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庶子日常 作者:凤九幽 (第一部)

字体:[ ]

书名:庶子日常
作者:凤九幽
 
文案:
纪居昕的人生就是个悲剧。
被亲人哄骗坑害,被枕边人蹂躏买卖,人心二字,他竟从未看透!
他在刀尖上行走,一身污秽血泪流尽,踩着他尸骨上位的人却春风满面前程似锦!
幸好,他从地狱归来,回到一切还未开始的十三岁。
 
内容标签:宅斗 重生 励志人生 俊杰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居昕 ┃ 配角:卫砺锋 ┃ 其它:庶子,BL
 
 
  ☆、重生
 
  永宁元年冷的特别早,还未入冬,寒意已让人抵挡不住。刺骨寒风没个消停的时候,夜里也不停歇。森寒的月色照着大地,呜呜风声呼啸,处处萧条。
  梆子敲了三声,临清仓土集纪家从未住过人的偏院,灯熄了。
  月光顺着窗格照进去,躺在床上少年隐约可见。好似做了什么恶梦,少年牙咬的咯咯响,紧紧皱着眉毛,面色青白,惊恐万分。
  纪居昕死后才明白一个道理。顺其自然,随波逐流,善良,隐忍,求饶,都是没有用的。身在逆境,看不清自己,看不清周围,看不清敌人,不是他死,还能是谁?
  他冷眼看着朝堂变迁,看着四叔袭爵掌了纪家,走进内阁,春风得意繁花似锦,纪家名声鹊起,满面悲凉。
  他已经死了,这一切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可是……四叔明明是踏着他的尸骨,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吕孝充也是因为把他卖了好个价钱,才当了首辅!
  他怎么能忍,怎么能!
  “你永远也杀不了我。”
  “我教过你,不要做自己做不到的事。”
  “你是纪家一分子,理当对纪家做贡献。”
  “依你的名声,娶亲不要想了,有男人要就该知足了。”
  “哈哈哈,我把你送给一个男人做妾,你娘那个贱人会不会从地下爬起来?”
  ……
  纪居昕意识迷离,做了个长长的梦。在梦里他把曾经黑暗苦痛的人生重新经历了一遍,吕孝充,四叔,祖母,四婶,嫡母,一个个出现,如恶鬼般,表情狰狞,或哄骗或恐吓。
  如果不是他们……
  被蹂躏,被折磨,那些难以启齿的画面一个个出现在眼前,他闭了眼睛又明晃晃出现在脑海。可是这些东西他永远都不想再看到!这些过去那么肮脏污秽,他一点也不想再记起!
  纪居昕双臂紧紧抱着自己,牙齿把嘴唇咬出了血,整个身体不断往下坠,地底像张开嘴的巨兽,黑暗无边,仿若万丈深渊。
  “不……不要……”
  有个声音在心底发问,如果再来一次,你会怎样?
  如果……能有一次再来的机会,他必然要欺侮过他的人付、出、代、价!
  倏的一下,身体落定,耳边听到一声轻响,仿佛树木枝条敲打着窗棂。
  膝盖很痛,针扎似的密集疼痛让他差点呻吟出声。
  死人也会痛?
  纪居昕缓缓睁开眼睛,光线很暗,窗边透过隐隐一缕月光。
  侧耳听去,呼呼的风声如夜鬼低吟,苍凉阴森,连月亮洒在地上的银霜都透着冷意。
  蝠结纹的窗棂被散乱的枝条一下下敲打,尖锐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特别突兀。
  纪居昕深吸了一口气,缓缓伸出手。
  这是一双少年的,青涩白皙瘦弱的手。略薄的被子抵抵不住夜的寒凉,这双手有些青紫,几乎没有任何温度。
  摸到更加冰凉的床头,纪居昕开始狂喜,这双手再冷,也是活人的手!
  借着微弱月光,纪居昕的视线一一拂过造型简单的方凳,平头案,方角柜,那样的熟悉……不用照镜子看脸,他就知道自己回到了过去。
  瘦弱的手腕,疼痛非常的膝盖,几乎没有任何私人用品的房间,纪居昕很快就猜到,他这是回到了十三岁,刚刚到纪府的时候。
  他的亲娘姓达,闺名婧雪,美艳绝寰风仪无双,父亲去了趟江南,带回了她。听府里的老人说,父亲很宠她,只要有她的地方就看不到别人,两个很是恩爱了几年,直到他出生。
  达婧雪难产而死,父亲对他这个克死亲娘的人不喜,嫡母对憎恨的女人产下的庶子也喜欢不起来,做为灾星的他就被送到庄子上,孤独的长大。
  为了确保他的成长过程很‘顺利’,嫡母派了人教他各种庶子该知道的道理。比如要乖,要听话,要让家里长辈喜欢,比如不用认字读书,他们纪家的庶子日后是要分财产的,一辈子躺着都够用了,读书没用,知道怎么种庄稼打理田庄就是了。
  种田辛苦,小小的纪居昕哪里能坚持,慢慢的就变成一事无成,大字不识,嫡母眼中的优秀庶子。
  直到嫡母所出的唯一嫡子,他的哥哥去世,纪父才想起了他,不知道是终于捡起了这份单薄的父爱,还是出于愧疚,让人把他接了回来。
  纪家祖上曾是开国功臣,封了伯爵,袭三代始降。后辈不争气,到了现在,除了一个子爵的空架子,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握着家里权柄的是纪居昕的祖父纪忠易和祖母杨氏,纪忠易的四个儿子都是杨氏所出,大儿子纪仁礼,二儿子纪仁仪,三儿子纪仁信,四儿子纪仁德,没有庶子,除了三儿子纪仁信早逝,几个孩子都站住了。
