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养龙(四八之四爷重生)+番外 作者:焦糖布丁(上)

字体:[ ]

 
    养龙(重生)
 
    作者:焦糖布丁
 
    文案:
 
    大家可以把这个文看做《囚龙》的续篇,上辈子的敌人这辈子好兄弟亲哥俩互相扶助奔小康 八哥不是康氏亲生的,无血缘生了娃娃没有近亲结婚问题
 
    四哥重生养大萌包子八哥,最后终于一手江山一手弟弟
 
    四哥:重生一世,皇位那是手到擒来,没理由先机尽得还失手
 
    四哥:至于老八,看朕收了你!
 
    视觉版:四哥拿着水壶对着一颗挂着八哥牌子的小树苗浇水,嘴里念念有词:长大吧,开花吧,结果吧,嫁我吧……
 
    感谢秦始皇童鞋亲手做的封面 萌死了啃一口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边缘恋歌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胤禛,胤禩 ┃ 配角:康熙,胤礽,胤褆,胤禟等等 ┃ 其它:兄弟,四八
 
    ==================
 
    序言 飘回去
 
第1章 .往事不可言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晚,畅春园内太监宫女虽然各司其职,然夜黑无风,连虫鸣之声也稀稀拉拉,颇有些人心惶惶的味道。
 
    帝王年迈,业已久病,其实早在四五年前,皇帝乘软舆,脚背浮肿,不能转移,用手帕缠裹,才能转动。几年下来,皇帝每日山珍海味地用着,可还是只见皮骨,日益瘦弱。即便如此,皇帝每夜还是免不了有妃嫔伴驾。
 
    皇三十五子生而不久即卒,彼时洋人大夫已有言建议皇帝节制房事,专心养身,可皇帝还是没入心,这几年更是“手颤头摇,观瞻不雅,或遇心跳之时,容颜顿改。骤见之人,必致妄起猜疑。”
 
    这一次刚刚驾幸畅春园时身体方好,没几日却是在一场狩猎之后风寒病倒,如今已是越演越烈,眼看要变天了。
 
    内殿中,重重帷幕阻隔了外间寒露,年迈的皇帝已经昏睡整日,他的神识混乱,时而咕哝:“贱妇!朕待你恩重如山,你却居然伙同他人玷污皇室血脉!”时而大叫:“逆子,尔之尊荣皆为朕所赐,胆敢窥伺于朕!”时而又痛哭流涕:“太子,这天下原本早晚归你所有,你又何必如此不耐……”林林总总,混乱得很。
 
    胤禛彼时躲在重重帷幕之后,手中正托着一盏掺了五石散的参汤,他知道皇帝归天之后法体几年不能下葬,若是投毒才是脑门被驴踢了,这个时候只需一点点助兴的小药方儿,管保他回光返照。
 
    然在诸多抱怨呓语中,还是那一句“贱妇伙同他人玷污皇室血脉”让他胆战心惊,论起来皇帝提携的女人多如牛毛,除了几个满蒙大姓之外,所有由宫女擢升分位的女人,还有近几年南下时带回的女人都算在内,不知道这个被皇帝到死都念着出墙的女人到底是谁。
 
    参汤太烫,胤禛神游一下,忆及帝王平生总总,以及对每个儿子的态度,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手晃了晃,参汤洒出少许。
 
    胤禛耳边回荡的是当年那句掷地有声的“辛者库贱妇所出”,他想起帝王对儿子虽说诸多无情,但除了太子被他给溺爱废了之外,其他诸子在成年之后基本是一视同仁的被无视被忽略,唯有老八例外。
 
    说不清是哪一年开始,许是康熙四十几年,皇帝对老八的态度急转直下,小时候还见过帝王将老八抱在腿上教他习字,没过几年便是日日辱骂责罚,甚至辱及后宫。以胤禛看来,骂老八贱妇所出不等于骂自己睡了贱妇么?太不合算。
 
    原来,竟是如此……
 
    问题是老八的亲爹是谁?
 
    胤禛眼里满是疑惑,良妃听说是个安静娴淑的人,从来不生事,没想到背着人干了这么一件大事。可一个从辛者库出来的女人,能和什么男人做下这样的大事来呢?
 
    执事太监梁九功遣了小太监来对暗语,胤禛便知道自己没时间胡思乱想下去,吸一口气,端着参汤往前走去。
 
    皇帝迷迷糊糊听见有人禀报雍亲王前来请安,浆糊一样的脑子清醒了点儿,含糊道:“老四?他不是代朕祭天去了吗?怎么会来?”说完声音陡然转厉:“是谁!是谁走漏了消息!”
 
    周遭的小太监早已退干净了,连梁九功也躲了出去。
 
    胤禛就像没听见皇帝的责问,恭恭敬敬上前跪下行礼:“汗阿玛,儿臣服侍您用参汤。”
 
    皇帝盯着他,忽然呵呵大笑起来,看起来撕心裂肺,其实他已经发不出声音,只剩一个颤颤巍巍地老人捶床打跌。
 
    胤禛默默不语,他也想等着皇帝慢慢老去闭眼,但是他已经不年轻了,满腔抱负从始至终被压制着不能施展还得装孙子。如果皇帝仍然圣明也罢,可他老了,眼睛花了,头脑也不甚清楚,日益刚愎自用。如果不是他默许奴才传旨让老十四回京,他也不会如此。
 
    四十年蛰伏就在这几日就能出分晓,老十四这个人他了解,根本不是帝王之才,连出将入相的才干都不够,还没有老八能干!
 
