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携手 作者:子当归

字体:[ ]

 
 
文案
文艺版:如果我不能阻止你在命运的那头,举起屠刀;那我能不能努力走向你,靠近你,让我们的生命系在一起。那样,是不是我们会拥有一个不一样的明天。你可愿意和我携手同行?
吐槽版:这是一个重生的少年在好(小)基(情)友(人)自我定位道路上越走越远的幸(倒)福(霉)快(悲)乐(催)的人生故事。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重生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远,王重山 ┃ 配角:林响,来小白,闻一人, ┃ 其它:阴差阳错,投怀送抱
==================
 
☆、第1章 归来
 
顾远坐在学校天台的花圃旁,一只脚屈起,一只脚悠闲的来回晃荡着。他眯起眼睛打量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老校。被雨水侵蚀而斑驳的灰白色墙皮还有上面引人发笑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早已破旧不堪却因为校方的小气而依旧苟活的铁质栏杆,据说已经年近古稀但仍然郁郁葱葱枝繁叶茂的梧桐树,还有那一年又一年仿佛可以泛出光的天真笑颜。
    年轻真是好啊!顾远忍不住感慨。因为年轻,所以可以毫无顾忌,可以一往无前,可以肆意妄为。当这段岁月被挥霍殆尽,人就会渐渐被染上肮脏的灰色,变得麻木漠然。
    顾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脑海里那不堪的回忆排山倒海般涌来。
    顾远的童年和那些同院里的孩子都有些不一样,当那些同龄人都在补习班,特长班间疲于奔命时,和他作伴的是玩具,是堆沙,是动画片。
    年幼的顾远曾经在父母房间的门口听到这样的对话:
    “现在的孩子多少都要学一两门特长,你看林响不也是学了钢琴和画画,你放任他怎么玩下去,以后怎么和其他人竞争?”母亲的声音显得忧心忡忡。
    “他想学自然就会和你说,现在不是挺好的吗?”父亲似乎对母亲的担忧毫不在意。
    “那小远以后怎么办?你现在这个位置,他……”
    “我是因为自己的理想才步入仕途,至于小远,我希望他也能自己选择将来的道路,不管他的将来怎么样,他都能无悔于当初的选择就好。”
    ……
    父母的争论后来是个什么结果,顾远已经记不清了,但父亲的那段话却被还懵懵懂懂的他记在了心上。
    年少的顾远把六年的时间都留给了一中,除了清秀的面容和有一个市委秘书的爸爸外几乎没有值得称道的地方,但在一中这个天之骄子云集的地方,外貌出众的大有人在,家世傲人的更是数不胜数。相比之下,沉默又没有其他特长的顾远几乎可以淹没在人群中。
    但顾远依旧觉得快乐,因为他不用负担父亲的责任,在他的身边有同一个大院里长大的林响,有小学起就认识的至交好友来小白。三个人的小团体逛遍了A市的大街小巷,一起逃学,一起在网吧通宵,一起对着花花公子打飞机……
