昏迷是心甘情愿。
  而另外一边的莫颜也跟着莫瑾回到了当初的别墅,看着那个曾经被自己痛恨的地方,感慨道“我以为自己不会再回来了!原来,在我最狼狈的时候,这里成了我的家!”听到这话,莫瑾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看着这样的他,莫颜突然开口道“哥,你现在还喜欢我么?不是兄弟之间,而是情人的那种喜欢?”闻言一顿道“当然!”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那我们做吧!”莫瑾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你自己选择堕落,却不能侮辱我对你的爱!”
  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道“你曾经用强硬的手段逼我就范,当时我是恨极了你的。但此时此刻,谢谢你爱我!你让我觉得,自己没有被抛弃,还不是那么惨。”
  之前的愤怒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心疼。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什么委屈就说出来吧!不要憋在心里。”突然环住他的腰,莫瑾被他的动作惊的直接僵住。又听他道“虽然我给不了你回应,但是这一刻请允许我自私的称呼你阿瑾。”
  听了这话,莫瑾的心中一阵狂喜。回抱他的手紧了紧道“有你这句话,即便让我现在死了,我也心甘情愿!”叹了口气道“你真傻!明明有更好的选择。。。”摇了摇头道“除了你,没有更好了!即使不能与你并肩,也可以站在背后。”
  之后,莫颜还是把自己看到的场景跟莫瑾说了一遍,心还是那么的疼。莫瑾皱眉道“按照你的说法,他不喜欢那个表弟,怎么可能和他发生关系?这里面说不定有什么误会?”
  身为情敌的莫瑾,虽然对班瑞杰有诸多不满,但是作为大哥,为了弟弟的幸福着想,他的确是一个可以托付的人。莫颜想了想道“我当时去的时候,佣人们说他病了,可是我看到的那个人却是满面红光,万分陶醉,哪有半分发烧的模样?”
  莫瑾也疑惑了,顿了一下道“如果你真的准备和他共度一生,我建议你还是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我也清楚那家伙的死缠烂打,不可能这么快就移情别恋的。若是他真的不值得托付,你看清了也就罢了。一旦是误会,错过了彼此,可不是顺了他表弟的意?”
  听此,很是感动道“那我现在跟他再联系一下?”点了点头道“去吧!不用告诉我!”有些尴尬道“手机不知道掉哪儿了,能借用一下你的么?”了然道“我说之前那个怎么是陌生号码。”大方的把手机给莫颜了。认真的看着他道“我只希望你幸福!”
  眼睛有些湿润道“谢谢!我也是。”看着他急匆匆上楼的背影,莫瑾的眼神黯了一下:想大度一点儿真的好难啊!这一次莫颜打过去不再是关机了,可是始终都没有人接,一时间心中又开始忐忑。
  看着他无精打采的下楼,担心道“怎么了?”把手机递给他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他一直都没接电话,之前是关机,现在是无人接听。”看了他一眼,安慰道“那就不必担心了,想必是有事不在,等他看到记录,应该会给你打回来的,你安心等着就好!”
  刚说完这句话,莫瑾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莫颜几乎是下意识的夺过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见莫瑾愣住,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刚想把手机给莫瑾,就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道“喂,你好,是莫总么?”莫颜一听是找莫瑾的,红着脸把手机还了回去。
  因为两个人站的很近,所以手机里的声音,莫颜也听得清清楚楚。两个人同时皱了眉:单佑然发烧了?而且也是烧到昏迷?作为医生,他的体质不应该这么弱吧?莫颜随后便想到了单佑然跪在雨中的情景,摇了摇头:他不会那么傻的,自己离开的时候,他一定也走了!
  莫瑾放下手机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道“你要过去么?”双肩一顿道“算了,我去只会让他以为自己还有机会!既然已经没有关系了,就不应该这么暧昧下去!”
  点了点头道“也好,你也是快要成婚的人了。的确不应该给他留有幻想的余地!”顿了一下道“那我把手机留给你,若是他联系你,你们好好解释一下?”
