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庶子日常 作者:凤九幽 (第四部)

字体:[ ]

 
    “刘昊没被定罪,”卫砺锋声音浅淡,“尽管证据确凿。”
    “我知道。”纪居昕看向窗外,小白貂正祸害一株红梅。它摇着大尾巴蹿上树,三两下爬到枝桠,小腿一蹬,便有细细雪花伴着艳红花瓣洒下来。
    “魏王并未替刘昊求情,事出之后,他亲自将刘昊揍了一顿,之后上折子请求将其发配北疆。”
    “发配北疆?”纪居昕凝眉,“那可不是个好地方。”
    北疆苦寒,人称不毛之地,发配过去不是做最低层的兵士,就是做营里杂事,最苦最累的活,活不过一年的比比皆是。此处流刑,算是大夏朝死刑之外最重的刑罚了。
    “的确。魏王态度不似做伪,如此直接要求,皇上反而不好办。”卫砺锋冷笑一声,“不过接下来却没让皇上魏王头疼,因为大臣们纷纷上折,说皇家宗室不可发配到那种地方。”
    “他们理由很充分,有说影响皇室威严的,有说罪不至此的,有说证据不足的,当然也有反对声音,认为皇子犯法与民同罪,魏王此举大义灭亲,值得推崇。很快两方打起了嘴仗,议题高度一高再高,事实证据也就变的……不那么重要了。”
    纪居昕托着下巴,看到一枚雪花飘到窗前,还没落到桌上就消失不见,“魏王好运作。”
    “哦?怎么说?”卫砺锋看着纪居昕。
    “以退为进,欲擒故纵,挑起矛盾,围魏救赵……”纪居昕偏头看他,“不是很明显么?”
    “你果然敏锐。”
    卫砺锋三根手指拎着酒杯,摇了摇,“事实上对魏王的怀疑,我们一直都有。这个我们,包括圣上,包括刘昔,包括朝野中的大多人,但从来没有人发现过他的马脚,他很完美地游走在朝政之外,可每件大事,又仿佛都有他的影子。”
    院中红梅树晃的很厉害,小白貂差点把自己甩下来,狼狈地四爪齐齐抱住树枝,肚皮紧紧贴着树皮,连尾巴都甩啊甩的保持平衡,纪居昕脸上绽出浅浅笑意,“的确很厉害。”
    “圣上登基时间不过四年,前前后后发生了很多事……”
    纪居昕突然回头看着卫砺锋,“你为何与我说这些?”
    卫砺锋一脸不愧是我家小宝贝儿,就是懂我的表情,“你猜猜看?”
    纪居昕垂了眉眼,“我不知道。”
    “好,你不猜,我说与你听。”卫砺锋直直看着他,“你有消息路子,有聪明手段,你在做一些事,你有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不是?”
    纪居昕不由莞尔,“这些你不是早知道?”
    “我现在问你,如果我给你一个更大的舞台,你要是不要?”
    纪居昕手指紧紧握着酒杯,心内火热,是……他想的那个意思么?
    卫砺锋在军中十数年,从斥候到将军,建功无数,手握信息也是无数。他回朝后得圣上信任,做了很多秘密工作,手握西山大营虎符,现又为督察院左督御史,他的资源和平台,可以想象。
    卫砺锋在向他发出邀请,一旦他接受了,会得到更广阔的资源,同时要肩负重任,这些重任,是挑战,也是机遇。一个人如果站的高了,手里握的东西会更多,小小的假公济私,谋点私利不会翻起一点水花。
    若如此,他可以掌握更多纪仁德的资料,甚至可以拥有专业人手,专门去盯着他……
    可是,“为什么是我?”纪居昕对自己有信心,但是别人不一定,“我如今只是个秀才。”
    卫砺锋却笑了,“来年秋闱,你必榜上有名。”言语神情间是绝对的信任。
    “你有这种能力,”卫砺锋眉眼沉肃,静静看着纪居昕,墨黑瞳孔里有他的小小倒影,“也有这野心。”
    纪居昕心头一颤。
    是的,前世零落成泥的经历,让他无比渴望实力,他想拥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力,这样他就可以恣意行事,不会有人能伤害他,他可以伤害别人……
    可这种心态不对,纵使痛苦过,难受过,重生归来,他应该要做的,是往前看。世间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他不能总被过去纠缠,被黑暗吞噬,任何发泄都不能让前世消失。他努力压抑着内心渴望,让自己做个低调的好人,可卫砺锋懂他。
    他看懂了他温吞态度下隐藏的疯狂。
    而且……他在纵容他!
    “我说过,在这京城,你不用怕,”卫砺锋子漆般双眸盛满笑意,“你可放开了玩。你若不知对不对,我来告诉你对不对,你若失了方向,我来指引你前行,你做的对,我给你递刀,你做的不对,我会在那之前,制止你。”
    “我给你你想要的。我信你,你能不能信我?”
 
