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古中文鉴定 作者:盛淮衣

字体:[ ]

 
 
文案
关于舒迟的专业:
导师:(严肃)今天赏析的是古武文学派大家古龙的短篇作品《陆小凤与花满楼》。
舒迟撑着下巴,古龙啊,他还蛮喜欢的,只是……这部小说不应该是叫做《陆小凤传奇》的长篇小说吗?!算了,估计文化断层太严重,考古学家挖掘出来的资料也是支离破碎,拼凑起来还能推敲出主角名字已经很不错了……
导师:小说主角陆小凤一生中自诩唯有美酒与美人不可辜负……
舒迟皱眉,哪里不对?
导师:他风流成性,却在遇见生命中的至爱,花家七少爷花满楼以后,眼里便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舒迟瞪大眼睛,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这哪里是古龙大大的作品,分明就是腐女笔下延伸出来的耽
美同人啊掀桌!
 
关于舒迟的男人:
禹景曦:(凶巴巴)说,你要我还是它?
小奶猫:(软软地)喵~ >▽< 
舒迟:……
 
受的金手指是穿越前讲了二十几年的中文喵~ >▽< 
人设什么的……看看就可以了……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未来架空 灵魂转换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迟,禹景曦 ┃ 配角:小奶猫喵~>▽< ┃ 其它:傲娇,人妻
 
 
 
