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农家.小厨.神医 作者:SJ姣儿(上)

字体:[ ]

 
备注:
 
文案
叶小犬总觉得自己的剧本和别人的不同,穿越冲喜,别人剧本好好过日子斗斗极品亲戚啥的,为什么跑他这总觉得有点怪怪的?相公还没喜欢上就死了啥的有点捉急...
别人说长得好能当饭吃吗?叶珏觉得能,他看着卫饲主那张脸能多吃一碗饭,而这世上没比吃更重要的了,所以他打算把卫饲主骗回家,括弧用一条鱼括弧。
可剧本不太对,卫宿主给他钱了...而他收了...
卖艺不卖身,说这话还来得及吗?
 
大概就是从小被宠坏的叶小犬穿越被冲喜,死了相公,捡个医术高超的饲主,斗斗极品亲戚亲戚,撒撒欢啥的,不种地,有美食,有金手指,有甜蜜,温馨,互宠。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甜文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珏卫鹤轩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就这么来了
 
  叶珏头昏眼花的来到这个世界已经第十五天,后天他就要出嫁了...以一个正儿八经的大男人身份出嫁,从小被父母和兄长捧在手心里养的白白胖胖没受过一点累,吃过一点苦的叶珏真心觉得在这十多天,自己的三观都粉碎的干干净净。
  听着窗外指桑骂槐的叫嚷,而这身体的娘苦着脸摇着头又出去干活,叶珏想,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点没说错,自己犯贱不肯反抗,怪得了谁?
  看看这前面几间青砖房,轮到他家就是泥砖的了。就连墙内的稻草都能看得清,叶珏刚来时还想手贱的去拔,但被他这身体的二弟给阻拦了,说拔了会房子塌了的,奶奶不会给钱修房子,让他们住宿野外,大哥很快就不是咱们家的人了,别拖累咱们家。
  这话听的叶珏一阵心寒,实在无法想想这话居然是从一个十岁小孩嘴里说出来的。固然叶珏没把这破屋子有没有当一回事儿,可对这家多了几分生疏,从前任记忆中得到的亲情也消失了大半。
  过去叶珏的日子那叫泡在甜水里,他是第二胎,上有一个能文能武年幼从军的兄长,父母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他哥身上,所以对家庭较为富裕,爷爷有点小权的叶家而言富足日子过多了就开始宠孩子玩。
  全家老小恨不得把这小子宠上天,幸好叶珏三观正,除了好吃如命,十二岁开始下厨房,十八岁开始会为了一口吃的上山下水外,到也没做过缺德事儿。这破习惯唯一问题就是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瞧着万分喜人。与他哥哥挺拔魁梧的身形背道而驰,站一起压根不是兄弟,反倒像隔壁王大叔的......
  这回叶珏听说哪个深山沟沟里出了个肉灵芝,这东西可不是普通的肉灵芝,肉质洁白晶莹剔透,瞧得出皮,毛孔,还有淡粉色的血管。不论是入药还是入嘴都是绝佳,叶珏想着他家两个老的以及自己这张嘴,就拼了!
  于是来这鬼地方了...因为他最后发现,这的确不是普通的肉灵芝,而是太岁啊!我列个去.....
  叶珏捶胸顿足半宿,早知道是太岁他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大哥,娘说你后天要出嫁,不能出门。”本还想出去走走,却被一个流着鼻涕脸上脏兮兮的小家伙给拦住。
  这是二房家的三小子,长得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
  他们一家二房长子和小末都瘦的可怜也就二子稍微好点,但二子却也最为奸诈。来的这些日子叶珏也看清了,他那二弟为了一口吃的可是死命的拍人马匹讨好家里几个管伙食的。
  可偏偏吃的时候自己吃独食,丝毫不知道让给辛苦一天的爹娘或年幼的弟弟。
  这么个弟弟,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更何况叶珏差点死在这小子身上。
  不过,叶珏听到这出嫁两个字就头疼,他是得到过这身体的记忆,自然知道这一大家子有多奇葩。
  至于为什么他叶珏一个大男人会出嫁,这还得从头说起。
  这地方叫龙伞村,身后是盘旋数百公顷的龙伞岭,此处风调雨顺,老一辈的记忆中就没受过灾,因此龙伞岭下错落着不少村子,人口颇多。而龙伞村就在龙伞岭的伞下,一大片肥沃的土壤。这四季如春,只要人不懒是怎么都饿不死的。
  叶家算在这龙伞岭过的不错,大大小小三姑六婆七婶八姨的也挺多,叶家人真不少。