  杨氏还生了一女儿纪妍,嫁给归平伯府嫡二子做了正妻,这让杨氏面上非常有光,没落到已经摆不起任何排场,甚至银钱经常不凑手的地步,杨氏追求的似乎只有脸面了。
  纪居昕是纪家嫡长子老大纪仁礼的儿子,但这个家里最出色的并不是他父亲,而是考中进士,入了翰林院做编修的四叔纪仁德。
  这也是纪忠易已经老成这样,区区一个子爵却仍然没定下继承人的原因。
  因为是第一天回来,他颇有些不安,这天的事,桩桩件件,他都记的很清楚。
  他记得祖父带着父亲和二叔外出不在,他去给祖母杨氏请安,杨氏的贴身丫鬟出来说老太太身体欠安,午睡未醒,让他稍候。他认为理当如此,并未反对。嫡母李氏派来陪他一起过来的丫鬟玉婵却建议他跪等,说他这么多年都没回来尽过孝心,现在跪一跪祖母理所当然。
  纪居昕有些犹豫,玉婵一脸忧心,说百善孝为先,长辈喜欢乖巧的小辈,担心他不被祖母喜欢。纪居昕咬了咬牙,就跪了下去。
  深秋的地板透着凉意,地底的寒凉顺着骨头缝往里头钻,纪居昕为了得到祖母的喜欢,咬着牙生受了。直到入暮时分,杨氏的丫鬟又来传话,老太太身体不适,已经唤了大夫入府,吩咐他这个点别等了,明早再来请安。
  纪居昕一脸失望,内心忐忑的问玉婵是不是祖母不喜欢自己,所以才……找借口?
  玉婵杏仁似的大眼睛里满是惊讶,赶紧捂了他的嘴,谨慎的四下看看,见没人才松了口气,小声说少爷怎么可以这么想,长辈是不会随便妄言的。
  纪居昕为自己的莽撞羞愧,怎么可以怀疑祖母呢?
  接着去见了嫡母李氏。李氏一脸关切的问他这些年过的怎么样,听玉婵说了刚刚的事情后很是欣慰,拍着他的肩膀说你懂事娘就放心了。
  纪居昕很不安,他心底知道李氏一直不喜欢他,这样亲切的态度让他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
  他的慌张却引的李氏笑了,说这里是你的家,不必拘束,且放开些。
  说完又一脸忧心:你这样真让人心疼,在外头多年不知府里规矩,惹了事怎么办?玉婵是我身边最得用的丫鬟,贴心又懂事,有她提点我就放心了,把她给你怎么样?
  纪居昕听了看向玉婵,玉婵规矩的低着头,不喜不忧,并没有和他对视,非常懂事听话,一副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样子。他觉得玉婵很好,就谢过了母亲。
  晚上玉婵说他回来的急,府里来不及准备,冬被还没送来,只有薄被,问他能不能将就,不能的话她就过去问李氏要。
  说这些话的时候玉婵温柔的杏眸里带着怜惜,还有一点执着和倔强,仿佛好好照顾他是她必须要做的事,就算顶着责问也再也所不惜。
  纪居昕觉得很温暖很感动,表示不用了可以将就一下。
  玉婵大大的杏眸里闪着水光,一把抱住他,说都是因为大房不受重视,四房马上要升平妻的田姨娘要的怪,近两天都紧着她,可怜她的少爷刚回来就受这份罪。
  接下来……玉婵就退下去了,他一个人铺床洗漱,上床休息,直到现在——换了个芯。
  纪居昕坐起来,揉着酸疼的膝盖,胸膛震动,笑的嘶哑悲凉。
  他怎么能那么蠢!
  李氏会心疼他?李氏派来的丫鬟会真心为他想?
  真为他想惺惺做态有什么意思,怎么没伺候洗脸泡脚梳发铺床?甚至连盆热水都没打来?话说的再好听,也不过哄人罢了。
  有一点他倒没看错,玉婵果然乖巧听主子话,只不过她的主子不是他。
  他没猜错的话,杨氏的贴身丫鬟也被李氏收买了,看她完全对他跪地等待视而不见就知道了。
  李氏想把他养废,却不想担恶毒嫡母的名声,这些年来一直对他进行特殊教育,他进府时仍然心存疑虑,要判断他的战斗力和承受力。
  这一切,不管是跪地还是赐丫鬟还是薄被子还是没人伺候,都是故意的。
  他以前一度隐忍,下场就是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没记错的话,第二天玉婵会担忧他的身体,并以此为原由向李氏告假,李氏去杨氏请安时顺便提了一提。李氏怎么提的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杨氏从那以后厌了他,说既然身体不好就不要来晨昏定省了,他便再也没机会去正房请安,直到……那件事。
  既然重活一回,他不可能再让她们再得逞!
  左右白白得来的生命,不搅个天翻地覆太便宜这些贱人!
  纪居昕拢了拢被子躺下去,闭着眼睛继续揉着膝盖,等待天明。以前不懂事,认为疼痛虽然难熬,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小小年纪就留下了病根。
  薄被抵挡不住深夜寒意,冷硬的床板和怎么也暖不过来的被窝时时提醒他来自亲人的‘关爱’。纪居昕缓缓吐出一口寒气,用力揉膝盖。他想穷他一生,也不会忘记现在这个感觉。
  十三岁的自己,是什么样子来着……
  寅时三刻,玉婵来了。
  果然,她第一个动作是探向纪居昕额间,第一句话就是,“少爷好像不好,不如婢子替您向大太太请个假,今天就不去请安了吧。”                    
 
