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芳草觅天涯+番外 作者:月光船(上)

字体:[ ]

 
 
文案
 
渣攻继续当好攻,弱受翻身变强受。
依然双方都人那个妻。
主攻,1v1,重生,互宠,有温馨,有卖萌,有狗血。
 
王谢和燕华的生活,无论逆境还是顺境,始终勇往直前。
唯一区别是弱受变强受了(只是对外啊喂)。
ps裴回和林虎峰这对副CP擅长各种毁掉小清新。
 
爱人竟然也是重生的肿么办?换了壳子你是要还是不要?
依然双方都人那个妻。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布衣生活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谢,燕华(越陌),裴回 
 配角:林虎峰,宁芝夏,王康 ┃ 其它:狗血,温馨,互宠,主攻,王谢留燕华
 
 
 
    
    ☆、第一章 脸红的小先生
 
  作者有话要说:给点进来的亲提个醒,这是第二卷。第一卷《王谢留燕华》已完结,温馨互宠双向暗恋,主西皮告白HE。
 
  日子过得很快,流水般哗哗的,就见树也绿了,花也开了,燕子呢喃着在檐下筑巢了。
  这一日午后,阳光明媚。春城外,露天茶棚,几个汉子正在歇脚闲聊,“……那药虽说贵,当真不错,你看我手上这么老深的口子,都开始收口了……”
  “可不是!虽说诊金也高,一天也就接几个病人,还得是重病,可谢少爷真真有本事!”
  “就是啊,还好我在他刚开医馆的时候得了一次赠药,要不然那一夜真挺不过去!”
  “你们说,他怎么就这么突然变成神医了呐?”
  “不是传说谢少爷是祖上积德,梦见祖宗指点,在山里发现一本医书!不然一个那啥——”汉子做了个厌恶的“败家子”口型,众人心知肚明点头,汉子继续道,“——怎么这么快就成了名医?”
  “不对不对,我听说是谢少爷路上救过一个御医的后裔,看他有根骨,才传他医术!”
  “我看啊,是……”
  “……管他娘,多了一个先生也是好事,还有,医馆那个赢来的小先生,可真是有趣得很,你们见过没?”
  “啊哈哈,那个小先生啊,可有意思了,我婶子去买药顺便让他摸摸脉,他话都说不利落……”
  且不说这几个汉子胡乱猜测,茶棚靠大路的一张桌上,同是坐下喝茶歇脚的两个人互看了一眼。
  这两个后生看似远路往春城方向行来,一个本骑着马,另一个赶着辆马车。
  跨马而来的少年一身枣红色劲装,英姿飒爽,眼珠子黑亮黑亮的左顾右盼。驾着马车的年青人裹着姜黄色斗篷,两道鸦眉,一双凤眼,脸上略显苍白,神色淡然。
  少年凑近年青人,好奇道:“大哥,他们说的那么神,我想去见识一下,行不行啊?”
  年青人抿一口粗茶,“你忘记我们绕路到此,是因为什么么。”他嗓音沙哑,似是喉咙受过什么伤害。
  “啊?”少年瞪大双眼,一副诧异,忽然一拍脑袋,“嘿嘿”了两声,“想起来了,那我去问问。”
  说罢,凑到那几个汉子跟前,未曾开口,先送笑脸一枚:“几位大哥辛苦辛苦。小弟路过,听说这里有位名医?我哥哥病了,想请他看看。”说着一指年青人。
  那几个汉子回身一看,觉得垂目不语的年青人脸色苍白,确实像个病人,又不像是重病。其中一个汉子便摇着头道:“你想请谢少爷看病?现在医馆排队的都已经到一个月以后了,你们不知道等不等得起,而且王宅附近的客栈生意都特别红火,好多人都慕名远路过来,就住下了。”
  “哦?一个月啊?那不是这里所有的病人都要找他医治?”
