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修理高手 作者:炼意

字体:[ ]

 《异世修理高手》作者:炼意
 
    这就是个苦逼的少年借尸还魂然后满大陆晃悠借修理技能坑蒙拐骗偷圣器想回家找妈妈的故事!!!
 
    当然这个坑爹少年绝壁会遇到一个比他更会坑蒙拐骗偷的男人然后夫夫双双把家还!!!
 
    艾玛,这一口气念不完憋死你们了不?  !
 
    内容标签: 强强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佐恩斯特林 ┃ 配角:格斯加西亚;费雷德里克 ┃ 其它:
 
    ☆、第一章
 
    莽莽的林海在金红色阳光的照耀下,显示出蓬勃的生机。
 
    而在林海深处,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腐朽、死亡、黑暗的气息在不断的蔓延。
 
    累累白骨不仅仅是人类的残留,更多的是在这莽林中挣扎求存的弱小生物的遗骸。
 
    没有人和生物愿意进入这里,除了喜欢摆弄尸体的亡灵法师。
 
    巨大的金雕从莽林的上空飞过,利爪下被牢牢刺穿了身体的少年早已没有了生气,原本灿烂金色的中长发丝被鲜血浸染,一缕缕的垂落下来,失去了往日的飘逸。
 
    盘旋了两圈,金雕松开利爪,脆弱的少年尸体落入林中,过不了多久,他会和其他葬身于此的生物一样,变成土壤的肥料,最多只剩下肮脏的枯骨,以此证明他曾经存在过。
 
    尸体落于林中某个不起眼的地方,掉落而震起的尘埃跟枯枝败叶仅仅在空中停留了瞬间,便依旧落下,覆盖在少年瘦弱的尸体上。
 
    可是,命运有时候会突然调整一下心情,挥出神来一笔,从而让命运管辖下的世界发生一种奇特的无人可以预知的改变。
 
    就如同此时,少年尸体上最后两滴还能流动的血液,滴落到了一株生长了不知多少年,却始终不开花不结果不枯萎的植物上。
 
    然后,那株植物就像是等到了它生命最灿烂的时光一般,在转瞬间,就完成了等待不知多少年的过程,最后,果实化为一丝深绿色的光线,钻进了少年的鼻腔,剩下的枝叶主干,逐渐化为灰烬。
 
    或许很多年以后,在这个地方,还会有一株这样奇特的植物继续等待它的命运。
 
    未知的我们管不着,而已知的……少年,他醒了!
 
    或者命运还觉得今天的事情不够奇特,于是,再次挥手,少年的外貌开始变化。
 
    瘦弱依旧,纤长依旧,面容还是依旧。
 
    改变的,是灿金的发色,是猫儿一般的蓝色眼瞳,是玫瑰一般嫣红的嘴唇,还有蜜糖一般的肤色。
 
    当少年迷惘着勉强打量了一番周围环境后,他撑起身体,跌跌撞撞的移动自己,最后靠坐在参天古木的树根上。
 
    发丝顺着他垂头的动作滑落下来。、
 
    眨两下眼,少年有些愣怔的抬手,微颤的手迟疑的抓住发尾,纯粹的黑色的发丝被两根苍白得不正常的手指捏住,少年开始恐惧,止不住身体的颤抖。
 
    日落月升,再一个轮回,参天的古木下早已没了少年的身影。
 
    蹒跚的走着,他如同一只卑微的蚂蚁,在看不到天空的林子里缓慢的移动。
 
    这具身体太过奇特,奇特到,不需要水分食物,也可安然的存活下去。若不是他还能在胸膛的位置感受到心脏的跳动,他一定会认为,自己变成了一只黑暗的……亡灵。
 
    几天后,少年找到了一处水源。
 
    水很清澈,清澈到一眼就能看到水底铺满的晶石,清澈到,水潭的四周,围满一圈皑皑白骨。
 
    少年深黑色的眸子盯着水潭看了很久,最后还是踩着干枯的骨头,走近了潭边。
 
    双手掬起清水,少年根本没将目光投注在水面倒映出的那张面容上,看了十五年的脸,发生了那么明显的变化,却激不起少年心中一丝涟漪。
 
    水质很甘甜,很清洌,也很冰寒。
 
    一入口,便化为寒流不可遏制的朝内脏蔓延。少年的身体表面开始浮现一层薄薄的冰雾,脚踩着的地面,也腾起一丝丝白色的寒冷的雾气。
 
    少年的动作仅仅只停留了一下,或许只是两三次呼吸的时间,再睁开眼时,所有的寒气冰雾全不见了踪影。
 
    喝了水,少年干净利落的跳进潭里,细细搓洗自己身上污血和淤泥留下的脏痕。
 
    在水潭边住了好些日子,少年确认潭底再没有一颗遗留的晶石和魔核后,他整装上路,继续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前行。
 
    半年后,少年的身上已经换上了一身勉强干净整齐的衣物,半长的头发扎在脑后,前面零碎的刘海过眉,遮住了狭长的眼,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副在莽林里奔波了很久,疏于打理自己外表的普通少年。
 