  ☆、穿到考场怎么破
 
  舒迟茫茫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无尽的黑暗里。周围一片死寂,他只听得到自己愈发急促起来的呼吸声。他伸手摸索着朝前走去,却一脚踏空,整个人急速朝下方坠去……舒迟一个激灵,脑子里的意识缓缓地苏醒过来。他闭着眼睛,感觉到旁边有人在推他,声音断断续续地灌进耳朵里。
  舒迟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在做梦。不过他已经过了长身体的年龄了,怎么还会做这种失重感的梦。舒迟有些无奈地在愈发连贯起来的声音里睁开眼睛,却在看到眼前的景象时,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差点憋死自己。
  这是哪里?他不是在床上睡觉吗?舒迟疑惑地看一眼周围,这是一间很大的房间,严格来说,更像是四面墙围起来的房间,除了墙壁和桌椅就没有其他物件。墙上刷满了类似于锡一样的墙面涂料,并且反光,舒迟能从墙上捕捉到自己的身影。房间里坐了许多人,看年纪像是学生。座位的距离都隔得很开,所有人都埋着头,舒迟能听到笔在纸上迅速摩擦的细小声音。
  这地方,怎么那么像考场?舒迟感觉脑子里钝钝的,思绪都糊成一团。尖锐的高跟鞋声从他旁边穿过,先前那个摇醒他的女人不着痕迹地瞪了他一眼:“第一场考试还有半个小时结束。”
  舒迟怔住,明明女人的话让人不知所云,他却莫名懂了。片刻后,他恍然低头看向自己的桌上,那里正摆着一张试卷,卷子上密密麻麻的字体明明前一秒还很陌生,下一秒却挤进他的脑袋,舒迟的视线一阵模糊,头又麻又胀,整个人都懵了。
  等他缓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强制接受了一大堆不属于他的,来自公元2696年的另一个舒迟的记忆。舒迟有些难以置信,却不得不逼迫自己面对现实。
  眼下这个所谓的“高考”考场上,反光的墙壁同时兼具摄像头和吸声隔音的效果。而那个现在已经离开的女人,是坐在办公室里监考的老师,大约是见舒迟趴在桌上没动,才走进来视察情况。
  第一场考试是考察学生的逻辑思维的“数学”考试。舒迟一翻记忆,就知道这家伙之前是个学渣,试卷上的每一个字他都认识,组合在一起却有点不明觉厉。他叹了口气,直接交了白卷。他现在脑子很乱,想躺一会儿。
  毕竟几百年后的今天,读书并不是唯一的出路,虽然舒迟不知道,自己一个老古董,在这个世界里除了读书还能做什么。更何况,这家伙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16岁以后独立出来,一直住在政府免费发放的低保经济房里。
  下午和明天还有两场考试,只是下午的“特长”考试,没有任何特长的舒迟并没有决定要参加。他走出考场,努力压下自己脸上的异样表情,跟随着过往记忆乘公共悬浮车回家。
  舒迟所处的这个城市是中华联邦管辖范围里第二大城市,也是经济最繁荣的安城。而联邦第一城市,则是作为政治中心的奥城。私底下被称作“贫民窟”的经济房住区位于安城的边缘郊区,而公共悬浮车的路线仅限于市内。舒迟下车以后,不得不步行一个小时走回家。
  走到家楼下时,却发现电梯因为能源耗尽已经停止运行,舒迟只好靠自己的脚力爬上20层,用指纹刷开家里的门,滚上了床。记忆海膨胀导致的大脑过度疲劳让舒迟很快就陷入深度睡眠。
  舒迟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睁开眼睛,目光有些涣散,片刻后又用力闭上,睁开。舒迟摸着空空的胃,一个翻身坐起来,去开家里的冰箱,然后忍着手上粘软的触感,从凝胶里摸出最后一瓶营养液。他有些气恼地砸上冰箱门,厨房里的声控灯蓦地亮了。
  他看了看碗柜上倒映出的那张清隽的18岁少年的脸,最终还是一口将手里的营养液吞进了喉咙里,明明是无色无味的液体,却在他的舌尖残留下涩涩的苦味。舒迟终于还是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他从二十好几变成了刚成年,他从自己平淡却美好的日子里重新回到一无所有,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未来还是个不定数。
  公元2696年的中华联邦,因为几百年前的环境屠杀,所有文化都是建立于断层之后的新文化,包括人类。这个世界里中华联邦,美帝联邦和日落联邦三足鼎立,它们相互制约和抗衡,恶劣的环境让他们一致妥协地放下战争,暗地里却试图利用文化侵略悄无声息地蚕食其他两个联邦。
  而这个世界,科技无疑是最先进的,然而即便这样,环境却无法再恢复到屠杀爆发前的模样。人类只能用手里的科技去模拟和拓印出几百年前的大自然,如今这个世界,只有人工的春天和秋天,就连现在窗外清浅的夜色和璀璨的星空,也是人造的。
  第二天早上,舒迟又马不停蹄赶去学校考“语文”,这是一门考察学生语言文化能力的课程。虽然舒迟不至于像前一天那样吃力,但他还是低估了自己的融合能力。讲话时他还能倚靠唇齿的记忆和本能,但写字时,他脑子里的三大联邦共用的联邦字,舒迟在没有自我吸收的情况下,只能依葫芦画瓢,一笔一划地将脑子里的字誊抄在试卷上。这样下来,他剩余的时间严重缩水。
  在考试还剩下二十分钟的时候,舒迟还有一篇关于环境的论文没写。果然千百年来,万物摧枯拉朽,人亦是非昨日,环境这个话题却还是亘古不变的。舒迟看着自己写出来的左手水平的联邦字,揉揉眉心,最终自暴自弃地用全中文写完了剩下的论文。 
