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庶子日常 作者:凤九幽 (第三部)

字体:[ ]

 
    不一样……只是有点像……这个老头儿到底与这个组织有没有关系?
    “你之前可在别人身上见过此图案?”纪居昕又问。大佛寺时贼人藏的太深,方家那次周大没跟他去,上元那夜周大可是自始至终跟着来着!
    周大认真想过,摇头,“没有。”
    那就是当时人太多,周大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别的都没注意……
    纪居昕眼梢微垂,迷团还是太多,“老人家……就没留下一点东西给你?也没说过如果有天不见,你应该怎么找他?”
    周大摇摇头,“很小的时候,师傅说若有一天他不见了,让属下好好生活,不必寻他,如果有必果,他会再出现。”
    如果他永远不出现呢?如果他死了呢?
    “我们不能被动,”纪居昕提醒周大,“你仔细想想,你师傅可有提过家人,兄弟,朋友?”
    “师傅……没有亲人。自属下有记忆开始,就没见过师傅与人交往……兄弟朋友……都没有,没有人来看过师傅,也没有人给师傅来过信……”
    那就需要换个方式了。
    纪居昕眯了眼,“你说过你师傅爱骂人……他骂的最多的,或者骂的最少的,或者骂时神情语气最特别的人……能想起来吗?”
    “师傅骂的最多的就是属下了,每天都在骂……”周大神情有些窘迫,他有些不太想在纪居昕面前提这个,可他又下意识相信纪居昕的聪慧,努力在记忆里搜寻,终于找到了一个!
    “有一个!师傅骂他老不死,每每有好酒时都要得意骂一句,说老子现在有好酒,就不给你老不死的喝,馋死你!”周大往这个方向想,越想眼睛越亮,“有堂课师傅反复叮嘱属下要戒色,教了很多退避应变方法,说色字头上一把刀,伤人丢命,不可轻视,还说有个老不死就是好美人,才坏了大事……”
    “是吗……”老不死,就是年纪大,好酒,好美人,就是嗜酒爱色……
    纪居昕温言慢语,想让周大想起更多,“还有么?”
    “蜀中……那人有蜀口口音!有次师傅喝醉了,学过两人对骂!”
    好,再加上籍贯。
    “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师傅……没提过。”周大很失望,搜索完所有记忆,得到的信息也只有这么多。
    “地址呢?他现在住在哪里,你可知道?”
    “哪里……哪里……”周大垂头紧紧盯着地面,眼珠不停转动,冥思苦想,师傅好像提过一次……在哪里来着……
    纪居昕怕他心理负担太大,身子伤着受不住,温声安慰,“想不起来就慢慢想,我们有的是时间。”
    “京城……”周大双手颤抖,“应该是京城……”
    想到这里,他不禁怀疑,师傅会不会去找这个人了?如果他去京城,是不是就能见到师傅?
    “放松——周大,深呼吸,放松——你已经很累了,不要再想了。”纪居昕看着他的眼神,眉眼平静神色安和,唇角挂着融融笑意,“我们会去京城的。”
    周大照着纪居昕要求,深呼吸几次,让心跳平复。
    主子是秀才,睿智才多,欲走科举,总会去京城,他是主子的人,总要跟主子一起,京城,他肯定会去,不管过多久,他都要找到师傅……
    周大以为纪居昕安慰他,其实纪居昕是真的打算去京城,今日事后,这个打算更迫切了。
    本来他想对付四叔,关在临清已不够了,四叔会往上爬,如果他的圈子太小,局势很快就会变的掌控不了。他太了解纪家一家人,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什么都可以牺牲,一旦遇上和前生相似的事,四叔对自己下手一点也不会心软。
    今日又得到这样意外的消息,自己身上发生的事诡异到无法理解,他也需要一个答案,所以,他必须早一点去京城。
    看来这次游学结束,他就要筹划此事了。
    雨开始下了。
    看起来不太大,声音很细很轻,少少几滴飘到凹进的山崖,落在脸上柔柔的,一点也没有夜雨的残酷。
    二人沉默很久,纪居昕又问,“你认我为主,你师傅可有其它交待?”他的声音很轻,似夜风拂面。
    “师傅说属下太笨,性子直的不会拐弯,只一颗忠心可取,给属下定了三个规矩。”周大眼神沉肃,“一,誓死护主,天底下没有比主子更重要的事;二,绝对听话,主子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主子没吩咐就保持安静,不可撺掇不可谏言;三,不可向主子提起他的事。违背任意一点,必有人来将属下灭杀。”
    他声音沉重,“属下没有……听师傅的话。”
    纪居昕笑了,“你师傅说,你完完全全是我的人,只能听我一人的话,就算你师傅冒犯于我,你也必须将他灭杀,此话可是属实?”
    周大颔首,“属实。”
    “这不就得了,”纪居昕手掌撑着下巴,笑的眼睛弯起像只小狐狸,“在你这里,我的命令优先于你师傅,我说你可以提出自己的建议,你就可以说话,我说想知道你师傅的事,你就必须告诉我,就算见了你师傅,我也是这话。如果你师傅有其它要求,而你又照他的话做,我只能说,你这属下不好,不够忠心。”