    皇帝笑够了才道:“德妃真真是养了个好儿子啊!”一遍不够,连说几遍。
 
    胤禛麻木地听着,这句话他不是第一次听说,不过这次评论的人明显不是老十四。
 
    皇帝仿佛忽然想通了,大声道:“也罢,朕十四岁亲政,诛鳌拜、撤三藩、收台湾,几番文治武功问心无愧,于天下之大也是旷古第一人,却不想不能得一个好儿子!也罢也罢!临到头了被人算计,非朕之故,皆因诸子狼子野心,等不及了!参汤拿来!”
 
    胤禛自然不肯亲自喂药,亲手做下这等事不合他的菩萨心肠,于是一招手,自由两个小太监上前服侍皇帝用药。
 
    皇帝几口饮下参汤,眼睛直勾勾看着儿子:“你很好!手腕了得,想不到乾清宫的人这些年被你居然收买了大半去,也算朕没看走了眼。”说完老皇帝有些如释重负,慢慢又道:“这天下,原本也该交出去了,自己的儿子也好,总比让那贱妇的儿子呼风唤雨地强。”
 
    胤禛立即就觉得自己听懂了,皇帝的意思原本也是打算传位于自己的,只是仍放不下老十四,想着老十四容易受老八摆布,故而有此一言。
 
    如此,他也心安了。
 
    谁知皇帝却又是一笑,嘲讽道:“只是,你却心太急了,若是肯再等等,一纸传位诏书便是名正言顺。”
 
    胤禛面色不变,心中却是一凛,只怕诏书一事,无法善了了。这当然不怪自己着急,而是怪皇帝心思难测,若自己宾天之时,必然为嗣皇帝将路铺好,老爹何必为难儿子?
 
    皇帝此时面上透出粉嘟嘟的红光,这是五石散起了作用,他的话忽然非常多,几经唠叨:“老四,来日你登了基,替朕收拾一个人。”
 
    胤禛也正想问呢,便恭敬回话道:“汗阿玛所言,可是八弟?”
 
    皇帝眼睛亮得吓人,哈哈笑道:“看来朕果真走了眼,以为你是最老实不言语的,谁知心思深沉、耳目众多。不错,正是老八!”
 
    胤禛默默。
 
    皇帝为药物催动,觉得满腔心头血都要喷出来,有些话便打不了住,滔滔不绝道:“你可知卫氏如何大胆,身为内宫妃嫔,昔日辛者库贱籍,居然勾搭朕身边之人!朕之内宫,难道就是让这起子奸夫淫妇往来自如幽会的吗?”
 
    胤禛顿时觉得被雷劈了,然后一瞬间又有一种“原来如此合情合理”感觉。
 
    皇帝憋了一辈子无处诉说,临到头了对着一个最不合适的人大吐苦水:“纳兰也居然敢、敢当着朕的面求恩典,允了他们双宿双栖!枉费朕如此恩宠于他!他们竟然欺君罔上——可恨可恨!”
 
    胤禛听明白了,这才是老八悲剧的源头,想不到良妃胆子如此之大,更想不到皇帝会这么久都不知道,看来女人心思,才是帝王背后最致命的毒针。若是皇帝只一个儿子,一辈子劳心劳力,不是为了他人做嫁衣?
 
    他突然又想着,纳兰昔日荣耀无匹,当真只是简单一句“恩宠”了事的吗?若是以往他或许不会多想,有了他对老八暗戳戳的心思,说不定君父也是一般?纳兰死得早,说不定里面并不简单,后宫中难道真有人敢大胆偷皇帝的人?是不是这件事情,本身就有皇帝的手笔,所以事发之后,皇帝没有灭了纳兰,反而让他又多活了四年,让他最后自己病死?
 
    皇帝絮絮叨叨,说得都是当年待老八“如何好如何善”,有些往事不是过了就成烟云,他们只是藏在泥土里,等着你入土掘墓的时候再翻开,俗称回光返照。
 
    胤禛心中一般酸一半甜:药的剂量下得合适,至多再一个时辰,这天下,就要易主了。
 
    皇帝叨叨着,忽然面上红光闪过,暴起看着胤禛对他招手:“老四,你且过来!”
 
    胤禛明知自己应该退,然而还是鬼使神差走过去,任由老皇帝拽着自己的手,喝道:“你且应下,来日登基为帝,叶赫那拉一族必要夺爵打压!惠妃、老大一个也别让他们好过!若老八乖顺,允他一个王爷名头,子嗣必须宗室除名。若他不肯听话,你便、你便——”
 
    胤禛心狂跳起来,认真听下去。
 
    皇帝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捏住了嗓子,干瘪瘪吼道:“你便将他列为贼子,将他圈禁!焚尸!不入皇陵!使他永为孤魂野鬼——”
 
    胤禛心惊肉跳,想不到老皇帝至死也不忘收拾老八,可见帝王一生女人无数儿子无数,临到头最惦记的却是对不起自己的那几个。不过有了皇帝的话,他处置老八也师出有名,能用则用,兔死狗烹,毫无压力。
 
    于是他说出了最诚心的一句话:“汗阿玛放心,儿臣定当遵旨。”
 
    皇帝却再没了动静,胤禛抬头看去,却见皇帝只有一口气在,已然血脉暴突,内火攻心。
 
    胤禛想想让皇帝这么宾天恐让太医质疑,果断转身,对着梁九功道:“去弄个汉人女子来,妃嫔或者带来的都行,之后处置了就是,别让她有机会说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