  结果意料之中的是,时间还有剩,并且试卷左边和右边的字体,看上去完全就是出自两个人之手。舒迟纠结了一会,阅卷的机器不会判定他为请人代考吧。这样的想法一浮上心头,舒迟又扶着额笑了,他果然一时半会还是无法把自己的设定放在未来。如今的考试系统和规则,以他一个古人的眼光看来,是没有任何漏洞的。更何况,他这样的成绩,估计没有大学敢收吧。
  舒迟洒脱地交了卷走出考场,他点开自己手腕上集身份证、银の行卡和手机为一体的长得像腕表一样的电子仪,里面的积蓄少得可怜。果然当务之急,还是要找一份工作,并且尽快吸收掉所有的联邦字,顺带练练字。
  舒迟用剩下的联邦币买了最便宜的营养液。这个世界,营养液就像方便面。不过,虽然营养液比方便面健康,却没有后者好吃。如果让舒迟去二选一,他宁愿带着一肚子的防腐剂死后变成木乃伊,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味觉变得麻木起来。
  舒迟走进商场的时候,偌大却安静的商场里,唯一的女营业员带着奇异的眼神迎上来。在舒迟的记忆里,这家伙以前又孤僻又宅,舒迟自然也就不明白眼前的情况。
  片刻后,舒迟得知,这个时代,已经很少有人会亲自到商场里来购物。而他们逛街,都会去市中心里繁华交错的地下步行街区域。舒迟心念一动,又向营业员打听了商场送货的情况。在得知送货员并不是机器人以后,他松了口气,然后赶紧离开了。
  舒迟回到家里,打开了房间里唯一的老式光脑,光脑主界面上一直跳出“该版本为最低版本,即将被淘汰,请尽快升级”的红色提示。舒迟没理会,直接点开了人才市场相关论坛。他一眼扫去,果然工资高福利好的招聘帖里没有一个是他能胜任的。
  舒迟直接搜索关键字“送货员”,一眼就扫到因为送货员突然辞职所以急招一名送货员的帖子。果然赶早不如赶巧,舒迟找到楼主留下的电子ID,直接用电子仪联系对方进行视频。
  几分钟后,视频那边自称是商场经理的人,直接在视频里通过了舒迟的面试,并要求舒迟明天就去报道上班。舒迟同意了,有了这份工作,温饱就不成问题。或许再过些时间,他就能吃上自然食材了。舒迟想起商场里看到的蔬菜价格,垮下肩。
  第二天,舒迟准时到达商场,昨天视频里的经理简单地帮他做了一些培训,就让他去熟悉一下分配到的送货区域。舒迟拿着商场发配的光脑坐在一旁研究路线,不得不吐槽的是,就连商场里配给员工的光脑,也比自己家里的型号和版本新。
  不远处突然一阵响动,舒迟抬起头,一个穿黑色长袖衫的少年抱着一堆高过自己头顶的箱子正从眼前过。舒迟略估了估,那少年应该和他岁数相差不大。年纪相仿的人应该是最容易亲近的。
  舒迟走过去帮他卸下一部分重量:“我帮你。”
  少年下意识地说声“谢谢”,目光越过纸箱移到舒迟脸上时,却有些迟疑起来。
  舒迟解释道:“我是新来的。”
  少年的神色更加复杂起来。舒迟压下心中诧异,跟着少年把箱子都搬上悬浮车。这辆悬浮车与舒迟在街上看到的漂亮的流线型车身并不一样,它的整个车身圆滚滚的就像溜溜球,车内只有两个座位,车后面却设计得像从前的货车后车厢一样。
  “这是给我们送货时用的,”少年顿了顿,最终还是犹犹豫豫地问出口,“你,负责的是A区域吗?”
  舒迟点点头。安城里的区域划分用的是古英文里的字母,A和B并列为最好的区域,C和D次之,E区则就是舒迟住的最差的地方。
  少年脸上现出几分挣扎,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一眼周围:“A区域的送货员,你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九个了。”
  舒迟配合地摆出惊讶的表情:“前面的人都辞职了吗?”
  “是的……听说A区有个我们商场的老顾客,特别变态,前面八个人都是受不了他主动离职的。你要小心点。”
  舒迟点头:“我叫舒迟,你呢?”
  少年愣了愣:“我叫罗洛。”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能留个联系方式吗?”舒迟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我有什么不懂的,我可以来问你吗?”
  罗洛大方笑了:“好啊。”
  和舒迟交换了电子ID以后,罗洛朝他挥了挥手,就开车去送货了。舒迟长吁一口气,所谓的变态上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作者有话要说:  换了设定 换了开头 文的标题想了好几个都不喜欢 先凑合用吧(┳_┳)...
 
  ☆、遇见变态怎么破
 
  罗洛走了没一会儿,经理就开来一辆圆滚滚,给舒迟展示了一下圆滚滚的具体操作,又带他去看了商场后面按区域划分的仓库,就把工作交给他离开了。舒迟装货的时候注意到,有个叫“莫默”的上帝买的东西最多。舒迟想到了罗洛口中描述的那人,保不准就是叫莫默的那货。
  舒迟坐进圆滚滚里面后,还有些担心会不会后面太重,导致圆滚滚无法平衡,最后从空中掉下去。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他开着圆滚滚在天空上飞,感觉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想想也是,以前是开车,现在还是开车,只不过从地上换到了天上。加之,圆滚滚有些慢的速度,让舒迟很有安全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