    那时候真是好啊!顾远悠悠地想着。又是从什么时候这一切开始变了呢?是进入B大以后大家都有了自己的圈子,是顾远的父亲和林响的父亲分别投入不同阵营开始互相敌对,还是来小白着魔般地爱上了那个太子党中的太子甘愿不顾一切为他粉身碎骨。
    只有顾远,只有他还幼稚地沉浸在年少时的那场梦中,忽视了那时的伙伴已经渐行渐远,只有自己还固执地留在原地。
    所以,那场灾难降临才对有如此之大的打击,甚至于毁了他的一生。虽然顾远没有亲身参与但他隐约知道,父亲的不断升迁和父亲投入新兴派的阵营并得到了当权者的赏识有着莫大的关联,而当新兴派在与保守派的斗争中落败时,顾远的父亲被新兴派的领袖推出成为平息对方怒火的工具。
    顾家一夜之间败了。贪污*,包养情妇,以权谋私,涉黑……一顶顶帽子被扣在顾远父亲的头上,判决下得很快,一切仿佛已经被彩排好了。顾远甚至只来得及见上他一面。就是那一面,顾远永远也不会忘记父亲从座位上被带走时的神情,绝望颓废,是他有生以来从没见过的。
    那些阴谋斗争,那些勾心斗角,离顾远实在太远了,他在父亲的疼爱纵容下根本无法理解这种斗争的残酷和复杂。他也不知道可以为他的父亲做什么。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努力地咬着拳头不让自己哭出声,恨自己的懦弱没有。
    然而,这还仅仅只是开始。顾家的房子,存款,车都因为来源不明而被没收,顾母经营的会所的收入成了全家人唯一的依靠。而这唯一的依靠也随着顾远父亲事情的曝光而失去。店面无端被砸,供货商的狮子大开口还有店租的频频调涨使得会所被迫关闭。顾远和母亲只能变卖家产搬到一间小出租屋里过活。
    顾远在和辅导员的谈话后主动提出退学,寻找工作机会。令顾远觉得无法接受的是母亲在家中晕倒,送至医院以后被确诊为肝癌末期!如果想要在拖延些时日需要钱,大笔大笔的烧钱。走投无路之下顾远先后找上了林响和来小白。谁曾想到,昔日的至交一个对他嘲讽讥笑一个对他避而不见。
    就是这样,落寞的顾远一个人走在回出租屋的路上被疾驰而来的车撞飞到路旁的草丛中。真是可笑啊!顾远看着那个匆忙从车上下来的男人满脸惊恐地走近又带着满身的慌乱跑回车上,打火跑路。顾远连已经话都来不及说,喉咙就已经填满了腥甜。
    顾远无助地看着天空,感觉生命力一点一点地从身上流逝,他唯一的牵挂就是躺在病床上的母亲。不甘心,真是不甘心啊!顾远企图挣扎,彻底陷入了黑暗。绝望,无尽的绝望淹没了他。
    “爸,我真的后悔了!”顾远最后在心里无声的呐喊。
    如果可以在活一世,我顾远愿意弃情绝爱,不再相信任何人。为家人披荆斩棘,也要闯出一条血路来!
    那绝望的呐喊似乎还徘徊在耳边。一睁眼,顾远发现或许上天真的听见了他的呐喊,发黄的墙皮,床头的全家福已经那身被戏称为直筒装的校服都在提醒着他,他真的回来了,就重生在高二那年。当看见父母熟悉的面容时,顾远鼻子发酸几乎忍不住要落泪。
    在浑浑噩噩了几天后,顾远终于从重生的惊异中醒来,恢复了与林响和来小白之间的联系,开始了一个高中生的正常生活。
    离父亲被牺牲还有将近三年的时间,父亲还未被新兴派的领袖赏识,一切都还有从头来过的机会。只要小心谋划,就能够避开那场祸事。
    顾远默默地想着,头枕着双臂躺下。风拂过脸颊的感觉好像母亲的爱抚,浓浓的睡意袭来。欢快的上课铃也不知响了几遍,顾远感到了久违的安心,就这样谁去吧,他双眼一闭,堕入了梦乡。
 