    根据他最后一次接触的佣兵队伍说的信息来看,这里是红月王国的边界,翻过前面的山,就是这一片区域最大的补给地,索玛特城。
 
    “佐恩斯特林,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快点收拾东西,我们该回去了。”
 
    双手叉腰笑得爽朗的女孩很兴奋,来这片该死的林子快半个月了,他们终于完成了学校的试炼任务。
 
    接下来回去交差后就有近三个月的假期,她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顺便回家看看母亲,来之前才接到母亲的信,自己期待的弟弟应该就在这几天出生,希望能赶得及。
 
    少年--也就是佐恩斯特林--站了起来,沉默的开始收拾东西。
 
    一周前他遇到了这支学员队伍,当时他刚跟一头疾风狼恶斗完毕,还没来得及恢复身体的伤,少女眼尖的发现了他,也不管他的冷漠,热情的治疗他的伤势,还邀请他跟他们一起行动。
 
    佐恩没有犹豫多久就同意了,他需要一个好的借口出现在人前,这队年轻人的队伍,刚好满足他的需求。
 
    他的冷漠被少女解读成轻微自闭,也因此换来同伴们的谅解。
 
    之前他并不明白,为何那么多人都坚定的支持少女的决定,直到同行两天后他才知道,少女竟然是极其稀少的精神系魔法师,其觉醒的魔法天赋就是感知,感知一切的善意与恶意,虽不能说百分百的确定,却能最大程度的躲避危险的发生。
 
    “梅丽,佐恩是跟我们一起去学校,还是到了索玛特城就分开?”
 
    队长法兰克拉着少女梅丽走到一边低声交谈。
 
    他们都是红月的人,而佐恩说他自己是拜尔王国的人,因为跟着父母出来探险却不慎在莽林里失散,转了好久,找到的出口却是通往红月的,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先带着他去索玛特吧。那里有跟拜尔飓风城相通的通讯魔法阵,如果佐恩的父母已经回去了的话,他们一定会来接佐恩的,要是……”
 
    梅丽皱了皱眉头,有些话她真不好妄自开口,但是说实话,从拜尔那边穿越莽林来红月,其间的艰辛绝对不亚于生死之间走一遭,佐恩是运气好,懵懵懂懂的就穿出来了,但他的父母还真不好说。
 
    “学院下一期有跟拜尔学员交流的机会,要不我们带着他先去学院,然后让他跟着学院的车队去拜尔,这样路上要安全很多。”
 
    副队长历山插了进来,他之前对佐恩的怀疑最重,后来被佐恩救了两三次,现在一切都会为佐恩考虑。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还得征求一下佐恩的意见。历山,你去跟佐恩谈谈吧,看他自己怎么选择。”
 
    佐恩同意了历山的建议,打算跟着他们先一起去索玛特城,等确认了父母的消息后,再做决定。
 
    佐恩抬眼瞥了一下忙碌而喜悦的众人,抿着唇摩挲着自己右手腕上的花纹。
 
    深绿色的藤蔓图案出现于那次水潭历险后,精美的花纹如一只手镯牢牢的圈住他细瘦白皙的手腕,除了佐恩自己,没有人知道,这看上去不起眼的图案中蕴含着怎样狂暴的能量。
 
    可惜的是,佐恩现在的身体强度根本无法控制这股能量,只能将其当做最后的保命手段。
 
    佐恩斯特林这人是真实存在的,也的确跟他说的一样,是由父母带着出来探险历练的,可惜,这孩子的运气不好。在一家三口遇到七级魔兽后,父母拼死想要护着他逃出去而双双殒命,他也在奔逃的过程中遭遇了另一只五级魔兽飞猫的袭击而身受重伤。在断气前,他遇到了现在的佐恩,也给了佐恩一个冒名顶替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机会。
 
    更加难得的是,这两个佐恩的面貌有七八分相似,那独特的黑发黑眸更是少见,只不过,一个是黑暗中的明月,一个是夜幕上的寒星。
 
    佐恩确认不可能有其他人认出他来,连他自己都要相信自己就是佐恩斯特林了。等到了索玛特城,确认了“父母”的死亡后,他就可以无牵无挂的行走在世间。
 
    在离开莽林的最后一刻,佐恩回头看了眼,深邃的眼眸中隐藏的情绪无人能懂。
 
    索玛特城不愧是红月边境上最繁华的城市,各种商店林立,几乎半个城都是交易区。
 
    他们一行人住的是维克兄弟旅店,旁边就是佣兵工会,学院的任务跟佣兵工会挂了钩的,也是方便学员们在学习期间就能积累经验,日后毕业了,不至于从最低级的找母鸡之类的任务做起。
 
    佐恩说他的所有东西都在莽林里遗失了,没人怀疑他的话。同伴们给了他一个“你真好运”的目光,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
 
    工会的工作人员在查证了他的资料之后,很干脆的给他补办了证件,不过之前的任务积分会减少一半,这是对于他不顾自身安危去冒险的一种惩罚。
 
    这种惩罚只限于未满十八岁的孩子身上,目的在于告诫他们生命才是最重要的。等过了十八岁,鬼才管你去不去找死。
 
    “佐恩,节哀。”
 
    同伴们用怜惜的目光注视着躲在房间角落里的少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