  犹豫了一下道“还是你带走吧!万一还有别的事情呢?若是他打来电话,你正好可以替我教训他两句!”莫瑾哭笑不得的离开。等莫瑾一走,莫颜的肩膀便垮了下来。蹲下身捂住自己的双眼,喃喃自语道:我已经不敢确定,我们之间还有没有解释的必要。。。
  而另一边的手术依然在进行中,夫妇俩的眼睛,几乎是一眨不眨的盯着手术室的大门。班父虽然也是急得不行,却还不忘揽过妻子不断颤抖的肩膀,给她无声的安慰。想起了之前医护人员交给他们的戒指盒,夫妇俩就涌上了一种无力感。
  戒指盒已经被血浸染,从最下面找到了一个小卡片。上面只写了八个字:与子携手,白首不离!看到这几个字,班母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呐呐道:我儿子到底做错了什么?幸福来得是如此的不易,这个时候他们也许应该站在礼堂成婚的啊!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百八十八章 脱离危险
 
  过了不知多久,手术室的灯总算灭了。快要被绝望淹没的夫妇俩,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立刻上前将主刀医生围住,看到他脸上凝重的表情,夫妇俩更觉得没底。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道“医生,请问,我的儿子到底怎么样了?”
  见他们如此急切,医生道“伤者已经基本脱离了危险。”听到这话,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可是医生偏偏又说了一个但是——关于班瑞杰的情况,医生给出了这样的解释:首先,脑中淤血基本清除,但是撞击中脑神经受损,连带着以后视力也会受阻。
  就是说,班瑞杰有可能目盲,医生说的很委婉。其次他的腿虽然不用截肢,却因为受损严重,已经失去知觉,需要坐轮椅。再者,关于班瑞杰的脸,因为太多细小的玻璃碎片进入,给他的面部皮肤造成了极大的损害,多半需要植皮。
  然而,就算如此,想恢复之前的完美无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左眼角那一整块皮都被掀掉,势必会留下疤痕。下巴处也因为被碎玻璃横切,留下了一道不小的勾痕。万幸是没有横切到脸上,否则的话,这张脸就真的保不住了。
  医生已经在保守估计了,就算做最好的皮肤修复,也必然会留下痕迹。听到这里夫妇俩已经明白了:儿子极有可能失明,腿残,破相!三者之一出现,他都势必要退出演艺圈!
  虽然当初他们也不太同意班瑞杰走这条路,眼下是因为这个原因被迫退出,他们也在替儿子不甘心。毕竟,儿子的努力他们都看到了。他对这个行业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如果他知道自己失去了引以为傲的一切,会不会疯掉?
  良久,夫妇俩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怎么说儿子的命也是保住了,有命才能谈到其他。看了医生一眼道“那我儿子什么时候能醒?”听到问话,医生欲言又止道“他是否能醒过来,要看个人的意志力。”
  听了这话,班母眼前一黑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他不醒,就永远醒不过来了?相当于一个植物人?之前的种种假设,也都成了废话!”见妻子情绪激动,班父不得不先安慰她。医生也抱歉道“对不起,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班母整个人都瘫软了,直接跌坐在地上,默默地流泪。
  墨本的父母也在一旁听着,看到班母这个样子,连上前都不敢了。他们知道,儿子这次是真的闯下大祸了!让班瑞杰变成这样,他们也是难辞其咎的。就算墨本以死谢罪,都不能消除他们的恨意吧?
  其实,这么长时间,墨本的父母一直是依附着班瑞杰的父母。对于兄弟俩感情好,他们做父母的是乐见其成。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弄成现在这般。
  儿子现在还没醒,就算想问他也做不到。他们的儿子自己最了解,根本没有那个脑子想到给班瑞杰下药。肯定是有人挑唆的!但是他们根本就找不到证据,这个哑巴亏只能吃到肚子里了。
  在班瑞杰被转到普通病房之后,夫妇俩立刻去看儿子了。出现在他们眼前的班瑞杰被包成了完整的木乃伊,几乎没有什么地方,还显露在外部。班母见此,眼泪瞬间就下来了。而班父也是鼻子一酸。
  虽然他平时对儿子很严厉,却始终认为他是自己的骄傲。尤其是莫颜来了之后,儿子与他的距离拉近了。可是好景不长,怎么就出了这种事儿呢?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妻子,班父默默的走了出去。
  拨通了一个号码道“罗,小瑞出车祸了!帮我想办法把他近年来的所有消息清空,你帮他跑的那些也用不上了!”电话里的罗易难听到这话,立刻吃了一惊道“前段时间还好好的,怎么会出车祸?”
  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先帮我解决他的事情,这样我们也好让他没有后顾之忧的养伤。还有一点,他再回那个圈子的可能性不大了!”顿了顿又道“这边消息已经被我封锁了,你这个时候赶回来不妥,我真的不想让你看到小瑞现在的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