☆、第2章 宴遇(上)
 
秋日的午后总是那么让人昏昏欲睡,温暖的阳光和轻柔的微风仿佛是甜蜜的梦境里发来的邀请函,勾人而缠绵。顾远趴在图书馆略带凉意的书桌上,头朝窗外,双目放空,灵魂不知游荡到什么地方去了。
    “兹”顾远倒吸一口凉气,冰镇可乐紧贴皮肤的刺激感把他从连日的放空状态里拉回,一抬头,来小白正举着一罐可乐皱着眉看他。
    “阿远,你最近是怎么回事?老是怎么魂不守舍的。”来小白随意的在顾远前面的位置坐下,突然兴奋的冲他挤挤眼睛,“不会是还在想怎么和孙佳润告白吧?!”,他皱着眉看了看左右,才凑到顾远耳边低声说:”我可是听别人说孙佳润已经有男朋友了……”
    孙佳润,听到这个名字的顾远一直恍惚。这是顾远上一世唯一一段感情,一段无疾而终的暗恋。当初的他在明知孙佳润已经有男友的情况下还一直不死心的暗恋她,甚至为了追随她的脚步熬夜苦读考上B大。谁曾想,还没来得及向她表白就遭遇了父亲的事。顾远想起当时孙佳润看到他是脸上显露的嫌恶,眼里闪过一抹苦涩。
    高贵的天鹅永远不可能垂青于躲在阴暗角落里的丑小鸭,它们的目光一直系在同样优秀高傲的同类身上,就好比……
    “就是那个王重山,阿远,你肯定听说过吧,他以前也是从一中毕业出去的,那个真正的小太子,听说孙佳润就是在和他交往啊!”
    当然听说过,岂止是听说,在上一世顾远父亲得意时他们还有过数面之缘。然而,他们的每一次见面都让顾远惊叹,居然有人能得上天如此偏爱。冷峻的面容,举手投足间行云流水的气质,明明宴会上权贵云集可他依旧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顾远抬头脸色古怪的看了来小白一眼,也就是因为这个男人,让来小白为了他抛弃一切,无名无分地追随。
    顾远还记得就是在大一下学期,来小白开始不接他电话,不再和他出去,连偶尔遇见都只是冷冷的擦肩而过,他对来小白突如其来的疏远感到莫名其妙。在那个下着雨的晚上他冒雨站在来小白家楼下为的是来小白的一个解释。
    来小白没有打伞从家里出来,站在他面前哭着对他说,“阿远,我是真的爱他!我是真的爱他!”来小白低着头没有看顾远一眼,他的嘴里反反复复只有这一句,说的顾远心里发苦,他当然明白来小白的经历让他对爱情有着强烈的执着。顾远只能强迫自己转身离开。他知道,他们真的回不去了。来小白永远是来小白,他遗传自家族的爱永远是那么决绝而惨烈。
    “怎么了?脸上有脏东西?”来小白不由自主地摸摸自己的脸,被顾远这一眼看得不自在。
    “没什么。”顾远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和来小白纠缠,“林响呢?他哪儿去了?”
    来小白不屑地撇撇嘴,“还能在哪,和李萧他们混着呗。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明明人家根本不把他当一回事,他还要上赶着人脸贴着冷屁股,你说他这不是犯贱是什么啊?”
    “听说李萧他爸要调到林响他爸那个部里做正职,或许林响是不想他爸为难吧。”顾远嘴上替林响开脱,眼中却闪过一丝嘲讽。
    “那样不用天天扒着吧,人家都是怎么看他的呀”来小白依旧不满的嘟囔,“算了,少了他我们一样玩。”
    来小白故作神秘地凑近顾远,“我从我哥那里拿到了宴遇的VIP,晚上我们一起去开开眼吧!”他扑闪扑闪的眼里满是得意。
    宴遇是皇都最奢华也最神秘的会所,玩的都是一般夜店会所里没有的东西,一直实行会员制,入会的门槛极高,就算顾远他们几个已经算得上所谓官二代但也仍然宴遇的入会资格,真没想到来小白的哥哥居然是VIP。
    “小白,你知道我不爱去那种地方的。”顾远果断的拒绝。
    来小白扑到顾远身边,抓去顾远的手来回摇晃。从小到大,只要他一有事求顾远,就把这一招当杀手锏,每每都能成功。 “别那么死板嘛,这几天你不是泡图书馆就是在教室自习,不出去晒晒太阳人会发霉的!”来小白捧着顾远的脸,精致的大眼闪烁着渴求的光芒,顾远看得一愣。
    “就这么说好了啊,今天晚上给我收拾的体面点,咱们也去玩一把。不行,我要回去翻翻衣服去!”来小白一点也没有给顾远拒绝的时间就兴冲冲的走了。
    顾远看着来小白远去的背影,突然间觉得心头一空,莫名地失落。什么报复,什么重来,在这样的来小白面前,他还是会想起他们美好的曾经,还会想起他们的友情,还是会无能为力。
    其实,对前世两个好友的背叛,顾远最不能理解的是来小白。林响的本性顾远已经隐约看透,但是对来小白,顾远始终都抱着期望。但就是因为这样,在来小白闭门谢客时他才会那么绝望和无助,明明当初是那么要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