    周大愕然看着纪居昕,突然笑了,“主子说的是。”
    纪居昕抱着胳膊,颇有点居高临下的装模做样,“你记住,你的主人,只有我一个。”
    “属下明白……”周大声音里带着轻松笑意。
    轻松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很快有细碎声响传来,贼人……冒雨来追了。
    纪居昕‘嗖’地站起,看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可惜夜太暗,他什么也看不清。
    周大撑着崖壁站了起来,“主子,你先走,属下为你断后。”
    “你都这样了还逞什么能?安生坐着!”纪居昕深吸口气,想着如果把这里稍稍处理一下,不被贼人发现的可能性有多大。
    周大却摇摇头,“这里地势略高,贼人怎么都能看到,”他声音刚硬中带着自信,“主子无须忧心,这些人想抓住属下,还早了八百年。”
    纪居昕皱眉。
    确实,除了那个壮汉头头,与其他人对打时,周大表现神勇,说砍瓜切菜也不为过,可他身上伤重,来人又不知道有多少……
    “不行。”他吐两个字,看了看前方,决定还是搀着周大往前走,左前方那团黑乎乎的可是密林?可以遮挡身形的……
    周大皱着眉不同意,两人对峙。
    “刚刚还说忠心于我一人,现在就不听话了?”纪居昕凉凉开口。
    “主子说属下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周大回复的挺快,像开了窍似的,思维不再死板,他的目标现在只一个——只要主子能好。
    纪居昕气的不行,干脆直接伸手扯周大的袖子,想拽着他走。
    周大下意识手往回收,收到一半突然觉得这样反抗不对,对方子不尊重——他赶紧放松,免的力气太大让主子失去平衡。
    纪居昕早就防着他,很用了些力气,周大手往回收时他心里还得意,看看看看,他就知道!结果周大手轻一松,他力气收不回,身体迅速后倾——
    ‘刺啦’一声,袖子布料撕开,纪居昕尖叫着往后仰去!
    周大急忙伸手捞,纪居昕下坠速度太快,他受伤后身体滞涩,一时反应不及,也跟着跌了下去!
    其实早先他们从陡坡滑下,已至谷底,为寻遮风避雨之处,才往上走寻了处深深往里凹的崖边,高度实在有限,跌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危。
    就是把人吓的不轻。
    纪居昕又一次滚了下来,满身满脸都是泥。
    原来雨不小啊……
    纪居昕抹抹脸上的泥水,瞪着跟他一块滚下来的周大,他们主仆可真是出息……
    尽管下着雨,他们弄出这么大的声响,也足够吸引人了,不远处立刻有声音高喊,“他们在那里!”
    二人不敢再停留,纪居昕探路,周大捂着伤口,艰难前行。
    要快要快要快——
    他们付出了最大努力,和身后贼人的距离仍然越来越近。
    ‘嗖嗖’破空声响传来,开始有人射箭了。
    纪居昕咬紧牙关,难道今日真的过不去了!
    就在贼人脚步声近在咫尺,箭矢越瞄越准,下一次可能就在身上时,突然有两人从天而降,一人拎着周大的衣领,一人搂住他的腰——
    只觉腰腹一紧,双脚瞬间腾空,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和身后人一起落于树巅!
    纪居昕浑身僵硬,脑子里危险意识正在和习惯做斗争,他很想马上推开这双手,又害怕掉下去被贼人抓到……
    突然耳畔一暖,一道懒洋洋的,很熟悉的声音传来,“我们又见面了。”
    纪居昕怔住,反应了一会儿,慢慢回头——“卫、卫、”
    “嘘——”卫砺锋眨眨眼,“小声点,宝贝儿。”
    谁是你宝贝儿!人多不要乱讲话!你又怎么在这里!快点放开我!
    纪居昕心里无数道骂喝一同响起,不知道说句好,好不容易正了神色,想好生跟卫砺锋,他的上司将军先商量一下称呼问题,却发现卫砺锋正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呃……他现在的样子……
    只穿着中衣,折腾这么久恐怕颜色都已看不出,皱皱巴巴就不说了,划破的口子估计也不少;之前对阵脸被箭擦破了,一路滚下陡坡青青肿肿的不说,刚刚更是脸着地到处都是泥水……
    好吧,他知道他现在很脏很狼狈,可是姓卫的也不干净啊!
    大雨下行走能干净到哪去!
    脸长的再好,大腿以下全是泥浆,衣服被雨水打湿紧紧裹在身上,头发一缕一缕跟个落汤鸡似的难道就很好看吗!
    他递过去一个大家半斤八两,大哥别笑二哥的眼神,卫砺锋却丝毫未解其中意般,仍然一脸我的人不可能这么丑的表情看他。
    纪居昕:……
 
  ☆、第111章 两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