  “哪有的事儿,普通病人在医馆诊治拿药就可以,疑难杂症陈年旧疾的,谢少爷一天只能看诊两三个。”
  “为什么?”
  “说来也不算什么,就是他家里有个小厮,唉呀又瞎又残的,以前可惨了,后来王大少做了大夫,立志要把他治好。王大少把人看的老么严了,听说吃什么干什么去哪儿都要管,就是汉子们管老婆都没像他那样儿盯着不放的——不过真的是妙手回春,人家现在快复明了,大伙儿还打赌下注这残疾能不能治好呐。”
  “那别人硬要他诊病怎么办?一般病人他就不管了?”
  “王大少旁边邻居搬走了,现在住着的是雷家!有钱有势得很,王大少被他抢先聘走,专门给自家诊病,没什么空闲在医馆,有刺儿头过来雷家就给打发了!再说一般头疼脑热,在他的医馆都有成药,或者是馆里小裴先生看诊,诊金也不贵,小裴先生可是谢少从兴安医馆赢回来的。”
  “赢回来?”少年更好奇了,“郎中还能赌胜?怎么赢的?”
  年青人在旁,见汉子拉开了架势要讲,便对着掌柜招招手,要了一壶茶水一碟子豆干给汉子送过去。
  汉子欢喜道谢,洋洋得意地便开始讲说,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说了王谢与兴安医馆一众大夫比试医术,力压群芳,将兴安医馆里面一位小先生赢到自己医馆里的奇事。
  那汉子便是之前不信王谢医术,谁知道一颗药丸救了他的命,他又去看过那场比试,对之已然是推崇备至。这些段子平素大家听多了耳烦,今儿个好容易来个愿意听的,那还不从头分说,细细讲来?只不过其中有他自己几分渲染,便不知晓了。
  听他一番话讲完,少年回转自己桌上,两手一撑桌案,兴奋道:“大哥大哥,真这么神奇?我们去看看!”
  年青人眼中噙着浅淡笑意,反问:“你到哪里去看?”
  “哦,我忘记问了。”
  少年赶忙又打听去,片刻回来:“大哥,咱是去医馆还是去王宅?要不我们分头行动?总不会白跑一趟。”
  年青人想了想:“如此也好,虎峰你到医馆去,我赶车,便直接去他家。”
  “好嘞!我这就去!”少年林虎峰是个跳脱性子,当即解了马就往春城驰去。
  年青人宁芝夏,稳稳端坐茶棚,喝完自己碗中的茶,这才起身,驾着马车,也往春城行去。
  “身后似乎有个小尾巴啊……”他在提到去找王谢的时候,感觉到旁边投来不带恶意的目光,而且……
  “康安医馆”并不难找,林虎峰还没来得及把马往门口一拴,就已经听见里面传出一个磕磕巴巴的声音:“那个……夫人……胞门阳虚受寒,不从表出……还是用蛇床子……”
  这样儿也是被交口称赞的郎中?他不先治治自己口吃么?林虎峰想着,拴了马,迈步进去一看,在主位坐着的,正红着脸的少年人与自己年纪相仿,似乎还小了那么一两岁,瘦鸡一样的身子板儿跟对面中年壮硕妇人那么一比,更显单薄。
  “阳虚?我阳虚?”那妇人一把反抓少年肩膀,还拍了两下,“你看看我这身子骨!肩膀比你宽,胳膊比你都粗,挑担面一口气走二十里路,我还能阳虚?”话是尖利,那眉梢眼角却带着点笑模样,看得裴回发窘,脸更红了。
  ——不错,这巷里巷外都知道,小裴先生长得俊俏,性子和善,颇得大爷大妈们喜欢,有事没事找个借口说上两句话,稍微逗弄脸就红,可爱煞人。
  尤其小裴先生尚未婚配,而且似乎……未经人事?一拿妇科说事儿,就更紧张,是个老实厚道的孩子。已然有人暗自留心,看看自家亲戚有没有适龄女孩儿了。
  近来裴回的日子,真个是有喜有愁,快活的是每天不必考虑日常生计,更不必琢磨一日要开出多少药材,进多少银两铜板,他可以研习医术,可以治病救人,回家以后——嗯,回家,自已也是有家的人了——还有哥哥等着自己一起用饭。