 
  ☆、请安
 
  玉婵秋水一样的杏眸里带着水光,一副心疼担忧的样子。
  她真的会向李氏告假吗?纪居昕很怀疑,这应该就是李氏计划里的一环吧,根本不用过她去告假,玉婵的任务是劝服他不要去请安。
  杨氏要脸面,四房的田氏马上要升平妻,要的是地位,李氏唯一惦记的就是纪仁礼的心。
  纪仁礼的心一直在达婧雪身上,达婧雪死了,他身上的热情就跟着消亡了,这么多年过去,没有人再让他上心过。李氏心如油煎,这笔帐自然就记在肖似达婧雪的纪居昕身上。
  她不能亲自收拾纪居昕担上恶名,老太太杨氏,和新晋升的四房平妻田氏,就是她想借的刀。
  昨夜玉婵的话也是有玄机的,带着他对田氏不喜,这点不喜在适当的机会散出来,田氏会把他往里往死里整。
  但目前最重要的,是杨氏这关,不管以后怎么样,这安他得是去请的。
  “你说我不好?”他躲开玉婵的手,缓缓起身,眼梢微垂,淡淡扫了她一眼,“哪不好?”
  雪白的中衣因为他的动作变的不怎么平整,颈间露出一小块肌肤,白的像温润的玉,晶莹剔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