  而他们这一房的老爷子叶安图娶过两个媳妇,前一个生了两个儿子后死了,后面那个叫刘娟的却是个厉害的,带了个女儿,寻了个好亲,嫁到镇上,此外还给叶安图又生了三个,两儿一女。
  前头的两个儿子自然是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大儿子早早被逼着出去当兵再也没回来过。而二小子叶勤他娘死的早,家里没个人帮衬有口饭吃就不容易,性子又被养的懦弱无能。刘氏还非等闲,整日出门说自己做后妈不容易,这二小子多坏多坏。
  这不孝的罪名把叶勤压的头也抬不起来,他爹也从不吭声随自己媳妇去闹。弄到最后都二十多快三十也没娶到个媳妇,自己两个弟弟的儿子都能满院子跑了,旁人也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刘氏那婆娘打什么注意,说三道四的不好听。
  这才让叶家的族长出面给叶勤找了个逃难来的女人,这女人半张脸还是被毁了的。
  但就算这样也让叶勤乐呵了许久,以为很快能抱上儿子。可谁知他媳妇林秀足足过了三年都没怀崽子,林秀也是有苦说不出。
  逃难的日子难熬,可来到叶家日子依旧难熬,整日起的比鸡还早做的却比牛还多,身子都垮了要怎么生?
  刘氏可不管,当初被叶家族长强压着给这小子娶了媳妇,家里又多了张嘴,怎么能便宜了她?使劲的使唤,别说三餐,就是下地也做的不比男人少。
  而林秀和他丈夫一样也是个软弱无能的,被刘氏欺压的一句话都不敢反驳,她只觉得自己没用生不了崽子,却也不想想三房,四房好吃好喝的供着也就一人生了一个儿子。
  好不容易怀上了,生了叶珏,日子依旧没好过。叶珏六岁开始就跟在他娘后面干活,他几个弟弟也没什么好日子过。都十六岁的人了,还没尝过一口鸡蛋。这说说,还是人活的日子吗?
  至于叶珏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会出嫁这还要从另一家子说起,龙伞村张家是村子里过的最富足的,良田多的自己都种不了,租出去给旁人种,年年买田,天天吃肉。
  而他家有一根独苗,也上进,是个秀才,可谁知刚考上秀才没多久被邻村同期赶考的人怀恨在心推入河中,险些淹死。
  但就算没淹死也半吊着一口气,看了不少郎中也没用,求了多少大神也毫无办法。最后一个在镇上颇有名气的道士给了法子,说必须是龙年龙时生的云云,说了一堆,最后给了个生辰八字。大意便是要这么样个人给他儿子冲喜,或许尚有一丝机会。
  张家疯了一样找这么个人,可道士给的条件苛刻,苛刻到还算了刻,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连分秒都算上。
  张家人找了大半年就快绝望时,叶家的三房媳妇王翠闲着没事嗑着瓜子却听了一耳,立刻就拍着大腿道“我家那个扫把星就是!”
  这事儿她可记得呢,叶珏出生的时候还有个道士说此子非同寻凡,将来必有一番作为云云。
  可是把她嫉妒的不轻,等叶珏稍微长大点,她和四房那娘们可尽的使唤,也不让他去读书,看他能成个屁才!
  他家儿子才会成才呢,在书院里读书读的可好了!
  王翠忽然眼珠子一转又道“他张家给多少钱?”
  旁人都说瞥了眼这个见财眼开的婆娘嗤笑到“对方可是要冲喜,得是个闺女,你家那个扫把星可是带把的吧?”
  王翠可不在乎,甩了甩手道“这时辰生的才几个?还要咱龙伞岭的人,他张家找了这么久到是找到一个吗?”说着冷笑声“我瞧连根毛都没!我家那个扫把星就算带把但时辰能合上!”说着仰着头,似乎有多骄傲一般“怎么他张家还真打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秀才儿子死啊!”
  这话闷不好听了点,几个常一起说话的纷纷皱眉懒得搭理那娘们,叶家其他媳妇也瞧不上王翠,谁都知道刘氏是多苛刻的一个长辈,他两个媳妇也绝非等闲,一个赛一个的不安生。就连刘氏的小女儿也是,虽然已经定了一门亲还没嫁,可对方是不知道叶卓秀这姑娘有多好吃懒做,他们村子里却清清楚楚。
  连自己侄子的东西都会抢来吃,不给便大声咒骂,连田都不下,两双手养的白白胖胖一点粗活都没干过,这种女人可成不了好媳妇,所以一直到十□□了,才好不容易寻了门亲。
  眼下不是说叶卓秀怎么地的,而是王翠一听又见其他人理都不理她,心里愤恨转头回去就找刘氏,打算好好的和张家商量上。
  而张家刚开始听说找到符合时辰的自然开心,但一听是个男人自然不快,更何况叶家黑心肝的可是把价格开的老高老高,转头想想缠绵病榻的儿子又心疼又无奈。
  最后还是村长劝说“张家的,你家儿子可是个秀才,咱村子虽说富足可没两个秀才的。把叶家那小子娶进门冲喜,若成了,今后放了叶珏那小子,张秀才还能再娶。毕竟男子与男子成婚可算不得数,为今之计是要先救了张秀才的命才是关键。至于叶家那,一百两的确胡诌!由我出面,五十两你们瞧如何?”
 