  而所谓烦恼也来源于此——这医馆,现下是主要坐堂的人是他。理由很简单,王谢总是追着燕华,基本上寸步不离,好容易分开一会儿,空下来的时间除了跟洛大夫讲药理之外,不是去苏文裔那里,就是去雷衍水那里,以及几家积年旧疾的病人处,医馆坐堂基本分身乏术,因此上可怜了小裴回独撑大梁。
  话又说回来,这般如此,只是短短的一个来月,他便察觉自己的医术已经比来时进步何止一丝半毫。
  裴回从来没有单独做一家医馆的坐堂大夫的经验,每日兢兢业业,生怕砸了招牌。所幸人们都有这样一种心理,如果医馆的一位大夫很厉害,那么这家医馆的其他大夫即使不是顶好的,也差不到哪儿去。鉴于王谢本人在春城已经是出了名的牛,而且又是亲自挑选的裴回,那么大家认为王大夫赢来的小先生本身也绝对错不了,定然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
  因此,看到是他坐堂,大家也并不当他年幼可欺,到是因为他又清秀又老实,不少婶子大娘凭长辈之名,借诊脉之际,揩个小油——春城往来人多热闹,天朝大国民风天然,男女之防没那么拘束,众人茶余饭后也做个口头消遣。
  林虎峰自是没有察言观色的细致,看见那少年人脸红窘的挣脱不开,又辩解此“阳”非彼“阳”,偏还被妇人说得夹缠不清,觉得很好笑。
  随即他就一发而不可收拾,大笑出声。
  这下有点惊着裴回,抬眼看去,正和门口进来的少年看了个对眼,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问话,那少年先是一愣,而后捂着肚子继续狂笑。
  裴回摸不着头脑,却不知刚刚自己那一瞥,歪着脖子,圆圆的眼睛透着不解,一脸懵懂无辜,好像一只刚断奶的小牛犊,再加上旁边壮硕妇人一对比,这模样在林虎峰眼中是又傻气又有趣,自然笑得更起劲。
  妇人见有人进来,还是个陌生少年进门就笑,不禁微微恼怒:“我跟小裴先生分说病情,有什么好笑的。”
  “没,没有。”林虎峰赶紧摆手,“你们继续,继续。我那个……过来看看有什么药。”一边说,一边好奇打量柜子上一张张成药水牌。
  “请客人稍等。”裴回应了一声,继续跟妇人解释,“您这阳虚是胞门火衰,寒从下处所受,不从表出,跟气力无关,用蛇床子散温助其阳即可,药量用法……研合白粉成丸,比拇指稍大,外裹细布,”他凑近妇人耳边,低声道,“放到……阴户里面去,留个线尾。”说着提笔写字。
  裴回的胳膊已经不需要继续吊着了,但是一时也不依然能提重物。不过还好,一个大夫用不着提什么重物,他所做的也就是看看书,诊诊脉,写写方子这样而已,连抓药这种事儿,都不用亲自动手,因为医馆里面还有一个小吴。
  小吴本在康安堂跟王四掌柜和洛大夫学徒,因着合作关系,起初是被派来帮忙,后来渐渐就常驻医馆给裴回打下手。在他眼里,谢少爷现下真真儿有大能耐,是以他对于王谢挑选的小裴大夫也服气,又因着年纪差不几岁,出身也同是穷苦人家,二人到是说得上话,很合得来。尤其小吴见着小裴大夫被大妈大婶子戏弄得脸红时,还自告奋勇救过几次场。
  裴回刚刚提笔,正好小吴背着个筐子从外面进来——医馆缺几味药,他刚刚去康安堂取了——见有生人看水牌,赶忙放下筐子,上前招呼:“这位客人好,您要买点什么?”
  “啊,我先看看。”林虎峰摆摆手,指着水牌问,“这里面八荒镇痛丹、活络膏、消积丸我都明白,这个三息散真有那么神?”
  “可不是!”小吴挺了挺胸,“我亲眼见的,三次呼吸之后,伤处止血收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