  ☆、第172章 隐情
 
“我给你你想要的。我信你,你能不能信我?”
    这句话重重敲在耳边,纪居昕心头一震,很快明白了卫砺锋话中隐义。
    他们的相识过程很有戏剧性,许是因为他知趣配合,卫砺锋一直用‘你是我的人’这句话来约束他,却并没有下过真正意义上的命令,一点一滴走到现在,两个人早已不是当初互相提防的关系,太多次偶然让他们慢慢成为朋友。
    虽然身份不同,经历不同,眼界不同,但这不影响他们彼此欣赏。如今,卫砺锋提出一份邀请,卫砺锋相信他想做,相信他可以做好,他是不是也能相信卫砺锋,提出这个邀请仅仅是因为欣赏,是因为知己相惜,并没有任何想利用他的意思?
    从卫砺锋对待自己的种种行为,管中窥豹,他深为赞叹他的御下手段。卫砺锋做任何事都有准备有计划有目的,给他这样一个平台,定然是想谋得更多。
    但这次,并非利用,卫砺锋只想要一个助力,一个双赢的局面。
    就算有意外,自己也不会是被放弃的棋子……
    外面凉风袭来,杯中酒水微晃,起了涟漪。这样寒冷的冬日,没有温过的清酒,应该是冰冷的,纪居昕却觉抚着杯壁的指尖有些发烫。
    他听到自己清晰的心跳,平静,安和。
    他信卫砺锋,信卫砺锋不会骗他,不会放弃他。
    心绪明透,纪居昕抬眼微笑看卫砺锋,“你不怕我背叛?”
    卫砺锋笑了,“不怕。”
    纪居昕眨眼,“真不怕?”
    “你不会背叛。”卫砺锋说的笃定。
    “你怎么知道?”纪居昕白他一眼,“没准这一刻我说的好听,下一刻便会背叛你。你若不在我身边放监视人手,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在你身边放人,是为保护。你可行使主子的任何权利,发现任何人不对,皆可处置。”卫砺锋看着纪居昕,黝黑深眸看不到底,“其实,我特别期待有人能背叛。”
    纪居昕撇嘴,信你才怪!你手段那么多,出现个背叛的刚好给你祭旗是不是!谁敢啊……他清咳了声,“你要派人给我用么?”
    “宋飞以后就跟着你,他手下小队我也调过来给你,我不在的时候,同往常一样,任何事情都可以找牛二。你有任何需要,疑问,可直接问我,无需任何暗示,试探,请求。”卫砺锋拎着酒杯晃了晃,“明白么?”
    “嗯。”
    “若你能证明自己做的很好,那么以后,我不在时,我将军府里所有人,都听你调派。”
    纪居昕突然心头猛跳,将军府!
    整个将军府多少人!而且基本没庸才,便是个烧火丫头,也是有特长本事的!
    从来没有手握过这么大的权力和责任,纪居昕不由自主又问了一遍,“为什么……是我?”
    卫砺锋并没不耐烦,“因为你可以。”之后他懒懒的加了句,“当然,也是因为我正好缺你这样的人才。”
    他漫不经心地晃着酒杯,“我在军中很久,朝中人脉不多,身边没有太合适做这件事的人,世子刘昔可以,但他身体不好,想来想去,你是我唯一选择。”
    卫砺锋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冷厉,“那日香阁之事,你看到了也听到了,有两股人意欲对大夏江山不诡,且他们有连手趋势。天子血,公主骨,他们竟然也敢谋!”他漆黑瞳眸中泛起火焰,“我绝不会让他们得逞!”
    提到这话,纪居昕面色亦肃然,“是了,他们是什么人?”
    “黑袍人来自一个严密组织,这个组织的人身上都有凤凰纹身,上层管理者纹身漆金,下层执行者纹身无异常,他们私下集结,用各种十恶不赦不的手段,集结人手,培养死士,渗透到朝中官员家里,甚至有些朝中为官者,也是他们成员。”卫砺锋看着纪居昕,“你亦遇到过,忘了么?”
    纪居昕突然心惊肉跳,“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卫砺锋冷冷一笑,“天子血,公主骨,不过是个借口,他们真正想做的——遮天弊日,谋朝篡位!”
    纪居昕回想当日画面,“那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在与黑袍人谈判,好像想得到一个什么‘墨队’,对于黑袍人天子血,公主骨的要求,只是最初惊了一惊,他是否也……”
    “那人是宫中内侍,姓骆,在皇贵太妃处当差。你初到京城那一晚,我去皇庄,便是为了追踪此人。”
    纪居昕眼珠转了转,恍然大悟,“皇庄,刘昊,魏王,皇贵太妃,魏王有图谋!”
    “可惜没能抓到他的把柄。”卫砺锋手握酒杯,眼眸深沉。
    “这太监与黑袍人交易,以为此组织真的只想要天子血,公主骨做药引,他们把这两样送去,对方得了药引,自己得了人手,趁着宗室无人在京,直接翻天登基——他们自以为很美好,实则人心最易被利益蒙蔽,他们想翻天,岂知别人不是想翻天?”
    纪居昕心情复杂,“这些……能与我说么?”
    “你不是已经是我的人了?为何不能说?”卫砺锋微笑着看过去,“别害怕,我会保护你。”
    “我不是害怕……算了,”纪居昕叹口气,“你想要我做什么?”
    “首先,找出魏王的人脉网络。”卫砺锋神情凝肃,“魏王很聪明,做事很小心,皇贵太妃在先帝在世时很嚣张,先帝去后低调了很多。今上登基不过四年,他们准备的时间也就这四年,时间太短,无人察觉,还是安王世子刘昔偶然觉得不对,皇上才特意从安王那里把我调来,专为调查此事。”
    “然而尽管我与皇上,刘昔一起配合,能查到的事情也有限,比如我只知道‘墨队’的存在,却不知这是一个怎样的组织;我知黑袍人组织庞大,这两年也破坏了一些,但好像无关痛痒,并未对其主力造成威胁;我只知道他们背后有个叫‘三爷’的主使,一切事情皆由他发起谋划,但‘三爷’是谁,势力范围到底有多大,我皆不知道。还有那青娘,那夜到你这里讨要解药开始,我就派人去查了她,可惜无所得。看不出真正来历,师承,以及她想做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