  ☆、第2章 冲喜
 
  张家老两口也知道轻重,他们倒不是拿不出这一百两,只是瞧着叶家那狮子大开口的模样恶心的慌。更何况,就连那道长也不知冲喜有没有结果,张家老两口还不希望人财两失。
  村长上门说了价格,叶家那个自然撒泼打滚的不吭,就连村长都不耐烦这刘氏怒道“你若是不愿那就干脆别拿!等张家的儿子死了看你叶家怎么在这龙伞岭混下去!”
  这话顿时让叶家的人不吭声,张家固然在他们村里人丁稀薄,可隔壁两个村可都是他张家人啊。
  闷闷不乐的刘氏收了银子,给了王翠三两,却连一个铜板也没给叶家二房。只是通知了声找了个黄道吉日,把他儿子给嫁了。
  叶珏毕竟是叶勤的长子,自然舍不得,苦苦哀求自然无果。这一家子多黑心,旁人又不是不知道,叶勤看没用不敢大闹,只敢回家唉声叹气。
  而叶珏见自己父母居然都无动于衷,心中只觉得绝望,撞了墙,醒来便换了现在的叶珏。
  刘氏知道后足足骂了叶珏一晚上,骂他败家不要脸,要不是过几天就要把他嫁给张家,刘氏怕交不出人,她是一个铜板都不会出,还喝什么药!
  叶珏脑袋上抱着布坐在床上,看着唉声叹气的父母和他两个弟弟。他娘自从生了他后,这肚子好想点着了一样的能生。
  看着明明才三十出头的父亲母亲,苍老的可怕,那双手和沙皮一样粗糙,站在他爷爷身旁压根不像父子,反倒是像兄弟。虽然不是上一世的亲爹亲妈,但还是有几分于心不忍,便试探道“娘,我不想嫁人。”
  林秀哭丧着脸“儿啊,你奶奶已经收了对方的钱了啊,他毕竟是你奶奶。”
  “爹,他今天卖我,说不准过几天就会卖了弟弟他们,到时候可怎么办啊。”叶珏有些不喜这一家子的懦弱无能,怒其不争,但毕竟初来乍到没直接开口,侧面提醒道。
  可叶勤只是重重叹了口气“哎!”什么屁都没一个。
  叶珏是被宠着长大的,见不理他当即不快道“爹是打算眼睁睁的看着奶奶先卖了我,再卖了弟弟?”
  叶勤顿时怒了,支起身子“她是我娘!就算要卖我有啥法子?!”
  叶珏这话听得也是目瞪口呆“她可不是我什么亲奶奶,谁家亲奶奶会卖孙子的?!”外头人怎么说刘氏对叶家二房的?怎么说他糟践前妻留下的儿子的?大儿子送去参军赶死,连个坟都没,二儿子在家做牛做马,他们一家子到是享福着!
  上不慈下不孝!叶珏可不是不会去伺候那一家子极品。整个叶家现在都靠他们一房养着的,真不要脸!
  可话音刚落,别说认同的话,叶珏立马挨了一巴掌。
  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那“亲爹”,叶勤也被气得够呛“这种话谁教你的?说!”
  这时,叶珏也冷下脸,自己既没说分家,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这叶勤就能动手打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